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而万蛊元象幡,正是五方魔教中南方魔教守护山门的一种大型法宝,虽然在玩家中声明不显,但是大道中那些顶级的npc,却是无人不知道这种魔幡的威名。
    此幡却并非如阴阳元炁秘魔神罩、天衍四象混常神砂等一样是单件的法宝,而是一种由三千六百杆魔幡共同拼成的组合型法宝,每一杆魔幡中都藏有一种厉害无比的毒蛊、毒虫,或是奇蛇猛蟾之类,并非是活物,而是将这些毒物体内的烈毒、生魂、血肉精华等统统用魔法榨取出来,灌注、化入幡内,然后选用其中一头最厉害的毒虫魂魄,配合魔幡上的法诀禁制作为镇压。待到用时,只要一摇魔幡,立刻便能幻出无穷无尽的该种毒物,只消魔幡不被毁去,便是有天仙法力,也杀之不尽,斩之不绝,故此才被称作是万蛊元象。
    除了这三千六百杆普通魔幡之外,南方魔教中的那些高人还另外炼就了一十三杆万蛊元象主幡。这些主幡统统以九幽阴沉竹为杆,万载冰蚕丝混合诸蛊毒涎为幡面,每一杆魔幡上都禁着一个因为种种原因死在南方魔教弟子手中的高人元神,正邪妖魔、佛门弟子都有,其中最次的也有两百级以上的修为,顶顶厉害的几杆魔幡上禁制的元神甚至拥有近乎天仙的法力,再加上一十三种由南方魔教无数高人花费数千年心血培育出的天下绝毒、罕世魔蛊与禁锢在幡上的元神配合,端的是厉害无比,任何一杆主幡单独拿出来,都是魔道中一等一的邪门法宝。
    如此一十三杆主幡,再加上三千六百杆副幡组成的魔幡之阵,威力简直大到难以想象,直将南方魔教山门守护的严严实实、滴水不透,如同亿万毒虫、毒蛊组成的海洋一般,故此尽管许多正道门派都与南方魔教有着多番争斗,相互之间仇深似海,却从来没有人敢打上南疆五阴山愁云崖天蒙魔宫半步,连远远瞧见了五阴山外的毒云,都害怕的要多跑几千里路绕行。
    当然,这万蛊元象幡在南方魔教来说就是一件威慑性核武器,虽然如今西、南两方魔教与大开杀戒的大联盟沆瀣一气,以求压服正道、称雄天下,但也绝不可能将如此一件魔门重宝轻易就拿去给黑手军团的玩家使用,所以如今王者风喝令搁浅拿出来的万蛊元象幡并非是南方魔教那件完整的大型法宝,而只是大开杀戒当初为了对付天堑、晨星两大势力,特地求了南方魔教教主天蒙宫主铁树夫人许久,许下了无数好处,方才借来的一杆威力较次的主幡而已。
    如果只有这么一杆主幡的话,那么这件法宝也称不上是大型法宝,最多也就是一件九阶魔宝,其威力比起阴阳元炁秘魔神罩来更是大大不如,但是大开杀戒除了求来这一杆主幡之外,额外又得了炼幡之法与许多毒蛊、材料,然后发动大联盟的势力,花费无数心血金钱,单独炼了三百六十杆副幡与之配合,并得到了系统认可,终于成功的凑出了一件大型法宝。
    虽然这些自炼的副幡单独看不过是些六阶中顶顶垃圾的货色,威力远不及南方魔教中的真货,而且每配合主幡使用七次之后便会自动崩溃,需要重新再炼一批,但好歹也算是一件大型法宝,攻击力自然相当恐怖,只消以三百六十一个实力高强的玩家共同运使,便能在大型公会会战中发挥出难以想象的杀伤效果,乃是大开杀戒苦心经营了许久的杀手锏,就等着在和天堑、晨星的某次大型正面冲突中忽然祭出,好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次要不是大开杀戒贪心忽炽,想要得到仙人遗宝、三大神丹的话,这个老奸巨猾的光头和尚也不会将如此重宝交给王者风带来此处。不过由于王者风本身也要催动阴阳元炁秘魔神罩,再加上万蛊元象主幡这件南方魔教重宝别派弟子也使之不动,故此虽然名义上这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交给了王者风,但实际上却是落进了如今黑手军团中诸多南方魔教弟子里的佼佼者,实力突飞猛进的搁浅手中,让他来代替王者风,掌控这大型法宝的实际操作权。
    本来大开杀戒几次三番告诫王者风,这万蛊元象幡乃是秘密武器,得来不易,还有使用次数的限制,故此非到万不得已绝不可轻用。但很可惜,王者风不是不听老大的话,只是法天象地鼎中的小寰天世界绝非大开杀戒、王者风他们先前预料的那般容易对付,刚开始的九窍十一眼不去说它,那天雨宫中无穷无尽的腐蚀性酸雨、热力堪比岩浆的热雨、阴寒刺骨触者成冰的冷雨、沾人立刻将其化为石质的玉雨等恐怖怪雨却委实让黑手军团的玩家们吃尽了苦头,再加上无穷暴雨中那些体型虽小,但性子却凶残嗜血之极的血目雨燕的围攻,逼得王者风不得不提前动用万蛊元象幡,让搁浅与那些持有副幡的玩家共同将这件大型法宝发动,化出几乎无穷无尽的三百六十一种毒蛊,硬是将天雨宫的天空轰出了一个巨大的裂口,这才收拾人马,带着他们逃入天雷宫中,打算稍微喘息一二。
    怎奈这帮人时运不济,天雷宫乃是法天九宫中数一数二暴虐的世界,无时无刻都有无穷雷火降下,哪里是能容得人休息的所在?结果王者风他们不但没有落到休息的机会,反而被万千雷火轰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
    无奈之下,王者风不得不咬牙喝令搁浅发动只剩下六次使用机会的万蛊元象幡,再搏上一回,看看这次能不能在打破天雷宫世界之后幸运的找到一个可容得一丝喘息机会的新环境。
    搁浅得了王者风的命令,又在群雷轰顶的威胁之下,却哪里敢怠慢半分?早自怀中将万蛊元象幡拽出来持在手中,待到黑手军团中持有余下三百六十杆副幡的玩家们也都准备好之后,便立刻大声念诵起魔道箴言来,其声在魔法加持之下,彷如九渊魔域中传出来的妖魔细语一般诡异难明,而他手中那一杆丈许高的魔幡幡面上,诸多毒气阴风也自翻滚不定,忽而往空便起,现出一个身披破烂黑袍,披发鸟爪,面目枯瘦的怪人元神来,身边环绕着的,则是无数系统如同蜂鸟般大小的八翅金眼天蝉。
    那披发怪人元神等级超过两百一十级,乃是南方魔教前代弟子中的一名叛徒,虽然法力高深、前途远大,却为一点琐事叛出天蒙魔宫。想那魔教之中如何能容得下此等行径?故而此人虽然极力躲藏了三百年,但最终还是被南方魔教抓了回去,毁了肉身,禁制了元神,炼成这么一杆万蛊元象幡来。
    由此一节,故而这幡上元神怨气极重,非比寻常,再加上幡中毒蛊八翅金眼天蝉也是上古异种,其性暴烈,其毒无比,故而这一杆魔幡一旦动用,天雷宫中的无穷雷云上立刻蒙上了一层愁云惨雾,阴风四起,连响起的轰隆雷声都似乎变得有些阴森起来。
    其它持有万蛊元象副幡的黑手军团玩家见状也纷纷将手中魔幡晃动,各自放出无数形形**的毒蛊,拥簇着三百六十只幡上主虫元神起在空中,汇入主幡元神、毒蛊之中,顿时将那披发怪人元神身形撑得膨胀了数十倍,变得头顶天,脚踩地,彷佛巨灵神般在雷电中怪笑着的庞然大物,然后在“桀桀桀桀”的难听笑声中将手一指,以本身法力催动身外那些由八翅金眼天蝉带领着的无穷毒蛊,化作一股七彩虫海,往天空中起伏不定的雷云电柱上噬咬了过去。
    这一下,一直用幻术隐身躲在旁边看热闹的若水方才瞧出万蛊元象幡这件自己早已闻名,却始终无缘一见的魔道至宝真正的厉害之处,不由在心中暗道了一声名不虚传。
    须知祭炼魔幡本是魔道中惯用的手段,若水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敌人,可这万蛊元象幡却是与寻常魔幡大大的不同,那幡上元神本身就厉害无比、法力通天,幡中的无穷毒蛊更是没有实体的存在,只要法力足够,便可以自幡中无穷无尽的化出,配合着蛊毒与寒阴秽气,所到之处,当真是挡者披靡,万物为之一空,不管是浓郁得有若实质的生气,还是威力无穷的雷霆,又或者是漫天的乌云,都被万蛊涌将上去,在“咔嚓咔嚓”声中分而食之,甚至连这法天象地鼎的小寰天世界,都架不住元神法力催动下的万蛊噬咬,不多时,便自连构成天雷宫世界的空间都被啃出了一个巨大的破洞,就如同若水先前所见天雨宫世界中的情形一样。
    饶是若水向来胆大,但见了万蛊元象幡这毁天灭地,连空间都能啃食的恐怖毒蛊大军,也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实在不敢想象当自己面对这种攻击时会有什么下场。
    那四绝仙人法力远比若水为高,见状也自面色难看,却不是畏惧这威力比原版小得多了的万蛊元象幡,而是看着这些玩家小辈们如此糟践天雷宫,消耗了鼎中世界大量的元气,明明心疼得紧,却是因为顾忌那两件魔宝厉害,出手解决势必耗损太多法力,影响自己心中那件大事,故而踌躇着不好出手。
    出手会耽误后面的大事,可要是不出手制止王者风、搁浅等人,任凭这些小辈将法天九宫弄得天翻地覆,四绝仙人所要做的那件大事也一样会受影响,再加上系统对高阶npc的限制,使得四绝仙人如今当真是进退维谷,明明恨不得将这些玩家统统杀死,但却也只能坐视他们在此胡搞,直弄得心中憋屈无比,以至于脸色如此的难看。
    王者风却不晓得有一位四绝仙人如今恨他恨得入骨,更不晓得如今的天雷宫中并不止他们一路人马,除了四绝仙人之外,若水也正躲藏在一边观察着他们。那王者风与若水仇深似海,要是知晓他在此处,肯定会撇下别的事情,先用阴阳元炁秘魔神罩和万蛊元象幡狂虐若水一百遍呀一百遍再说,但如今他既然不晓得仇人就在身侧,当然不会随便浪费力量,只是忙不迭的催动阴阳元炁秘魔神罩之力,化成一团黑白光华,将使用了万蛊元象幡之后法力大减的黑手军团众人裹住,一股脑儿的投进天雷宫空间的破口里,不知道又逃到法天九宫中的哪一座去了。
    “前辈,那些人走了,您看……我们是不是追上去继续跟踪他们?”若水见黑手军团的人携两件魔道重宝之威,接连轰破天雨、天雷二宫,不知道去往何处,而四绝仙人的脸色却是十分难看,知道这老头心中火大,若水自然不想被当成出气筒,当下不免陪着小心的提出一条建议,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这老家伙,白白替王者风他们扛了这个黑锅。
    没想到四绝仙人的涵养却是不错,面色变幻了一阵之后,终于长吁一口气,恢复了常态,只是心情依旧不是甚好,听了若水的建议之后,便淡淡的回了一句道:“追上去作甚?你小子不是那些小辈对手,我老人家却又因为一件大事,不能浪费法力对他们出手,难道追上去看他们继续乱毁这法天九宫,继续在心中窝火不成?”
    “那……我们就在这儿干等着?这也不是办法吧!”
    “哼,那些小辈仗着万蛊元象幡之力胡作非为,将小寰天鼎中世界弄得一团糟,虽然如此一来,他们能暂时保住性命,但我看那魔幡之力也用不了几次了,他们又没有高人在旁指点,就算继续像刚才这样大肆破坏,总也脱不开这法天九宫之内,不消我老人家动手也活不过太久去。只是却因此坏了我老人家一桩大事,真真可恼,可恨!”说到这儿,本来已经恢复了几分平静的四绝仙人又有点压不住火气,若水连忙在旁边说了些软话、好话,这才将这大脾气的老头心头怒火给降了下去。
    若水如今算是看出来了,这四绝仙人此来果然是有重大图谋,从他好事被破坏之后如此愤怒的表现中,若水也能推测出其所关注的事物肯定非同小可,只是一时还摸不清他的具体目标,又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对闯入鼎中世界的那些玩家动手,以至于投鼠忌器,明明拥有超绝的实力,却是只能窝在一边生闷气。
    不过事到如今,若水发现自己进入鼎中世界之前的一切设想似乎都已经成空,看情势,自己与四绝仙人倒越来越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合则两利,若是继续貌合神离,最终说不定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于是在心中反反复复一番思虑之后,干脆将心一横,突然开口对四绝仙人言道:“前辈,你先前所说要小子帮忙之事,我这便应下了,不管前辈将来有何差遣,小子定会一力承担,绝无半点搪塞。”
    先前一直推三阻四,现下却突然不问情由,就爽快之极的答应了四绝仙人的帮忙请求,若水的态度委实让那老头有些愕然,不明白这小子到底发了什么神经,怎得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当然,若水也不是肯帮人出白工的志愿者,前面那一番敞亮话说完之后,他的条件也立马开了出来。“不过,不知道前辈能否也答应小子两件事情呢?”
    四绝仙人心说这才符合这小子的本性嘛,当下便回道:“你若是肯答应帮忙,我老人家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好,那我可就开出条件来了啊……这第一件事情吗,就是想请前辈确保能帮我取到无垢神丹。”
    “此事易尔,那无垢神丹留藏之所别人不知,我老人家却是一清二楚,就算你这小家伙不肯帮忙,冲度九霄那老鹤儿和离火老儿两人的面子,我老人家也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
    若水闻言立刻精神大振,这一条最根本的目的只要能确保达到,后面的事情无论成与不成,对若水来说问题就都不算太大了,最坏最坏的情况也就是没办法教训王者风他们,自己也为四绝仙人的事情送一条命而已,这点损失与成就元神比起来,绝对是不成比例的微小。可万一事态发展能变得稍微顺利一点的话,说不定除了无垢神丹,自己还能得到额外的好处,乃至于寻个由头让四绝仙人日后去找大联盟的麻烦,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个条件得到满足的若水心中大定,这才缓缓对四绝仙人说道:“无垢神丹之事,小子我这儿就先多谢前辈了,至于这第二件事情嘛……小子想知道前辈此来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