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被锁住的天书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经历了千辛万苦,若水几乎把自己如今手头所能利用的一切资源全都用尽了,再加上一杀子、夏侯兰先前自相残杀,力量着实对耗了不少,这才成功的将两大魔教高手一举拿下,其中的凶险与危机,实不足与外人道,反正若水觉得若是时光扭转、要照如此再来一次的话,自己还真就未必有胆量再次动手。
    除了耗费的心血精神、无数算计之外,若水此次埋伏两大高手所受的物质损失也是极大,青萦小丫头的山川河岳屏被毁,已然成了废品,飞雷七音车由五合一掉到了四合一,奥妙乾坤魔水灵葫也大大受损,虽然多出了夏侯兰的残魂作为万魂弱水中的主阴魔,却也是得不偿失;五气真君因为被常羊老怪加持法力的缘故,实力暂时下降,若水自己也是伤了又伤,肉身与元神最起码需要好几天时间将养休息,才能恢复到全盛之时的水准;至于法宝上折损就更不用说了,双龙阴阳宝剪、太霄青乙一气塔、玄黄戊己息壤环与天衍四象混常神砂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尤其是太霄青乙一气塔,更是要花上十几天功夫专门祭炼才能恢复如初。
    一时间,若水的实力已然掉落到了成就元神以来的最低点,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随便来个散仙之流的角色,说不定就能搞定若水这个人型宝库,发上一笔大财了。
    好在损失虽大,但若水此番获得的好处却也相当不少,且不提得自夏侯兰的那一颗拳头大小的白金珠子与部分玄武阴煞乌金神芒,单说一杀子留下的这一剑一珠一匣便已经足够值回票价了,当下喜不自胜的若水一边傻笑着将这些宝贝统统一扫而空,一边收了显化出的元神,这才领着青萦端坐在飞雷七音车上,驶返冰夷之山的绝顶与常羊老怪会师一处。
    “小子,看你满面喜色,那两个魔教的传人想必已然死在你手下了吧?”甫一见面,常羊老怪便看出若水面上掩饰不住的喜悦,不由笑问了一句,若水得意洋洋的回道:“那还用说?这次多亏了青萦与老常你的帮忙,不然的话,凭我自己一人之力,恐怕连这二人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拾掇不下来,更别说将他们一网打尽,连神魂都没逃脱呢!”
    常羊老怪却突然正色道:“你这小子且先莫太过得意,你既然诛杀了那二人,除了天书下卷之外,定然还得了些好处,都拿出来与我老人家瞧瞧。”
    若水奇怪的问道:“怎么,以老常你老人家的眼光身份,难道竟会看上那两人手中的宝贝?不会吧!”
    “嘿,普天之下,能被我老人家看在眼中的东西的确不多,那两个小辈手中之物虽然都是魔教之中出类拔萃的至宝,又焉能入得了我老人家法眼?不过我老人家既然叫你将东西拿出来瞧瞧,自然有我老人家的道理,你又何须多言?”
    若水知道常羊老怪对自己绝不可能存有什么恶意,当下便依言将得自一杀子和夏侯兰的五样战利品取了出来,摆在了常羊老怪面前。
    这五样东西里,玄武阴煞乌金神芒只剩下三千余根,本质虽然不错,却已经不能算是九阶法宝了,价值最低。一杀子那一剑一珠一个是九阶飞剑,一个是可以用来修炼身外化身的魔珠,虽然各自受了些损伤,但也绝对是现今大道之中最最顶尖的装备。至于那颗拳头大小的白金珠子以及白金匣子,其属性上并没有具体标明是何物,白金匣子若水还能根据自己石函中天书的反应,确定其中装的肯定是反五行后天冲克秘旨这本天书下卷,但那珠子,任凭若水眼力再怎么不俗,也瞧不出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贝。
    常羊老怪用眼睛瞄了瞄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五样东西,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对若水说道:“你这小子想必也清楚,那两个魔道后辈所属势力非同小可,师门背景渊源之极吧?”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烦劳老常你老人家帮忙遮掩天机,绝除后患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当知道,魔门之中高手如云,其中多有精于推算的高人,能从蛛丝马迹中依照先后天神算,推出事态真相,探查世间机密。故而我老人家虽然一直在这儿替你施法遮掩天机,却也不可能将一切都隐瞒过去……这五样东西里,别的倒还罢了,神芒、魔剑这两样东西却与魔门渊源太深,乃是两位法力犹胜于我的高人炼制,你若带在身上的话,就算我老人家再如何遮掩,也绝瞒不过那炼制之人推算的。”
    若水闻言心中立刻一紧,皱眉道:“果然有此事?”
    常羊老怪将扇子收起,一边敲着掌心一边说道:“我老人家还能诓你不成?若是我老人家没有看错的话,这神芒当是魔门北宗用玄武秘法炼制,玄武秘法乃是北宗掌教教主才有资格修行的魔门秘术,可见此物定然出自北方魔教教主之手。那一口魔剑本质虽然差了些,来头却更大,乃是用中央魔教嫡传剑诀炼到九阶的,而且炼制此剑之人天分之高、功候之深、剑诀之精,连我老人家都叹为观止,不是中央魔教之主亲手所炼,更还有何人能有如此修为?若是如此的话,你带着这两样东西在身上,要是不离开老人家三尺之遥还罢了,若是离开了我老人家的庇护,或是接近这两位魔教教主千里范围之内,必然会为其感应,到时候……嘿嘿!”
    不得不说,常羊老怪的眼光当真厉害之极,果然不愧是魔门前辈,只是略扫了几眼那魔剑与神芒,便瞧出了它们的底细,连带着将炼制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厉害角色都猜测了出来。而说到最后,常羊老怪嘿嘿笑的那两声,其中隐含的意思就是不用说若水也明白,知道自己要真的眼馋这两样魔宝的威力,带着幽魔戮神刃和玄武阴煞乌金神芒在身上满天下乱晃的话,被两大魔教教主以及魔教高人发现的可能性定然极大,到时候只怕自己杀死一杀子与夏侯兰的事情就遮掩不住了,而且还会成为中央、北方两大魔教的眼中钉肉中刺,死得万分难看。
    “这……老常,那此事该如何处理好呢?”若水望了望常羊老怪所说的两样东西,忍不住问道。须知那玄武阴煞乌金神芒犹自罢了,可幽魔戮神刃却是九阶魔兵,天下飞剑中一等一厉害的宝贝,如何不让如今才有几口八阶飞剑的若水眼馋到了极点?因此听得常羊老怪说这两样宝贝上居然存有这么大的隐患,虽然知道老常的本意是为自己好,却还是有些不舍。
    常羊老怪摇了摇头道:“你小子还是莫要打这两样东西的主意了,让我老人家替你收着吧,为了两件外物惹得两大魔教与你为难,这种亏本买卖如何做得?”
    “靠,真tm倒霉……”刚刚到手的两件宝贝,还没捂热就被告之这不是宝贝,而是祸胎,实在让若水有些郁闷,简直就好像是刚刚发现彩票中了一千万大奖,转瞬之后却被告之彩票已经过期了一样,这种先扬后抑的感觉也就是久经考验的若水了,换成一般玩家,估计早就心脏病气得发作,或是愤而罢玩了。
    郁闷归郁闷,但是与一口魔剑比起来,若水觉得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只好恋恋不舍的将那两样东西交给了常羊老怪,然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问老常道:“咦,这颗珠子我记得是一杀子用来修炼身外化身的宝贝,要说与中央魔教的关系自然也是极深,我若带在身上的话,岂不也是个惹祸的根源?”
    “这倒不会!”常羊老怪很肯定的回道:“此珠乃是九渊魔域之一雷渊中魔雷精气结成的万载灵珠,虽然稀罕,但毕竟乃是天材地宝一类,只消依凭绝高法力便能入雷渊取之,并非飞剑法宝那样是世间仅有一件之物,待我老人家将其中一些法力痕迹抹去,便是那魔教教主看见你施展此宝,也不会给你惹来什么麻烦的。”
    “呼,如此就好,我还怕连这珠子也不能留下来呢!”若水拍了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说起来,这颗珠子现在要是拿去拍卖的话,价值只怕还要在幽魔戮神刃之上,能保留下来,当然是一件大好事。
    “至于这白金珠子与匣子……啧啧,那珠子当是一件九阶法宝,其中蕴含的庚金之力绝不在你小子其它几件五行法宝之下,实属异宝,只不过被法宝主人用某种秘法禁住了,须得设法开封之后才能使用。白金匣子上亦有禁制,与金珠上的禁制同种同源,十分厉害,若当中盛放的便是你小子所言天书下卷的话,只怕你想要将匣中天书取出,还要费上好大一番功夫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