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欲除恶老少合谋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若水将宝剪接过来一瞧,见祭炼还原所需的时间已经由原来的七天缩短到了三天,而且还多出一条仙人血祭的属性,上面注明这宝贝一旦经过祭炼还原之后,其攻击力便会因为地仙之血的缘故而再度提升一个档次,从而使其整体威力膨胀到了相当恐怖的地步,即使说是屠夫专用的杀戮之器也丝毫不为过。
    四绝仙人为了弥补过失连自己的血都贡献出来了,若水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当下便将宝剪收起,然后遥遥一指着巨鼎说道:“前辈,如今诸事皆了,那些潜入法天象地鼎中胡作非为的玩家们却还没有处理呢,不知前辈想要怎么打发他们呢?”
    王者风等人先前在法天九宫里上蹿下跳,好险没坏了四绝仙人大事,这位前辈高人虽然脾气还算不错,却也没有就此放过他们的打算。只不过四绝仙人先前一心想的只是如何取出转世灵丹,根本顾不上这些小字辈的事情,若水如今突然提起此事,他一时间倒真没想好到底该用什么法子来惩戒这些家伙,故而先怔了一下,略加思索之后方才回道:“当然是将他们之中的首恶杀死,然后把余下那些小辈训斥一番,赶出去了事了。”
    “嘿嘿,前辈,像我们这样的玩家,拥有无数条性命,只是死上一次如何算得惩戒?岂不是太便宜了这帮小子……而且恐怕也未必能抑制得住这些人的贪念,到时候说不定他们还会纠集更多的人,来第二次,第三次呢!”
    四绝仙人闻言不禁沉默无语,若水见他意有所动,当下连忙趁热打铁道:“而且王者风他们带来的人数不少,实力也都还过得去,就算前辈法力高强,但毕竟在天地元胎中消耗了太多力量,正该好好休息的时候,要是再去和那些小辈一般见识、大打出手,却是大大的有失身份呢!”
    “哦,如此说来,小家伙你大概是有什么主意咯?”四绝仙人瞥了一眼若水,他觉得若水说的话是有那么几分道理,而且以自己的身份,去亲自和这些小辈为难,也的确有些失身份,不过若水的话里话外总是有一股打算利用自己的味道在里面,四绝仙人又如何会听不出来?故而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老人家早知你与那些人都有仇怨,想必绝不会容他们如此轻松脱身,说吧,你如此撺掇我老人家,到底是打算冒什么坏水?”
    “瞧四绝前辈您说的,小子我这怎么能叫冒坏水呢?明明就是替天行道呀!您不知道,王者风、爱清风他们那两拨人在外面可都是些有名的坏种,搅扰得四方不宁不说,如今还和西、南两方魔教混在一起,打算图谋天下、涂炭生灵,这样的人小子不遇上则罢,要是碰上了,当然必须要好好整治他们一番才是呀!”
    虽然说若水并没有直接死在过王者风、爱清风他们这些人手中,反过来倒是黑手军团、天龙教里有不少人因为前后几次寻仇,被若水挂了又挂、砍了又砍,而且今天进入到法天象地鼎里的这些人,倒有百分之九十和若水没有直接的仇怨。但这并不意味着若水对付他们的时候会有半分的心慈手软,正如他如果不小心落进这帮人手中,黑手军团和天龙教中绝不会有半个人出来为若水说情一样,所以此刻的若水就像是个佞臣在向皇帝大人进谗言一样,一个劲儿的说着王者风他们的坏话,目的就是要让四绝仙人下定决心帮着自己干掉这些人,因为光凭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能把这些家伙怎么样的。
    当然,若水说这些家伙不是什么好货的话也是有根据的,天龙教在金陵的霸道四绝仙人这个土著npc本身就有所耳闻了,王者风他们的黑手军团当初在南疆一带也是当地一霸,大开杀戒、王者风等人命令一下,当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管是普通玩家还是实力强劲的高手,乃至一些npc,都曾受过他们的压迫,成为枉死城里的冤鬼。
    果然,若水一番话到底还是对四绝仙人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当若水提起这些人和西、南两方魔教勾结在一起,图谋天下,四处兴风作浪的时候,四绝仙人虽然位属中立方的npc,但也觉得这些家伙留之于世间实有大害,当下便点了点头道:“既是这些人如此作恶多端,倒是不妨统统施以惩戒,只是小家伙你不是说我老人家亲自与他们动手有失身份么,难不成你想独身一人去对付他们不成?看不出来,你倒有如此雄心壮志,肯不顾性命替天行道哩!”
    四绝仙人这一番明显是打趣的话,让铁脸皮神通已入化境的若水也不禁老脸一红,不过也仅仅只红了万分之一秒而已,很快这小子便开始用一种非常无耻的腔调开始向四绝仙人嘀咕起来,同时将那些自从他一入长江水眼便一直暗地里在心中琢磨的,又经过不断改进,专门打算用来阴王者风、爱清风他们的法子一点一点的灌输进四绝仙人的脑子里……
    “你这小子居然想出这么个害人的法子来,就算那些人为恶不浅,但是如果真照你所说去做的话,只怕惩戒也略有些过了吧?”若水肚子里冒出的坏水让四绝仙人悚然而惊,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看向若水的眼神也颇为古怪。
    说实话,像他这样老实的npc,还接受不了如若水这般集无耻、猥琐、卑鄙和阴险之大成者的想法,心中甚至还在想,和你这师出名门的小家伙比起来,那些小辈固然是狂妄了一些,但似乎比你还像个好人呢!
    当然,这个念头他也只是偶然在脑海中闪过而已,四绝仙人还没有迂腐到根据一个人的对敌手段来判断他的好坏,更别说提出这个主意的若水本意还是好的,又帮过他的大忙,所以他也只是心中有些反感若水手段的残酷,嘴中唠叨了两句,却并非是不愿意帮忙。
    但若水却不知道四绝仙人只是出于老人家的习惯随便唠叨两句而已,还以为他不太情愿行这种釜底抽薪的卑鄙伎俩呢,故此连忙措辞解释道:“前辈,我这法子虽然阴损了些,但前辈想,这些人要是不如我们想的那般卑劣,贪欲过甚,而是能够齐心协力只求脱身,我那法子也害不了他们不是?说到底,就算这些人栽在前辈和小子我的设计下,也是咎由自取,与我们无干呢!”
    “嘿,好一张利口,口灿莲花的模样倒是和峨嵋派那些道貌盎然的家伙颇有类似之处呢……不过你比他们还是要强些的,最起码还算是有些性情,是个真小人,不像那些家伙心口不一,明明当了那个,还偏要立牌坊。”四绝仙人笑骂了若水几句,这才答应依照若水所言行事,一同去对付那些现在还在被镇压当中的玩家。
    当下两人定下计来,四绝仙人这npc老头先将那些棋子化成的八龙、车马挥袖收了,只留下一头白龙,然后踏足其上,与若水座下白凤一同飞起,前往巨鼎处收了镇压象地七垣的两大法宝,再穿过巨鼎混沌,重新回到法天九宫,一番施为,做足了准备之后,这才开始行动,将那镇压法天九宫的两件法宝也收了,让四大九阶法宝统统完璧归赵,回到了若水囊中。
    此时,暂且先不提四绝仙人带着若水隐身在巨鼎之侧,暗中行事,单说那天衍四象混常神砂与阴阳太玄灵磁镜两大法宝一撤,当下只听得天地间一声“泼剌剌”震雷声起,足足响了一分钟方才歇止,而法天九宫这九个鼎中世界便又重新开始运行起来。
    法天九宫这么一恢复运行,那被镇压在天雪、天日二宫中的天龙教、黑手军团玩家们也自突然恢复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当下不禁一个个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这个古怪的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怎得先前莫名其妙就被封印了许久,而现在突然间就又恢复自由了呢?
    大眼瞪小眼,互相瞅了半天之后,这些人也没能从自己的同伴处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又开始惊疑不定的打量起四周来。不过这次他们还是一样失望,因为此刻的鼎中世界同他们被镇压之前完全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连他们抵御星力镇压时发动的法术光焰都还没有完全消散,要不是时间一下子过去了将近六个小时,他们之前那难熬的被封遭遇简直就如同经历了一场梦一样。
    如果真的是梦,那么梦醒过后一切都将成为虚妄,就算做了噩梦也没什么。可惜的是,王者风他们这些玩家所经历的却并非是真正的梦,其中的诡异,便是这些经历丰富的资深玩家也难以理解,所以即使现在他们已经恢复了自由,但危机感却并没有因此在这些人心中消散,反而更觉得危险无处不在,以至于对于巨鼎中的这个古怪世界也多出了几分畏惧之情。
    “靠,刚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爱清风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所以弄了什么鬼,或是他们触动了这座巨鼎的什么禁制,连带着我们也遭了池鱼之灾?”王者风也是个怕死的,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便自匆忙将阴阳元炁秘魔神罩重新祭起,将自己死死护住,这才有心思向搁浅、柯之回眸他们问话。
    王者风这一问,却忙坏了搁浅,这小子也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脑子总算不傻,还能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内鬼朋友,连忙联系了一下天龙教那边的光武,互相沟通了一下信息之后方才说道:“老风,天龙教那边的遭遇和我们一样,也是被封禁了六个小时,才刚刚解开,那边也正乱成一锅粥呢!”
    “如此说来,刚才这事应该不是爱清风弄出来的咯?”王者风摸着下巴说道,搁浅连忙点头称是,“不错,据光武说,那爱清风也不过是仗着一件npc给他的信物,才能先我们一步来到这巨鼎世界当中,其实他对此地的了解比我们也多不到那里去,而且他们到现在都还没能离开那九座雪山,任务进度可比我们慢多了呢!”
    “既然不是天龙教、爱清风他们弄的鬼,那便该是这个鼎中世界里本身所带有的禁制发威了吧?”柯之回眸从一开始就没有觉得刚才那么大阵仗会是天龙教的人弄出来的,只是此时听到搁浅的话,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对,此地炽热无比,有九日悬空,就算我们触动了禁制,也应该如同前一关那无穷天雷一样是直接进攻型的,怎么会忽然冒出星力与极光之力将我们镇压住呢?这完全不合乎道理,我看还有应该另有原因。”王者风虽然狂妄自大,但并不是没实力、没脑子、只会咬人的疯狗,实际上,这人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都绝对是职业玩家中的翘楚,第一流的人物,所以他很快就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而且一语便切中要害,听得搁浅、四天王等皆是连连点头。
    柯之回眸也觉得王者风说的话十分的有道理,但还是坚持说道:“不管这禁制到底是不是此地发出的,但我想肯定与巨鼎脱不了关系,可见此地十分危险。老风,你我此来所带人手不少,都是黑手军团嫡系的人马,损伤不得,如今我们虽有阴阳元炁秘魔神罩和万蛊元象幡两大至宝,但在这个鬼地方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我建议咱们还是赶紧撤退的好。”
    王者风一听这话,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撤退?我们费了这么多功夫才打将进来,现在撤退的话,前面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么?”
    “白费也比大家白白送命的强!”柯之回眸作为前黑手军团三把手,也是如今大联盟有数的高层之一,身份地位均不比王者风差到那里去,故而面对王者风不善的脸色,他还能依旧坚持自己的意见,侃侃而谈道:“根据先前的情报,这丹元抱一真人应该是几百年前一个地仙巅峰的npc牛人,这样人物遗留下来的陵墓,岂可等闲视之?其中危险重重,我们先前都见过了,也不必再说,如今又一下子封住我们六个小时,这里面的警告之意难道还不够明显么?再要坚持下去的话,只怕下一次降临到我们头上的,就不是刚才这种无害的封禁禁制,而是毁天灭地的攻击了!”
    柯之回眸老成持重、苦口婆心的一番话却并没有得到该有的回应,王者风十分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那搁浅便自像一条忠狗一样开始护卫自己主人的意愿了。
    “老柯,话不能这么说吧,这地方固然危险,可咱们这么多人、这么多法宝,也都不是吃素的,就算刚才失手被困住了,可这什么狗屁禁制不是也没能杀得了我们么?更重要的是,天龙教的那些人现在可还都在鼎中世界里呢,我们胆小怕死,溜之大吉了,他们可不会这么傻,到时候这仙人陵墓中的那些宝贝,岂不是都成了那些人的口中食了?”
    “可是……”柯之回眸对搁浅的话完全不以为然,正要反驳,却被王者风生硬的打断了,“好了好了,老柯你就不用说了,来的时候大开跟我说过,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爱清风他们得到应有的教训,而且这仙人陵墓中的遗宝、丹方和三种神丹我们黑手的人也是志在必得,你想像一下,如果我们现在退出的话,那些东西落在天龙教人马的手中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些家伙就会成为我们统一大联盟力量时的心腹大患,到时候甚至连大开的老大位置都坐不稳了,那是多么严重的后果?”
    王者风将撤退的后果上升到如此严重的地步,又抬出了大联盟如今的老大大开杀戒,顿时便堵住了柯之回眸的嘴巴,让他无言以对。不过王者风看柯之回眸还是一肚子意见,也不好太过得罪他,便又缓下口气说道:“老柯,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不过我对此也早有考虑,凭我们比天龙教那些人更强的实力,就算下面再遇到什么危险,肯定也能比爱清风他们撑更长的时间,到时候如果还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再撤也不迟呀!”
    柯之回眸见王者风说的在理,考虑也算周详,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同意了王者风的看法,继续带着人留在这古怪的鼎中世界,力争赶在爱清风等天龙教玩家之前,破解掉这处古怪的世界,将丹元抱一真人遗留下来的那些好东西统统纳入黑手军团的囊中,彻底灭掉天龙教势力的抵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