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小说:蛮来生作 作者:西瓜是块肉

    顾静怡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和朋友出去聚餐,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被撞破了脾脏。因为失血过多,最后不得不做了摘除手术。
    后来案子破了,肇事司机是常年在边境工作时抓的贩毒团伙中逃跑的一员。肇事者因为故意杀人罪和贩毒罪数罪并罚被判了死刑。
    手术之后,顾静怡的身体就大不如前了,叁天两头的跑医院。婆婆见她辛苦就把孙子抱回去自己带。而她为了治疗也辞去了在检察院的工作,丈夫常年对她心有愧疚,可是奈何自己工作太忙实在是无法分心去照顾她。
    顾静怡看病用了顾沛丰的身份特权,每次都住在顶楼的单人病房。上次因为身体不舒服,她在医院住了好久。出院的那天早上,佟绰来看她。
    “恢复的怎么样?”
    佟绰那几天手术排的满,有时候手术结束想上来看看又觉得时间太晚怕打扰她休息。
    顾静怡自己收拾着行李,笑了笑说:“这么多年,习惯了。”
    佟绰心头一刺。
    “可以适当的锻炼,增强一下免疫力。补品什么的就少吃,你的身体不适合。”
    顾静怡点头答应。
    “常年不来接你?”
    “他那个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
    顾静怡的语气很无奈。常年在基层打磨了很多年,之前他们两地分居都是她在来回跑。后来她受了伤不能再到处走,两家老爷子才动用了一切力量把他调回了青州市。
    常年的光荣履历和当年顾沛丰如出一辙。
    “怎么回去呢?”
    她看了一眼手机回:“顾骁来接我了,已经到楼下了。”
    佟绰看着顾静怡安全上了车才转身回科里。
    那天,顾骁问她:“姐,你后悔嫁给姐夫吗?”
    “为什么要后悔?因为我受伤吗?事情因他而起,但错的又不是他。”
    顾静怡经历过生死,比谁都活的明白。
    姐姐从小长得讨喜,又是顾家几代人里唯一的女孩子,从小就被顾沛丰夫妇俩捧在手心里长大。大学一毕业就顺利考进了检察院,顾沛丰那时候被调到基层调研,等他知道的时候顾静怡已经自己去报道了。在感情上,她和常年青梅竹马又是门当户对。因为不想牵扯父母的关系,两个人结婚的时候连仪式都没有办,就低调的领了个证。直到后来她出车祸,单位的同事才知道她是顾沛丰的女儿。
    “那你呢?后悔回来吗?”
    “后悔什么?”顾骁的声音很冷清。
    “不回来的话,会不会已经和纪念结婚了?”
    顾骁沉默了很久,才说了句不会。
    纪念和顾静怡不一样。
    纪念是顾骁的初恋。
    他们俩是在顾骁外公办的慈善晚宴上认识的。那年顾骁20岁,刚上大叁。
    纪念从小跟着妈妈在国外长大。那天她跟着妈妈一起来,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她性格外放却不觉张扬,举手投足之间又透着优雅知性。被吸引的当然也包括顾骁。他没见过这种性格的女孩子,在他前二十年里一直觉得女人都应该像姐姐那样宜室宜家。
    没过多久,他就申请了纪念的学校,和她来了一场偶遇。
    只不过纪念不大记得顾骁了。在国外,华人圈子就那么大,而且两家的家庭还有来往,两个人渐渐的熟络起来。
    两个人认识了差不多两年,圣诞节那天纪念主动和顾骁说: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
    顾骁“勉强”接受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直都在等这一天。
    顾骁来国外念书也不全是为了追她,他还有学业要完成。两个人恋爱以后,两家的父母很快也都知道了。纪家是经商世家,能搭上顾家他们求之不得。
    纪念的母亲之前一直在Y国陪她念书,现在有顾骁在,她就回国打理生意去了。纪念每天除了上课根本闲不下来,每天就是参加各种聚会各种局。顾骁去过几次,实在是融不进去。
    顾骁申请读博以后,每天实验排的满越发顾不上陪她了。纪念没有继续读书的计划,也没有工作的打算,纪家也不缺她这点钱,她就继续悠哉悠哉的享受着自己的生活。
    直到顾骁有天从实验室出来,半夜回到家看见门口的陌生的男士鞋子,他才明白纪念和他之间出了问题。
    他没有进去戳破这一切,只是收好了自己所有的证件离开了那里。
    他只短信跟纪念说自己要去实验室附近住,纪念没有回他。那天晚上她听见了顾骁回来了,但是顾骁没有进卧室。
    其实他只要往里迈一步就会发现,里面除了纪念根本没人。
    她想离开他,又不忍心。她跟害怕害怕两个人藕断丝连,索性就用了这种决绝的方法。
    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被戴绿帽子。
    纪念其实后来找过他一次,他也没有拒绝见面。毕竟也是曾经真心喜欢的人。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次见面竟然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纪念来找到是因为她家经营的项目因为某些手续不齐全,需要顾沛丰出面打声招呼。
    顾骁听完她来找他的缘由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如果你父母有需要可以直接去找他,我不会替你们开口。”
    这是顾骁跟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其实,她也是被迫的。
    她崇尚自由,怎么可能为了利益去找顾骁求情。
    两个人闹掰了,顾家没有人敢去问原因,连顾静怡也不敢问。纪家因为失去了顾家这颗大树,一直逼迫纪念去找顾骁复合。纪念怎么也不肯。所以,她很快就被家里弄回了国内,也很快的结了婚,嫁给了某位上将的孙子。
    人人都道纪家的小女儿被顾骁伤了心,一气之下回国嫁人了。
    当然,顾家人也是这么认为。
    谁也不知道过错方到底是谁。
    纪念刚和顾骁在一起时觉得他只是不爱表达而已,顾骁喜欢她尊重她,她都能感受到。他虽然融不进她的圈子可是也从来没反对她做任何事,也不反对她跟谁来往。
    可别人谈恋爱都是腻在一起出去看电影、吃饭、逛街,可顾骁只会带着她泡图书馆或者带她去上课。她意识到两个人不合适是在顾骁读博以后,那段时间他天天泡在实验室。在顾骁眼里这些是他的心血,可在纪念眼里这些东西乏味、空洞。
    他的人生真的很无趣。
    在一起时间越久,问题就暴露的越明显。
    纪念做事随心走,而顾骁做任何事都需要提前规划好。本来就是性格、背景、教育差异很大的两个人。当初的心动,说白了,不过是因为好奇心。但是后来理念越来越不相同,两个人分开也成了必然。
    顾骁博士毕业就回了国,那时候妈妈身体越来越不好,没多久姐姐也出了事。他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个人问题,以至于妈妈弥留之际还在遗憾说没有看见他成家。他的身边出现的大多数人也都是看上了他的背景和财富,他每次也都配合着逢场作戏。他不愿与这些人保持关系,所以一般事后立刻拿钱打发掉,避免过多的纠缠。
    这几年,他在商场也算站稳了脚跟,说话也越来越有分量,所以能接近他的人少之又少。所以他没必要再去曲意逢迎,他的眼光也越发挑剔了。
    —————————
    首-发:danmeiwen.club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