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草原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这玄鹤墨羽却也促狭,身形离那地面尚有数百丈之远,便突然猛地拍打翅膀,在空中一个急刹车,同时还来了个侧翻,身形宛如风车一般急旋了几圈。若水本来得这巨鹤的妖法守护,在其背上坐的是稳如泰山,罡风极光皆不能侵蚀,一路又是平安无事,因此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之心,那里想到此刻墨羽会玩这么一手,飞坠之时使坏不说,还猛地撤去防护之法,结果这一下侧翻如风车,立刻便将没有半点准备的若水像是滚地葫芦一般翻滚着甩了出去,再被那从万丈高空直冲而下的巨大惯性带动,好似炸弹一般呼啸着往草原上砸了过去。
    “哇呀呀呀呀……”若水一个措手不及之间身体已然失去了控制,怪叫着被重重甩向地面,不由在心底狂骂那玄鹤墨羽不是东西,不就是叫它驮自己一程么,还是鹤圣老大出的主意,自己之前说了那么多好话,孙子也装过了,居然还在最后关头摆自己一道,要自己好看,果然畜生就是畜生,心眼大大的坏了。
    好在若水本身也有法力神通,此刻被那玄鹤有如弹丸一样甩将出去,眼看着离地已然不足三百余丈,其周身却猛地有火光一闪,鹤圣新传的五行妙常真如化身之法已然启动,直接在半空中化为一头彩焰飞腾的鸾凤巨鸟,四翅兜风,一个盘旋之间已然稳住了身形,免去了被摔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可那股子惯性力量毕竟极大,虽然化为了肉身坚韧的彩焰火灵鸾,但四翅还是被巨力扯得有些酸痛,气得若水生了一肚子邪火,可再抬头看去的时候,那玄鹤墨羽已然得意洋洋的引颈长鸣一声,抖了抖身上鹤羽,钻入云中不见了,端的是可恨之极。
    “算了,和这种变态级别的妖怪也没什么道理好讲,打也打不过,追也追不上,骂它两句倒是行,可惜也不敢出声,否则被它知道了,回头再找三爷麻烦,那可就大事不妙了。”若水刚想指着天空骂几声过瘾,却又怕那玄鹤是个小心眼记仇的家伙,故而只能打落牙齿合血吞,白吃了这个哑巴亏,带着一肚子闷气打开地图,开始确认起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来。
    九州之外,北方大草原,极深之处……然后就没信息了,游戏公司赠送若水的这幅山河九州图只有中原九州的详细信息,除此之外,就和普通的系统地图没什么两样了。北方大草原属于化外之地,故而若水只能根据地图显示,确定自己现在正处于北方大草原距离九州边境大概五分之二远的地方,距离大草原的极深处还有很远很远的一段距离,但是却不知道具体的地名和方位坐标,就算想去论坛上查找一番都不可得。
    地图上没有答案,不过若水却可以直接问人,适才被从鹤背上甩下来的时候,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还是隐约看到在距离自己现在位置往北大约数百里的地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白色河流,附近有牛羊出没,更远处似乎还有好些个连在一起的白色帐幕,想必就是那草原上牧民们的居所了。如今既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正好去找这些草原上土生土长的npc们问问,说不定在问清楚所处位置之余,还可以打探得到星辰金灵犀沙的消息呢。
    抱着这个想法,若水干脆继续维持着彩焰火灵鸾化身,一展那红云也似的火翼,径直往那条河流附近飞去——自从得到鹤圣传法之后,若水就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实验一下,此时既然要去那草原npc的居所,却正是个大好的良机,可以一边赶路,一边把这三项技能统统实验一番。
    大道无形这个游戏中的草原和现实中的草原比起来,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其地域非但广大之极,大部分地方平坦如镜面,更生着无穷足有人高的牧草,随风起伏不定,和若水当初为求诛杀蜈蚣boss而前往的草海比起来,这草原方可称得上是真正的草海,而那金沙江附近所谓的草海,不过是个小小的烂泥塘子罢了。
    如此一望无垠的地界,正是若随测试五行妙常真如化身对彩焰火灵鸾驾驭能力的增长,以及万古云霄羽光遁法是否真如属性介绍中那般好用的绝佳之地。当下便见若水所化身的那只巨大火鸟就跟抽风一般,在半空中疯狂的运动起来,一会儿盘旋,一会儿爬升,一会儿急降,时不时还玩几个花哨之极的战斗机格斗动作,其飞行轨迹变化莫测不说,变化之间也尽皆如意,明明有七八丈大的形体,但动作之灵活轻巧,比起小麻雀来都更胜一筹,简直能与操作高手所御使的飞剑并驾齐驱了。
    “不错不错,这样的妖身驾驭起来才算是随心所欲,简直就和我平日催使飞剑之时一般的自如,变化也更多……嗯,看来鹤圣说的果然没错,有了这五行妙常真如化身之法,我才能将彩焰火灵鸾化身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而不是单纯的拿来当成逃命之法或是欺负菜鸟之用。”感受着新法术带来的不同变身感觉,若水心中一阵欣喜,从此之后,这彩焰火灵鸾妖身也可以当成为自己的一种对敌利器了,起码在应付老无、想飞他们这种剑术狂人和近战高手的时候,皮厚血长,速度惊人的彩焰火灵鸾将使自己不再永远处于被动挨打的位置,终于有了反手一击的能力。
    而万古云霄羽光遁法带来的飞行速度提升也让若水很满意,这种遁法只要一经激发,立刻就会让彩焰火灵鸾的飞行速度激增三成,不管直飞、横飞、倒飞、转向,皆是如此,最爽的是除了一开始激发的那一下之外,其它时候完全不需要耗费额外的法力值,效果便能一直持续到若水解除妖身变化为止。比起当年在海上那位赖道人全羽所传的小玄微挪移遁法来,这一妖一道两种遁法虽然效果大不相同,却可谓是各尽其妙,难分高下。
    至于纯防御法术紫气庆云九宝莲华之术,这个就不好实验了,毕竟附近没有什么厉害的怪物可以勾引来试招,不过若水还是将其启动了一次,本来是想看看其发动速度如何,防御力大概有多少,却不想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此法发动的时候完全没有延迟,只需心念一动便可,而且一经发动,若水所化彩焰火灵鸾身外立刻会多出九道纵横如龙的紫气,九团当中隐有环佩之声传出的白色庆云,另有九朵斗大的金色莲花绕身上下飞舞,看去当真是气派之极。
    不过这门法术可不光只是气派好看而已,根据紫气庆云九宝莲华之术本身的属性介绍,这三九二十七道防御当真是惊人之极,每道紫气防御度就有六万之多,庆云的防御度也是六万,金莲更强,每朵达到九万点防御度,合在一起近两百万的防御度,比八阶纯防御法宝的防御度都高。虽然这种防御法术形成的防御度不可能有如真正的法宝那般坚韧、难以撼动,不过也非同小可,其实际防御力就算不及真正的八阶法宝,也相差不多,而且还有继续提升的可能性,消耗的法力也比若水动用九阶法宝玄黄戊己息壤环要少得多。
    说起来,这紫气庆云九宝莲华之术的属性如此强悍,还得多亏了若水本身实力超群,法力精深,又懂得天府正宗法术,否则换成一般散仙玩家,化出的紫气庆云以及金莲能能有一百万的防御度就通天了,最多也就相当于一件七阶的纯防御法宝而已。
    试罢三样法术,若水又将那神目散人附送给自己的一套天鹏展翼飞刀装备到了身上,此物外形浑似一枚三尺长短的巨大鹏羽,翎毛如铁,微微弯曲,色做淡金,旋动之际犹有无数点金色火星缓缓下落,看去十分醒目。不过虽然这天鹏展翼飞刀名为飞刀,却并非是飞剑、飞刀一类的兵刃,而是一种奇物,本身没有品阶,人族玩家也无法装备,只有妖怪才能使用,可化成一对天鹏之翼附在后背之上,既能飞行绝迹,又可使用一种名为大鹏扶摇星火诀的技能,自翅尖之上射出无数金星,饱含庚金之气,锐不可挡,更能生出一层炫金火焰来,发动金、火二行交攻,乃是堪比道家纯阳真火的厉害法术。
    若水的妖身本身就有两对翅膀,此时装备上这天鹏展翼飞刀之后并不曾再多出一对翅膀来,而是在那炽热金属一般红亮的火翼赤羽之上镀上了一层淡金色,除了同样能发出大鹏扶摇星火诀之外,每一根羽毛上还都得了天鹏庚金气的加持,变得更加坚不可摧,多出千钧之力来,在肉搏之时若是一膀子拍到敌人身上,就算是修成了佛门金身之术的得道秃头,好歹也要吐几口血出来。
    “嘶,变态,连俺自己都觉得这彩焰火灵鸾现在着实有些变态鸟……不过,我喜欢,最好能再变态一点,哇咔咔咔咔!”若水将妖身武装到了牙齿之后,越看越觉得满意,不由得意的狂笑起来,四翅有如流星赶月一般拍动不休,巨大的妖身化为一道肉眼几乎难以捕捉其踪迹的七色火虹,不一会儿便自飞越了数百里之遥,来到了当初他在鹤背上瞥见的那有牛羊群出没的河畔草原之上。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这一首敕勒歌描述是乃是古时阴山下牧民们放牧牛羊时壮阔无比的景象,不过在后世,那些草原早已不复远古之貌,被历朝历代的无数牛羊啃得只剩下了草皮,根本不用风吹,那些牛羊马之类的也能看个清清楚楚,若是风一吹……只怕牛羊之类的就要被风沙给埋尽了。
    不过在大道世界当中,游戏设计师们依照资料,复原了n年前的草原之景,肥沃无比的土地上根本见不到半点沙砾,生出的牧草足有一人多高,随风摇曳,宛如亿万倾碧海一般,让人一见之下便自心旷神怡之极。
    不过即便是这样高的牧草,也挡不住更加巨大的牛羊们的身形,游戏毕竟是游戏,草原牧民们放牧的自然不可能还是那些只能用来食用的小羊小牛,骑的也不是比驴子大不了多少的草原矮种马,而是无数带有上古洪荒异兽血脉的怪物。
    五咸羊:等级一百二十七,前古异兽辔羊后裔,羊首豹躯而马尾,奔行甚快,无长力,惧水,双角如月,利如刀兵,性喜结群,遇敌则围而以角向外,共御强敌,食之无生目盲之症。
    朱环牛:等级一百三十八,前古异兽猽牛后裔,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腰部生有一环朱色牛毛,因而得名。其顶生一角,质坚韧,形如玉,触石石裂,触水水分,触金金朽,触木木枯,触火则断,故而其性最惧火焰,覆其皮则无畏霜雪,刀兵不伤。
    流云驹:等级一百四十,前古神驹腾云之后裔,其兽高丈二,长丈八,身躯如龙,四蹄生烟云,一日行千八百里,蹈水如履平地,性傲且忠,不畏虎豹,其岁百载,死后其首向主。
    因为怕妖身吓到人兽,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或者让草原上那些牧民们生出惧意,影响交流,所以在快要靠近兽群的时候,若水早早的便将彩焰火灵鸾化身给收了,只是御着剑光远远的落在了距离这些被放牧的牲畜足有里许外的地方。不过,当若水看到那些模样不俗的牛马羊群之后,还是忍不住甩了个鉴定过去,然后便不由的被那些兽群变态的属性给吓了一大跳,感情这些家畜居然个个非同小可,等级比现在绝大多数玩家用来练级的怪物还要高得多,就算将其中最弱的五咸羊拉出来和许多玩家单挑,估计也要上演一幕羊吃人的惨剧。
    “我靠,居然把这么变态的家伙当家畜养……看来草原人也不是像我想象中的那种善茬子,真是有够变态!”一心以为草原人都只是些本事低微之极的家伙,可若水直到此时方才知道自己错了,实在不该低估那些心里变态的游戏设计师,他们的脑海中完全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唯一的主导思想恐怕就是彻底把广大玩家玩死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设计出这种该死的地图,搞得漫山遍野都是成群结队的一百三四十级猛怪呢?
    别看这什么五咸羊、朱环牛和流云驹等级不高,身为食草动物,实力比起若水这种凶人更差了一大截,真杀起来,就算等级最高的流云驹也不过是几剑就能宰掉一个的货色。不过架不住它们兽多势众呀,光是这一小片靠近一条河湾的草地上,便足有近千头五咸羊,不下四百头朱环牛和百余匹流云驹。根据若水的判断,如果自己敢于对这些家伙动手,恐怕用不了半分钟,自己就会被奔腾的兽群踩成肉泥,就算有再厉害的防御法宝都不管用。飞在天上打?那更是找死,一百二十级以上的怪物基本上都拥有远程攻击技能,就算这些牛羊马的远程攻击威力不大,但万箭齐发之下也能把若水打成筛子,死得凄凄惨惨戚戚。
    幸好这些家伙数量虽多,但并没有设计成主动攻击型,只要不去主动招惹他们,就不会引来杀身之祸的。所以,对于这些活生生的善功,若水只能咽了口口水,乖乖的选择了绕道而行,去找它们的主人。
    牛羊在侧,主人家自然不会离得太远,若水刚刚绕着兽群转了半个圈子,便自看到一匹火红的骏马背上,有一个草原人打扮的高大汉子头戴毡帽,手持长杆,正在吆吆喝喝的抽打着几头偏离了正确路线的朱环牛。这些实力不俗,拥有免疫水、土、木、金四种五行攻击特技的异兽竟然被这汉子区区几下杆子抽得痛叫不已,却不敢反抗,而是摇摆着牛头,哞哞的抗议了几声,便自乖乖回到了牛群之中,看起来比起普通的牲口还要听话得多。
    “爷爷的,这才叫人比人,气死人,我要是敢动这些牛一下,发狂的兽群就能送我下地府喝茶,这牧民不过是个生活型npc而已,手无缚鸡之力,更别谈有什么法术法宝护身了,可是却有系统大神的保护,就算把牛抽死了,也不会遭到反抗……呜呜呜呜,我要是有这个特权就好了,这么一大片无边的草原,牛羊成群,数以亿万计,只要杀掉其中极小的一部分,也足够俺升到一百八十级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