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投机取巧渡天劫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你小子这样奸商惯了的人怎么会如此大方?不对,肯定还有阴谋,水水你丫还是直说吧,你要是不说清楚,可别怪哥哥我拿了你的东西还赖账。”赤神很郑重地回道,这资料中所写的可是修炼元神的秘辛啊,对于现在大道中诸多对如何修炼元神还两眼一抹黑的玩家来说,其价值简直比九阶法宝还要珍贵,就算是晨星、天堑、舞阳城里那些骨灰级玩家,如今对这些知识也还在摸索当中。
    如果若水给出的资料正确无误的话,那晨星、天堑和舞阳城中的散仙高手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修炼中就将少走无数弯路,实力进步势必远远领先于其它组织,尤其是大联盟的玩家,其中的重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这个极具战略意义的人情,委实让赤神有些不敢轻易承受——以若水的奸商程度来看,这个分量的人情绝对不是好还的。
    但是在若水心里,却并不以为这两份回礼太过珍贵。没错,乍一看起来仿佛若水把自己的好不容易摸索出来的游戏情报白白送人了,但实际上就算若水不说出来,用不了多久那些最顶尖的散仙玩家们一样能自行摸索出来,只是会稍微耽搁一些时日而已。与其让这些情报烂在肚子里头,倒不如告诉噬空璎珞、赤神、楚老二他们,这样不用花若水一分钱,就能让晨星、天堑和舞阳城这三家大道中实力最为庞大的组织反过来各欠他一个天大人情,可谓无本而万利。所以就算不出眼下这档子事,若水其实也打算找个时间把这些消息卖给晨星天堑,现在只不过是将这计划提前了,再多饶上一个舞阳城而已。
    此时见赤神颇有些患得患失,加上若水自己暂时也没想到要从这三大势力手中获得什么实际的好处,只想着把剥削这些家伙的机会留到以后,因此在回答赤神的时候,若水便用上了拥有无限可能的人情二字,“阴谋你个头啊,三爷只是要你们两家都欠我点人情罢了,我现在发现,这人情还真是个好东西,比什么真金白银,高阶法宝的都要好得多,赤神你说是不是啊?”
    “就这么简单?”
    若水信誓旦旦的回道:“就是这么简单。”
    “靠,简单个屁,人情?这人情未免太大了点吧,你让哥哥我以后怎么还你?”抱怨了一番之后,赤神最终还是接受了若水的好意,“希望还人情的时候,用不着把老子的内裤当掉。”
    “放心啦,就算要当内裤也是当神之背叛的,你担心个鸟啊?”
    “也是……对了,这东西,晨星那边……”
    “赤神,你知道我一向严守中立的,有你一份,自然也会有噬空璎珞他们一份的。”若水和晨星的关系比跟天堑更好,再说这所谓的秘辛一旦传播出去就变得一钱不值了,所以若水当然不会厚此薄彼,平白放过这次让晨星欠自己一个天大人情的好机会。
    “行,就算晨星也有一份,能赶在大联盟那帮人之前起跑我已经很知足鸟……水水,你的这份情我代表天堑记下了。不过楚老二那边,就算你送他们这一份大礼,那个任务恐怕也不能解除啊,毕竟出尔反尔是业界大忌,他们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工作室……”
    若水无所谓的回道:“没关系,这次的事我认了,不过我相信,下次就算有人出再高的价钱,舞阳城应该也会站在我这边吧?”
    “你小子,学得真够快的,一份资料就把游戏业界三强都绑到你的战车上去了……我是不是该庆幸你小子对争名夺利的事情没有兴趣呢?”赤神苦笑的回道。
    “呵呵呵呵,这种费心费力的日子俺是不打算掺和到里面,你放心好了。”若水又瞥了一眼树外,见小心耶稣他们七人布置下的六合阵法已然接近完成,当下便道:“其实就算赤神你不来提醒我,三爷也没打算继续在川边和这帮无聊的鸟人耗下去,只是在临走之前,总要给某些人留下点美好记忆才行,哼,小心耶稣……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我要忙活去鸟!”
    赤神见了若水最后发来的信息中那杀气腾腾的话,不禁打了个冷战,小心耶稣?嗯,但愿耶稣真的会保佑他吧,居然敢找杀手去对付若水那个记仇的家伙,希望他这一次不要死的太惨啊!
    就在若水和赤神往来通信的时候,小心耶稣和他手下的六大高手渐渐将从系统处买来的六合阵法布置得有模有样了,里许方圆的地面上,处处是银芒闪烁,直射出地面三丈开外,构成一座六瓣莲花状的奇妙阵法,那六合阵又被称之为六花阵,便是因为这形状而得名的。而若水和赤神结束通信后,便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小心耶稣他们身上,当下隐着身形,偷偷摸摸的从藏身处的那颗巨树背后探出脑袋来,眼看小心耶稣他们已然将阵布置的七七八八,不禁在心中冷哼一声:好小子,居然请动舞阳城的杀手来对付三爷我,以前倒真是小瞧了你……不管今天你打算在这里玩什么花招,三爷定然要好好送份大礼给你,方才能报答你一番好意呢!”
    又等了约莫了两三分钟,刀过无痕他们终于将六合阵法布好,喜滋滋的朝小心耶稣走去。而小心耶稣眼看着六合阵法已成,眼下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渡劫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了,不禁十分的紧张和兴奋,甚至开始想象起趁着舞阳城高手对付若水的空当,自己渡过天劫,苦练本领,最后一举复仇,将若水强j了一百遍呀一百遍的景象来,却不知道,自己意欲杀之而后快的大仇人若水眼下正待在几百丈外,冷冷盯着山谷中一行人的一举一动,专等自己暴露出最终目的之后,再想办法给予自己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小心耶稣收起兴奋的心情,将六个手下召集到身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一起说些什么,若水见状不禁十分好奇,又因为距离较远听不真切,当下就想举步往前走上一小截,好听听这些人到底在商议什么,以便知己知彼,随机应变。
    却不想若水这边才刚抬脚,还没往前迈出一步呢,只见那小心耶稣、刀过无痕等七人便同时身化各色奇光,分做七路,或舞剑光,或出法宝,或喷出妖丹毒火,或祭起百般蛊虫,如同七条怒龙也似,在空无人迹的山谷中梳篦子一样横扫而过。却是这些人为了安全起见,生怕谷中藏了心有不轨的玩家或npc,又或者之前有什么未曾清理干净的怪,因此才突然发难,各施手段,准备以犁庭扫穴之势将整座小山谷再搜索一遍,免得等会小心耶稣渡劫之时出什么纰漏。
    这七人动手极快,用的又都是大范围攻击的招数,山谷方圆不过两千多丈,那里经得住七大高手的横扫,眨眼间那些毒虫烟火、剑光法宝已然将山谷中半数以上的地域清理了一遍,眼看着其中一个玩家发出的搜索剑光已然快要接近若水背靠的那颗巨木了。
    “这帮人也真小心,看来必定图谋甚大呀!”若水见那玩家发出的剑光品质不低,速度也甚快,好似无孔不入的碧水一般在树木之间不住的扫来扫去,搜索的十分严密,要是被那剑光带上,就算伤不了自己性命,但是隐身法也必然被其破去。若水一心想看看小心耶稣他们到底要耍什么花招,自然不肯此时就被识破行藏,当下不慌不乱,心念一动之间将先天五行九转玉枢妙法发出,一股法力无声无息的透出体外,径直传入了巨木之中。
    当下只见若水法力到处,那颗粗需数人合抱的大树树皮中立刻无声无息的裂出一个大洞,将若水藏在当中,然后在一瞬间里又再度闭合起来,只在粗糙无比的树皮中留下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裂缝,好让若水观察外面的动静。
    那搜索这个方位的玩家剑光虽快,威力也自不小,但怎奈若水随机应变的乙木法术十分神奇,居然无声无息的将己身藏入巨木之中。而那山谷之中,似若水藏身巨木一般的大树起码有二三十颗,故而那人经过此处时也并未十分注意,剑光绕着大树转了两匝、削切几下,见并未有什么异状之后,便转向别处去了,当下自然是一无所获。
    等这七人再度将小山谷仔细检查一遍,确定安全无比之后,小心耶稣这才放下心来,挥手让手下六大高手各归其位,站到六合阵法的阵眼位置去,然后这才面色凝重的打开自己的人物界面,郑重无比的点下了升级按钮。当下随着一道金光闪过,那小心耶稣已经正式从一百一十九级成功升级到了一百二十级。
    虽然说在没有成功渡过人生第二次天劫之前,这一百二十级的等级还只是虚幻而已,并不能让小心耶稣跨过从剑仙到散仙的鸿沟,但手持大批厉害法宝,又有六合阵法配合的小心耶稣还是对自己能否成功渡过二次天劫保持着极为乐观的态度,仿佛那散仙境界已经在向他微笑招手了。
    “太阳,我还以为这小子想干什么呢,原来是准备渡二次天劫!”等到搜索之人撤走了以后又从树皮里潜出来的若水看到七人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一百一十九级的准散仙小心耶稣身上又闪烁起升级的金光,那里还不明白这帮人从无定城跑到这荒郊野外的小山谷里来究竟是为得什么,当下顿时有一种被馅饼砸到头,三等奖突然升级为特等奖的感觉。“哇卡卡卡,正愁没法子给你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呢,你居然敢跑到三爷面前来渡天劫?这次不让你渡劫失败挂上二十级,老子这若水的大号从此就该倒过来写鸟!”
    按照系统规定,渡游戏中第一次天劫失败的惩罚是渡劫者人物等级外加所有技能等级降十级,而二次天劫则是降低二十级,若是三次天劫失败的话,就是全部降低三十级。对于越到游戏后期,升级就越困难的玩家们来说,这个惩罚不可谓不重,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玩家卡在天劫的关口,非要等到有十足把握了才肯冒险了。而如今小心耶稣虽然技能等级并未提升到最高,但凭着六合阵法之力和手头极多的法宝、丹药,渡二次天劫成功的希望当在六七成左右,已然算是极高了。
    但是,有若水这个凶神恶煞在旁边,这小子要是能渡劫成功那才有鬼了。不过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谁让他找舞阳城杀手的事情刚好让若水晓得,而又恰好被一路跟踪到了渡劫地点呢?不然的话,若水还未必能狠下心来直接破坏他的渡劫大计,一下子葬送掉小心耶稣二十级呢。
    只不过若水现在虽然有心捣乱,却并未急着动手,毕竟那六大高手也不是摆设。况且小心耶稣现在刚刚才升完级,劫云未聚,劫数未现,现在杀掉他的话,系统也不会判定直接降他二十级——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若水并不想让小心耶稣渡劫失败的太快,总要先给他点希望,然后再一点一点的让这小子陷入到绝望深渊,这样才比较有教育意义啊!
    “嘿嘿,所以说,俺还是先看看系统老大准备怎么玩这小子好了……嗯,说曹操曹操到,这劫云来的好快啊!”若水满肚子坏水正疯狂翻腾的当儿,小山谷外的天际一阵云翻雾涌,猛然间一片黑云宛如铁马奔腾,天河下泄一般,从天际狂涌而来,不过片刻的功夫,便自飞临小山谷的山空,彷佛锅盖一样将数里方圆的山谷遮盖得严严实实、不见天日,天色瞬间暗了下来,仿佛世界末日提前到来一般。
    “会长小心,劫云已显!”六合阵闪动的银光中,刀过无痕等人放声大叫,小心耶稣则装出一副镇定表情冷冷回道:“这我当然知道,你们六个给我小心戒备外敌,不可大意,听到了没有?”
    “是,会长放心,我等必然全力戒备,护得会长渡劫周全!”刀过无痕等人拱手应是,然后一个个仗剑嗔目,警惕的看向四周,防备有人或怪物被劫云吸引过来,意图对渡劫之人不利。至于头顶的天劫他们倒不太在意,那天劫就算威力再大再厉害,也只是针对渡劫之人一人的,别说他们六人的位置距离小心耶稣还有一小截,就算和小心耶稣站在一起,也不怕被天劫威力波及的。
    而眼看着黑色劫云中电蛇道道、雷光隐隐,小心耶稣估计最多再有几分钟那天劫便要在自己头顶发威了,当下连忙开始了渡劫前最后的准备工作。只见他用手中灵符一点,其脚下那块六角形的法宝立刻发出一阵银霞,顺着六合阵法的脉络传将出去,瞬息将便六瓣莲花也似的六合阵法启动,一道道银光自地上射出,开合动静、变化如幻,光从卖相上看,任谁也不敢相信,这居然就是系统出售的九种以威力垃圾之极而闻名的阵法之一。
    小心耶稣要的既不是六合阵法好看的声光特效,也不是它那微不足道的攻防能力,而是阵法赋予主阵者的特殊能力,当下只见他口中默默念动真言,打出六道法决,瞬息间从位于阵眼处的六大高手身上各自抽取了十二分之一的法力,尽数汇聚到了自己身上,一阵银霞闪过,小心耶稣身外便多了六个碗口大小的银球,分别代表了刀过无痕他们六大高手的法力。
    一下子将六个百多级高手十二分之一的法力加持到自己身上,顿时令小心耶稣实力大增,远超平日。不过他可不敢就这样用六合阵法明目张胆的为自己撑腰,这样势必会引起天劫变化,因此刚刚将法力汇聚成功之后便立刻用手朝脚下的六角形法宝上一点,轻叱一声,那六合法阵之中诸多银光立刻一阵激烈的闪烁,竟然渐渐黯淡下去,过不多时,便只能隐隐见到一丝银芒闪动而已,却是小心耶稣关闭了阵法的巨大多数功能,只维持了基本的运行而已。
    小心耶稣不是傻子,他知道系统老大是很精明的,要是任由这六合阵法运转的话,天劫自带的智能系统便会判定渡劫之人有六合阵法相助,因此威力不免大增。可如今他只维持阵法的基本运行,却不放开阵法一丝一毫的威力,自然不会加大天劫威力。而加持阵眼法力的能力属于六合阵法的特殊能力,既不会引动天劫变化,而且只要阵势运行便能发动,丝毫不用担心加持到自己身上的法力会被天劫计算进去,可谓实打实的钻了系统一个大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