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轰爆漩涡,金蝉脱壳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倒不是两人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有心思说话、行礼,弄些有的没的,他们却也是无奈之举,那正五行真元漩涡虽然厉害,但也有一些弊端,使用不便、耗费法力较大是一节,而且本身却又像是围城一样,漩涡里面的目标固然是要饱受五行元力攻击,脱身不得,但即便是身为施法者的若水,想要再用别的法术、法宝攻击漩涡里的人,却也是休想,盖因大部分法术、法宝也都不脱五行范畴,不入五行的攻击又会招致漩涡之力的反击,所以若水和青萦明明看见玉弄蝶在漩涡中喷出元丹妖婴,要做出某些举动,却也只能在一旁干瞪眼使不上劲,不说话又能干啥呢?
    而彩翼蝶妖虽然身在危局之中,却也不想让两人太过悠闲,一双凤眼之中厉芒一闪而逝,那早已埋伏好的五阴地煞幽魄魔罡终于暴起发难,好似两条张牙舞爪的墨龙一般飞扑向碧霞五云帐中的若水和青萦。与此同时,五行漩涡之中的那一蝶一蛛也自大放光明,同时升到玉弄蝶的头顶三尺之上,随着一阵肉眼可见的法力波动四散而出,那彩蝶妖婴上骤然垂下一道钟形的彩色光华,和万鳞彩羽衣的光华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层厚实无比,宛如七彩琉璃光壁一般的防御光幢。
    而玉弄蝶用夺来的青萦妖婴炼成的那件法宝则在一瞬间内体积膨胀了十倍、百倍,变作斗大的一只八爪凶蛛,六只碧沉沉的蛛目之中似有魔光闪动,宛如仍有生命一般,被玉弄蝶伸手一指,口中突然发出一阵宛如指甲刮玻璃一般的吱吱呀呀乱响,轰得一声爆散开来,蛛身化作无数道微风一般四散开来的轻灵之气,蛛体之内却又钻出与轻灵气数量相等的淡黑色幽魔之气,两厢混杂,汇成两千七百六十三道青黑分明的纵横气流,疯狂的在正五行真元漩涡中搅动起来。
    这两千七百六十三道纵横气流一出,若水脸色立刻一变,感觉到那笼罩在玉弄蝶身外的漩涡渐渐开始不受自己控制起来,任凭体内的法力如长河流水一般喷薄而出,却仍然抑制不住这漩涡散乱的趋势,心中不禁一叹,知道凭自己的实力还是无法完全控制得了这法术,遇上强力反击的话便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若水倒不是很担心玉弄蝶的举动,她这样为求脱身,肆意扰乱五行漩涡平衡,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因为若是五行漩涡无法合一,变成一股混沌气流的话,那么这个被扰乱了的漩涡就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发生爆炸,而且爆炸的威力绝不会比天地间任何强力雷法弱上半分——若非五行漩涡像满身尖针的刺猬一样,碰不得、打不得、沾不得,那这正五行真元漩涡岂不是成了谁都可以抵挡的大路货,又怎能配得上天府秘法的身份?
    所以,这个后果就让毫不知情,居然敢在五行漩涡中乱搞的玉弄蝶独自去享受好了,若水和青萦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身前那两道五阴地煞幽魄魔罡搞定就行了——就在刚刚若水分神去稳定正五行真元漩涡的时候,那两道势大力沉的魔罡已然轰然将碧霞五云帐轰碎,杀到了他和青萦的面前,不过由于若水早就发现了玉弄蝶的这一招暗手,提前打过了招呼,所以两人根本就没有对这突然袭击感到意外。
    当下只听青萦一声娇喝,八口纯青色,飞行轨迹宛如蜘蛛节足的飞剑闪电般交织在一起,拦住了其中一道五阴地煞幽魄魔罡,两般光华碰到一起之后,“啵啵啵啵”的怪异声音瞬息间连响八下,却是八口千变碧丝剑都被魔罡上太阴、至阴、少阴、孤阴、寒阴等五种地煞之气腐蚀污秽,剑身上冻出了一层寒冰,随即又被魔罡巨力将冰层击碎,连带着飞剑本身也受损颇重。
    不过仗着数量上的优势,那魔罡冲破碧霞五云帐时也耗费掉了一部分力量,所以青萦总算还是有惊无险的将攻击她的那道魔罡挡了下来,只是剑光与魔罡接触之际受了阴气侵蚀、暗制,内腑之中略受一点轻伤却是难免的了。
    而若水这边更是轻松,他当初准备正五行真元漩涡的时候曾预留下来一部分法力,并将其注入到了玄黄戊己息壤环之中,只是隐而未发。此时随着他心念一动,其怀中那一蓬黄尘立刻冲天而起,化作一堵坚实无比的土墙挡在魔罡之前。毕竟九阶法宝非比寻常,虽然若水预留的法力并不足以将这件戊土至宝的威力完全激发,仅仅只能展露出一小部分的力量而已,但形成的土墙就已经成功的将魔罡震散了。至于魔罡之中最阴毒的地煞之气,在玄黄戊己息壤环面前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你什么时候见过浩瀚深沉的后土大地会被区区地煞阴气侵蚀的?少了五阴地煞气的特殊效果,这魔罡的威力也就相当于普通的七阶法宝而已了,除了力量属性突出之外,并无别的什么强悍之处。
    早早埋伏下一记暗招反击,本该是扭转战局的决定性力量,但却被人轻易看破挡下,彩翼蝶妖玉弄蝶此时本该气得直吐血才对,不过如今的她那里还有空去管这等闲事,眼下便有比这更重要一百倍的事情等着她想办法解决了。
    原来那一颗用青萦妖婴炼成的妖蛛婴雷爆散引发的后遗症完全超乎玉弄蝶的想象,她本以为凭借这宗妖雷之中数百年法力积累而成的威力,定然能一举轰破这漩涡,从而脱身出来。却哪里能够想到,这一举动非但没有将正五行真元漩涡震散、击破,反而让其失去了平衡,变得更加狂暴,越旋越快,最后干脆引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比妖蛛婴雷的爆炸还要可怕十倍的爆炸。
    随着一声彷佛天地初开之后第一道炸雷也似的巨响,整个数百里香雪海梅谷齐齐震动,山石迸裂,狂风疾卷,香雪海中无数白梅如雨般飘落,青白赤黑黄五色奇光依次闪耀天际,比天上的浩日还亮,即便是青萦和若水距离漩涡还有一段距离,也被这刺眼之极的光华弄得双目剧痛,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然而,刺目的光华和爆炸的巨响之后,却没有若水和青萦两人预料当中蔓延开来的爆炸威力,他们俩此刻双目紧闭,自然看不到那正五行真元漩涡爆炸之后,竟然和普通雷火、法宝爆炸迥然不同,威力并不是向外扩散,而是向内收缩,爆炸波及的最外围也不过才在十丈之外,绝大多数的威力,都冲向了爆炸的中心,也就是玉弄蝶所在的位置。
    虽然说彩蝶妖婴和万鳞彩羽衣结合之后,整个凝结成了一个彩光琉璃罩子,将这防御法宝的威能暂时提升到了八阶绝顶,几乎已经接近了玄黄戊己息壤环这个品阶的防御法宝之境界,但假的毕竟是假的,毕竟这一层彩光琉璃罩也只有暂时接近九阶的力量而已。面对着漩涡引发的狂暴之极的爆炸威力,当中还包含有妖蛛婴雷爆炸后产生的两千七百六十三道纵横气流,玉弄蝶本以为稳如泰山的防御几乎在一瞬间内便自危如累卵,像是风雪飘扬当中的一只残烛一般朝不保夕,无数鳞片在彩光明灭了一阵之后立即灰飞烟灭,连最为坚固的三百六十宝鳞也被损毁了一半还多。至于临时加持在此宝之上的彩蝶妖婴,更是神情委顿,一双蝶翼之上被生生震出无数冰裂之纹,显然已经是元气大伤了,再也飞翔不动,缓缓的落在了玉弄蝶的一头七彩长发之上。
    玉弄蝶此刻双目皆赤,心中的荼怨之火熊熊燃烧,对若水的恨意便是用尽三江之水也洗刷不尽。但在这命悬一线、满腔怒火的时刻,她的脑海中反倒清明一片,一瞬间内便有无数念头如同清溪一般自心头流过,电光火石般的灵光一现,终于在万千绝路中找到了一条崎岖的小道,可以通向生的路径。
    当下只见这蝶妖咬了咬银牙,把心一横,伸手一指,那早就被搅在漩涡爆炸中无法自拔的两口碧血追光剑猛然间浑身一颤,发出两声悲鸣,猛然间化成两团五金与剧毒混杂之气,初时不过才数尺方圆,然后一下子便膨胀到了一两丈方圆,却是玉弄蝶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爆了两口护身的七阶利剑,然后用这自爆法宝之力,给了不断旋转的爆炸之力一个反方向的冲击。
    虽然之前已经被五行元力给削弱了不少,但七阶飞剑毕竟还是七阶飞剑,并不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草,这两口碧血追光剑自爆之后在一瞬间内产生的十倍威力绝不是盖的,即便以正五行真元漩涡湮灭的力量,也在这飞剑自爆的力量对冲之下产生了一刹那的停滞。
    六十刹那为一弹指,如此之短的时间在正常情况下最多能容得人转上一个念头而已,但是玉弄蝶等的就是这真元漩涡之力停滞的一刹那,就在这转瞬即逝的良机到来之际,她再度将足下两朵彩莲催动,往空便起。正巧此时若水和青萦也重新睁开了眼睛,刚好看见玉弄蝶整个人宛如天际突然亮起的一道闪电,拖着一条彩色的光尾,硬生生的撞破一切,冲出了真元漩涡的爆炸范围。
    碧血追光剑的自爆毕竟只影响了真元漩涡一刹那的时间,玉弄蝶刚刚冲出来,便见那爆炸之力仍然呈螺旋状,用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继续转动、收缩,从最初的十丈大小,缩小到七丈、五丈、两丈、数尺、数寸,最后变得只有针尖般大小,随着一声彷佛琴弦崩断般的奇异响声,突然在众人视线之中完全消失,归诸于虚空,就像是这狂暴无比,足以消灭一个巅峰散仙的强悍法术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个世间一样。
    再看那逃出生天的蝶妖彩翼娘娘,早已不复一开始那翩然若仙的仪态,其人彩鬓散乱、一手扶肩,貌若仙子的脸庞上柳眉倒竖、一双红唇齿痕宛然,凤目之中更是直欲喷出火来,眉宇间的万种风情早就被甩到爪哇国去了,那一身原本天衣无缝、彷佛盛装宫裁的七彩宝衣上则是东一个窟窿西一个眼儿,露出不少欺霜赛雪的嫩白肌肤来,再配合上如今这一付蓬头垢面的模样,活像是传说中的丐帮帮主夫人,与稳坐凤阁的娘娘之类则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去。
    且不管模样如何狼狈不堪,但玉弄蝶这只蝶妖总算是从必死之局当中脱身出来了,虽然代价有点惨重,但玉弄蝶并不认为自己一败涂地了,反而觉得自己的霉运终于走完了,转而要换若水和青萦倒霉了。
    也不怪她会如此想,玉弄蝶心中自有一本帐,她如今妖婴之力尚存,足下有两朵进退如电的彩莲,精通数种威力与五阴地煞幽魄魔罡相仿的魔道凶法,外加防御度虽然降低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程度,但仍有护身之灵效的万鳞彩羽衣,攻守皆无可担忧。至于对手嘛,玉弄蝶可不相信那白发混蛋小子在施展了正五行真元漩涡这样恐怖的法术之后还能有什么余力,而青萦这个没有了妖婴之力,仅有几件法宝也都全都受损的手下败将更是完全没有被玉弄蝶放在心上。所以,刚刚才逃脱了一场死劫,这蝶妖便凶心再起,面上戾气一现,就要施展辣手,开始朝面前那两大强敌头上倾泻心中的怒火。
    只可惜她才刚刚嗔目作势,那南方魔教的几种秘法将发未发之际,却见若水面上得意之色一闪而逝,然后便觉得背后似有龙吟之声隐隐响起,疾风激荡,寒意徒增,激得身上肌肤起了无数的小疙瘩,似乎是有一样极可怕、极危险的东西突然在其背后出现了。
    玉弄蝶心中悚然一惊,手足顿时冰冷的如同三冬之雪,心知这必定又是若水之前伏下的什么暗手,而且从感觉上判断,这手段锐利锋芒之极,竟然带有一种无坚不摧,让人无能抵挡的感觉,也不知是什么厉害法宝或是法宝。只是这当儿玉弄蝶却是不及回头去看了,更不及多想,直接将心一横,双臂一振,身上那万鳞彩羽衣脱体飞出,挡向了身后袭来之物,本身却是仅着小衣,赤着手足玉肩,一踩足下彩莲,疾向斜上方闪去。
    自这蝶妖身后袭来之物,非是别个,正是当初若水和青萦暗中商量,定下这一项连环计策之时偷偷租借给她的八阶法宝双龙阴阳剪。
    原来若水早料到凭自己半吊子的正五行真元漩涡之法,除非走了狗屎运,否则绝不可能直接将蝶妖击杀,因此在暗中伏下了好几招后手,将双龙阴阳剪借给青萦使用,便是其中之一。此宝使用限制较小,只需要装备者拥有正邪两家任意法力一百五十级以上的修为,便可催动这柄宝剪,发挥出极强的攻击力来。青萦虽然失了元丹妖婴,但运使此宝却是绰绰有余。方才她在若水的指点下,偷偷将这柄宝剪缩得只有米粒大小,然后借着抵挡五阴地煞幽魄魔罡时飞出的剑光掩护,暗地里将双龙阴阳剪埋伏在半空之中,待到玉弄蝶接连耗费两件至宝妖蛛婴雷和碧血追光剑,好不容易从真元漩涡中脱身之后,方才斜刺里突然杀出,化成两条金红巨龙,自其身后交尾剪来。
    这一剪若是剪中了,玉弄蝶这七八百年的道行、一身超绝的魔道法术势必将付诸流水,翻作画饼。不过也是这蝶妖运气不错,她迭遇凶险之后,已然成了惊弓之鸟,警觉性超高,这一突如其来的一剪子居然也被察觉,被她使了个脱袍让位,金蝉脱壳的法子,将一件万鳞彩羽衣送进剪口,卡擦剪断,自己却是飞身而起,险过剃头的又躲过了一次劫数。
    “逃吧,这人我是绝敌不过的了!”刚刚闪过宝剪一击,身行还在不住的向上飞行呢,玉弄蝶脑海中便瞬间闪过这个念头。
    前不久,她还自信满满的想要击杀若水,但这彷佛天外飞仙,突如其来的一剪却像是一桶冰冷的雪水一样,狠狠的浇在了玉弄蝶的头顶之上,让这蝶妖无来由的生出满腔的畏惧之心来。按理说若水和青萦虽是以两人和斗她一人,但他们毕竟等级较低,就算加在一起,真实实力比玉弄蝶也还是要稍逊一筹的,可自从开战以来,偏偏是玉弄蝶接连吃了无数亏,身上的冷汗干了又出,出了又干,一颗小心肝被吓得扑通扑通跳个没完。想她彩翼娘娘在这附近数万里祁连山中纵横无敌,比她强大的妖怪不是没有,但却从来也没遇到过像若水这种明明实力有所不及,却还能让她吃尽苦头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