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打劫界的一朵奇葩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一直以来,不管一杀子与夏侯兰的战斗如何机变百出、激烈异常,若水都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出手的欲望,躲在一边耐心做着观众,同时不断调整着身体状态,好确保自己能够在最关键、最妥当的时刻,针对一杀子和夏侯兰发出威胁最大的一击。
    如今,若水认为自己久候的时机已然到了,一杀子被九阶法宝自爆形成的针芒笼罩,而且肉身受损,实力大减;夏侯兰的魂魄则是刚刚归入本命神魔之中,身边只有三千根玄武阴煞乌金神芒护体,战斗力骤然降至极低,如此绝佳机会,简直就像是一块鲜美无比的娇嫩牛排摆在饿了三天的馋鬼面前一样,此时再不出手,那若水就不是若水,而是纯粹的白痴了。
    于是就在夏侯兰说出那句“一杀子,日后定有相逢之时,到时候自有公道!”的同时,若水体内一直高速运转的法力突然间全部爆发,接连施展了两个小玄微挪移遁法,其身形便已经从看戏的冰夷之山绝顶上飞掠到了夏侯兰与一杀子的上空,然后左手一翻,亮出形如黑红两色太极的阴阳太玄灵磁镜来,略一晃动间射出百丈镜光,化为真火冷光护持下的无数七彩神光线,照向夏侯兰正欲逃走的本命神魔。
    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是五指箕张,掌心**出数十团栲栳大小的七彩光华,正是一道道五行生化神雷,彷佛一阵突如其来的冰雹一般朝犹自在针芒中挣扎的一杀子身上砸去。
    若水这小子此一番出手,却正如平地里响起的一声惊雷,让一杀子与夏侯兰心中同时震惊之极。
    原来这两人自从机缘巧合之下误入小天外天以后便没有见过除对方之外的第二个人,所以才会那么放心大胆的以死相搏,就是看准了此地荒无人迹,不会有人来捡便宜。虽然他们这么想本也不错,但怎奈事有凑巧,号称打劫界一朵奇葩的若水偏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亘古以来便少有人迹的小天外天中,而且靠着常羊老怪这个老魔头帮忙以及得自归墟中的一枚尘逸远扬印,成功瞒过了两大魔门高手的灵觉,一直躲在暗中悄悄窥伺着他们。
    如今若水认定时机已至,终于撕破伪装悍然出手,那一杀子和夏侯兰虽然已经杀得昏天黑地,但这小子甫一启动技能冲出常羊老怪身边便已经被两人察觉,顿时知道有人要来捡便宜,各自心中不免惊怒交加,正要设法抵挡、闪避,只可惜若水蓄势已久,而且久经打劫考验,敲闷棍的经验之丰富,在大道玩家中实不做第二人想,对付的目标又是彪悍无比的两大魔门杰出高手,出手委实狠辣到了极致,根本不见半分松解,这两人却哪里还能在这小子手下讨得了好去?
    只见此时的若水正应了那句静若处子,动若雷霆的兵法老话,一出手便自将两大魔门高手都当成的目标,出招狠毒快捷,实已经达到了其进入游戏以来的最强境界,右手发出的雷火看起来没什么,其实却暗藏杀机,左右的宝镜更是天刑至宝,威力无穷的九阶宝镜,真火冷光外加阴阳天磁神光线三箭齐发,其疾无比的照将出去,可怜那玄裳魔女夏侯兰身外的玄武阴煞乌金神芒虽然厉害,却只余三千根,数量严重不足,自然不敌同为九阶的阴阳太玄灵磁镜,镜光到处,瞬时间便被冲破了一个大洞,那七彩绚烂的阴阳天磁神光线立刻毫无遮掩的照在夏侯兰的本命神魔身上。
    烈焰真火还有寒英冷光威力本就极大,再加上阴阳天磁神光线又是专克魂魄、元婴元神之类的先天磁光,便是天仙高人的元神被照上了也承受不住,那夏侯兰苦修而成的本命神魔与道家元神属于同一范畴,只是奥妙各别而已,自然同样受这磁光克制,因此被克星照中之后,立时发出一声凄绝的惨叫,神魔之形煞那间不复存在,神魔之力连同魂魄一起分化为数十缕烟雾,正打算要四散逃去,便已经被阴阳天磁神光线照灭了其中绝大部分,只有三缕彩烟最为幸运,连同其中部分夏侯兰的残魂侥幸逃过镜光,快捷绝伦的往外逃窜而去。
    别看夏侯兰此时连本命元神都被毁了,那残魂就算逃出去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想要转世重修更是痴心妄想,但考虑到浮槎老人的天大神通,真要是叫这三缕彩烟逃了出去,只怕若水日后依旧纰漏不小。但这小子见状却是一收镜光,根本不去理会那逃走的三缕彩烟,转而用寒英冷光一兜,便将夏侯兰本命元神被破之后残存的部分玄武阴煞乌金神芒以及一个拳头大小的白金色珠子裹住收回,然后用法力将这两般东西禁住,收归到了法宝囊里,这才急忙扭头望向一杀子所在的方向,猛然间一声大喝,已然将那些播撒下去的五行生化神雷威力统统引发了出来。
    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却是发生在一瞬间里,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堂堂玄裳女夏侯兰便领了盒饭灰灰去了,只有三缕残魂逃入云雾之中不见了踪迹。而与此同时,若水先前出手撒下的数十道五行生化神雷,也已经轰到了一杀子的身侧,并且在若水的指挥下轰然爆散了开来。
    此种雷法等级和威力其实都不算太大,速度上自然不可能比阴阳太玄灵磁镜的镜光更快,所以若水在施放之时加强了操作,将数十道神雷像是撒网一般打出,有前有后、有疾有缓,刚好就在一杀子用双臂护着脑袋冲出玄武阴煞乌金神芒自爆余波的那一瞬间,将其围在了当中。
    “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在九阶法宝自爆的风暴中受创不浅的一杀子甫一冲将出来,便见到了身外这些五行生化神雷,却是忍不住用鼻子冷哼一声,心说这埋伏我的也不知道本人是何等样人,居然想以这些区区五行之雷杀我,难道真以为老子被夏侯兰用九阶法宝炸伤,就能任人欺凌了么?
    也不怪他如此傲气,实在是一杀子此人除了剑术卓绝之外,最擅长的本事就是雷法,而其所擅长的九幽洞玄秘魔阴雷更是普天之下除了昆仑派独门的天下第一雷法上清紫府静虚天雷以外威力最高的雷法绝学,如他这般大行家,又怎会把若水从先天五行九转玉枢妙法中衍生出来,虽然有些五行之妙,但等级威力都颇有不足的五行生化神雷看在眼中?
    当下这杀星便自默运玄功,一边心念耸动,准备将幽魔戮神刃先招将回来,同时将破破烂烂的袍袖一拂,便也射出数十团漆黑幽暗的九幽洞玄秘魔阴雷,急雨也似四散飞去,往那些五行生化神雷上迎去,看样是存心想要以雷破雷了。
    可惜一杀子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敌人便是当初在草海上遇见过的若水,更不知道这个家伙暗地里是多么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如果他知道这一切的话,相信以一杀子的智慧和战斗经验,肯定不会有如此托大的表现——试想,连对付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夏侯兰若水都出动了九阶法宝,要偷袭战斗力明显还保留不少的一杀子,若水这家伙又如何会大意到以为只凭几十颗五行生化神雷就能成功杀死一杀子?
    所以实际上,若水此番下杀手的重头戏,还是在一杀子这边,那数十颗五行生化神雷其实是为了掩饰……颜色同样是五颜六色的天衍四象混常神砂!
    原来就在若水一开始释放神雷的同时,他已经将这件自己亲手所炼,所有九阶法宝中唯一能将威力发挥到九成以上的天衍四象混常神砂暗藏在了某一颗五行生化神雷当中,却一直引而未发,因为若水深知一杀子实力深不可测,即便是刚才被九阶法宝自爆所伤也绝不是容易对付的,因此才会用这种示敌以弱的伎俩,果然引得一杀子托大,用九幽洞玄秘魔阴雷来破五行生化神雷。
    若水表面上专心收取夏侯兰掉落的法宝,其实真正关注的还是一杀子,当时见其果然中计之后立刻心中大喜,一声断喝间,所有的五行生化神雷,包括暗藏了天衍四象混常神砂的那一颗,全都疯狂向内挤压过来,与九幽洞玄秘魔阴雷恶狠狠的对撞在一起,一时间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云霄,五颜六色的异彩与诡异的黑光交相辉映,所有的雷火都已然统统爆散了开来。
    只是五行生化神雷的威力到底逊色许多,所有的爆炸之力都被九幽洞玄秘魔阴雷的力量挤了出去,根本没有伤害到一杀子一分一毫。不过若水本就没有将希望寄托在这些神雷身上,而是另有所图,因此就在雷声爆响的这一瞬间里,他已经悄无声息的催动了暗藏在神雷之中,借机突进到一杀子身外不远处的天衍四象混常神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