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一个约定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若水同学是谁?你朋友?”虽然已经有了一些觉悟,但真实id被人一口报了出来,若水还是忍不住心头巨震,只是久经考验的厚脸皮和装傻的表情完美掩饰住了他内心的震荡,露出一脸的懵懂和茫然无知,彷佛黑眼圈刚刚说的名字真得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好了好了,都是老中医,就别弄这破偏方了,何必再用这些鬼都不信的话骗我呢?”黑眼圈把若水之前说的那些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自己,似乎笃定了若水的身份。
    “谁有心情骗你啊,黑和尚你古古怪怪的说些什么呢?”若水依旧死不认账,其实心思却是急速的变化当中,“这和尚居然知道三爷我的真实身份,他到底是谁?怎么连老子这么严密的伪装都识破了?难道真是那话儿不成……”
    若水所担心的事很快就得到了证实,那黑眼圈带着一脸洞悉一切的表情淡淡说道:“文王演天六十四卦这种技能限制确实很多,不过虽然它并不能算到玩家的具体位置,但是将其所在的方位锁定在方圆百里之内还是不难的。所以,我早就知道若水你人在乌仁图亚,不过和尚我在王帐大营待了这么久,却没见到某位曾在昆仑山元始峰开府之时叱咤风云的牛逼高人现身,如果这样再猜不出某人变幻了造型,外貌有所改变的事实,那我和白痴也基本没有什么区别了吧?”
    “靠,果然是他!”一听到文王演天六十四卦这个变态技能的名头,若水的心就猛地一沉,有洗洗就睡通风报信的他当然明白掌握着这项技能的玩家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和实力,只是没想到自己当初颇费了一番功夫的易容改扮,在文王演天六十四卦的推演之下竟然变得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事到如今,再抵赖也不过是徒然贻笑大方罢了,所以若水也只好收起他影帝级的表演,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想不到黑和尚你的眼力还真不错,居然能在这么多玩家中找出我来……舞阳城的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呵呵,你果然知道这一次组织里是派我来出任务的……不过认出你,和我的眼力无关,实际上若水你的改扮虽然谈不上天衣无缝,但也是很难找出破绽来的。不过很可惜,你虽然没有用上惯用的法术和装备,但是操作法术和飞剑时不经意的一些小习惯却并没有改变,再加上你的脸型、身高和体型都没变,所以……”黑眼圈彷佛很遗憾的摇了摇头,“所以我也只好认出你来了。”
    “不是吧,老大你还不是一般的有耐心啊,居然靠着操作上一些微乎其微的小习惯在二十多人中找到我?没的说,三爷我甘拜下风,被你找出来也不冤了。”若水心中大呼自己是蠢蛋,居然忘记了改变自己的操作习惯,看来自己虽然一直很提防舞阳城的这位第一高手,但平日里的举动到底还是有所疏忽,忘记了对手可是最顶级的职业玩家,耐心、眼力和心计都不是一般在游戏里混日子的普通人可比的。
    “没办法,谁让若水同学你的实力那么出众呢?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那么深刻的印象,想不注意你都不成。”
    “有么?我怎么不记得那天在银罗大帐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呢?”若水仔细回想了第一次和黑眼圈见面时的情形,却并不觉得自己当时露出了什么破绽。
    “呵呵,大道中高手虽多,但是能到你我这种境界的却稍。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和尚我就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威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压迫感还在持续的进步当中……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若水同学你如今淬炼元婴应当已经有所小成了吧?三花开了几花?”黑眼圈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轰得若水直翻白眼,指着黑和尚的大光头半晌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若水之所以会独自离开小天山,一个人在大道各张地图中流窜,有一多半的原因是想通过各种危险的环境来淬炼元婴,以期早日成就元神。而通过这些天来的努力,他也确实让丹田紫府中那一尊混沌元婴变得强大了许多,在青海湖、祁连山的时候,元婴之中还只能凝聚出三股精华之气,但是在经过草原之行的洗礼之后,若水终于在最近成功的让元婴结出了一朵顶上莲花。
    与一般道门玩家结青莲、白莲,魔门玩家结黑莲、血莲不同,若水这一朵元婴顶上三花之一最初是一团混沌色的莲花骨朵,后来经过几天的凝练之后,方才展现出七彩莲花的真实面貌,在丹田紫府之中的那尊元婴头顶之上载沉载浮,不住发出七彩的光华,洗涤着元婴全身,将其淬炼的更加凝练和强大。
    而元婴顶上三花之一的结成,意味着若水不但又朝着成就元神的境界近了一步,本身的实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尤其是法术类技能,所能得到元婴的能力加持越来越强悍了。不过这件事情一直都是若水心中最为深沉的秘密之一,就连平常和老无、想飞他们用信息聊天的时候都没有提起过,不想今日却被黑眼圈轻描淡写的点了出来,如何不让若水感到惊讶万分呢?
    看到若水脸上掩饰不住的震惊,黑眼圈解释道:“虽然成就元神的秘密说到底还是从若水你这里流传出来的,但是你可别小看了职业玩家们哦,我们舞阳城也根据那份修炼元神的资料做了一些研究,付出了一些代价之后总算略有所得,所以能从威压中判断出你的元婴状态应该不算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吧?”
    舞阳城的人到底针对修炼元神的资料做了什么样的研究,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若水根本毫无兴趣,他现在在意的只是黑眼圈口中的威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以及黑眼圈这小子又是如何能从威压中判断出自己的真实实力的。
    有了快感你就喊,有了疑惑你就问,这是若水的流氓大学讲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如今被他这个学生拿过来活学活用了,虽然与黑眼圈之间关系复杂的紧,但若水还是很有好学者风范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这个嘛,所谓的威压,不过是我随口说的一个词而已,严格来说,它应当是两个淬炼元婴有成的玩家之间能够互相感应到各自元婴的威力,元婴淬炼的比较厉害的玩家,会让弱者产生一种淡淡的压迫感……或者我用传说中虎躯一震、王八之气四溢来形容,你会比较容易理解一点。”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说的威压么……咦,不对,我和一个成就了元神的朋友混在一起许久,那家伙的剑婴肯定早就淬炼到接近三花的境界了,可我为什么感觉不到一点异常?而且你可是佛门弟子,不修元婴的家伙,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你身上的威压?”
    “成就了元神的朋友?想必就是那位传说中的无非如此吧?如果有机会的话,和尚我真是见见这位大道第一人的风采……”黑眼圈有些神往的说道,毕竟作为整个大道中第一个成就元神的家伙,老无那个变态的确有资格被称为大道第一人,即使连舞阳城的第一高手,连骨翼他们这些人都自愧不如的黑眼圈也只能仰望他的光彩。
    不过对于若水的疑问,黑眼圈倒是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散仙玩家就能修成元婴,可如果没有将元婴淬炼到一定的境界,是没办法感受到别人元婴的实力的,这大概就是你当初对无非如此元婴境界一无所感的原因吧。至于我身上的威压……难道你不知道,佛门的舍利子功效基本上等同于元婴么?我的舍利子已经淬炼的相当不错了,和你之间互相感应,产生一些压迫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若水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见到黑眼圈,就感觉这个人相当古怪,而且还带着一种让自己有些压抑的感觉,原来却是对方所修持的舍利子给自己带来的压迫感。而且这也解释了黑眼圈为什么会在一开始就把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的原因,“如此说来,想必那天在银罗大帐外看见我,你心中就起了怀疑了吧?”
    “不错!当初我接下任务找你的时候,楚二哥就曾经跟我说过,你是个不容小觑的对手,从两大公会那里传来的情报也显示出你非同一般的能力,而且你更是如何修炼元神这个大秘密的发现人……如今的大道中虽然散仙已经比比皆是,但像若水同学你这么强大的玩家还是凤毛麟角,所以当我在银罗大帐前遇到一个能给我压迫感的玩家时,我就知道那个白发碧眼的玩家肯定是就是若水你改扮的,毕竟方圆百里之内同时出现两个能站在大道所有玩家巅峰的高手,这种几率未免太小了。”
    “靠,所以说人不能太出色啊,否则的话,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走到那里都显得那么的出众和拉风……”若水悻悻的靠了一声,没想到自己的装扮居然完全没有效果,结果被别人一眼看到就认出了底细。
    “不过,既然黑和尚你已经认出我来,为什么不暗中动手,反而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我记得川边那个什么工会的老大不是花了十五万两黄金让你来杀我么?”
    黑眼圈一脸遗憾的说道:“呵呵,虽然我这次来草原上的任务是要杀你,可是谁让咱们偏偏赶上区域任务了呢?十五万两黄金和区域任务的奖励都很重要,无论是我还是舞阳城都不能放过,所以,我本来是想等到任务完结之后再干掉你的。”
    “哼,一石二鸟是吧,那得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恐怕确实是很难,你本来就已经在怀疑和尚我了,等会的任务又肯定是困难重重,到时候我要是不拿出点真本事来,只怕未必能全身而退。可如果展现了真实实力,到时候一样会惹得你更加怀疑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和尚我表不表露身份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不管怎样你都会倍加提防我,暗中偷袭、反戈一击这些招数肯定是用不到你头上了。”
    “所以你干脆就大大方方的告诉我?”
    “正是,表露身份之后,你和我大可展示出全部的实力来做这个任务而毫不避讳,如此一来,能拿到最高任务奖励的肯定是我们二人其中之一,到那个时候我再光明正大的杀了你,不但十五万两黄金将是我们舞阳城的囊中之物,第一的奖励也不会花落别家,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好,果然好算计!好脸皮!”若水心中暗挑大拇指,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位黑和尚的厚脸皮,不愿意动手杀自己就说不愿意,居然还说出这么一大坨理由来,真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的一把好手。
    其实,早在被揭穿身份时引发的震惊过去之后,若水就一直暗中思索着黑眼圈此举的用意,揭穿敌人的伪装也许是件很过瘾的事情,但同时也暴露了自己,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件好事,偏偏黑眼圈不但如此做了,而且还做的很光明正大,对若水所有的问题也是唯恐答得不够仔细,还故意提到了成就元神、修炼元婴的事情,这未免就有些暗示的太过明显了,要是若水再猜不出这些家伙的真实用意的话,那他也白在商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了。
    其实无论是天堑的赤神还是晨星的洗洗就睡,他们都曾隐隐约约的提醒过若水小心舞阳城的杀手,小心耶稣的委托、舞阳城第一高手的强悍实力、文王演天六十四卦这种变态技能的效果若水都是早早就有过耳闻了。但问题是,这些人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毫无疑问,情报肯定还是从舞阳城的内部流传出来的——换句话说,其实根本就是要追杀若水的舞阳城自己一直在提醒若水要多加小心。
    这帮游戏业界第一工作室的职业玩家之所以会这么做,一开始的原因是因为忌惮若水本身的实力,强大的朋友,以及和天堑、晨星两大公会之间良好的关系,想要左右逢源而已。不过后来接到若水通过赤神转手送出的那份关于成就元神秘密的资料之后,这些人为什么会对若水网开一面,其理由就更加不用解释了。虽然碍于名声的关系,他们不可能在得到好处之后就直接撤消对若水追杀的任务,但总要想办法还若水一些人情才是,要不然的话,若水送出的那份珍贵材料岂不是白白喂狗了?
    因此这个黑眼圈虽然不远万里来追杀若水,但即便已经发现了他的真实面目,却没有暗中暴起伤人,而是选择了和若水坦诚相见,摆明了就是不会在近期和若水动手,而且甚至连元婴威压这种事情也借机告诉了若水,这些统统都是在还当初若水送资料的人情。至于黑眼圈后来说的那些理由,其实是在告诉若水,舞阳城的人其实并不想与他为敌,只是碍于委托的缘故,将会不得不进行一次光明正大的刺杀罢了,希望若水不要因此对舞阳城产生敌意——否则的话,以黑眼圈强悍无比的实力,难道就不能在干掉若水之后再去抢区域任务的最高奖励么?没有了水水同学,他拿下最高奖励的机会只怕会更高一些。
    当然,像这种暗地里和任务目标眉来眼去、暗通款曲的事情,黑眼圈是绝对不会摆到明面上来说的,不然舞阳城的老大们就不用在大道这个游戏里混了,所以他明知道若水不会相信,却还是说出那种话来,不过是想要找个借口掩饰一下而已,至于真实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用不着亲口说出来。
    若水作为受益人,当然不会没事干把这种事情说出来,只是有些事情到底还是要确定一下,“所以,在这个区域任务没有结束之前,我不用担心有人会偷偷摸摸的给我一刀喽?”
    “别的人难说,总是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嗯,和尚我建议你可以将这些话看成是一个承诺,从现在起,直到任务有了明确的胜负分晓之前,和尚我都是你最可信赖的同伴……虽然我们最后还是难免要有一战的。”
    “明白了……不过我倒现在有点希望这个区域任务永远不要结束了,嘿,舞阳城第一高手,说实话,我可不想面对一个像你这样的强敌。”
    “彼此彼此,我也不想和一个能让楚二哥和两大公会主事者全都赞不绝口的人物为敌。”黑眼圈饶有深意的看了若水一眼,叹息一声道:“可惜,这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