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前世与今生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真实目的么。”四绝仙人喃喃自语道,若水这个问题提的相当有水平,想要回答的话,牵涉委实有些广了,他本有心不答。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要做的这件事还就真必须要若水这小子帮忙才行,就算如今时机大大的不利,但也算是自己久盼得来的际遇,若不拼命试上一试,叫他如何甘心?
    这位前辈仙人略微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给若水来个竹筒倒豆子,这才叹息了一声说道:“我老人家此来,也只是想取回一些我自己的东西而已。”
    “此话怎讲?”若水见四绝仙人终于开口,两只耳朵立刻像是兔子一样树了起来,就等着这老头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四绝仙人随后将诸般事情一一道来之后,其原委竟然完全不是自己先前所猜想的那样。
    原来这老头子既非觊觎那丹元抱一真人尸解后留下的诸般宝物,来此抢夺的盗墓贼,也不是那真人的生前好友,帮其看管陵墓之人。他之所以会住在距离此地水眼不远的金陵城外白云洞中,而且在法天象地鼎甫一出事便自匆匆赶来,实是因为这位痴于琴棋书画的四绝仙人真正的身份,根本就是当初天下第一炼丹大师丹元抱一真人尸解后的转世之身!
    当初丹元抱一真人为丹鼎派不世出的奇才,精通无穷炼丹妙法,法力几近天仙,虽然不喜与人争斗,但天下高人,谁个不对其敬佩三分,忌惮三分?只是他虽然已经站在普天下修道之人的巅峰,纵横数百年无人敢惹,但却是过于拘泥于丹道,故而始终卡在那天人之隔、大道之门外,无法得成真正的天仙,最终不得不尸解转世,将肉身与生平几样得意丹方、法宝飞剑,外加所炼的三种神丹留藏在法天象地鼎中以待有缘,本身却仗着一粒灵丹以元神投入轮回,以求来世再修成正果,晋位天仙。
    那丹元抱一真人将元神转世再度化成的人身,便正是四绝仙人了,其人有灵丹护持元神,故而投胎之后天赋异禀,不但生来便有宿慧法力,而且专爱求仙访道,不上二十年岁月,便自重新修得一身法力,后来历经三十载修行,渡过三次天劫,再一次成为地仙之身,修行速度却是比前世快得多了。
    不过也是他命中注定仙路坎坷,这四绝仙人的前世丹元抱一真人将大半精力分到了丹道之上,虽然成为天下第一炼丹宗师,却是走岔了路子,故而始终不成天仙。这一世本想改了这毛病,专注修行,却不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结果还在幼年刚学道时便迷上了琴棋书画之道,又一次踏上了前世的老路,修行中忍不住把心思花到了旁处,即便所参悟出的琴棋书画四种仙法独步天下,但法力转倒不如上一世,连想要冲击天仙境界都做不到了。
    想那丹元抱一真人转世化为四绝仙人,为的就是求个天仙位业,结果却偏偏落得如此,心中岂肯就此罢休?故而自发誓言,闭关与金陵城外的白云洞中,一边为自己当年的尸解肉身守墓,一边借此激励自己专心修行。但没想到此举还是收效甚微,即便身在白云洞中闭关,四绝仙人胸中一颗道心始终安定不下来,往往才闭关不到半年,便分了心去想书画之道、琴棋之妙,因此只管法力因为闭关修炼而渐渐高强起来,道行却是半分未曾进益。
    似如此历经百余年时光,那四绝仙人多次冲击天仙失败,这才渐渐绝了心思,知道凭自己这一世的心性,同样是无法更进一步,踏进天仙境界了,当下便考虑是否要再转一世。只是那以元神转世之事非同小可,其中危险重重,说不定一个疏忽,便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这一世又不通丹道,没办法再炼当初那种护持元神转世投胎的灵丹,故而四绝仙人虽然动了这个心思,但这几年来却一直未曾下定决心,而是待在白云洞中费心思量,准备先将自己将转世之后诸般事情尽皆谋划妥当,然后方才真个行动。
    四绝仙人花了数年功夫,将旁事都准备停当,唯有转世之时用来护持元神不受六道轮回业力沾染的宝物、灵丹没有着落,他本拥有前世记忆,知道当初头次转世时炼成的护持灵丹非只一颗,除了自己转世时用掉的灵丹之外,尚有一颗留藏在肉身遗蜕之中,收于法天象地鼎天地阴阳混沌元胎之内,故而便来到此地想要将这灵丹取出来。
    可惜,那法天象地鼎虽然是四绝仙人前世故物,但如今他既然已经再世为人,记忆虽在,法力本源却不同,那鼎又藏在水眼里被那水底巨龟法力祭炼了几百年,故而早就已经不听他本人使唤,也收服不了,连威力都比当年设置之时还要大出几倍,那四绝仙人虽然几次三番施法冲破法天九宫、象地七垣,去到法天象地鼎核心之处,想要将天地阴阳混沌元胎中前世肉身上的转世灵丹取出为自己的二度转世铺路,但试了好些次,总是因为不敌鼎中世界数百年自行演化与巨龟祭炼混成的无匹元气,一直被那天地元胎拒之在外,根本近不得前。
    四绝仙人作法自毙,当年将转世灵丹藏得隐秘无比,如今却连自己都取不出来,当下直郁闷的险些吐血。他本来对法天象地鼎的奥秘了若指掌,硬闯不成,便想出了另外一个法子来解决这尴尬之事,便是借用法宝之力镇压宝鼎,但怎奈这一世他精修法术,非但不擅炼丹,连法宝也没几件,这法子却需要用到两件属性合适的厉害法宝才能成功,故而四绝仙人空有主意,却是无法着手施行,只好在白云洞中苦思冥想,希望能琢磨出什么法子来破解这个难题。
    这一次天龙教、黑手军团两拨玩家不知天高地厚,前后闯入长江水眼的法天象地鼎之中,打算发掘丹元抱一真人的遗宝与神丹,甫一进入鼎中世界,便为四绝仙人侦知,只是他心中烦恼颇多,又知道法天象地鼎的厉害,本打算不理不睬,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
    也是四绝仙人的机缘到了,他本来都已经打定主意不理会此时,偏生一时间静极思动,突然心血来潮,又动了出外走动走动的念头,竟而离了白云洞亲身前来此地,本也只是打算活动活动身体将这些小辈施法逐走,让他们知难而退,从此不再觊觎此地也就罢了,不想又恰巧在水眼之中遇着若水这个熟人,兴之所至,便试探了一番这小子的实力。
    那四绝仙人一开始只是想看看若水在得了自己传授之后有没有什么得益之处,也好在他面前摆摆半个师父的谱儿,却不想这小子不但道行法力都进步的惊人,并还身怀两件出奇厉害的九阶法宝,属性恰巧正合四绝仙人先前预想,一下子便勾动了这老头心事,暗叫了一声苍天不负苦心人,总算让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本来就正好缺少两件属性相合的厉害法宝用来镇压法天象地鼎,只是一直苦思不得而已,如今若水自己将两件法宝送上门来,可不正遂了他的心愿?故此才会一口答应要带若水进入法天象地鼎,帮他取无垢神丹成就元神,为的就是在逐走闯入鼎中世界玩家的同时,了却若水心愿,从而能自其手中将天衍四象混常神砂和玄黄戊己息壤环两件九阶异宝借到手中,用那天衍四象混常神砂中隐含的星辰之力镇压住法天九宫,用玄黄戊己息壤环的浩荡后土之力镇压住象地七垣,暂时斩断法天象地鼎中三重世界的联系,如此一来,那最核心处的天地元胎便不能得到小寰天鼎中世界和巨龟补给的元气,四绝仙人便能够趁机闯过天地元胎的禁锢,将自己所需要的转世灵丹取出来了。
    四绝仙人原本算计得挺好,怎奈天不从人愿,若水这小子一直推三阻四的倒是小事,四绝仙人自忖只要自己开了口,再给些好处,这个惫赖小子定然不会不借法宝。但他却万万不曾料到那些闯入鼎中世界窥伺自己前世遗宝的玩家手中居然持有两件厉害非常的魔道至宝,还一连将天雷、天雨两宫搅得乱七八糟,连带着使整个法天九宫都起了连锁反应,完全不复当初的平静。
    这一下子,却是坏了四绝仙人的大事。那法天象地鼎中孕育这十数个世界,经过这几百年的自行演化与巨龟的祭炼,内中蕴含的元气连四绝仙人都奈之何如,那该是何等庞大?就算四绝仙人想出用两件法宝分别将法天九宫、象地七垣镇压,切断内外世界联系的法子,那也需要在小寰天世界趋于平静之时,才能真正镇压住法天九宫、象地七垣,彻底中断法天象地鼎的运行,方便四绝仙人破开天地阴阳混沌元胎——如果是混乱不堪的鼎中世界,四绝仙人即便有九阶法宝在手,也要花费十倍法力才能镇压住鼎中世界,到时候叫他那什么去突破天地元胎?
    故而当黑手军团的玩家们将法天九宫弄得一团糟,使得鼎中世界的元气开始混乱之后,四绝仙人的脸色才会如此难看,因为他若不出手杀死黑手军团之人,他们势必还将继续扰乱法天九宫,可要是自己亲自动手,这些小辈身怀两大魔宝,出手之际势必需要大动干戈,到时候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糟糕。
    在刚刚看到希望曙光的时候被黑手军团的玩家横加破坏,四绝仙人心情之郁闷也就可想而知了,若非因为这个缘故而使得他想要找个人发泄发泄心中郁结之气的话,若水虽然挑了个不错的时机开口问询,这老头也真未必会像现在这样将所有事情统统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怪道这老头先前口气那般大,把那些个神丹遗宝等都看得跟自己家的一样,又对鼎中世界如数家珍一般,即便带着三爷我也能如履平地,原来却是如此!”听完了四绝仙人的叙述,若水先前所有的疑惑全都一扫而光,这才明白为什么这npc老头一开始不愿意将其中情由告诉自己,又为什么打算找自己帮忙,以及而他对待王者风他们的态度为什么会那么怪异了,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四绝仙人古怪的身份而引发的。
    若水对四绝仙人前一世、后一世的艰辛修行之路颇为感慨,却不明白这老家伙为何如此的优柔寡断、扭扭捏捏,当下不禁奇怪的说道:“如果事情真像前辈所说的那样,那你现在坐视王者风他们那帮人在法天九宫中肆虐,岂非是大大的不智?依小子只见,倒不如先出手将这些人杀死,等到日后法天九宫恢复平静,小子再随前辈来此镇压宝鼎,取出前辈所需事物就是了。”
    四绝仙人苦笑着说道,“你却哪里知道,这法天九宫自成世界、环环相扣,一旦发生变故,没个三五十年绝难自行平复,况且那些小辈虽然倚仗魔宝之力将其扰乱,但总还不算出了什么大乱子,要是我老人家亲自出手破去那两件魔宝,诛杀其人,不但平息不了混乱,反而会搅得法天九宫更乱,到时别说三五十年,便是三百年,法天象地鼎中也未必能恢复如初……如此一来,难道要叫我老人家等上三百年之后再去设法转世?”
    “这……”若水对四绝仙人所说之事也甚感头疼,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解决之道,当下只好说道:“那依前辈所言,我们现在到底该如何是好?”
    “如今之计,我老人家也没什么好法子,只能寄希望于那些小辈死后这法天九宫中的混乱还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到时我老人家便拼着消耗元神本源之力,也要强行将法天九宫镇压住,说不定还可以挽回局面,侥幸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