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巨兽缠战,轰爆蛇头!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负责为师兄护法的麻如乱哪里敢再让玄武这驽货近前,慌忙插手,先行挡住了喷涌而来的火虹。由于他和铁浮云先后都吃过先天一炁真火的苦头,因此即便此刻玄武喷出的三道火虹是正常的红色,麻如乱也真不敢掉以轻心,四大法宝威力瞬间全部激发,各色光华组成了一道天衣无缝的光幕,将三道火虹拒于数十丈之外。
    四道属性特质完全不同的宝光居然能拼接的如此完美,形成的合力如此融洽,由此也可以看出麻如乱的法宝操控能力却是相当变态,要是换算成御剑能力的话,少说也得是老无那个级别的。
    至于急冲过来的玄武,麻如乱却还没放在心上,前锋将军和左军将军都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的强横生灵,战斗经验丰富的一塌糊涂,伺机而动的它们自然不会放过眼下这个大好的时机,玄武的身形才刚刚开始移动,那红鳞独角蟒便猛地将身一躬,长长的身体卷起一阵狂飙,巨口横张,闪电般的噬向了玄武的后腿。
    空中的旄翼玄蛇蛇信乱闪,一口粘稠的墨绿色毒液喷将出来,在空中化成一片毒雨,将玄武头部笼罩,额上独眼中也是红芒一现,一道直径足有数尺的光柱径直射下来,其势如剑,看去竟似要将玄武穿心而过。
    由于这两头修炼无数岁月的巨蟒大蛇被抹去了灵智,只余战斗本能,所以明知道眼前的巨大乌龟不是正常的生物,但仍然用出了蛇类惯常的攻击模式。而骤然遭遇两大强敌的袭击,那玄武却是躲也未躲,很奇怪的停下来等着对手到来——敌人攻势太强,躲也躲不过,干脆就受着好了,反正它的身体是泥浆、火焰和风雷汇聚而成的,就算被咬中,被毒液喷中又能如何?
    眼见得玄武停步,摆出一付挨打的姿态,那红鳞独角蟒毫不犹豫的一口咬在了玄武后腿之上,牙锋到处,早将乙木青鳞咬碎,只可惜这美美的一口却没有咬到血肉,只含到了一口的腥臭泥浆,差点没把这条大蟒蛇给呛死。
    旄翼玄蛇的毒液也落了个空,它那第三只眼中射出红芒倒是威力强大,一下就将玄武厚实的身躯击穿,灼热无比的攻击甚至直接蒸发掉了玄武身上许多的水份,将泥土山石轰成粉末、灰烬。不过相比较那一千多丈大小的恐怖身躯,这一道粗不过丈的光柱究竟能消灭掉玄武多少躯体,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玄武也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昂首对准空中的旄翼玄蛇怒啸一声,数十道长长的风刃、一道匹练也似的火虹外加七八颗直径数十丈的巨大泥丸齐齐飞出它的巨口,满天花雨似的朝旄翼玄蛇打去,逼得这条飞蛇不得不拍打着翅膀,左躲右闪,但无奈躲得开风刃就躲不开火虹,躲得开火虹就避不过泥丸,最终翅根下和小腹上到底还是中上了两颗泥丸。
    虽然只是泥丸,但其中蕴含的巨力和水、土两行元力还是让旄翼玄蛇很受伤,这家伙有飞行之能,身体的强悍程度自然就不能和红鳞独角蟒相提并论,因此挨了两下之后,身体着实感觉有些痛疼,不由激得它兽性大发,左摇右摆避开了余下的攻击之后,肉翼之上一阵光华闪烁,连连拍动之下居然扇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黑色旋风,阴寒刺骨,吹到玄武身上什么地方,那里立刻就会凝出一层黑色的玄冰。要不是玄武背上的火焰突然大盛,抵挡住了寒气的侵蚀,估计这会儿地上已经多出一个冰冻的泥浆坨子了。
    与此同时,红鳞独角蟒也已经和玄武打成了一团。刚才明明一口咬中了大乌龟,却只含回了一嘴的臭泥,这件事让前锋将军大人很生气,不由得蟒性发作,猛地将头一偏,从玄武身下钻了过去,然后巨大的身体便死死的缠了上去,一圈又一圈,然后红色鳞甲之下无数强悍绝伦的肌肉开始猛地发力,这便是巨蟒之类最强的肉体攻击,带来恐怖死亡的夺命绞杀!
    不得不说,玩家们当中流行的那句老话真是一点不假,实力强悍的怪物不一定体型就大,但是体型超级巨大的怪物一定非常强悍!红鳞独角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这家伙身上一层红芒闪过,整个身体的鳞片简直就像是红艳艳的玛瑙拼成的一般,无论是玄武身上的青木鳞片还是风雷之气,又或是炽热的火焰、尖锐的山石,都根本无法在红鳞独角蟒那美丽的鳞片上留下一点点的印记,这种程度的防御力,恐怕已经可以比拟八阶法宝了,果然不愧是天蛇宗五大护法将军中的前锋将军,刀枪不入、其力如龙,了得非凡。
    只听“噗”的一声怪响,缠绕住玄武的巨蟒猛地一使劲,庞大的力量已然将那五行元力化成的身躯生生勒爆,激起一股股泥浪。但出乎红鳞独角蟒意料的是,这些被勒散的泥浪活像是有生命的一般,一股股,一层层,居然反过来和红鳞独角蟒缠绕、绞杀在一起,从远处看,简直就像是一头巨蟒正在和一条八爪章鱼拼斗一般,互相绞杀的惨烈异常。
    而阵眼之中的若水,则在这一阵法力激荡的冲击之下仰天喷出了一口心头热血。靠,连战多场,而且敌人实力无一不在自己之上,这活果然不是人干的呀……幸好这苦日子总算是到头了,而且态势也正向着自己所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定然能给这四个强敌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抹了抹嘴边的鲜血,若水阴阴的笑了一下,朝嘴巴里丢了几颗价值数千两黄金的极品补法药丸,虽然这几颗高价药丸也只能让他干枯的法力值恢复十分之一而已,但已经足够若水这小子将准备已久的阴人大绝招拿了出来。
    “正五行一元太始阵,第五重,土生金之庚金阵,叠加!”
    阵法空间之中,正在激斗的蛇蟒玄武头顶之上,突然忽忽悠悠的飘下来一朵白色莲花,不过却只有巴掌大小,在几条千丈巨物激动的战场中显得微不足道,因此别说激斗正酣的红鳞独角蟒和旄翼玄蛇了,便是麻如乱和铁浮云,也没有发现这一朵白莲,他们的心神,却是被另外一件事情给吸引过去了。
    几乎就在白色莲花出现的同时,整个阵法空间突然猛地一阵摇动,隔绝阵法内外的那一层法力障壁开始破裂了,无数冰裂纹一般的痕迹出现在了四面八方,就像是湛蓝的青天上骤然多出许多的蜘蛛网一样,让麻如乱和铁浮云两人都是心中一动。“这,这是阵法崩溃在即的迹象啊……是了,那鸟精能有多大能为,虽然将我等逼入苦战,但本身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此刻定然是连维持阵法最后的一点法力都没有了!”
    这一发现让两大妖徒都生出了一点异样的心思,有些蠢蠢欲动起来。经过刚才的大战,他们俩对于若水手中握有的奇妙阵法更欲染指了,如今阵法既然崩溃,那就绝对不能让布阵之人跑掉,无论如何也要将其活生生擒下,好逼问出这威力无比的五行奇阵。因此两个人四只眼睛鼓得就像是探照灯一样,根本不顾两条巨蟒大蛇,也不管阵法崩塌、四周原本真实的世界渐渐出现在了眼前,只是拼命的往阵法四周看去,意图找出尚不知藏身何处的若水。
    “只要发现这法力耗尽的鸟精身在何处,以我们师兄弟二人的实力,自然是手到擒来,到时候叫他好好尝尝我天蛇宗中的一十九种酷刑,谅这小子就算是铁打的金刚,也得乖乖将五行秘法吐露出来,到时候……哈哈哈哈!”
    这两个家伙心中正想美事呢,那朵被他们忽视掉的白莲花也终于飘落到了突然间就没有了后劲,被红鳞独角蟒平定下来的泥浆附近,也不知怎的,骤然大放光明,闪烁着耀目的白光,本身也变得有海灯大小,莲花蕊中显出一堆银沙,缓缓流动,彷佛一道具体而微的璀璨银河,看去十分美丽。
    这“突然出现”的白莲花和光华自然惊动了两大妖徒,但铁浮云和麻如乱匆忙一眼之下并未认出这莲花究竟是何物,还以为是什么厉害法宝呢,不由在心中一嗤,“这法宝卖相倒是不错,估计威力也自不小,可惜没有祭宝之人足够的法力支撑,又能起得了什么用?还不是作成我们师兄弟再多得一件法宝?”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两大妖徒变得目瞪口呆起来。
    原来如今这正五行一元太始阵确实是在崩溃,但并不是因为若水无力再支撑下去,而是因为这小子强行叠加了第五重阵法的缘故。以若水如今的实力,四重阵法叠加已经是极致了,再强自加上第五重的话,那就只会引发一个后果——阵法紊乱,自行崩塌,而靠着阵法威力凝聚出来的玄武,自然也就保不住,转眼间就将分解成单纯的四种五行元力。
    不过,若水要的就是阵法自行崩塌,第五重阵法虽然无法叠加在之前几重阵法上,但从正五行一元太始阵中引出的大量庚金元力可是货真价实的,这样一来,崩溃的阵法中,金木水火土五行元力同时会齐,刚好便宜了若水,让他可以借机施展出另一种威力无穷的法术正五行真元漩涡来!
    运起刚刚恢复的不到十分之一的法力,若水先是在阵法崩溃的同时将庚金元气凝成白莲,飘到红鳞独角蟒近前,然后骤然发难,那庚金白莲膨胀开来,大放光明之后,原本环绕在这条大蟒附近的四种五行元力,水、火、木、土元力也都起了连锁反应,一个个凝聚出了莲花之形,黑、赤、青、黄,四色分明,花蕊中各自现出清水火焰、绿叶黄土,然后依照五行相生的循环,在红鳞独角大蟒的头部附近疯狂的旋转起来。
    可怜那条大蟒,刚刚还在和泥浆搏斗,突然间就觉得四下压力全失,泥浆无踪,反倒是有五只小小的虫子绕着自己乱飞——虽然五色莲花个个体型都大如海灯,但是在红鳞独角蟒看来,实在和灰尘、小虫没什么分别,要不是其中有五行元力汇聚,红鳞独角蟒甚至都不会注意到这些东西。
    但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长虫却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几乎没有引起它注意的东西,最终断送了自己的性命。那五行莲花继续运转之下,本来该是引发附近空间中五行元力的漩涡,产生无比的杀伤力,但问题是若水现在的法力根本就不够引导五行莲花产生漩涡,只是勉强将其运转起来围到巨蟒头部四周,就已经榨干了若水最后一点法力。因此不待五行真如漩涡成形,失去法力约束的五行元力便开始大肆造反,并最终在浑然不知内情的红鳞独角蟒脑袋上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五行真元漩涡,旋转起来威力无穷,法术被破,爆炸起来的威力也无穷,若水将战斗一步步引到这个境地,最终想要利用的,就是这法术宛如刺猬一样碰不得、打不得、沾不得的变态特性。而且,来自于崩溃阵法中的五行元力可比若水自己使用正五行真元漩涡时能凝聚的五行元力强出太多了,因此这一下法术失控引发的爆炸,威力用惊天动地来形容绝对是一点都不为过的,简直,简直就可以比拟三次天劫的雷击了!
    以红鳞独角蟒一百七十多级的实力,就算真的三次天劫降临,也能坚持挨上几下,不过那得是要在它全力防备、精神集中的时候才行。现在这条红鳞独角蟒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降临,几乎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正五行真元漩涡引发的爆炸正面击中脑袋,那威力相当于三次天劫雷击的爆炸避开了巨蟒防御力惊人的红鳞,从蛇眼、鼻孔、口腔等薄弱环节冲突进去,轰隆一声,瞬间就让这头千丈大蟒七窍冒火,整个脑袋就像是烂透了的西瓜被铁锤猛砸了一下一样,碎成了无数腥臭无比的烂肉。
    小山似的脑袋顷刻间化为乌有,换成一般生灵,早就一命呜呼了,但偏偏蛇性最长,即便脑袋被轰爆,但红鳞独角蟒的身体一时间倒还没有死透,那巨大的身体犹自抽搐着搅动不休,将阵法崩溃后露出的那一片真正树林碾了个稀巴烂,被炸开的脖子处毒血乱喷,撒得天上地下到处都是,整片地区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血雨地狱一般。
    “前锋将军!”麻如乱目睹这一惨状,先是一声惊恐之极的呼声,然后就像是被割断了脖子的鸡一样嘎然而止,浑身上下变得冰冷无比,脑袋也“嗡”的一声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前锋将军等五大护法乃是天蛇宗重宝之一,修为高深,战斗力强横,本身就相当于一个准地仙级别的强者,配合着布下万蛇大阵之后更是强到变态,就是地仙之辈也奈何它们不得,乃是天蛇宗震慑四方群妖的重要手段。同时,掌控五大护法将军也是天蛇宗门下地位、权柄和身份的象征,因此唯有天蛇道人最强的五大弟子方能驱使这些巨蟒大蛇,换句话说,只有手握五大护法者,才能算是天蛇道人真正的衣钵弟子,天蛇宗的核心人物,其重要性就可见一斑了。
    想那麻如乱自从得到这前锋将军之后,持之纵横天下,罕逢敌手,却不想今日这头朝夕相伴的大蟒竟然一朝丧命,心疼、悔恨、懊恼加上恐惧和震惊,令麻如乱根本就没办法平静下来,一时间竟然愣在空中,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来。
    倒是铁浮云虽然也同样吃惊,但毕竟死的不是他那头旄翼玄蛇,故此还能保持住清明的头脑,眼光一扫之间,已经瞧见了那烟雾弥漫、枝叶血雨乱飞的树林中,一个白衣人正狼狈不堪的从一颗巨槐下飞将出来,手中持定一块古印,身上黄色的光华隐隐闪动,赫然就是土遁之法发动的前兆!
    “该死的鸟精,你往哪里走!”铁浮云咬牙切齿的大骂了一句,前锋将军被杀,这是何等的大事?要是传扬出去,必定惹得天蛇宗诸多弟子震惊,天蛇道人震怒,等此间事情了结,只怕麻如乱不被盛怒的天蛇道人杀死,也得被废去全部修为,而他铁浮云身在当场,却无能阻止此事发生,罪责也自不轻,因此这小子那里还有活捉敌人、逼问法术的心思,直接就下了杀手,虽然本身乏力,但也将妖锤飞出伤人,更抢在若水土遁走前的一瞬间,喝令天上的旄翼玄蛇自独眼中射下来一道红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