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小说:〖卡萨布兰卡《[边伯贤]最后情诗》 作者:SOAN呐呐呐

    “你们复合了?”
    林酉时刚打开门走进客厅,还未来得及打开客厅的灯,就突然听到了沙发那里传来的声音。
    是边伯贤,林酉时以为边伯贤已经离开了,在她去跟吴世勋见面之前。
    林酉时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伸手“啪嗒”的一下按亮了灯的开关,客厅里一瞬间就变得明亮了起来,林酉时也换了鞋子往客厅里走来,然后顺便回答刚才边伯贤的那个问题。
    “谁告诉你的?”
    走的近了林酉时才看清楚边伯贤,他还是穿的之前那身衣服,在她接到了吴世勋约见面电话之前,她刚和边伯贤从一个活动现场回来。
    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吴世勋打来的约见面的电话,林酉时猜测一定是她和边伯贤共同出席的活动现场图和网友们的评论又刺激到了吴世勋。
    所以他才会在之前不冷不热的推拉中突然发起进攻,会在今天主动的联系她,说聊一聊的话。
    林酉时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吴世勋难得主动的开口约见面,刚好也把一些话都说清楚吧。
    所以在当时林酉时暂时的丢下了边伯贤就往吴世勋那边赶去了,她以为边伯贤会自己走的,却没想到回来之后边伯贤居然还在。
    林酉时走过去客厅,然后顺势打量了一下茶几上没有外卖的影子,抬眸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7点钟了,她当时走的时候是4点多。
    边伯贤是不会一直就这样的呆在这儿连口饭都没有吃吧?
    意识到了这样的可能性之后,林酉时不知怎么心底有些不悦,边伯贤自己不知道胃病的人不能饥一顿饱一顿吗。
    微微蹙眉,林酉时正准备开口问边伯贤,是不是没吃饭的时候,坐在那的边伯贤却突然抬起了头看着她。
    “就那么喜欢他吗,喜欢到非他不可?”
    边伯贤说这话的时候眼角微微颤动,她都要以为下一瞬间,在他那无辜的眼尾会溢出来了委屈的泪珠。
    林酉时心口一怔,紧接着是莫名其妙的烦躁,这人怎么回事儿,一天到晚的就只想这些,自己的身体也不顾了。
    “吃饭了没有?”
    她有些答非所问的样子在边伯贤眼里就看成了逃避那个问题的模样,只是一瞬间,边伯贤又低下去了头不再看她,声音了又仿佛加了一层无尽的苦涩。
    “我就知道,除了吴世勋,你不会多看别人一眼了,亏我还想着捂热你的心,心给了吴世勋了,你哪儿还有心了?”
    边伯贤就这么自顾自的说了这些,活生生的一个被抛弃的深情男二的模样,林酉时却好想没察觉到他心里那无尽的苦涩,只是不悦的瞪着他。
    “什么有心没心的,我问的是你吃饭了没有?”
    “吃了怎样,没吃怎样,你还会管我吗?”
    似乎是被边伯贤这总是答非所问,自艾自怜的模样给惹怒了,林酉时一点都不文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却已经明白了刚才她自己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了。
    “你怎么罗里吧嗦的,30多岁的大老爷们了干嘛啊…”
    说完了这话林酉时也没有再去看边伯贤了,任由他自己坐在沙发那可怜自己吧。
    径直的向着厨房那边走去,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来了一个番茄两颗鸡蛋,还有宽细合适的挂面。
    边伯贤被林酉时突然怼了一通,心下免不了越发的悲凉了几分,他在想这一定是他还能和林酉时有关系的最后一天了,今夜过去,悠闲夫妇也许就是个笑话。
    吴世勋会像个胜利者一样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林酉时会满脸幸福的奔向吴世勋的怀抱,而自己,只不过是个自舔伤口的失败者而已。
    “咔哒!”
    厨房里传来的开火的声音在寂静的公寓里有几分刺耳,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边伯贤被吸引了注意力。
    抬头看着只剩自己的客厅,略有一分错愕,然后连忙从沙发上起身向着这边的吃饭走来,脚步却堪堪的顿在了那里。
    厨房里,林酉时打开了火,拿出了拉面锅加了水正在那炉灶上烧着,然后又将番茄洗净切块儿放在备用的盘子里,还颇有闲心的又摘干净了两颗小香葱洗净切段。
    “咔哒!”
    又是炉灶被打开的声音,还有油烟机响起来的细碎的嗡嗡声,起锅烧油,打碎的的鸡蛋放在碗里,林酉时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拿着筷子。
    “哗哒哗哒哗哒…”
    熟练的拿着筷子搅拌着鸡蛋,筷子敲击到了碗的边缘的声音很是清脆动听,倒入锅里,滋拉的声音,然后是锅铲翻转的声音。
    和油烟机还有旁边烧开了水咕嘟咕嘟的拉面锅里的声音,不和谐但是却奇妙的融合在了一起,很动听。
    边伯贤微动了一下步子,然后一下一下的往厨房这边走来,然后听到他出声问林酉时。
    “你在做什么?”
    他还在生气不是吗,她为什么视若无睹的丢下自己,连看都不看的来做她自己的事情,边伯贤心里没由来的有些委屈。
    “在做番茄鸡蛋面。”
    林酉时以为边伯贤是在问她做的是什么东西,头也没回的就随便回答了边伯贤。
    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将挂面下进了沸腾着的锅里,找了筷子搅拌了几下防止粘连。
    然后这边将鸡蛋碎盛出,番茄倒入锅里,一直到番茄有些软化出来了汁水,林酉时将鸡蛋又倒回了锅里。
    边伯贤看林酉时根本就懒得看自己一样的模样,心里觉得越发的悲炝。
    因为生气却又免不了恶意的想着,看吧,吴世勋这个抠门鬼,出去约会都不给女孩子吃饭,小气!有什么好的!
    可是他连这样的男人都抢不过,自己岂不是更没用?
    这样想着,边伯贤有些泄气的垂下了眼角,颇有些幽怨的瞪着在厨房里忙碌的林酉时的背影。
    “吴世勋连顿饭的钱都不为你花的吗?”
    边伯贤这话说的简直是醋意十足,林酉时可没有在饭菜里加醋,却总觉得房间里一股酸味。
    面条已经好了,菜也差不多了,林酉时将小葱花放进快要炒好的番茄鸡蛋里,这才得空转过头来奇怪的看了边伯贤一样。
    “这是给你做的,我吃了饭了。”
    看了一眼,林酉时又转过头去专心的弄饭菜了,盛出来面条加上热腾腾的番茄鸡蛋,虽然很简单的饭菜但是在这夜晚的灯光下,也透着别样的诱人味道。
    “啊?”
    边伯贤却有些惊讶了,他没想到林酉时这是给自己做的饭,而这边已经做好了的林酉时关了火和油烟机,拿着筷子端着那碗番茄鸡蛋面走出了厨房。
    看着傻愣愣模样呆在那里的边伯贤,林酉时瞥了他一眼,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嫌弃的模样,然后开口说他。
    “你不是没吃饭吗,你不知道有胃病的人不能不吃的吗,好歹也是30多岁的大老爷们呢,怎么还跟个生活不能自理的3岁熊孩子一样?”
    林酉时这话吐槽的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留情,走到了客厅这里将面放在了茶几上,可是还愣着站在那的边伯贤仿佛只听到了‘这饭是给他做的’这一个重点。
    “给我做的?”
    边伯贤的心情瞬间阴转晴,刚才还幽怨的眼睛立刻笑的弯弯的,眼眸亮亮的看着她,隐隐的现出来四方嘴,看起来奶模奶样的。
    林酉时转过身来看着还没走过来的边伯贤,微微皱眉问他。
    “不打算过来吃?”
    林酉时这一提醒边伯贤似乎才反应过来,微微的怔了一下。
    “吃…”
    然后傻乎乎的笑着点了点头,脚下连忙往这边走来。
    边伯贤过来了这边,直接就坐在了茶几旁的地毯上,然后看着茶几上的那碗冒着热气的面,心里一瞬间好像被填满了一样,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一碗面而已就让他忘记了独自等待的孤独。
    边伯贤拿着筷子夹起来一大口鸡蛋送进嘴里,然后就见他又挑起来面条大口的开始吃,看得出来的确是有些饿了,不过大概之前都只顾着胡思乱想,而忘记了饿了吧。
    林酉时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只手放在腿上支着下巴,微微前倾着身子,看着吃的很香的的边伯贤。
    脸颊微微鼓起像只小仓鼠,咽下去了面条的时候总是会伸出舌尖轻轻的舔一下薄唇,有点可爱的孩子气,却又带着某种暧昧的诱人感。
    林酉时得嘴角不自觉的勾起,轻轻的笑着,然后出声问边伯贤。
    “味道合适吗?”
    边伯贤咽了下口中的面,然后抬头看着这边的林酉时,面上是满足的神色,还有显而易见的开心,狠狠地点了点头笑的灿烂。
    “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鸡蛋面!”
    林酉时噗嗤的轻笑一声,实在是看不过边伯贤这奶呼呼的傻样,心里禁不住想要欺负他,于是微微挑眉揶揄的调侃。
    “那你是多没见过世面?”
    “我…”
    边伯贤被林酉时的话一噎,薄唇一撇,那无辜至极的下垂眼又耷拉了下去,看起来可怜极了,林酉时心口一软,连忙出声哄他。
    “逗你的,赶快吃饭!”
    可是这边的边伯贤却不知又想到了什么,似乎没了吃饭的兴趣了,右手拿着筷子微微的在碗里搅拌着,然后语气又沉了下去,有些试探着的开口问林酉时。
    “你…你是不是打算和他复合了?明天就会公布我们分手的消息,是不是?”
    林酉时被边伯贤突变的话题问的一怔,,看他又一副‘我知道你又不要我了’的小可怜模样,心里软得不像话。
    却也决定趁今天跟边伯贤捋清楚,省的他一天到晚脑补一些有的没的,净让他自己难过。
    “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干嘛在这里瞎猜?”
    边伯贤听到林酉时这话,一瞬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诶?你不是和他见面要复合了吗?”
    “只是吃一顿饭聊一聊而已,没复合,以后也没有打算复合。”
    林酉时定定的看着边伯贤,她的这话说的很明显了,不会再和吴世勋有什么纠缠了,果然话音刚落下就将边伯贤一脸兴奋的模样。
    “那…我们?”
    林酉时眼里满是笑意,却故作淡定的继续逗他。
    “我们什么我们?好好吃你的饭…”
    “哦…”
    边伯贤的笑脸微微蔫儿了一下,但还是乖巧的低头准备继续吃饭,刚挑起来一筷子面条送入嘴里,就听到林酉时突然叫他。
    “边伯贤…”
    “嗯?”
    边伯贤就这样咬着还来不及咽下的面条抬头看着林酉时,眼睛微微的瞪着,有点圆圆的,很可爱。
    林酉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然后突然没头没尾的问边伯贤。
    “你傻不傻?”
    “不傻啊…”
    边伯贤微微皱眉,咽下了面条然后回答林酉时的话,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却没发现他自己刚才咽下去面条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碎面条沾在了他的嘴角,就在他右边嘴角略微上方一点儿的那颗小黑痣那里。
    林酉时看得清楚,那一点儿碎面条刚好遮住了那颗小黑痣,再看边伯贤毫无察觉的样子,林酉时看着他眼里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我看你就傻。”
    “什么啊…”
    边伯贤不满的皱了皱鼻子,没明白林酉时这突然的奇怪的话,可是他话音刚刚落下,对面的林酉时却突然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来。
    林酉时坐在了边伯贤身后的沙发上,然后伸手在茶几上抽了一张餐巾纸,边伯贤疑惑的看着她的动作,目光随着她的动作而转动,身子也微微的转了过来看着林酉时。
    林酉时拿着那张纸金,然后一只手扳过来了边伯贤的脸对着自己。
    她坐在沙发上略微高了一些,边伯贤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林酉时,心下还有些疑惑的时候就见林酉时另一只手拿着纸巾在自己的嘴角上方擦了擦。
    从边伯贤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林酉时明亮璀璨的眼眸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她脸上的表情认真,手上的动作温柔,让边伯贤一瞬就陷进去了林酉时的桃花眼里。
    林酉时认真的给边伯贤擦着嘴,然后将纸巾丢进另外一边的垃圾桶里,看着边伯贤怔愣的看着自己,略有些花痴的呆呆模样,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然后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告诉他自己的心意,让他心安。
    “傻子,干嘛患得患失的,做我男朋友这么不开心吗,搞得好像我天天欺负你一样。”
    边伯贤好像真的是有点儿傻了,奶呼呼的呆样看起来还没反应过来林酉时这话的意思。
    林酉时轻轻的笑了两声,也不打算再跟他解释,然后两只手都抚上了边伯贤的脸庞,轻柔的吻却落在了他右边唇角上方的那颗黑痣上。
    分不清楚是谁的心跳砰砰砰的在这空间里极其的嘹亮,女孩的吻蜻蜓点水般的落在男人的嘴角上方。
    似乎隐隐约约的带来了一些痒意,让边伯贤的耳尖不自觉的泛红,而在下一刻,女孩柔软的唇却离开了。
    边伯贤还没来得及伸手挽留,却突然被林酉时抱了个满怀,紧接着是附在耳畔的清浅呼吸声,还有拥抱着自己的炙热怀抱,以及,女孩清亮的话语,都一下一下毫无保留的敲击着边伯贤的胸口。
    “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欺负你。”
    ※※※※※※※※※※※※※※※※※※※※
    今天是奶呼呼天然绿色无心机的甜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