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为借宝酬以重礼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这东西说是一截断剑,其实长不盈尺、剑脊厚重,通体皆是铜锈,绿的宛如一整块翡翠一般,若水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根本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还以为四绝仙人给了自己一块表面粗糙无比的翠玉呢。后来才看出其似是金铁之物,却又无头无尾、古里古怪,当下不禁摸着脑袋纳闷道:“这……却是个甚么?”
    四绝仙人捻须回道:“此物实乃是我老人家前世所得一件了不起的宝贝,极其稀罕,收藏在天地元胎中的遗蜕处。今日我老人家能得偿所愿,取出转世灵丹,多亏得小家伙你慨然连借五宝,如此人情,我老人家焉能不记在心中,故而便将这宝贝顺便带出来与你,也算是我老人家酬谢你的借宝之德。”
    “了不起的宝贝?小子倒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啊,不就是一块废铜烂铁么?”若水虽然也见过不少好东西,但毕竟实力不足,眼界上也无法与拥有系统数据库的npc相比,故而对四绝仙人珍而重之的这件法宝却是不屑一顾,完全瞧不上眼,要不是知道四绝仙人为人还算靠得住,又是等级奇高的npc牛人,他甚至以为这东西只是四绝仙人随手丢出来打发自己的破烂而已。
    “嘿,你这娃娃道行浅薄,如何识得宝物?我老人家此番却是明珠暗投了!”四绝仙人见若水有眼不识金香玉,不明白自己这件酬谢之礼的天大价值,甚至还用一种十分怀疑的眼神望着自己,顿时就毛了,忙不迭的说道:“此件东西虽说是一截断剑,但其材质稀罕之极,若不是与我老人家前后两世属性都不相合,哪里还能落到你的手中?小子若果真不识好歹,坚持不要,我老人家可就要将其收回去了啊!”
    “要,要,要!干嘛不要,只要是给我的,就算是一块废铁我也要啊!”若水就算再瞧不上这截古里古怪的断剑,却也能从四绝仙人的态度中觉超出它的不凡来,更别说以他那蚊子飞过都要抓过来抽筋扒皮的奸商性子,又怎么可能白白放过到手的东西?就算四绝仙人一句解释都没有,若水也肯定会笑纳此物,然后再想办法打听它的底细。
    伸手将那断剑取到手中,若水还是觉得此物与普通的废铜烂铁实在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比较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那上面的铜锈实在太纯粹了,纯到通体没有一丝杂色,比一般的碧玉、祖母碧等宝石颜色还要透亮,而且就连铜锈都坚固无比,若水运起法力拿指甲划了好几下,按说就是生铁都该擦出点痕迹来了吧?偏偏这层翠绿的铜锈却是纹丝不动,足可见这断剑当初铸造之时所用的铜料质地之纯,难怪四绝仙人会说它材质非凡了。
    不过除此之外,这断剑就根本连一点特别之处都没有了,若水甚至尝试着输入法力进去,也是丝毫没有效果,当下不禁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前辈,你这宝贝,不会是送我用来当板砖砸人的吧?沉倒是怪沉的,可是输入法力之后它却完全没有反应呀!”
    四绝仙人见状叹道:“此乃千年遗宝,而且神物自晦,世人多以貌取人,自然难以瞧出其根底,虽然小子你如今法力已经不弱,但道行毕竟还差着火候,自然也是难辨珠玉……也罢,我老人家送佛送到西,既然作了这个人情,索性就作到底吧!”说罢,便默念了两句咒语,忽而挥袖撒出一片红光,照在了那断剑之上。
    “我靠,好烫!”若水只觉得手中断剑刚一被那红光照中,立刻便有一股难以想象的高温传出,当下连忙撒手不迭,将断剑抛向了空中,要不是若水精修五行法术,火属性抗性之高在天下玩家之中不作第二人想,撒手的又快,这一下非将这小子的一双手烫成红烧猪蹄不可。
    后怕不已的若水正要冲四绝仙人撒泼发火,以泄心头怨气,眼光一扫间却猛见那断剑上的铜锈被这红光一照,突然就像是遇到了滚油的积雪一样,霎那间便自化成阵阵绿烟,消失不见,不一时便自露出里面赤红色的精铜本质来,这一下眼珠子立刻就瞪得滚圆,拿手指着那断剑道了一句“咦,这是……”然后便再也没有下文了。
    先前这断剑有铜锈遮掩,若水自然难以看清楚它真正的质地,但如今四绝仙人出手解开断剑上的掩饰,将真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若水立刻便认出了这件宝贝的来历,而且越看越是心惊,至于与“这、这是”了半天都憋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指着断剑的手指也像是患了鸡爪疯一样抖得厉害。
    “哈哈,认出来了?你这小家伙还算有些眼力,也不枉我老人家费了一番辛苦,将它从天地阴阳混沌元胎中带出来给你呢!”四绝仙人这时方才扬眉吐气的说道,心说我老人家这宝贝就连天仙高人见了也要心动,这回还不把你个小家伙震住?
    不怪四绝仙人如此得意,而若水又如此惊讶,实在是铸造这截断剑的材质太过珍贵,当真是连天仙高人见了也会心生贪念。而若水这小子机缘巧合之下曾幸运的见过两次这种宝贝,后来又花费许多功夫找了相关资料查询,所以才能一眼就看出此物究竟为何,又是何等的珍贵,以至于震惊之下失了方寸,变得像是傻小子一样。
    原来这铸成断剑的材料却不是别物,正是那大道中最最有名的首山赤铜。
    首山之铜为上古神物之一,先天属火,乃是大道中最最顶级的炼宝、铸剑材料之一。其来历乃是当初混沌初辟、乾坤始奠,气之轻清上升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天地间有极微小的一些未曾分开的混沌之气,在清浊二气影响下分散在世间各处,由于混沌之气本身中蕴含的力量不同,渐渐化为各种各样的天地至宝,如丙火属性的首山赤铜,戊土属性的七彩石、息壤,乙木属性的不死草等等。
    似此等天地初分时产出的至宝,之所以珍贵,并非是因为它们出现的早,也不是因为其太过稀有,而是因为它们都直接秉承了开天辟地之时的混沌之气,份属先天之物,故而性质之精纯,威力之强大,远超后天形成的各种天材地宝,实乃是不折不扣的稀世奇珍,人间绝无仅有之物。
    比如说这首山赤铜,又名首山之铜的,便是如此一种珍贵之物了。此铜不但极为稀有,蕴含着无穷丙火之威,本身更是坚固万分,比什么太乙精金、西极太白神铁都要厉害百倍,不但是天下第一等制造法宝、兵刃的极品材料,更是祭炼丙火属性法宝飞剑的第一神物,举世无双。甚至连传说中逐鹿大战,帝师广成子便是以此物为轩辕黄帝铸造出威镇天下的轩辕剑,一举斩杀了拥有不死之身的蚩尤,从而奠定了炎黄子孙在中原的正统地位。
    只是当初广成子铸剑,已经穷搜天下,将世间真正最为精华的首山赤铜全数用尽,故而后世人所得的一些首山赤铜,虽然名目没有改变,但与铸造轩辕剑的那些首山赤铜比起来,质地实有天渊之别。
    比如若水前任师父空空岛三昧宫离火神君老大人手中那至高无上的十阶法宝,三昧宫一脉镇宫之宝太上一元、离焰三禽,便是用这等次一级的首山赤铜炼制而成的,故而尚需要聚火中三昧真灵,以绝大法力引动九天离火真精去锻那三只铜雀,再加以符箓之术,方才将其炼成十阶法宝。
    至于当初若水炼制紫炎行天剑时从臭臭处得来的首山赤铜,则根本就是下脚料中的下脚料,垃圾货色中的垃圾货色,品质差到了难以猝睹的地步,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在游戏早期,还落入玩家之手。再说了,以若水当时那点子可怜实力,别说是用品质较好的首山赤铜炼制飞剑了,就算是花上一百年时间运用丙火法术去炼那真正的首山赤铜,也别想让这种宝贝熔化半分。
    可就是这种垃圾货色,若水自那次之后,也再未在大道中看见过第二块,更别说品质再高一点的了。所以,如今若水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首山赤铜出现在自己眼前,才会那么的震惊!而且这截断剑不但是纯以首山赤铜铸造而成,份量颇多,其铜质之纯之佳,更是远在炼制紫炎行天剑的那块之上,甚至比起炼制太上一元、离焰三禽的首山赤铜来,竟然也是不遑多让!
    如此奇珍,不拘是用来炼制法宝、还是锻造飞剑,对于擅长玩火的若水来说,都绝对是不可多得的趁手家伙,配合起丙火道法更是相得益彰。虽然说现在若水还没有资格,没有实力将这么精纯的首山赤铜炼化为法宝飞剑,但一旦真有这么这一天的话,到时候别说玩家中无人能赶得上若水,就算是将整个大道中精擅丙火法术的npc排个队,论起放火的本事来,能超过这个惫赖小子的恐怕也都不多了。
    沉默良久,在脑海终于恢复正常的思考能力之后,清醒过来的若水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个恶狗扑食,将那一截断剑搂在了怀里,就跟搂着自己的老婆一样热切无比,而且还“吧唧吧唧”在剑上亲了两口——幸好刚才四绝仙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法术撤去,那首山赤铜的温度已经恢复正常,不然的话,若水现在不光双臂和胸口会变成烤肉,整个脸肯定也像是被人泼了两桶硫酸一样彻底毁容了。
    “前辈啊,前辈!这,这真是首山赤铜吧?我没看错?”亲完了宝贝儿,若水立刻就将这一截原本一点都看不上眼的断剑收进法宝囊里,然后向系统老大申请了最高级别的保险,这才稍微安心了一点,但是又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故而一边掐着自己的大腿,一边问四绝仙人道,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四绝仙人的嘴巴,生怕从中吐出半个“不”字来。
    四绝仙人笑着啐了若水一口,“没出息的小子,这首山赤铜虽然乃是天下仅有的神物,但你也是名门弟子、修道之人,怎得却为了些许外物这般模样?难道先前那些修道人不当拘泥外物的话都是唬我老人家的不成?”
    “嘿嘿,这个嘛……你老人家还不是将琴棋书画看得比成道还重要?前辈与小子各有所爱而已,一样拘泥于外物,似乎也分不出什么高下来呀!”
    若水那张嘴何等厉害,轻轻松松便将四绝仙人堵得无话可说,老头儿无奈,只得笑骂了他两句,放过这个茬儿,忽而说道:“不过,我老人家如今才知道什么叫喜新厌旧呢,先前为了一把剪刀儿,便舍了脸皮和我老人家哭闹,如今得了首山赤铜,怎得就把那话儿给忘了?”
    若水倒不是喜新厌旧,只是首山赤铜给他带来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因为对于一个擅长火系法术、剑诀的玩家来说,首山赤铜都绝对是一件能让其激动到死于心脏病、脑淤血的无上宝物,甚至比直接给他一件九阶法宝所带来的刺激还要大,所以若水才会那般失态,以至于一时间连双龙阴阳剪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了。直到此时四绝仙人这么一提醒,他才忽然重又想起这个茬儿来,一张脸瞬息间便又垮了下来,苦笑着回道:“太阳,我还真把这事给忘了呢……哎,不过此事也怪不得前辈,我还我还是等此间事了之后,找个地方闭关七日,将此宝祭炼还原好了。”
    四绝仙人却摇了摇头道:“浑说什么,此事我老人家怎能不管?再说,若光是那剪刀之事倒也罢了,尚有一事你不清楚,便是先前你借我老人家四件九阶法宝镇压这法天象地鼎,但这鼎中的小寰天世界自行演化数百年,再加上巨龟之力,其元气积累之厚,恐怕普天下再无第二件法宝能及得上,我老人家只怕……”
    若水越听这话越觉得心惊胆战,当下连忙追问道:“只怕怎样?”
    “只怕等会收回这四件法宝的时候,也会稍有损伤呀!”四绝仙人此言一出口,就见若水勃然变色,知道他心中定然大怒,当下连忙追加了一句道:“当然,这四宝都不会有什么大碍,只是略损了一些元气罢了,即便以你如今的法力,也只要祭炼个一两日,便可还原如初了。”
    若水的怒火这才消了下去,却仍然觉得心痛无比,“当真只是受了这种程度的损伤么?”
    “你那四件法宝本身便自非同小可,岂是那么容易就有所损伤的?不过是因为镇压法天象地鼎时间较长、各自消耗的力量较多才会如此,只要祭炼补齐便无碍了……而且经此一来,那四件法宝的本质再受一重琢磨,便如回炉又炼了一次,火候更深,等到祭炼还原之后,威力还能再略有提升,也算是因祸得福哩!”
    四绝仙人所说的这种事情若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当下不禁暗自琢磨,心道难道这法宝有所损伤还能伤出好来不成?可听四绝老头儿的话又着实有几分道理,再加上他老人家的身份搁在那里搁着,实在由不得他不信,只是若水的嘴上却还不肯放松,犹自喃喃道:“就算真是这样,四件法宝都要祭炼个几天,再加上双龙阴阳宝剪,我岂不是要浪费十多天时间才能让这些法宝全部恢复如初?却是大大耽搁了修行的时间呢!”
    四绝仙人干笑道:“此事我老人家自然要设法为你解决,总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好,不过那四件九阶法宝其性已然通灵,我老人家又非是法宝原主,实在是无能为力,故而只能在那口剪刀上助你一臂之力了。”说罢,便将那剪刀自若水手上讨了过来。
    虽然以四绝仙人之能,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将这口八阶法宝祭炼还原,不过他毕竟法力高强,当下先强提法力,替若水将法宝修补了一番,阻止其法力散逸,然后便自伸出左手的中、食二指,分别在双龙阴阳剪的剪刃上一抹,顿时血光迸现,撒出一溜儿血珠子来,落在了剪刃之上,转瞬间便自深深的渗进了宝剪本身的材质里,成了剪口处的两道血痕。
    “咦,前辈你这是何意?”若水不解的问道,四绝仙人则先往手指上吹了一口气,止住血口子,又将双龙阴阳剪递还给若属,这才说道:“此宝虽然小巧可爱,但却是一件杀戮之器,威力本来极为不凡,只是炼制之时未曾血祭,锋利倒是锋利了,却少了一分凶煞之气……我老人家方才破那天地元胎时得此宝出力不少,又无心将其损毁,此时便舍点地仙精血与它,将其祭炼圆满,助长威力,便算是弥补伤损此宝与另外那四件九阶法宝的过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