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再次惨败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修习过天视地听之法以后,若水的眼力和耳力都大异常人,故此这一番凝神观瞧,便瞧见在那一片闪亮的刀光中,隐约有无数点细微的白芒升腾而起,就像是一层薄膜一样裹在刀光之外,那三千红尘针所化的红色长虹虽然无孔不入,但是在那刀光与白芒的双重阻挡下,终究还是难以深入其中,还没触到弯刀本体便会被弹飞,更别说伤到东巴的一分一毫了。
    “这白光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法宝?不像,难道是传闻中的萨满法术?怎得如此诡异!”若水见状方才知道,并不是东巴的刀法已经到了比想飞他们还强,能纯以技巧舞刀抵挡针类法宝的地步,而是托了这白光的福,方才能够做到这匪夷所思之事。
    但正因为如此,他心中对这白光来历更加的好奇,不禁一边皱眉凝思,一边偷偷打开论坛,开始搜索起论坛上关于草原的信息来,希望能找到关于这白光法术的一些端倪。
    可惜论坛上各类资料虽然浩如烟海,但毕竟也是由玩家们共同搜集上传的,这北方大草原地广人稀,怪物又穷又凶,即使实在内侧时期肯深入其中的也是极少,故此关于草原风土人情的资料倒是有些,涉及到这神秘白光的信息却是半点都欠奉,让若水只能徒呼奈何了。
    而此时,正在演武场上空与东巴激战的饕餮却不可能有若水这么悠闲,又是看论坛又是查资料的。在发现自己倚若长城,视之为手中最强法宝,使用代价颇大的三千红尘针居然被对手“随手”挥出的刀光轻松挡下后,这位王盘高徒拾起了眼珠,正自一咬牙,准备再将另一件法宝无相微尘镜也施展出来,那东巴却赶在饕餮之前发动了新的攻击。
    本来包围在饕餮身外的数十支利箭都已经被剑光死死挡住,难越雷池一步,但此刻却通体闪烁起一阵白光来,之后便发出一阵阵碎玉也似的脆响猛地崩碎成无数块。只是不论是狼牙、箭杆还是雕翎的碎片,除了全都被那些白光所包裹外,更带着无穷劲风朝其身体激射、挤压过去,而且那一片片碎片的威势竟然比还是利箭的时候都要更强一点。
    “不好!”饕餮眼光一闪,顿时知道这一波攻击非同小可,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要命陨当场,因此根本顾不上再用无相微尘镜去伤敌,而是匆忙将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的威力开到最大,两口剑光亦同时化成一黑一红两道数十丈长的匹练,将整个身体裹得风雨不透,好抵挡那暴雨一般倾泻而来的利箭碎片。
    幸好当初那口喷在剑上的心血、精气效力尚未过去,飞剑剑光威力且强且凝,当下就听得一阵阵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叮当脆响,剑光、宝光与这数量奇多的利箭碎片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虽然红黑两色的剑光匹练正不住颤抖着,鸣叫着,却在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宝光的援助下寸步不让,牢牢的护住了饕餮的身体不被打成筛子。
    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谈其它,饕餮的做法不可谓不正确,就算换成若水,只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是东巴飞箭碎片的攻势太猛,让饕餮不得不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了防御上,这样一来,却是不可避免的放松了对三千红尘针的法力援助与控制,故而一时间这件狠毒法宝的光华也开始暗淡了下来,对东巴本身的压力自然就变小了一些。
    趁着这个机会,搏得喘息机会的东巴终于将他那神秘莫测的草原法术里最强的一招使了出来,一曲苍凉悠长的草原牧歌突然间自刀光中响起,彷佛长雕悲啸,夜狼泣血一般。而随着牧歌声响起,那附在东巴刀光上的白芒也开始变得越来越亮,最后竟然完全把刀光压了下去,三千红尘针所化的长虹更是被冲击得倒退数丈,让那白光一下子像是喷薄而出的旭日一样突破了红色的针光长虹,在东巴头顶之上凝结成了一个方圆七丈的巨大日轮。
    勒马持刀,东巴猛地一提缰绳,素雪流云驹顿时人立而起,而坐在马上的人则将手中七尺弯刀笔直的插入头顶的日轮当中,然后用力一绞,霎那间日轮片片破碎,一个高有三丈,身披皮袍,披发持弓,背后斜背箭囊的巨人虚影则在日轮中现身出来,傲然挺立在破碎的白光当中。
    这巨人虚影的面庞有十足的草原人特征,粗狂彪悍,却有一股子掩饰不住的悲凉之意和傲气勃发,身上的皮袍虽然破破烂烂的,但这巨人虚影手中的巨弓却是金光闪闪,比起东巴手中长弓更大,更强,背后箭囊中插着十三根银色巨箭亦是散发着森森寒意,即使是站在演武场木楼中的若水,也能察觉出那金弓银箭上那浓郁犹若实质一般的杀气。
    “赞多兄,东巴老哥弄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东东?”
    突然出现在东巴头顶的巨人虚影委实完全超乎若水的常识之外,不像是召唤物,不像是宠物,似是法力幻化又有所不同,与元神法身、第二元神等相类,但气质上又是天差地远,而且这巨人除了那弓箭上散发的气息之外,整个人似乎都融于大自然中一样,一举手一投足间,总是给人一种春风化雨,落叶飘飞般的自然之感,偏偏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威势非凡,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故此若水明知道赞多不会回答,但却仍然脱口问道。
    果然,赞多那个家伙只是再度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回答若水的问话,却对着那个傲然立于虚空之中的巨人虚影颔首行礼,冷冰冰的面容上竟然也流露出了一丝崇敬。
    偷眼看到这一切的若水心中不禁暗道这巨人虚影定然有什么古怪,要不然绝不会让赞多如此做派,却还来不及细想,眼光便再一次被那战局中发生的变化吸引了过去。
    如此一尊巨人,持弓背箭出现,自然不会只是摆摆样子而已,实际上,就在若水向赞问话的功夫,这巨人已然对准针光长虹狠狠的打出了一拳。他那似有似无的形体中也不知怎得,居然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一拳击出,天地元气震荡,劲风四溢之间居然生生将红尘三千针汇成的长虹打退了十余丈远,散成一大片牛毛细针,一时间根本难以再次聚合到了一起重新对东巴产生威胁。
    而打出恐怖一拳的巨人虚影并没有就此停止动作,而是站立在气喘吁吁的东巴头顶,从背后箭囊中抽出一支银箭搭在金色巨弓之上,双膀较力,缓缓将弓弦拉开,瞄准了远处那隐身在两口飞剑、一件法宝防护下的饕餮,身上的白光强烈到简直成了白色的火焰一般。
    还在与利箭碎片做顽强斗争的饕餮在巨人做出开弓射箭姿势的时候也发现不妙了,但是四下里依旧源源不绝的攻击却让他根本分不出精力来再加强防御,只好在重重打击中玩命的移动着身形,想要继续拉开与东巴和那巨人虚影之间的距离,同时做出各种规避动作。
    “有双剑外加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在,就算被射中,怎么着也能接下这一击吧?”饕餮一边自己安慰自己,一边遥控着三千红尘针再度朝敌人扑去。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饕餮突然间脑子开窍,心知自己法宝虽然厉害,一时间恐怕也难伤到对手,改变战局,于是他干脆将三千红尘针的目标换成了东巴座下的素雪流云驹——杀马总比杀人容易吧?一旦马挂了,饕餮倒想看看,这东巴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翱翔天际,至于那巨人虚影的攻击,当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可惜的是,就在饕餮那三千红尘针再度聚合,重新出击的一瞬间,巨人虚影已经将手一松,银光闪闪的巨箭猛地发出一声彷佛冰河迸裂也似的锐响,骤然间撕破大气,震散了身前三千红尘针的进攻,化成一道速度远超常人想象的细长银光,精确无比的击中了还在不断移动中的饕餮,与这小子两道护身的剑光以及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发出的无穷法咒正面撞在了一起——两人之间刚才拉开的百多丈距离,居然完全被这一箭给无视了,那边巨人虚影刚刚一开弓,银箭就已经出现在了敌人身侧,彷佛中间的距离以及三千红尘针都不存在,直接用箭射穿了虚空一样,让饕餮飞行中的机动闪避完全做了无用功。
    若水作为旁观者,是不知道这一记银箭上蕴含的力量究竟有多大的,但按照常理推断,速度越快的攻击,就算本身力量不大,所能造成的伤害也一样恐怖异常。所以,光凭这连地仙高手攻击都难企及的超快速度,这银箭一击的威力怕也绝对不会让饕餮好过的。
    事实正如若水所预料的那样,银箭光华与两道雷霆剑光一触之下,立刻便有两声悠长并略带痛楚的龙吟声响起,紧接着天目玄雷剑和天目赤雷剑这两口七阶飞剑便各自冲天而起,不过这一次,它们并非是要飞上空中发动禁法杀敌,而是被银箭上传来的巨力生生震飞了出去。
    撇开雷音震万里剑诀不提,天目赤雷剑上可是有无上大力金刚神法加持的,一象三虎五牛之力也许在力量属性出众的佛门顶尖高手看来很一般,但是寻常地仙以下之人对决之时,有几人的剑光上能有如此大力?就算是若水对上这种附加了金刚巨力的飞剑,也只能凭剑术将剑上力量卸去或者引走,如果硬拼的话,只怕一击之下就要身负重伤。
    但就是这样厉害的两道护身剑光,居然轻轻巧巧的便被那巨人虚影的一箭给震飞了……撇开技巧不说,这一箭所展示出来的威力已经不比若水所知的任何一件七阶法宝弱了,就算是他自己那件位于八阶法宝攻击力巅峰的双龙阴阳剪全力出手,最多也就只能造成同样的效果罢了。
    而且这一箭的表演还并没有结束,轻松震开两口飞剑之后,银色光芒终于正面对上了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外的万千道佛符咒。
    那天饕餮与若水切磋的时候,若水曾凭借剑光分化,完美操控的绝顶剑术在一瞬间攻破了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这件七阶防御法宝的城池,让饕餮尝到了被秒杀的苦果。这一次,威力莫名的银箭再一次羞辱了饕餮引以为豪的防御之宝,在银箭难以想象的搠穿力下,无数道佛两家法力凝聚而成防御符咒纷纷化为破碎的光芒,虽然散落有如星尘。虽然在饕餮不要命的疯狂补充法力下,这些代表着防御度的符咒随灭随生,彷佛永远烧不尽的野草一般,却根本无法阻止银箭前进的势头,最终,饕餮这小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银箭锋利无匹的箭头与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的本体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如同天目玄雷剑和天目赤雷剑一样,混煞凝金多咒护身牌的本体连同无数符咒也被箭上蕴含的无匹大力震飞了,像是打飞的射门一样翻滚着拉开了与其主人的距离。唯一与刚才有所区别的就是,这一次银箭虽然震开了金牌,本身却也无法保持继续进攻的态势,而是斜斜的飞了出去,逐渐融入到虚空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看来大概是力量终于被四件七阶极品的前后阻截给耗尽了。
    “靠,老子终于把这一箭挡下来了!”饕餮在心中兴奋的呐喊道,然后,正当他正准备重振旗鼓进行反击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
    那巨人虚影早在银箭射出的那一刻便自渐渐消失了,但是东巴却在箭出的同时一催座下战马,从溃散的三千红尘针中冲了出来,素雪流云驹不愧是云卷部独有的神驹,草原上的一绝,尽管速度比起极品飞剑稍慢,但是两人之间间隔的百多丈距离还不放在它的眼里,奋起疾飞之下,竟然在银箭与饕餮法宝对耗的短短数息时间内就已经驮着东巴冲到了饕餮的面前。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泓雪亮的弯月也似刀光,虽然这刀光在间不容发之际停在了一脸灰败的饕餮咽喉前不到三寸之处,但刀上散发着的森森寒气却似乎时刻在提醒着饕餮,只要那持着弯刀的手微微一动,他可就得要下地府去见阎老五了。
    虽然在飞剑法宝被震开,银箭消失的那一瞬间,饕餮已经将无相微尘镜拿在了手中,只要法力一催,手一翻,这威力极强的七阶法宝就将射出一道明亮的宝光反击出去,让敌人品尝品尝伤痛之苦,但已经搁置在他喉前的利刃却宣告了这死中求活的动作不过是一场无用功罢了。
    饕餮败了,再一次败了,虽然上一次输给了一个玩家,这次输给的则是npc,但结果一样糟糕。
    不,应该是更糟糕,上一次输给若水,饕餮只是丢了boss战利品的优先选取权和考验任务中的主导权而已,也许还丢了一点自信心,但终归损失不大。但这一次,饕餮不光丢失了自信心,连骄傲也一并丢了,最重要的是,败给了草原勇士,也就代表着他无法通过明镇大萨满的第三项考验,那充满着无限可能的大型区域任务,就此和饕餮无缘了。
    所以饕餮的面色难看的厉害,持着无相微尘镜的手上骨节发白,青筋暴起,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甚至连他的身体,也一样开始前后摇晃起来——当然,这个时候东巴已经把弯刀撤走了,否则的话,只要饕餮身体微微一动,便立刻会落个喉咙开洞的下场。
    “长生天派遣来帮助草原子民的使者实力果然强大,居然逼得东巴显化了祖灵方能取胜,九州中原的修道士,确实厉害!”夸赞了饕餮一句,东巴将刀竖起,向自己的对手行了个草原古礼,然后方才收起弯刀弓箭,拨转马头往地面飞来,那一直闪烁着的白光也渐渐湮灭在了他的身体当中,使得这个实力强悍无比的战士恢复成了若水他们最初看到的那个模样。
    只是他的夸赞和礼节却更令饕餮感到难以忍受,这算什么,夸奖还是羞辱?亦或是借着称赞对手的强大来证明自己的更强大?也许都有吧,反正都是战胜者用来表现自己风度的举动,可惜在战败的饕餮看来,这种夸赞却比最最尖锐的讥讽还要让他痛苦。
    是啊,有什么能比被自己一直看不起的人轻松打败更耻辱,更让人无法忍受的呢?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这种打击,饕餮终于还是忍受不了这连番的刺激,连乱飞的法宝和飞剑都不管了,直接切断了游戏,愤然下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