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不速之客,冤家路窄2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这两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便正是那追寻某人进入到祁连山中的天蛇宗弟子,天蛇宗宗主秦岭小柴扉峰化龙台天蛇道人座下十四弟子中的老六矮散人铁浮云,老九三绝客麻如乱。而他们两人身下的那两条大蛇,则是天蛇宗中仗以震慑四方的五大护法蛇妖之二,前锋将军红鳞独角蟒以及左军将军旄翼玄蛇。
    天蛇宗五大护法蛇妖,都是等级超过一百七十级的存在,天生异种、身体强横,也正是因为这样,虽然它们等级超高,实力强劲,但是都没脱体炼形、化身为人,后来被天蛇道人踏遍千山,一手收服,分封为五大将军,作为天蛇宗浑天万蛇大阵的五大助力。只有天蛇道人座下最为杰出的弟子,才有驾驭着五大将军的实力。
    铁线蛇成精的矮散人铁浮云和黄冠蛇成精的麻如乱则正是天蛇道人十四弟子中最为杰出的人物,虽然比不得老大金蛇子金神通这位已经渡过三次天劫的地仙,但也是一百七十级以上的强人,驾驭等级相若,还受天蛇宗法术遥制的两大将军,自然是毫无问题。
    这两大高手汇合在一起,于祁连山中一路行来,身上负有两项重大的使命,一是追逐那盗宝的鸟精,将其渐渐逼入位于云台峰外围的浑天万蛇大阵中,好让这该死的家伙无法逃遁,从而使天蛇宗众人顺利夺回某件重要东西。二则是因为麻如乱误以为若水这只“鸟精”和盗宝的家伙同穿一条裤子,并且告知了金神通,这位天蛇宗大弟子为免因为若水的出现而使他的计划横生枝节,所以下了命令要铁浮云和麻如乱两人想办法将其斩杀。
    正好前锋将军红鳞独角蟒天赋异禀、嗅觉惊人,盗宝的鸟精身上一物和若水的气味它都记在了脑海里,所以这些天来就由红鳞独角蟒带着两人在山中前行,循着微弱的气味一路追杀而来。却不想今日这两股味道却是突然汇合到了一处,铁浮云和麻如乱两人怕事情有变,当下顾不得大师兄要将盗宝鸟精逼入万蛇阵的计划,匆匆忙忙的便赶了过来。
    两妖的行动已经算是很快了,但没想到只走到半路,那盗宝鸟精的气味便又渐渐远去,只留下会土遁的那个“火鸟精怪”却还在附近未曾移动。不过,如此一来却正好遂了两个妖徒的心意,用不着过早的对上盗宝鸟精,以至于打草惊蛇。
    但对于好不容易方才找到行迹的若水,他们可就不会客气了,既然这小子不知死活的留在原地未动,两大妖徒自然不会对其心慈手软,当下立刻催动巨蟒,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若水布阵之处,果然将他堵在当场,连逃跑的机会都没留下。
    可怜若水好不容易才将银豹将军杀死,便又遇上了两条一百七十级以上,未脱形体,肉身强悍到一塌糊涂的巨蟒和两个等级同样高达一百七十级的妖王弟子,这样的阵容,几乎已经不逊色于当初毒龙潭一役追杀洗洗就睡和小虾米的魔教四大高手了。所以,当他杀死银豹将军,收了这豹妖爆落的法宝之后抬头一看,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浑身冷汗像是拧开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哗淌个不休。
    当初遇到红鳞独角蟒和黄发怪人麻如乱的时候,若水就知道这一妖一蟒两个家伙都厉害的要死,凭自己的实力,对付其中一个也许还能拼一拼,以一敌二的话,那就是必败无疑了,而且连逃跑都难。却不想这一次敌人身边又多出了一条三眼飞翼怪蟒和矮胖怪人,而且看模样气势,实力绝不会比之前的一妖一蟒差上分毫,如此算来,自己这一回岂不是撞到了比上一次还要坚硬一倍的超合金钢板?
    “哇靠,这回倒霉了,杀个豹子而已,居然弄出这么一大堆麻烦出来……难不成三爷我今天要归位?”面对四大强敌,若水自忖这回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当下只得很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他身边的青萦小丫头虽然不知道自家师傅和这些蛇妖之间曾有过照面,但也能看出厉害,因此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师傅,这两人和巨蟒的身上都有好重的妖气,只怕已经是接近地仙境界的绝顶人物了呀……”
    不用小丫头提醒,若水自然也能看出蛇妖们的实力,因此只能苦笑的回道:“嗯,为师也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现在只希望隔着一重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他们又不知道我在里面,因此嫌麻烦不肯动手就好了……”
    这当然是若水在自己安慰自己,隔着千山万水对方都能找过来,要是那红鳞巨蟒、黄发怪人不知道自己就在阵中,若水自己也不相信,所以他随即又说:“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恩,这样,青萦你立刻给我到两间璜九重塔里去躲着,不管外面发生什么时候,都不能出来,听到没有?”
    大道里的宠物和一般游戏不同,挂了以后就完全消失,根本不会再重生,青萦作为若水的npc弟子,地位虽然与宠物有上下之别,但同样也是被杀了之后就会回归系统数据库,从此和若水再无瓜葛。若水明知道自己和青萦合力都不是这些蛇妖的对手,自然不可能让青萦留在这里白白送死,因此先就给她找了条后路。幸好两间璜这个收服宠物的奇物中现在多了九重塔和香雪鼎两大空间,足以护得青萦小丫头的周全,否则万一这个刚收的弟子被蛇妖打挂掉的话,若水肯定会直接郁闷的吐血而死。
    青萦听若水让她躲起来,立刻乖巧的点了点头,要是换成一般智能的弟子或宠物的话,听了若水的话以后说不定还会扭捏着不肯,坚持要去送死。但青萦却不一样,她对自己师傅的话那绝对是奉若纶音一般,说一不二,若水让她干啥就干啥,因此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点过头之后就直接化成了一股青光,闪入到了两间璜里,看来是要和常羊老怪做一段时间的伴了……
    对了,说起来,两间璜里不是还住着常羊老怪么?念及此点,若水心头顿时一喜,心说自己怎么把这老家伙给忘了?万一真和这些不速之客打起来,还可以召唤老常这个变态人士帮忙嘛,想来以那老家伙的实力,逐走几个地仙都没成就的妖怪岂不是小菜一碟?再说了,自己不是还有土遁这个变态的逃生技能么,既然能在那黄发蛇妖手上逃生一次,现在自然也能依样画葫芦的再来一次。
    如此一想,若水之前的沮丧顿时被一扫而空,重新变得自信满满起来,决心要凭借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和一身本事,好好的和蛇妖们周旋一番。之所以会明知不敌也要抗争一番,那是因为若水即便现在收阵,也来不及逃跑了。再说,以若水对老常的了解,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就吹哨子喊这家伙帮忙的话,那么自己十有**会被放鸽子。但如果自己拼尽了全力,最后再放低姿态,说几句好话求老常救命的话,这头老山羊还是会很乐意的跑出来显显威风的。
    “嗯嗯,有老常和土遁当后盾的话,看来三爷今天未必会挂啊,索性趁着阵法未散,法力也只消耗掉一半左右,和这些蛇妖见个高下好了,如此一来,就算干不掉敌人,最起码对淬炼元婴也是大有好处嘀……”一边寻思,若水一边吞下了一大把丹药,在大战即将到来之际,能多回复一点点实力也是好的,可惜现在的丹药对于若水庞大的法力值来说全都是杯水车薪,想像以前那样吃几颗就恢复满法力,简直就如同做梦一般。
    就在若水抖擞精神,准备和来犯之敌进行殊死大战的时候,待在那两条巨大无比的蟒蛇脑袋上的天蛇宗高手铁浮云和麻如乱,也正在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一片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树林。
    虽然刚才若水接连发动了戊土、庚金、癸水三重阵法,击杀银豹将军的声势更是不可谓不浩大,但从阵法外面看起来,此地却依旧是一片看起来没有任何异状的树林。当然,这只不过是阵法自带的障眼法而已,只就能瞒瞒普通人和一些等级较低的家伙,对于铁浮云、麻如乱这种师出名门,本身又拥有超绝实力的家伙来说,若水现在布置出的阵法和障眼法根本就骗不过他们双眼的,更别指望这两个家伙会如银豹将军一般傻乎乎的一头扎进阵法里面任若水宰割了。
    作为天蛇道人的得意弟子之一,铁线蛇精铁浮云虽然性子比较浮躁,但能被一代妖王看上,自然绝不可能仅仅是个鲁莽之辈,其见识之广,修炼之精,在天下群妖中也是能排得上号的。此刻站在旄翼玄蛇的头顶之上之略一打量,这蛇妖立刻就瞧出了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的厉害之处,当下忍不住赞叹道:“好一座五行阵法!环环相生,绵延不绝,纳天地于一元之内,隐含太始至理,果然了得!我听说这五行阵法在道门中流传甚广,但能得其精髓者不多,不过看来布置这座阵法的家伙,倒是深得五行法术之奥妙呀……师弟,你说那火鸟精怪的气味正就在这阵中?不会吧,如此阵法,岂是区区一只鸟精就能布下的?便是你我也无此能呀!”
    麻如乱点了点生着一头乱草般黄发的脑袋回道:“师兄,你也知我座下前锋将军乃天生异种,为我等蛇类中罕有的追风灵鼻,它既然说那鸟精就在阵中,那自然就不会有错了。”说罢,麻如乱踩了踩脚下巨蟒,那家伙摇着脑袋又嗅了几嗅,发出一声长嘶,麻如乱分辨了它长嘶中所蕴含的意思,方才又继续说道:“刚才阵中尚且还有另外两头法力不俗之妖身上的气息,只不过现在却仅有鸟精一人了,估计是什么倒霉的家伙撞进阵中,已经被那鸟精解决掉了吧。”
    “哦,看来这门阵法还真是鸟精所布,用于诛杀强敌的呢……若真是如此的话,能得到这等厉害阵法传授,只怕此妖身后的势力也未必在我天蛇宗之下呢,毕竟如此厉害的五行阵法,也只有道门中的名门大派方才会有所涉猎,我妖族之中,除了一两位特殊人物之外极少有人精通,佛魔两道也是如此呢。”
    麻如乱皱着眉头想了想,方才回道:“六师兄见闻广博,不在大师兄之下,想必对此阵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吧?依师兄之见,这鸟精可能是谁家门下?”
    铁浮云道:“说实话,我也瞧不出此阵的真实奥妙,只能凭猜测判断其绝非普通门派所能拥有的阵法,极有可能是名门大派所传。”
    “据我所知,天下四大道门之中,唯有崆峒派精擅五行法术,难道是那班老道士在背后捣鬼?还是说这只火鸟走了什么运道,得有十六妖王之一的漠北混一宫龙雀圣母传授不成?”
    “绝无此可能,龙雀圣母乃天龙与孔雀交合诞下的异种,五行法术天下第一,比南海天涯屿妙谛老人的五行仙剑还要厉害,不过她老人家寿元悠长,辈分在妖族之中最高,乃是足以与四大妖圣分庭抗礼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再收徒弟了。至于崆峒派嘛,那些老道人视我等妖族为仇寇,又怎么会传授一只火鸟精怪五行妙法呢?”
    “这话倒也在理。”麻如乱面上神情游移不定,突然道:“如此说来,也许是这鸟精得了什么古仙人留下的法宝或道书,所能才能有此奇能呢!”
    “也有这种可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倒不必担心这鸟精背后之人了……不管这鸟精是从何处学来的五行阵法,总归它法力越高,本事越强,对我天蛇宗此次大事的威胁就越大,这一次绝不能让它给逃了,一定要破阵将其斩杀才是,就算其背后当真有什么高人,却也说不得了。”
    “师兄说的是,谅那鸟精五行道法就是再精妙,也绝不可能胜过你我师兄弟所学的天蛇宗妙法,待我们破了它这阵法,将其擒杀之后,说不定还能逼问出一些五行法术的诀窍来,到时候化入本门法术之中,岂不是大妙?”麻如乱虽然在天蛇宗十四弟子中排名第九,但一身法力丝毫不逊色老六铁浮云,而且狡猾多智,足以独当一面,乃是天蛇宗除金蛇子金神通外的第一人物。此刻这家伙一双倒三角眼中精光闪烁,显然是对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的奥秘生出了觊觎之心。
    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阵法一道的厉害大家都是清楚的,像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这样尽得五行之妙的阵法,更是连四大道门、五方魔教都会眼红不已的存在。铁浮云、麻如乱虽然了得,又有天蛇宗传授,但是对于若水所施展出的五行阵法却也是心动不已。因此矮散人铁浮云一听自己师弟如此说,也忍不住砰然心动,“正是此理,区区一只鸟精,居然精通如此妙法奇珍,而且又与那盗宝的鸟精瓜瓜葛葛,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却也怪不得我等师兄弟下辣手了。”
    两大蛇妖心中贪念一生,便不再犹豫,于是各自催动座下将军巨蟒,悍然朝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发动了的猛攻!
    首先动手的是性子急躁的铁浮云,他座下的旄翼玄蛇额头上那凸起的第三只眼睛中射出一道水桶粗细的红光,比传说中的激光炮还猛,散发着恐怖的高热,就朝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和外界相交的方位射了过去。而红鳞独角蟒也不遑多让,直接扭动着巨大的身体撞了上去,小山似的头颅猛一发力,和旄翼玄蛇第三只眼发出的红芒恰好撞在同一片区域之内,二力并冲,顿时激起了一大片五色光华来。
    两条巨蟒的第一波攻击就让躲在阵眼当中,刚才还满怀战斗豪情的若水忍不住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暗道一声厉害。原来巨蟒头顶之上的那两个蛇妖见识极高,攻击的落点却不是胡乱选择的,而是分辨出了一些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的运转之理,找出了这门阵法的行迹,攻击之处正是五行运化的节点,要是不管不顾,被两只巨蟒这样继续攻击下去的话,恐怕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整座正五行一元太始之阵就要全部崩溃,将若水毫无任何保留的呈现在敌人的面前。
    不过,如果一座阵法如此轻易就能被敌人破去的话,那阵法之道还能成为天下修道之人恃之为杀手锏的超绝法术么?真正的厉害阵法,无一不是攻防一体,具有无上妙用的顶尖对敌法门,攻击时并非布置在某地之后便动也不能动的陷阱,防守时也不是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乌龟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