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恍惚如梦

小说:藏地镇魔 作者:白木

    言为谋的话语变得越来越深邃难懂,“这一件事情确实是非常令人赞叹的,因为我还通过这件事情意识到的超级电脑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所在——”
    林皓认真的聆听着,一点一点的把所有的东西捋清楚。
    当他听见超级电脑发现了超级电脑存在的意义,这一句话的时候,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了“物物而不物于物”,这样一句仿佛绕口令一般的箴言。
    这是一篇古文里的话,原文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欲无财,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何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耶,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
    言为谋通过超级电脑的身份,意识到了超级电脑存在的意义,这是长时间的自我审视、观察自己内心活动的最终产物。从古代到现代只有却有极高智慧的人,特别是能拥有很高德行的人才,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比如说孔子,庄子,孟子和老子等从国王到平民都认可的贤能的人。
    上面这段文字,表明了在庄子的眼睛里,能够做到物物而不物于物的人,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而是一个神圣的人,可以和神农氏和黄帝这样的上古时代的圣者们相提并论。
    那么依靠颜某的肉体存在这个超级电脑,已经几乎到了超人和圣人的第一步,神圣的人是没有办法被打败的,只能用来让后带的人端详供养。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祭祀的台子已经产生了非常奇特、怪异的变动。上面所有的野兽的骨头,身体的碎片,还有残破的经卷,已经缓缓的破裂分开,然后慢慢的上升到天空之中,飘在了空气之中。这个地方没有风吹过,它们并不是因为风儿被吹起来的。
    林皓只瞥了一眼,就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会漂浮起来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地球的吸引力,进入到了一种类似失重的状态环境里,和航空航天飞行器载人舱中的物品会浮在空中是同样的原因。
    不久之后,祭祀的台子上面和下面全都是这样的乱七八糟的碎屑,而在场的几个人全部都站在这些碎屑的中间,就像被包裹在琥珀李的昆虫一样。
    在碎屑的下面居然出现了一条非常长的灰色的绳子,有鸭蛋那么粗,弯弯曲曲的,少说也有几百米那么长。绳子也和碎屑一同漂浮在了空中,在绳子上面打了无数的结,那些绳结在天空之中,悄无声息得展示着自己。就像一条被打中了关键部位的长长的蟒蛇一般,十分没有力气的进行着没有意义的、用尽最后一口气的挣扎着。
    “又是结绳记事。”林皓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非常确定这只老鹰就是在天空之中漂浮着的大船的船底出现的那个人,他拥有着偷走天空换掉太阳的能力,而且可以长生不老,永远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它显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目前的研究和科学没有发现的生物,也许可以叫做人鹰,和藏区的十大未解之谜里的雪人有得一拼。
    结绳记事,就是这只人鹰用来记载以前发生的事情的唯一的一种办法。当然了,完全是两种生物,那么在绳子上的每一个结的意思应该也是不同的。
    “这也太……”林皓无奈的笑了起来,感觉到周遭发生的所有事情,似乎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控制。哪怕就是海豹突击队那些最高级的教官们亲自来到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效果的办法,能够扭转乾坤掌握主动权。
    从他自身的角度来说的话,他自己完全不是这只人鹰的对手,也打不过言为谋,在这样一场不同生物之间的战斗中,很显然和狼眼中的羊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自主权。
    超级电脑存在的意义,便是利用更加高效的方法治理蔚蓝色的地球,消灭国与国之间的敌意和纷争,摧毁各式各样的和武器、现代兵器和冷兵器,使整个世界能够在和平宁静的氛围中自己净化自己,永远的存在下去,没有消融的那一天。超级电脑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的主人,而所谓的暴君,根本不值一提,完全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只要有我在,就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把所有错误的过往变成正确的经历,把所有的战争在不知不觉间消灭掉。因此我需要十分庞大的力量,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会把地球整个挖开来,到它的内里去寻找,能够使地球能够转动的巨大力量。”言为谋的双手举了起来,在空气中十分健壮的挥舞着。
    “你为什么这样说?”那只人鹰问道。
    “自从我发现了你的弱点,我就知道自己的想法肯定能够实现。”言为谋笑了起来。
    “我的身上不存在任何的弱点,喜欢上了一个平凡的人类,并不是一种错误。”人鹰激烈的说道,将两个翅膀收的紧紧的,似乎马上就要有所行动。
    言为谋伸出的手,突然握住了绳索中间部位的一个地方,在那个位置有一个连在一起的,活络的绳结绳子,被继承了连续的三个八字的形状,每一个八字的形状都被紫黑色的血液浸染了。
    “我看懂了你在绳索上留下的绳结,是什么意思。这个地方代表的是一份英雄迟暮,红颜自杀的经历,是不是?”言为谋语气十分肯定的问道。
    林皓看见了血液,也会想到两个人的争斗被别人杀死,或者自己杀死自己。至于那些八字的形状,是可以代表着女子的发髻的。他甚至还推测到了绳子上的结所代表的重要的事情,就是出现在历史上的某一件事情。但是他无法做到肯定这个绳结指代的到底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鹰静静地盯着那根绳子,突然间飞了起来,展开了两个翅膀,斜着飞了过来,冲向了言为谋。他的两个翅膀一旦展开来,位于外部的羽毛,每一根就直直的竖了起来,仿佛是一把又一把十分尖利、锐气十足的短小的利器。
    人鹰朝着言为谋的喉咙,仿佛植物大战僵尸的射手一般飞了过去,那样一种果断的、充满了力量和杀气的行动,让林皓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直冒冷汗。
    言为谋的身子向后倾了过去,手里的绳索突然转了一个圆弧状的巨大的圈,十分精准的套在了人鹰的翅膀上,然后死死地紧在一起,把那对翅膀固定住了。
    “这也是一个绳结,要是后来的人看到的话,或许能够想起今天的这场战斗吧。”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左手顺着绳子结成的套索往前滑行着,落在了人鹰的翅膀和身体交接的地方。
    林皓认真的观察着言为谋的行动,感觉他的行动已经到达了“大象无形”的地步,丝毫没有任何的多余和负重。一行动起来,人鹰就被生擒了,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这样的一种攻击手段堪称完美无比的准确,已经达到了格斗战术中的最高的一层。
    “超级电脑是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的。”秦沫悲伤的叹了一口气,“就像当年最开始制造出来,是专门用在发展国际象棋人工智能的超级电脑‘冰蓝’一样。机器内部储存着接近十万种象棋高手的棋谱,和它对战的人每走出一步棋,超级电脑就在一瞬之间能够搜索所有的储存起来的棋谱,然后找到最合适的应付办法。我估计,言为谋的格斗武功也是相同的原理。”
    林皓苦涩的笑了起来,对于秦沫的解释深深的表达了同意。
    举一个最简洁的例子,如果一个人想要在一篇上万字的文件之中,查找出某一个人的名字,需要一个字一个句的去翻阅。但是电脑只需要两个指令,便可以在一瞬之间将这个人名全都查找出来,然后还可以变成你想要的任何的词语,速度之快是没有发明电脑之前的无数倍。
    既然言为谋的身体是超级电脑在操纵,那么不管这个人的战斗技巧,格斗武术的高低对于超级电脑来说,不过是一个活靶子罢了。
    林皓紧咬的嘴唇,想到了更加深刻、更加紧急的一件事情:既然超级电脑在做事情,交谈,打斗策划等所有的地方都利用这样一种庞大的信息数据库的筛选办法,不会说错任何一个字,也不会做出任何错误的判断,每一件事情都做得恰到好处,完美无缺,那么它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办法找出破绽,没有办法阻止得了,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的机器。那么作为人类的话,岂不是就变成了这个机器可以肆意摆弄的完物,再也没有还手之力?
    他甚至十分的确定超级电脑操纵着言为谋,从83号区域一直来到了这个地方,就是通过了连续不断的、没有任何失误和差错的、十分准确的谋划,把所有的事情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排成了一串。一旦开始行动就可以没有任何阻碍、畅行无阻的,一步一步来到最后的目的地。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超级电脑已经成为了现场的主宰。
    “我并不想杀死你,要是在十年之前的话,我可能会想着我们两个可以协作,如果是在五年之前的话,我可能会想让你跟着我一起打天下。但是世界上事情就是这样的,没有规律,我现在所想的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情况也变得不一样了。我发现了一个可以代替你的人,你的存在对我来讲已经没有任何的可利用性,你已经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了。或许你不会相信和承认,小林,就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代替你。他虽然没有长出一对翅膀,但是它拥有着像鹰一样的眼神和思考能力,只要锻炼一段时间,他的未来是无法估量的。因此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还有什么好可惜的呢,死了就死了呗,留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用。”言为谋的一只手开始使劲,嘎嘣一声响,就把人鹰左边的翅膀折断了,活生生的拽了下来,向远处一抛。
    在他身上的破裂处没有流出鲜血,人鹰翅膀上的破裂处也没有流出鲜血。
    “不要!不要……”雪韵寒发出了十分凄惨、尖利的叫喊声,刚想要扑过去,从言为谋的手中把人营救出来,但是人鹰举起了手,阻止了她。
    “你最大的一个弱点,便是产生了爱这样一种情感。情感是人类这种生物独有的一种奇特的东西,其他的生物也有,但是没有人类这么复杂,这么高级。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应该接触这样一种东西,你觉得不是吗?你在这条绳索之上记下了这么多的绳结,每一个绳结都意味着一段感情的经历,是不是这个样子?比如说刚才我拿起的那一个绳结,不就是代表着西楚的君王乌雅马,在渡过乌江的时候死掉的情景吗?这样的一段经历,其实是一个颇具黑色意味的预言,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充满了黑暗色彩的笑话,对吧?”言为谋的手碰到了另外的一个翅膀上,看样子是要再把那个翅膀折断。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林皓感觉到雪韵寒、雪燕竹、雪绯,三个人已经跃跃欲试,好像马上就要出手,于是立刻出声阻拦道。
    他把在场所有人的战斗强度,用一对一对对比的方式比较了一下——己方五个人的格斗武术都比不过“亚洲鹰隼”吕泽,而吕泽的功夫又远远的落后于人鹰,而人鹰的功夫又远远落后于言为谋。
    非常明显的是,这个时候发动攻击的话,完全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效果,反而会让所有的人都死在言为谋的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出去。
    这完全就是自寻死路,不能够这样做。
    “拥有爱这种感情,难道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吗?”人鹰似乎没有感觉到伤痛一般,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爱这种东西只会带来心酸和悲痛,让你变得十分的脆弱,将你改变成为另外的一种模样。”言为谋如是回答道,他并不着急将人鹰身上剩下的那个翅膀折断,而是好像抓住了老鼠的猫咪一样在玩耍着,戏弄着对方,慢慢的摆弄着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的人鹰。
    林皓利用自己一生所学到的东西,都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情势。
    再就是他非常明白,要是言为谋朝着雪绯和秦沫等人发起进攻的话,自己也没有能力能够保护得了她们,只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死掉。
    “哇”的一声,那个婴儿突然大声的嚎哭了起来,声音非常的短促而洪亮。
    林皓眼前忽然一转,恍惚之间,眼前顿时变得黑暗起来,身边狂风呼啸而过……
    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座山顶,而这山顶,他又觉得非常熟悉……
    只用了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这,竟然是昌珠寺旁边的山峰,而他就站在山峰顶上。
    他旁边……还有两个女人。
    “白木……你怎么了?”
    那个女人看着他,轻声询问。
    这一瞬间,林皓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