第336章 太子是老三

小说:大唐隐相 作者:初·十三

    武慧妃死去的消息传到荆州后,李泌找到李琮和张九龄,对他二人说,自己要回长安了。
    两人算了算,李泌来荆州已是大半年了。李琮就问道:“小先生此次回去,何时再来?”
    李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就只好说道:“来此无期,倒是你二人可常回长安,我在书院等你们。”
    李琮和张九龄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些难受。李琮又说道:“我已是司徒,这属官里有四品上的官职,不如……”
    不等他说完,李泌就说道:“得了吧,我还是自由自在的好。做了你的属官,就是你再惯着我,我见了你也不似今日这般随便自在。”
    两人都知道李泌不喜欢受约束,也就断了让他在此做官的心思。
    李琮心有不舍,总觉得欠了李泌点什么,就又说道:“小先生,既然你去意已定,我这就安排亲王卫队,护送小先生回长安。”
    李泌笑了笑,道:“谢过庆王好意。只是,大唐此时海晏清平,行者虽万里不持寸兵。你那卫队跟着我,只是讲排场而已,并无用处。”
    张九龄虽然也知道这一路上很是安全,可他觉得李泌到底是年少,武明娘还是个女的,就也坚持让李泌带着侍卫随从。
    两人一再坚持,李泌就说道:“你等不必再劝,那侍卫我肯定不会带着。此间杨绾留下,我与我阿姊回去。老友,那车夫你还要借我一用。”
    张九龄无奈的摇摇头,道:“那是自然。”
    三天后,李泌和武明娘辞别李琮等人,骑马向西北方向而去。李琮和张九龄等人看到她二人骑马走远了,便又登上城门楼子,朝李泌等人走的方向望着。
    直到那二人化作天边两道白影,李琮和张九龄才收回目光,相互看了一眼。只这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眼中都是隐隐有泪。
    武慧妃死后,玄宗算是彻底崩了,崩的直接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了。没了武慧妃,玄宗痛失所爱,遍寻宫中,竟然是六宫粉黛无颜色,没一个比得上武慧妃的。
    于是,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李三郎开始彻底放纵自己,整日搞那些外人见了必然不耻的事情。
    比如,他会让他那些妃子们都聚集在后花园里,然后他坐在妃子们的对面,极有耐心地花大半天的工夫,看蝴蝶会落在哪位妃子的脑袋上。
    然后,他就会和脑袋上落蝴蝶的妃子同床共寝一晚。这种用蝴蝶替他选妃的作法,可以称为蝶为媒。
    只这样也就罢了,有时候他还会设赌局,和那些妃子们掷色子赌钱,赢了的妃子不但有钱可拿,还可占有他一夜。
    这些事虽是后宫里的事情,可一位帝王这样做,明显有荒淫无度的嫌疑。可此时已经没了韩休,也没了张九龄,玄宗做这些不耻之事的时候,并无外人进谏。
    这样一来,他就玩的很尽兴,很别致。可尽兴之后,就是更深的失落感。这一切,都被玄宗最忠诚的那位老奴高力士看在眼里。
    高力士不忍心见他这样,就觉得自己该出手给圣人分忧解难了。
    他知道圣人整日叹息无非是为了两件事。一是储君未定,圣人心中不安;再一个就是身边缺少真爱。
    这两件事情,高力士都想着要为圣人解决。当然,高力士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储君一事。
    玄宗三十个、哦,已经只要二十七个儿子了。只要一日不选定储君,这二十七个儿子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还会死几个。
    就连玄宗自己也明白,这些儿子就像是一群好斗的鹌鹑,只要圈养在一起,就会互相伤害,啄食对方。
    况且,他们各自的娘亲,还有他们娘亲的家人,哪一个不想着让他们继承大统?
    就是这些皇子们无心争夺储君之位,也会有好事之人去鼓动他们,去挑唆他们。
    对此,玄宗和高力士都深信不疑。有储君时,宫中尚且不得安宁。没有储君,那就更不得安宁了。
    主仆两人都想到一块去了,都怕这些皇子们做出互残的事情。玄宗确实觉得选太子一事已是势在必行。可到底让谁做太子,他实在是拿不定主意。
    也有人想着,长子李琮是最好的人选。此时让他做太子,估计是顺应自然之事。只可惜,天意弄人,好好的一个皇子被野兽一巴掌破了相。
    至于玄宗,他看中的是三郎忠王李玙,还有十八郎寿王李清,十六郎永王李泽。李玙仁孝,且行事宽严相济,有几分帝王的样子。
    寿王李清厚道,知书达理,待人仁厚,还是武慧妃所出。至于永王李泽,机灵聪慧,少年老成,倒是与当年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这三人……唉,没儿子闹心,儿子多了也闹心。
    玄宗唉声叹气的样子,高力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虽是猜到玄宗为何叹息,可玄宗不问他话,他主动说出有关选择储君的事情,是为大忌。
    不过,高力士还是问道:“大家(近侍对皇帝的昵称)何以闷闷不乐的样子?”
    玄宗瞥了他一眼,慢慢说道:“你为我家老仆,难道还猜不透我的心思吗?”
    高力士犹豫了一下,小心地问道:“可是为储君未定一事?”
    玄宗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高力士又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老奴记得张九龄为相的时候,曾在此说过什么遴选太子一事。只是,老奴私下里细细想过,张九龄说的这办法虽是有几分道理,可诸位皇子深居宫中,外臣多有不识,如何让他们遴选?”
    玄宗听他说完后,有气无力地笑了笑,说道:“张九龄性直,怎么会想出这个法子?实乃书院李泌的想法罢了。”
    高力士朝前一步,低声说道:“老奴也听说了,这个法子确实是李泌想出来的。只是,这李泌还说过,这个法子只可说说罢了。
    若是真的想用,就要让各位皇子去往大唐各地,做县令也罢,做刺史也罢,就是去边关做一名军卒也罢,是龙是虎,总要让他们各显其能才是。如此,方知他们当中谁可做太子。”
    玄宗听他说完后没有做声,心里却想着李泌说的这些话有些道理。
    大唐自开国以来,前有太宗皇帝贞观之治,后有自己万邦来朝的开元盛世,细细想来,这太宗皇帝和自己,可都是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干出来的啊!
    要是按照李泌那个法子选太子,这李琮定然是那些大臣们的不二选择。只是,李泌知道李琮不可能做太子,所以才让他办书院,弄的他名望远播。
    这李泌是在变相的告诉自己,皇子们不能深居宫中,要出来做事,像李琮一样做事。这样,才能知道如何去做一名帝王。
    这李泌鬼的很啊!选了李琮做表率。若是他让别的皇子这样做,再加上他说的那个办法,他就是操纵选太子一事,妥妥的死罪。
    高力士又说道:“这李泌还说过,若是新的办法无法使用,那就依照惯例,就是最好的办法。”
    玄宗一怔,道:“惯例?”
    高力士点头,道:“推长而立,谁敢复争?”
    一语惊醒梦中人,纠结了很久的玄宗顿时醒悟过来,频频点头说道:“汝言是也,汝言是也……”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高力士看到玄宗脸上有了笑意,心里也放心了一些。他刚才和玄宗说的那些话,都是先前李泌在给武慧妃治病时,与他闲聊时说的。
    没曾想,今日竟把玄宗的心结打开了。
    嗯,李泌小先生,今日某家就记你一个好了。
    高力士只为玄宗而活,那些为玄宗解忧的人,他就记个好。相反,他必然恶之。
    开元二十六年六月初三,也就是玄宗和高力士聊天的第二天,玄宗下诏,忠王李玙继太子位,入主东宫。同时,李玙改名李享。
    册封大典同日举行,李享意气风发的从玄宗手中接过册封诏书,然后稽首再拜。
    而站在众臣之首位置上的李林甫,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虽是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实则心中如丧考妣般的悲凉与忧惧。
    自己劳神费力了这些时日,没想到这太子竟然是李玙。再看寿王李瑁,依然是一副憨厚的模样,正看着他的三兄笑呢!
    李林甫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先前他力挺李清做太子一事,已是整个朝廷公开的秘密。
    现在坐上太子之位的,竟然是一向低调的让外人几乎无感的三郎李享,这他么的就太让人觉得意外了。
    不过,李林甫就是李林甫,这害怕的感觉也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接着,他就想到自己还是宰相,还是皇帝陛下最为得力的大臣。
    最重要的是,皇帝陛下此时刚过知天命之年,李享想要做皇帝,怕是有些年要等吧!
    有些年就足够了,李琮做了二十年的太子,不也一根白绫就送他去了西天吗?
    看着已是没了落寞之色的皇帝,李林甫在心里由衷地喊了一声“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
    李林甫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张九龄那种如松柏一样的大树。他只是一根粗壮的藤蔓,只有攀附在皇帝这颗不老松上,才能活的滋润。
    可惜,他知道所有的皇帝都不是不老松,也是和所有人一样,有着生老病死的那一天。所以,和下一任皇帝搞好关系,才是自己的本分。
    可下一任皇帝十有八九是这位对自己并不感冒的李享。等他做了皇帝,自己这相位,还有子孙后代的富贵,怕是……
    李林甫不敢再想下去了,这历史上朝为天子臣,暮作阶下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更有死后开棺暴尸的,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李享已是跪拜完玄宗,手捧诏书站在了玄宗一侧。李林甫有些愣怔的看着他,直到牛仙客悄悄碰了他胳膊一下,他才醒悟过来,带头向李享走去……
    新任太子要接受百官朝贺,这是册封大典里仪式的一部分。
    所以,李林甫带头走到李享面前时,举起笏板说道:“臣,中书令、集贤院大学士、兼修六典、礼部尚书、中书门下平章事、银青光禄大夫、晋国公、兼领陇右、河西节度大使,李林甫拜见太子殿下。”
    说完,李林甫俯身便拜。
    李享等他立起身子来后,才和颜悦色的说道:“李相辛苦了。我听说上年七月间,大理寺少卿徐峤奏称:以往大理寺监狱杀气过盛,就连鸟雀都不敢栖息。
    如今刑部判定的死刑案件,一年仅有五十八例,而且有乌鹊在狱上筑巢。群臣都纷纷上表拜贺,称赞这是世风良好的缘故。
    陛下也认为这都是李相为大唐呕心沥血、勤于政务的功劳,便封你为晋国公,是不是这样?”
    李林甫一听,又赶紧低头说道:“此实乃陛下之德,林甫不过是贪天之功罢了。”
    李享又说道:“李相不必谦虚过甚,李相之才,我等都看见了。”
    李林甫再次行礼,然后就走开了。他走开好一会了,还在琢磨着李享这话是什么意思。
    事情明摆着,大理寺少卿徐峤是自己人。虽说当初是自己授意他这样说的,可三司大狱里,确实死囚要比往年少了很多。
    只是,那些大臣们做的有些过了,纷纷争着抢着的为他歌功颂德,陛下一高兴,就封了自己一个晋国公。
    可就是有一样不太称心,那就是陛下至今记得张九龄说的“可封爵,万万不可实封”的话。不然,自家又要多出数百食邑户数。
    想到这里,李林甫又接着想着,这张九龄虽是被赶走了,可他的流毒依然在,已是深入圣人心。
    而且,张九龄之毒,实则都来自于书院那个李泌。还有自家那个李岫,整日里也说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整个一个李泌的拥趸。
    想到李泌,李林甫突然想起来了,这太子殿下还是忠王的时候,就与李泌来往甚密。这么说,这李泌才是真正的太子党。
    想到这里,李林甫转身又看向李享……
    李林甫可以断定,若是李享上位,自己的好日子必然会到头,这是抱错大腿的必然结果。
    而能救自己的,就是让李享和李琮一样,一根白绫上西天。然后,让那个憨厚的李瑁上位。如此,自己才能继续风光无限。
    看着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的李享,李林甫嘴角上扬,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来。
    册封大典过后,照例就是宴请群臣。李林甫心不在焉的喝了几杯酒后,不等宴会结束,就带着几名侍卫随从去了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