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真人分身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永夜峰无光洞,听名字像是个黑不溜秋的地方,实际上就是常羊老怪所指山腰上那处祥光映照之处,乃天刑真人当年居所,本就是若水此行必去之地,如今又听说天刑真人还留了一丝元神分身在彼,这小子自然更是兴趣高涨,一马当先的拉着常羊老怪飞了过去。
    应日神峰虽然仙境无边,但与玉虚宫等相比,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其中并没有广阔的空间,也没有华丽的宫阙,更没有那些用来吓唬人、撑场面的仙禽异兽、虎鹤龙蛇,整座山只有一处地方适合人居,便是这座位于山腰一处平台上,除了洞外祥光瑞霭之外,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显得平淡无奇的岩洞了。
    所以当若水来到这洞窟之前,看着洞口边石碣上“应日山永夜峰无光洞”九个被青苔布满,几乎都要看不清楚比划的上古文字,心中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失望,觉得这洞窟实在有点不起眼,同时又自己安慰自己道:“没关系,外表差点,里面一定布置的宛如灵空仙阙一般,毕竟是前古金仙府邸,怎么可能差到哪里去?”
    只可惜当若水用镜光破去封住洞门的一道灵符,推开两扇石门真正走进无光洞之内以后,他却再一次的失望了,原来这石门里面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之极的洞穴,没有想象中的宝光四射、仙云笼罩、富丽堂皇、贵比仙宫,而只是占地三四十丈方圆,空荡荡的一处石室,黑漆漆的墙壁上空无一物,只有两个和洞口类似的通道,分别由石门掩住,不知通往何处。另外,在靠近最里面的洞壁之前,有一大一小两个破旧不堪,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草茎编成的蒲团,蒲团旁边摆着一盏油灯,可惜灯油早就耗得尽了,自然不会有火头燃起,因此,要不是还有从门口射进来的些许光线,若水差点就没看见那石壁前的蒲团上,居然还坐着一个黑黑瘦瘦的道人。
    这道人面朝洞门,盘腿坐在蒲团上,头戴一顶腐朽了的道冠,穿一领黑漆麻乌的道袍,双目紧闭,愁眉低垂,面上皮肤松垮垮的,皱纹多得堪比千年老松树皮,低首含胸,满身灰尘,乍一看去简直就是一堆发黑的木头,连人都不像了,哪里还能与传说中的前古金仙,天刑真人联系在一起?
    “靠,这破地方就是天刑真人的洞府,那黑瘦道人就是天刑真人的元神分身?”目瞪口呆的望着无光洞内的景象,若水强忍着没让已经涌到嘴边的一口血吐出去,但是不住颤抖的手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的真实感情——失望,没错,就是失望。虽然若水早就已经明白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也明白仙山宝地不是人间皇宫,没理由一定富丽堂皇的耀人眼球,不过眼前的洞窟和荒山野地里随处可见的山洞实在没有什么两样,跟洞外的仙山胜景更是完全不搭调,委实让人太过失望。
    而且天刑真人这位数千年前的第一高手怎么说也算若水心中的偶像级人物,如今却是这么个造型出场,即便他只是真正的天刑真人散化出来的一丝元神分身,也实在让若水有偶像破灭,万念俱灰的感觉。
    常羊老怪却与若水不同,这无光洞中是个什么样子他早就一清二楚,故而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那黑瘦道人身上,入得洞来之后,便解除了变化,恢复本相,并且一反平时嚣张跋扈、老气横秋的做派,离着那蒲团老远便恭恭敬敬的朝黑瘦道人打了个稽首,低下了一贯高昂的头颅,态度十分的谦和有礼。
    若水见状正要打趣这老伙伴几句,却没想到那黑瘦道人似乎真被常羊老怪的举动惊醒了,那蒲团边上的油灯“噗”地一下突然不点自燃,爆起一个好大的灯花,黄色的光晕顿时映亮了黑瘦道人附近数尺之地,紧接着那道人一直静止不动的身体轻轻一动,在灰尘乱掉的同时终于将头抬了起来,原先紧闭的双目一睁,石室之中便突然如同亮起一道疾电一般金光四射,直晃得若水眼都花了。
    等若水揉揉眼睛,再度定睛看去的时候,那瘦瘦小小的道人身体居然像是吹涨了气一样鼓了起来,变作一个丰神俊朗的老帅哥,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是那么的英气勃勃,就算是一身破衣烂衫也掩不住那股子秀出群伦的超绝气质,简直偶像派到了极点,直惊得若水再度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半天,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不禁在心中暗自惊叹道:“靠,这可真是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三爷我这位未见过面的老师不是号称数千年前让天下妖魔闻风丧胆的天字第一号煞星么,怎么相貌却是如此帅气,简直……简直都快赶得上三爷我一般的英俊了!”
    不提若水心中令人作呕的比较,那常羊老怪眼见天刑真人玩了个大变身,终于显露出千年前的容貌,眼神中居然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当下抢上前一步及地一躬,口称:“常羊见过真人!”
    虽然说当年常羊老怪被人说动跑来和天刑真人为难,以至于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通,一身神通被废了一半还多,直到最近才算是恢复当初法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与天刑真人正该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人才是。不过常羊老怪当初所学不正,又为非作歹,之所以能走回正道,并且法力还更有精进,有望晋级天仙境界,完全是靠着天刑真人不计前嫌,与常羊老怪结下半师半友之谊,并不吝指点的缘故,甚至还传了他些许上古太清道一气化三清的法门,连转世重新之前都没忘记常羊老怪,在洞府中给其留下了道书丹药,助其日后跨出天仙大道的最后一步。
    所以这一对昔日敌人之间的仇怨早就已经化解得干干净净,如今常羊老怪对待天刑真人,完全就像是对待师长一般尊敬,当初在前古风穴之中就曾斥责若水对天刑真人口出不敬之言,此刻有如此举动,自然一点也不奇怪。
    而那盘坐在蒲团上的道人则微笑着对常羊老怪点了点头,用彷佛玉磬鸣动一般的话音轻声说道:“好,常羊,汝果然有所成就,异日天仙境界可期,实不枉吾当年与汝一番师友之缘。”说罢,便将手微微一抬,一道金光自其掌心激射而出,到了常羊老怪面前便自消失不见,这才现出光中二物,一件是一本玉为页、金为丝的道书,总共只有七页,上面写着百来个神奥难测的上古文字;另一件则是一个一指长,拇指粗细的半透明玉瓶,内中盛着一粒生着九个洞眼的火红丹药。
    望着面前的一书一丹,常羊老怪满面皆是激动,对天刑真人的感激之情更是强到无以复加。要知道那玉页道书虽不是上古太清道最最至高无上的两大神通,一气化三清与一元妙用,但也是天刑真人根据太清道中极精深的一些道法以及他本人多年修行经验,结合在一起重新创出的一种神妙法门,能与常羊老怪所学的妖族上清道法门、心魔妙法相配合,直指天仙大道乃至更高境界,足以弥补常羊老怪修行中一切歧途与疏漏。
    至于那丹药,则是天刑真人特地从一位同道好友处求来的七转九窍真昧丹,乃是脱胎换骨、移筋易髓,化尽夙孽与肉身污浊之气的无上灵丹,只是常羊老怪还跟在天刑真人身边时此丹尚未炼成,等天刑真人后来求得此药以后,便将其封在无光洞内,等常羊老怪镇压风穴千年,以苦行消弭它以前无意中造下的种种罪孽,并借风穴之中所产生的无量乙木生气一点一点的洗尽原身之中天生的那一点恶根,再履故地,才让元神分身将此丹交付给常羊老怪,让他仗此丹蜕去妖身囚笼,转化肉身为先天灵体,配合着玉页道书上的修行法门,两厢合力,才能让常羊老怪这个先天不足的前古魔君也终于有望晋升天仙。
    这一书一丹,都是天刑真人临尸解化去之前特意安排下的,常羊老怪虽然早知道有此二物,但今日天刑真人的元神分身终于将这些关乎其天仙位业的绝顶重要之物交到他的面前,还是让这头老山羊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万物不萦绕与怀的修为更是忘到了爪哇国去,当下轻轻伸出手去,将道书灵丹接下,喟然长叹道:“数千年功行只求天仙大道,今日真人厚赐,吾道将成,此恩之重,让常羊我如何能承受得起?”
    “受得起,受得起,汝接引吾弟子入门,便是他的半师,亦算是本门中人,正合当年师友之谊,况且你镇守风穴千年,为苍生消弭无限大劫,上天有好生之德,此番功果莫大,汝若不成天仙,更有何人可成天仙?”天刑真人的元神分身依旧微笑着说道,不过在提及“吾弟子”三个字的时候,目光微微斜了一下,瞧了瞧正站在常羊老怪身边看戏看得正起劲的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