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脂木豆(七)

小说:如何折断一朵铃兰 作者:爪一锤

    大哥,算了吧。
    一个月以后你说不定想杀了我,还重新。
    宋意情听见韩异廷的话,没有多入戏,即便他不像蓄意表演。发现未婚妻全然忘记自己,韩异廷表现得可谓相当稳重。可她与他并无情谊积累,无法感同身受,亦做不到应答。但她不会这么说,反而睫毛扑闪,像是对他所言动了心,抿出一丝极力接近端庄大小姐的笑容,回答:“去看礼服吧。”
    韩异廷却未松开,依旧紧紧攥着。
    宋意情蹙了眉,语气中生些不满:“不走吗?”
    他终于松开桎梏,让她微微低头,在门童的搀扶下下车。
    打过电话通知,店里早早地就将客人清空,专注于服务这位宋叁小姐。裁缝站在大厅迎接,一干瓜果糕点摆桌上,墙边燃着淡淡的熏香。木制混着花香的调,有些茉莉的气味,不算浓烈刺鼻,还有驱蚊功效。从大理石隔断门步入第二个房间,才是真正试衣服的地方。
    人台上搭着几块布料,用大头针钉住,桌上散开的是大张打版图。在宋意情赶到前,她们正忙着做别的顾客的订单。
    宋意情坐下没多久,几个伙计将她订做的衣服推出来,躬身道别后出门,顺便拉上遮挡视线的窗帘。
    “这是婚纱。”裁缝先将那布满蕾丝的长裙推到宋意情面前,它像一片白色的绣球花,裙摆不如想象中蓬,层层堆迭的纹路似高山吹雪,领口仍是盘扣的设计,脖子处搭着两串珍珠做点缀,头纱长至膝盖。考虑到九月份的天气还未彻底转凉,裙子做成叁分袖,配以同样材质的长袖手套。
    宋意情在婚纱周围踱步,提起那层纱,它柔得像水,不注意便从指尖溜走。她摸到内衬,怕蕾丝扎人,却只触到一层平整光滑。
    裁缝将剩下的也推出来:“叁件旗袍,还有两套袄裙。”
    “这么多。”宋意情感叹,不就结个婚,怎么玩得像换装游戏。
    一直站在她身后的韩异廷解释:“婚礼流程复杂,要辗转四个场合,不同时候更换不同的礼服,这都是你当初要求的。”
    总觉得原主十分重视这场婚礼。
    宋意情转回身,又仔细审视一番韩异廷。难道说,她如此爱他吗?
    从相见到现在,她感觉得出来,韩异廷的注意一直落在她身上,一举一动都可谓是体贴入微。下车到店内的几步距离,他用手帮她遮阳;小厮端上来的茶饮,他先递给她;宋意情看婚服时,他也不会事不关己地坐下,而是站在身后陪同,又不发表任何个人意见。
    她轻轻摸了摸那手套,可以想象在教堂中,婚戒套上去的样子。
    “你喜欢吗?”她背对着韩异廷问。
    但他知道是在问他,回答:“你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宋意情不置一词,她打量裙子的同时,玩弄食指上的戒指。比指粗的黑玛瑙嵌入白银座托,手指自然垂落时总觉得会掉下去。她转动两圈,一个不慎,果真滚入奶白色的毛绒地毯。
    宋意情刚刚低头,韩异廷已弯腰捡起。
    “小心。”他抬起她的手,将戒指戴回去。
    指尖微热,传递到皮肤,她不太习惯这样的接触,忍不住抽手。他动作顿一下,轻轻放开她,双手悬在当空,有些怅然。
    宋意情知道,韩异廷总会下意识与她做些亲密的互动,像普通的未婚夫妻那样,可又担心惊扰到失忆的她,在其中犹豫不决,最终还是选择克制。以前的他们是否相爱,到了什么程度,她一概不知。只有刚刚微妙的触碰,她才终于觉得,眼前的男人像个真实存在的人。
    不是角色,不是虚构。
    “先试试合不合身吧。”裁缝见宋意情对款式毫无异议,提议上身。
    “你先换衣服。”韩异廷见状,眼神从她微缩的指尖收回,转身撩起门帘,到屋外等待。
    她目送他出去,却觉得他的背影不似来时那般英挺。
    宋意情对这些仪式感的着装并无太大要求,提不出多少精细的意见,况且里子换了,身体还是同样。每件换上都很合适,没有需要调整之处。裁缝不仅仅负责制衣,还早早就帮她规划好了妆容和造型,递过来设计图纸。宋意情也很满意,便让她继续这么做下去,该缝合的缝合,该锁边的锁边。
    虽只是试衣服,但六套礼服更换下来,耗费的体力不少,再加上略作点评和考虑饰品搭配的时间,等结束已至下午。
    有这几个小时的接触,宋意情对韩异廷略有熟悉,逐渐习惯他的陪同,送她回家的车上便没有中午那么尴尬,两人偶尔还会对街边事物议论上一句,气氛融洽。或许相当于她用行动接受了那句,“我们从新开始”。
    车子开过一个路边的公共电话亭,里面空荡,无人使用,却激起宋意情的回忆。
    那个神秘的电话号。
    总将电话簿拿在手中研究,她已经可以背下那串数字,扭头问韩异廷:“我忘记你的电话号码了,可以再给我一个吗?”
    韩异廷手边无纸,先给她念了一遍警备署办公室的号码,又背一遍家里的。
    号码很好记,不用写下来也能背住。可是,都不是那个电话。
    那它到底是属于谁的呢,竟在原主心里比闺蜜和未婚夫还重要。难道是她多虑了吗,其实那只是一串极为普通的数字,随意做了个标记而已?宋意情刚有怀疑就否认,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线索也太不讲道理了,纯属消耗她的感情。剧本杀和解题可不一样,不需要干扰项。
    车子再开一段,忽然急刹车,将后座的两个人都吓一跳。
    宋意情的额头险些撞到副驾驶的座位,惊魂未定地往外看,原来是一个报童横穿马路。
    他根本不管这边的车,急吼吼地向对面跑去,追上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这街上穿中山装和马褂的男人远比穿西装的多,惹得宋意情也多看了几眼。那人举止斯文,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与满街低头弯腰的全然不同,才会惹得报童急于上前兜售报纸。
    他低头与报童说了几句话,绕过他想走,又被追上去拦住。
    男人见状无奈,只好从兜中取出一点钱,买了份报纸。报童欣喜地不断弯腰感谢,又挎着布包寻找下一任买家。
    韩异廷让司机把车靠边停下,不等宋意情问,开门追了出去。不过多久,带着一份报纸回来,迭好递给宋意情:“想看报纸?”
    “谢谢。”她看着这印刷古老的白纸铅墨,双手接过。通过报纸来了解周围的消息,是个不错的方法。
    回到宋公馆门前,如珠已在台阶上候着。见车驶来,她提起裙摆跑下台阶,撑伞帮宋意情遮挡阳光,韩异廷站在车边目送。进门前,宋意情似有感应,捏紧手中报纸,回头看他。
    他唇角一弯,对她道:“下次见。”
    “下次见。”宋意情轻点下巴,转身藏入公馆的一片冷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