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

小说:极品收割机 作者:大扑扑

    “惩罚什么时候结束?”
    {惩罚任务也是任务,是需要完成的哦~}
    “这么麻烦,又要把内裤给谁了啊?”
    {那个任务宿主已经完成了啊}
    “嗯?什么时候?给了谁?我怎么……”
    回忆倒放到浴室追逐战那天,她当时被困在浴室,手边没有任何武器,为了逃出浴室,她将换下的衣裤扔向敌人,迷惑视线。
    换下的衣裤里,自然包括……
    内裤。
    不是!等等等等!
    任务的完成标准是对方“贴身放置”,那家伙为什么要贴!身!放!置!我的内裤啊!
    这人果然是变态啊,还说什么钱货两讫。
    分明就是大变态!
    蒹葭又羞又恼。
    她独自生了会气,又很快反应过来:“任务完成了就没有惩罚,那现在这个惩罚是怎么回事?”
    {哦,因为宿主屏蔽了本系统,系统发布的新任务宿主没听见,然后错过了任务期限,触发了惩罚}
    蒹葭:……
    很想骂脏话,但是忍住了。
    她想问是什么狗屎任务,但既然都触发惩罚了,知道是什么任务又怎样!还是直接问惩罚任务是什么吧。
    于是,她问了。
    系统回答了。
    蒹葭将系统屏蔽了半小时,一个人在浴室里将自己蒸成虾子。
    她又默默将系统解除屏蔽,在内裤里垫了几层纸,偷摸摸回福利院自己的呼吸机里拿了条经期内裤换上,再去吃饭,然后接逸方回来,猛灌几大杯水,又跟逸方一起补了早上的训练。
    晚饭时,逸方找不到蒹葭了。
    他跑遍了所有角落,就在憋不住去找院长前,他迟疑地来到了浴室。
    浴室里只有一个隔间有水声,还很大。往常浴室的高频使用时段,都是午饭前,那时候大家刚训练完,一身汗。睡前也有人用,不过大多是女孩子。
    但晚饭前洗澡,就很太奇怪了。
    逸方走到隔间门外,低声问:“蒹葭,你在里面么?”
    里面只有水声。
    “蒹葭?”
    他能闻到淡淡的蒹葭的味道,说不清是什么味,但他很喜欢。对方就在浴室里,可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应他。
    他一瞬间想到了石黍,那个差点在浴室强迫蒹葭的男人。
    “蒹葭!你没事吧?”
    他慌张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正要一个前冲将门撞开,就听“咔嗒”一声,反锁的隔间被打开了。蒹葭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压着围好的浴巾,一双眼睛红彤彤的。
    她说:“逸方,帮帮我。”
    下午叁点才出院的小病患抱着一团东西又进了医务室。
    医生问:“怎么情况?”
    “医生,能不能用一下医疗舱,她有点不舒服。”
    被单里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医生吓了一跳。
    “怎么搞成这样了?”
    他一边吩咐护士准备,一边带着逸方进了病房区。逸方将人放到医疗舱里时,医生拖着高凳坐在医疗舱旁,打开仪器开始检查,护士从旁辅助。
    可两人捣鼓了半天,也没查出蒹葭有啥问题。
    医生一脸凝重,护士也觉得不对。
    肉眼都能看出蒹葭脸色苍白明显有问题啊,但机器却说没事?!
    他说是医生,其实只是学过一点医疗知识,之后犯了个错被送到了这里,本以为会直接送命,没想到还能安安稳稳活到现在。
    他不算恶人,也很喜欢孩子们。
    但他能力有限。护士姑娘也是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医生看向逸方。
    逸方在看见检测机器上“各项指标正常”的提示时,眼眸不由更暗沉了几分。
    “我也不知道,机器没查出来,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吧。医生能不能让她稍微躺一会,说不定一会就好了。”
    “行吧。”
    医生丝毫没有怀疑。
    毕竟机器一般什么问题都能检查出来,不需要人体的各种采样,都能检查出疾病,被强迫时的伤也不例外。
    少女身体健康,他也不会恶意揣测少年。
    再说,这么干净纯洁的少年少女,能有什么怀心思呢?
    等人都走了,少女才睁开眼睛。
    “怎么办?”
    她不敢看逸方,手指揪着衣摆。她真的没料到系统的惩罚任务这么可怕。
    院长对女孩子格外照顾,让飞船带来的经期内裤是最新科技,超强自洁效果,无损肌肤,吸收力惊人。听说,当时测试的极限是半升水。
    她有五条换洗的。
    但现在身上穿的,是已经轮换了一圈的第叁条!
    幸好她为了以防万一,换下后都立刻洗干净烘干备用,不然她只能一直呆在浴室里。但她最怕这事无穷无尽,不按照系统说的做,她真的会一直流下去!
    “是因为手机?”逸方问。
    蒹葭顿时脸色爆红,偏开头去不说。
    逸方将她往医疗舱里面推了推,自己也穿着衣服躺了进去。等他躺好,少女乖顺地窝进他怀里,轻轻蹭了蹭他的胸口。
    逸方心里软乎乎的。
    他亲了亲少女的额头。
    “你不是让我帮你么?你不说的话,我怎么帮你?”
    蒹葭心里满是挣扎。
    她摇了摇头,更深地埋进少年胸口。逸方轻拍她的背,安抚着她。
    蒹葭渐渐放松了下来。她这一天都满心愁绪,真的心力交瘁。就在蒹葭窝心地险些睡着时,她感觉腿间湿漉漉的。
    这不可能!
    她一下清醒了过来。
    这种内裤虽然是特殊用途的,但穿起来跟一般内裤是一样的。可有了这种感觉,就意味着内裤“超负荷”了!
    但这条内裤她才换了半小时不到,之前都没这么快满的,除非……
    水越流越多了。
    她抱紧了逸方。手机说的完成方法,其实是她早就想做的事。但在她想象里,是两人很自然地拥抱亲吻,而不是迫于系统的这什么惩罚任务。
    一想到这,她就不甘心。
    逸方感觉到她情绪的起伏,问道:“更严重了么?”
    他其实到现在都不太知道蒹葭身上发生了什么,蒹葭羞于启齿,说得不清不楚,但他能感觉到,她越来越紧张了。
    “嗯。”
    逸方叹息,说:“我想帮你,蒹葭,告诉我。”
    蒹葭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口处传来:“即便是违背你意愿的事情?”
    我的意愿就是你平平安安的啊,小笨蛋。
    他无奈勾唇,说:“对。”
    蒹葭垂着脑袋直起身。逸方不解地看着她。
    少女一张脸红成小苹果,眼睛也湿漉漉的。她有些笨拙地脱掉裤子。逸方要出口的阻止被她一个眼神堵住。
    于是逸方眼睁睁看着少女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然后手搭在了内裤的边沿上。
    “蒹葭!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我知道!”
    逸方觉得自己不能跟着对方胡闹,就偏开了头。但虽然看不到,耳朵却清晰听见了少女脱下内裤的声音。
    逸方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
    不该在这里。他心想。
    不该是这时候。
    他深深闭上眼睛。
    少女柔软微凉的手指搭上他的手腕,带着他的手摸到了一片湿滑温热的东西上。
    “帮帮我。”少女说。
    逸方几乎石化。
    他知道那是无人碰触过的少女禁地,也知道腿心处不该怎么湿滑。在他愣神时,一大股温热的液体打在他的手背上,顺着手腕,沾湿了他的袖口。
    “唔!”
    少女发出近乎奔溃的呜咽声。
    这不对劲。
    对少女的担忧胜过羞耻,他扭过头来,就见少女叼着衣服下摆,露出盖着细绒短毛的阴户。
    她已经羞耻到了极致,一张脸红得近乎滴血,眼里的泪水早就蓄满了,要掉不掉。她两条大腿绷得有些紧,是因为紧张。腿心更是一片狼藉,就是这么片刻的功夫,那湿漉漉的穴口再次吐出一大股的水液。
    淫靡,又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