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峙

小说:偏执男主的白月光重生了 作者:多金少女猫

    林瑞当久了官,身上自有一身威严,对姜左岭的震慑也不是一般的大,姜左岭听了,有些讪讪地说:“大舅哥这话是何意?我有何错?”
    又看向姜林氏,心里知道大概是姜林氏与林瑞说了些什么,不免有些不悦,但林瑞在,他也没有将这股不满流露出来,笑着对姜林氏说:“月娘,你哥哥从上京到咱们淮州想必十分舟车劳顿,怎么不好好将他们安顿,还将人带到我院子里?”
    姜林氏要笑不笑地说:“姜左岭,你以前是怎么跟我说的?除我之外,不会有别的女人,你现在做到了吗?”
    姜左岭有些不可思议,“月娘,我对你做的还不够多吗?你不让我有别的女人,我也做到了,你现在这话是何意?”
    姜林氏淡淡地道:“前些日子我在街上看到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孩子,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姜耀宗。”
    姜左岭却拧起了眉,说:“你在说什么?你这个意思是说我有私生子?”
    姜林氏没有说话,她望着姜左岭,是真的很失望,他给那个私生子取那名字是什么意思?潮云在他心里就这么不值一提?
    一个私生子都要叫姜耀宗,这是把她的儿子置于何地?
    姜左岭说:“不可能,你一定是误会了。”
    他话还没说完,林瑞上前一步给了他一拳,“私生子都那么大了,你还撒谎!姜左岭,以前看你一表人才,虽然出身微末,但总归有些胆气,所以才将我妹妹嫁给你,现在好了,长了年纪,这脸皮也跟着厚了?做的事情也不认账了是吧?”
    林瑞从年轻那会儿脾气就很火爆,姜林氏那会儿骄纵,平常没少被林瑞训斥,姜林氏当时一眼相中姜左岭,铁了心要嫁给他的时候,林瑞没少发脾气,然而终究心软,还是应了这门婚事。
    现在过了这么多年,林瑞从姜林氏那边听来的都是姜左岭的好话,这也是头一次被她求助。
    也是这个时候,林瑞才知道姜左岭这些年没少冷待他妹妹。
    这些年姜左岭对他那些侄子都比对儿子要好得多,还要他妹妹求着他,才会去做一做慈父。
    他们林家的女儿,怎能受到这种侮辱!
    他这个妹妹当年也是聪慧的,若是没有姜左岭,也是要嫁到别的世家做主母的,现在嫁给这小小商户当妻子,他不仅不珍惜,还如此作践人!
    林瑞越想越气,又抬起手给了姜左岭几拳,直将他打得从轮椅上跌落下去。
    他身后的小厮想扶,林瑞大声道:“我看谁敢扶!”
    小厮被吓住了,瑟瑟发抖着硬生生地将伸出去的手给缩回去了。
    外面的小厮听着里面的动静,差点吓破了胆,“老爷不会被打死吧?”
    “赶紧去请老夫人!快去叫啊!”
    “你去叫,夫人的哥哥说了,要是谁去叫人,就割了谁的舌头,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蠢货!要是老爷被打死了,你看我们会不会全被发卖了!”
    说完,将一个小厮推了出去,让他去请老夫人。
    而屋内,姜林氏虚虚地招了招手,说:“哥,别打了。”
    林瑞停了手,踢了踢姜左岭,“你给我起来,我都没用什么力气,别给我装。”
    他对姜左岭是完全不客气的,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也不怕他离开了姜家,姜左岭就给姜林氏脸色看,只要他们林家一天能帮衬姜林氏,姜家有任何委屈都得咽到肚子里。
    这也是为什么林瑞最后答应姜林氏嫁给姜左岭的一个原因,小门小户,很好拿捏。
    姜左岭吐了一口血,又伸出袖子擦了擦,说:“月娘,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我要告诉你,我除了潮云没有别的孩子,我怎么忍心让他伤心?”
    姜林氏气笑了,“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姜左岭说:“我是真的没有私生子,你若不信,你让他们过来与我对峙。”
    姜林氏看他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冷笑了一下,还真的将那对母子给请过来了。
    姜林氏是第一次看见那个女人,说实话,并不如何漂亮,反而显得有些平凡,只是那一双眼睛,多情又动人,有那么一丝勾人的味道。
    倒是那个叫姜耀宗的,倒是长得很俊秀,眼神倒是挺好,但因为他这个长相,姜林氏打一照面,就十分厌恶。
    林瑞看看那个姜耀宗,又看了看姜左岭,说:“你们俩的模样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还想怎么狡辩?”
    姜左岭看着姜耀宗,一脸惊讶错愕。
    姜耀宗与他对视,眸光微暗,没有说话。
    姜左岭扭过头,对姜林氏说:“月娘,我们夫妻十几年,你不能不信我!我根本没有所谓的私生子,还有这个女人,我根本不认得!”
    那女人也道:“我并不认识这位老爷,请夫人明鉴。”
    姜林氏与姜左岭好歹夫妻十几年,他的眼神情态都是十分了解的,见他这幅模样,并不像在说谎话,不由得半信半疑起来。
    但那个姜耀宗与姜左岭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实在无法让人不怀疑。
    林瑞说:“是不是父子,滴血认亲就知道了。”
    他让人去拿了水和刀子,抓住姜耀宗的手就要往下割,那女人慌道:“老爷轻些,我儿子是秀才,他要读书的,手指可万万不能留疤。”
    林瑞推了她一把,“少废话,要是他真是他儿子,命还能不能在都另说。”
    说完,用刀狠狠地在姜耀宗手指上割了一道,姜耀宗也没有挣扎,乖顺地让林瑞动作。
    鲜血滴入清水之中,漾出了一团血花。
    林瑞又抓起姜左岭的手如法炮制。
    然而那两团血并没有相融。
    林瑞皱起了眉。
    姜左岭松了一口气,说:“月娘,这下你总能相信了吧?我就算对你再置气,也不会背叛你,我说了我不会有别的女人,就不会有别的女人,怎么样,现在你信了吧?”
    姜林氏站起身,对着那碗水反复看了看,又让人重新换了一碗清水,重新来了一次滴血认亲。
    然而第二次也没有相融,姜林氏和林瑞面面相觑。
    女人朝他们磕头,“老爷夫人,我儿子真的和姜家没有关系,还请老爷夫人放过我和我儿子。”
    就在她这么说的时候,姜林氏却看见那个叫姜耀宗的孩子弯起了唇角,他在笑,而且还是冷笑。
    发觉姜林氏在看他,姜耀宗不仅没有收敛,还对她露出了一个几近挑衅的笑容。
    姜林氏一下子心火就冒了出来。
    她无比确定,姜耀宗是姜左岭的亲骨肉!
    姜林氏呼吸急促起来,要扶住旁边的椅子才能站直,也就是这样时候,老夫人尖利的声音传了进来,“我看谁敢打我儿子!!”
    乌泱泱的一群人闯进了房间,本来就有些逼仄狭小的堂屋立即变得更加拥挤了。
    老夫人看了看倒地的姜左岭,又看了看姜林氏,一脸怒容,“姜林氏,你简直太过分了!!”
    ※※※※※※※※※※※※※※※※※※※※
    明天就v,到时候有三更掉落,随机红包100个,谢谢支持嗷。
    感谢在2021-03-30 23:57:44~2021-03-31 19:38: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怯怯的猫、白日做夢、小鱼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初桜 120瓶;野渡无人舟自横- 59瓶;略略略、维克 48瓶;阿拉赞顺顺利利 40瓶;和煦萌萌哒 38瓶;珍珠奶茶少冰 23瓶;梵伽罗 14瓶;火树、珠圆玉润、球球了别烦我、grey酱酱、雪碧、gin 10瓶;易安、清鉞six 5瓶;溪阚 4瓶;萌萌哒的我 3瓶;13045152、糖水水ovo、姓李爱吃李i、18443969 2瓶;小朋友、颐児伞、!、生物实验材料、白日做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