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常羊老怪的算计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长颠师兄,贫道这小师弟已然准备妥当,不知师兄这边,对这位晨星的玩家道友可还有什么指教么?”何道理见长颠并没有对洗洗就睡多说什么,打了那玩家一个爆栗,说了两句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就一幅稳坐钓鱼台似的样子离开老远坐下了,因此心中不免颇为疑惑。但就算他心里再疑惑,这场架终究还是要打的,总不能一大帮人傻站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干吧?还是先让洗洗就睡和朱阳子先开始比试再说吧,反正何道理对自己和朱双辰赐予朱阳子的那三件法宝信心十足,有了这三件附有青碧仙子元神的法宝,此时的朱阳子足以与地仙中人抗衡,何惧他长颠在那玩家身上耍了什么花招?
    长颠很不耐烦的说道:“道爷该说的早就说完了,要打就趁早开打。”
    “好,长颠师兄豪气果然不减当年,既然如此,朱师弟,你便往那论剑台上去一遭,和晨星的玩家道友好好比试一番吧!”
    “是,谨遵掌教法旨!”朱阳子志得意满的应了声是,转过身来往论剑台中间走去,何道理身边那些峨眉长老中的一位见状连忙用手一指,那论剑台原本平整整的一大块白玉地面上突然钻出了九个足有笆斗大的白玉龙头,从龙口中吐出一丝丝的烟气,转眼间便在论剑台地面以上三丈处形成一片足有五六十丈方圆的烟霞平台。原来若水他们现在所站立的论剑台并非真正用来比试的地方,唯有那烟霞平台,才是洗洗就睡和朱阳子决斗的战场。
    作为峨眉名家弟子,朱阳子还是展示了名门大派应有的素养,朝何道理、朱双辰、众长老看了一眼,又朝着长颠躬身施了一礼,这才驾起一道剑光飞到了烟霞平台之上。若水见了朱阳子貌似纯良的表现,不禁撇了撇嘴表示不屑,但老无却是个识剑之人,此时已经把眉头紧皱了起来,对洗洗就睡说道:“洗洗,我看刚才那道剑光光华内敛不露、剑性圆融,绝对不是一般等闲飞剑可比的,等会比试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口剑才是。”
    实际上无非如此说的一点都没错,朱阳子此时身上这口剑虽然只有七阶,但却是朱双辰为儿子特别炼制的,非但剑性被朱双辰锻炼的无比通灵,连飞剑本身的威力也绝对是七阶飞剑之中的顶尖,更能极好的配合朱阳子所擅长的分光太乙剑诀,发挥出亚类八阶飞剑的威力。那朱阳子御剑的时间虽然才只有短短的一刻,但老无专精剑术,眼光不俗,自然能看出此剑的不俗之处来,要不是因为日月旋照剑必须要古剑仙的心法剑诀才能驱使,他甚至都想把自己的飞剑借给洗洗就睡,用以抵御朱阳子的这口厉害飞剑了。
    洗洗就睡虽然不及老无的剑术高,但是能自创出法剑融合之术,剑法之高,实力之强,也是可以想见的,此时不禁点了点头,却又自信满满的低声回道:“安啦,区区一口飞剑,现在的我难道还应付不下来么?”
    听到“现在的我”四字,老无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洗洗就睡已经并非吴下阿蒙了,知道自己多虑了,当下不禁一笑,若水却悄悄扯了洗洗就睡一下,租借过去了几样东西。
    “我靠!这,这……水水你未免也太牛逼了吧?难道你去抢劫系统银行了?”洗洗就睡看了看水水借给自己使用的几样法宝,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好么,七阶八阶九阶统统都有,而且个个威力强劲,属性出众,饶是洗洗就睡身为晨星公会第一炼宝专家,识宝炼宝无数,此时见了若水好心借来的这几样法宝,这才明白虽然自己花了无数心血炼制了好些足以自豪的强力法宝,但是比起若水这个变态奸商来却还差着好大一截,这可真是让人郁闷到想要吐血呀。
    若水奸笑了两声道:“这算什么,要不是属性不合,我这还有两件九阶法宝可以借给你呢……先别吐血,我还有话要说呢,虽然洗洗咱们关系不错,但是我也不能白借你这么多法宝去耍帅吧?”
    “靠,借个法宝用用还要钱?那这些东西你还是收回去吧,我用不起!”一向也极为小气的洗洗就睡立刻回道。
    “瞧你那小气劲,谁跟你要钱了?我是说,等会洗洗你要是能侥幸获胜的话,须得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就算是借你宝贝的报酬,如何?”
    洗洗就睡奇怪的说道:“这样啊,原来不是要钱的……水水,我等会说两句好听话这倒没什么,可是你真的确定要我这么做?这样可是很得罪人的。”一边说,他还用眼瞟了一下峨嵋派那边,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若水面色古怪的犹豫了一下,这才用力的点点头,“就这样,没关系。”
    “行,我答应你了,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一听说不要租借费用,洗洗就睡对于八阶九阶法宝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他正想问问若水这些法宝的特点,就听得后面坐等看戏的长颠真人已经不耐烦的喊了起来,“兀那小子,还不快快上台打过,难道害怕了不成?”
    闻听长颠催促,洗洗就睡不敢多说什么,当下也一纵剑光,往烟霞平台上去了。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长颠的眼神之前曾在若水身上一扫而过,嘴角露出了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后,方才催促洗洗就睡赶快上台。
    而那些峨眉长老们见比试终于即将开始,脸上都隐隐露出笑容,只有何道理不动声色的看了若水一眼。虽然说若水和洗洗就睡之间租借法宝是玩家之间的行为,但是拥有一双法眼的何道理还是隐隐看到了好几道各异的宝光从若水身上转移到洗洗就睡这边,知道洗洗就睡等会比试的时候恐怕又要多几件威力不俗的法宝了,当下不由得大为恼怒若水这个多事之人。
    不过若水毕竟不是昆仑派的人,又和洗洗就睡同为玩家,何道理就算心中不爽,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暂时先把这事放到一边。而若水在把玄黄戊己息壤环、双龙阴阳剪等几件法宝租借给洗洗就睡之后,也退开到一边,一边和老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一边在心中和常羊老怪以神念对答。
    “老常,洗洗这小子得了长颠之助后实力暴涨,我看足够搞定那臭小子了,何必还要借他那些法宝呢?这不是摆明了让峨嵋派的npc对我心生怨恨,让我多几个仇家么?”若水虽然听从常羊老怪的指点,在洗洗就睡出战之前借出了法宝,但是心中还是疑惑万分。
    “哼,你以为不借这些法宝,那些峨眉小子就会对你有好感了?少废话,此事我老人家自有计较,对你小子也是大大的有利,问那么多干什么?”老常得意的回道:“嘿嘿,难得有这么个机会正好能让昆仑派欠你一个人情,若是不利用利用,我老人家岂不成了傻子?”
    “可我还是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啊。”
    “多此一举?真是没见识的小子,没见那刚才找你们麻烦的小童子此时身上无端端的多处好几道根本掩饰不住的强烈宝光么?有了这些法宝,就算昆仑派那个矮子道人用玉清仙光暂时将你那朋友的实力提升到了一百八十级以上的地仙境界,也不可能稳胜对面那黑心小娃娃,须得加上你这几件法宝,方才能多份胜算呀。”
    “原来如此,峨眉派那帮人果然也在暗中耍了花样呢!”
    “不错,而且我老人家能看出这一点,那昆仑矮子本事比我老人家还大,自然也能看出来。所以我老人家才会给你出这个主意,如此一来,无论你那朋友等会是输是赢,那昆仑矮子和你那朋友都要欠你一份人情,如此划算的买卖,干嘛不做?”
    “哇,老常,我对你的敬仰简直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
    “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是吧?你小子就不能换点新鲜的花样么,这些无聊的废话在我老人家纵横天下那个年代就有了,可你现在居然还在用这么老套的马屁!”
    “嘿嘿嘿嘿,原来老常你当年也是同道中人呀……靠,居然趁着那臭小子行礼的时候突然动手,洗洗你果然够朋友,为帮我和老无报仇,居然连脸都不要了!”
    原来若水正和老常用神念沟通之时,烟霞平台上那一人一npc已然打了起来,那朱阳子心眼多的很,在掌教和父母面前一直维持个乖宝宝的形象,故此在烟霞平台上极力想表现出一付小大人似的,和洗洗就睡打了个照面以后,虽然眼中流露出一付不屑的神情来,但是口中却还是虚伪无比的说要洗洗就睡多让着点自己,还假模假样的准备先向洗洗就睡行个礼数,再来比试。
    却不想洗洗就睡听若水和老无说过朱阳子不少闲话,早知道这小家伙不是个东西,再加上玩家之间pk,向来是说动手就动手,翻脸比翻书还快,此时见小正太一付腻腻歪歪朝自己行礼的样子,还以为他在耍什么花招呢,当下更不多言,趁着朱阳子躬身行礼的时候直接挥出两道剑光,气势汹汹的往朱阳子身上砍了过去。
    他这番举动在若水和老无这样的玩家看来自然是解气的很,长颠和洗洗就睡也是一路货色,见状只有在心里夸奖这小子机灵、不呆板的道理。不过峨嵋派众npc看了这无礼的举动之后却是齐齐冷哼了一声,尤其是朱双辰,一张威严的面庞冷的都快结出一层冰了。
    朱阳子行礼之时还在沾沾自喜,心想如此做派,够能显出我峨眉弟子的高尚修养来了吧?谁想到腰还没直起来呢,耳边就听得风声不对,那如意项圈上的银霞也自发出现护在身外,朱阳子这才知道原来对方那个玩家竟然无耻到趁着自己行礼之际猛下毒手,剑光已然即将临体。
    “狗贼,居然敢如此无礼,小爷今天要是不把你打的兵解转世,就不叫朱阳子!”朱阳子脑海中狠毒的念头电闪而过,他在峨嵋派中宛如天之骄子一般,无论是谁和这小子切磋动手,都只有哄着让着,任他朱阳子用诡计戏耍的道理,怎么会像洗洗就睡这样容情不下手,下手不留情,趁着行礼的时候猛下毒手?
    此时的朱阳子当真被洗洗就睡的举动给激怒了,一双圆睁的俊目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一般,法力到处,除了将如意项圈中的银霞激发的更加璀璨,挡开了洗洗就睡的那两道剑光外没,同时也将项圈上的其它几样法宝,七彩灵翠石、天火九龙佩、太音定岚钟、十三太白金刀等四宝全都祭在空中,一时间身边当真是宝光四射,带着无穷光华,狠狠朝洗洗就睡砸了过去。
    晨星公会的四大高手各有所长,骨翼是诡异的鬼门弟子,阴神法术鬼气森森;小小绿竹是妖怪玩家,碧鳞七宝件件久经淬炼,非同小可;杀神第一精通剑术,一双黑剑号称晨星剑法第一。可这三人却都公推洗洗就睡为晨星最强,只因为这个小子实在是天纵奇才,剑术之高仅次于杀神第一,法术运用之巧妙,几乎能与骨翼并驾齐驱,更是公会第一炼宝大师,手头法宝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不比小小绿竹逊色多少,剑、法、宝三样,竟然都是一等一的出色。更创出了法剑合一的绝招,故此才能在强手如云的晨星公会中稳坐第一的宝座,其实力直追老无,与想飞不相上下,比若水嘛……一对一的情况下,恐怕还是洗洗就睡稍微强一点。
    此时这位大道中有数的高手玩家眼见剑光到处,竟然攻不破对方发出的一幢银霞,而且那小正太更是把眼一瞪,牙一咬,一口气祭出了四样威力不俗的七阶法宝来,不由的好胜心起,当下也不急把自己最为拿手的法剑合运之术使出来,而且将一双飞剑切换成了自动控制,自己却从怀中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金镶玉荷叶形圆盆来,用手一指那宝盆,只见四道光华自盆中飞出,青红蓝白,也是光芒四射,威力无穷,刚好将朱阳子如意项圈上的四样法宝一一敌住。
    那青色光华是一支镶嵌着十八颗舍利子的降魔杵,挥动之间风声如雷,力大无比,和小山般的七彩灵翠石乒乒乓乓得打在一起;红色光华中显出一棵珊瑚宝树来,千枝万杈上燃着无穷红焰,以火制火,与天火九龙佩上的九条火龙正是敌手;发出蓝色光华的湛蓝色宝伞和发出白色光芒的一只玉笛也刚好与太白金刀与太音定岚钟旗鼓相当,一时间满空皆是宝光异彩、火焰风雷,八件法宝纠缠在一起,斗了个不亦乐乎。
    八件高达七阶的法宝同时在空中比拼的盛况当真罕见,非但若水和老无看得眼神迷离,就连峨眉众长老面上也露出惊讶之色,却不是吃惊洗洗就睡一个玩家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法宝,而是惊讶他居然由此本事,能同时使用四件极耗法力的七阶奇珍。
    须知朱阳子的那石佩钟刀四件法宝,乃是其父母用无上仙法与如意项圈炼在一起,虽然可以分成数下,但是只需要消耗使用一件法宝的法力,故此以朱阳子的本事才能同时运用好些件七阶法宝而丝毫不觉吃力。但是洗洗就睡这四件法宝虽然同是出自那宝盆之中,却是四件完全不相联系的法宝,运用起来需要四份法力,如此之大的消耗,那玩家却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彷佛祭出的并不是四件七阶法宝,而是垃圾法宝一样,可见其实力似乎也并没有自己这些人想象的那么弱。
    峨眉众人不知道此中缘由,若水、老无、洗洗就睡和长颠却是心知肚明,明白这是玉清仙光的功效。尤其是洗洗就睡,此时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因为他虽然通过长期的积累,炼出了七八件七阶法宝藏在这荷叶形聚宝盆当中。但是毕竟等级不到,法力不够,要是搁在平时,能同时运使其中的三四件法宝,便算是到了极限了。可如今洗洗就睡得了长颠三成玉清仙光的加持,别说只同时使用四件,就是再多使出几件七阶法宝,也是轻而易举,毫不为难,难得能拉风一下,此时不显摆显摆,更待何时?
    朱阳子不知道其中的缘故,战斗经验又少,还以为洗洗就睡为求速胜,才会强行催动那么多法宝和自己大战,当下不禁冷哼一声,心想既然你打算玩,小爷就陪你好好玩个够!当下也提起全身的法力,将如意项圈与四宝威力都催发到了极致,如此犹嫌不够,终于将其父刚刚赐下的那口七阶仙剑,转魄生光剑也祭了起来,将其化成一道白亮亮的剑虹,拖拽出八十一条同样大小的剑影,彷佛一个巨大的浪头一样朝洗洗就睡当头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