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尔虞我诈,谁比谁更无耻?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眼见何道理坚决不肯让步,长颠真人眼中寒光暴闪,就准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打出峨眉,将魔石圣典送回昆仑山再说。虽然峨眉山中高手如云,但是真正能和长颠真人相抗衡的也就只有二三人而已,而且法力到了如长颠、何道理这般境界,若只想逃,天下间还真没有能困住他们的地方,便是坐拥无数顶尖npc高手的峨嵋派山门也不行。
    而且正所谓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他们这些名门正派,讲究的就是一个脸面,私底下无论如何无耻都行,但是面子上还是要顾忌一点的。就算峨眉真有搞定长颠的实力,但是这矮道人癫狂之名享誉天下百多载,此时独身一人闯入峨眉,既曾对峨嵋派施有恩惠,世人皆知,又有昆仑派庞大的势力作为后盾,峨嵋派何道理、道一子等人再嚣张跋扈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派出无数高手围杀长颠,抢夺魔典,和昆仑派彻底翻脸。
    基于同样的道理,长颠也不好太落峨嵋派的脸面,免得影响到两派之间表面上的和睦,在昆仑和峨眉还没有彻底决裂之前惹出太大的乱子来。故而虽然昆仑、峨嵋两派对魔石圣典一样志在必得,但无论是长颠还是何道理,都只能想办法智取,而不能靠着强硬手段来抢夺魔石圣典。
    眼见长颠真人眼中露出寒光,何道理如何猜不到其心中所想?由于主动权掌握在长颠手中,何道理若想反败为胜,只有别出奇兵,才有可能改变此刻不利的局面,于是心思电转之下,本来还板着一张臭脸的何道理突然冲着长颠真人微微一笑,说道:“长颠师兄,既然你对这魔石圣典志在必得,可敢与贫道赌上一把?”
    长颠真人一怔,他纵横天下百多年,只有不愿之事,还从来没有不敢之事,当下将双手往后身一负,昂首看着何道理说道:“赌?不知何师弟将以何物为赌?如何赌法?”
    “长颠师兄,既然昆仑与峨眉两派都有前辈遗命流传,不如今日贫道与师兄便以这半块魔典为赌,师兄若是赌赢了,贫道立刻将手上半块魔典拱手奉送,成全师兄完成师命。不过,若是师兄赌输了,师兄手上那半块魔典便需交回峨眉,让我峨眉弟子去降妖伏魔,如何?”
    “哈哈哈哈,何师弟真是好气魄,这魔石圣典关乎之事非小,师弟却愿用它来和长颠我赌上一把,果然不愧是峨眉掌教,当断即断,了不起,真是了不起。”长颠真人知道何道理是看出自己有了去意,为了不让自己不顾一切的逃跑,方才会用这种法子来留下自己,再图后计,免得自己一跑,峨眉只能落个人宝两空。
    不过他虽然看出何道理的用意,但同时将两块魔石圣典都得在手中的诱惑委实太大,便是长颠真人也忍不住有些心动,心想这倒是个好机会,只是我行事说话之时须得小心谨慎,万万不可落进峨嵋派的陷阱当中去才是,于是开口问道:“师弟所说乃是赌注,却不知道如何赌法呢?”
    何道理微微拂了拂衣袖,将手中魔石圣典断裂之处露了出来,淡淡说道:“长颠师兄法力惊人,适才贫道已然领教一二了,想我峨眉与昆仑同气连枝,虽都为道门一脉,但所学所长毕竟略有区别。贫道久慕昆仑所学,实在是心向往之,只憾无缘得以与真正的昆仑高人印证所学,今日难得长颠师兄仙驾光临,岂不正是天意所定,好让贫道了此心愿么?”
    “哈哈哈哈,听师弟此言,这所谓的赌上一把,可是要与长颠印证印证两派道法,以分胜负么?”
    “癫仙大名,普天下修道之人无人不晓,却不知长颠师兄可愿赐教否?”何道理满面肃容的盯着长颠真人的双眼,眼神中的挑衅意味表露无疑。
    “好,好,好,峨眉派剑术乃道门一绝,何师弟执掌峨眉已有数十载,那三口峨眉至宝、天外三剑想必已然练到随心所欲,无所不至的地步了,今日长颠能与何师弟一较高下,足慰我平生之愿,这一战,长颠应下了!”面对何道理的挑衅,长颠真人仰天大笑,豪气干云的回道。他自知要是光比剑术的话,何道理就算不借宝剑之力恐怕也要胜己一筹,但是若论法术,自己苦练数百年的玉清仙光威力则要远胜何道理的雷法,两人各有所长,真斗起来胜负不过五五分而已,既然他何道理意欲一战,自己又有何可惧?不过是各凭实力说话罢了。
    “长颠师兄当真愿意不吝赐教?”何道理说话间眼中狡猾之光隐隐一闪,不过却极好的掩饰住了,连长颠真人都没有看见,故此这矮道人闻言之后只是冷哼一声道:“哼,我长颠说话,向来说一不二,与某些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行径大不相同。”
    见长颠真人当真答应了自己的挑战,何道理刚才还一幅气势逼人的挑衅模样立刻消失不见,转而微笑着说道:“师兄肯指点一二,贫道心愿了矣!师兄稍待,等贫道与诸位长老商议一二,想一个既能不伤和气,又能印证道法,分出胜负的法子来,再向长颠师兄分说。”
    长颠真人闻言笑容不禁一变,皱着眉头道:“想什么不伤和气,又能分出胜负的法子?你我打上一场,获胜之人便拿走魔典也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弄什么旁的事情出来。”
    “长颠师兄此言差矣!”何道理正气凛然的说道,“昆仑峨眉向来和睦,更何况师兄早年行道之时,对峨眉与贫道都有大恩,贫道若要与师兄动手过招,岂不是既伤了两家和气,又让不知内情的宵小之辈说我峨嵋派枉顾道义,对恩人以怨报德?长颠师兄可万万不能陷峨嵋派与贫道于不义呀!”
    “这……”听何道理义正词严的提出道义来,长颠真人一时语塞,洗洗就睡则是面部肌肉扭曲,忍笑忍得肚子都疼了。他见峨眉和昆仑终于为这魔典之事当面锣对面鼓的斗了起来,真是称心如愿,却还不愿意就此离开,而是想把整场热闹看完了再说,此时听何道理明明是设下陷阱要阴长颠,却还能面不改色的说起与昆仑派的和睦关系以及道义二字,要不是顾忌到峨眉这些牛人随手一捏就能把自己弄死,这个无良小子肯定早就抱着肚子滚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何道理的铁脸皮神功深厚无比,明明是强词夺理,无耻之犹的话却能说的无比自然:“贫道既然提出要与师兄印证,自然必须寻一个既不会伤了和气,又能分出胜负的法子来,如此才算两全其美,不负师兄亲身指点贫道之情呀。”
    长颠真人情知自己一时不慎,终于还是落进了何道理的?中,怪只怪长颠自恃本领高强,却怎么也没有料到身份地位法力都高得一塌糊涂的何道理居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先是用言语挑衅,让自己答应和其比试,然后又用这种傻子都不信,但偏偏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来搪塞自己,明明是何道理自知与自己对敌的话三五天之内定难分出胜负来,想要偷奸耍诈,但他以道义和和睦作为幌子提出要换个法子比试,却令长颠一时间也无法反对。
    就算用膝盖想也知道,何道理要换的这个比试法子定然是对他自己非常有利,对长颠则是大大的不利,因此长颠真人不免大为懊恼,当下深深的看了何道理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但是以他的性格,既然已经答应迎战,海口也已经夸下了,此时却拉不下脸来反对。洗洗就睡在一边看两大巨头钩心斗角看得过瘾,见此时长颠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面色不定,不禁在心中长叹一声:哎,在这世界上混,还是要脸皮厚点才不会吃亏,难怪昆仑派实力那么强,却被峨嵋派一路追得喘不过气来,看来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昆仑派的npc不够峨眉派的npc无耻呀!
    果不其然,何道理和座下四位护法长老简单商议了以后,提出了一个所谓两全其美,让长颠真人哭笑不得的比试方案来:“为免昆仑派和峨嵋派之间伤了和气,贫道也只有忍痛割爱,放弃这次与师兄亲自印证道法的机会了。不过既然是打赌嘛,这胜负还是要想办法分一分的,师兄可以让这位晨星的玩家道友代为出手,贫道则从本派弟子当中选出一位与这位玩家道友修为相当之人出来作为替身,由他二人比试一番。如此一来,既能分出个胜负高低来以完赌约,决定魔典归属,又不至于伤了两家和气,全了我峨嵋派的道义,岂不是好?”
    洗洗就睡看热闹正看得高兴了,突然间听到何道理的这个提议,顿时傻了眼:怎么这事还牵扯到我身上来了?正想出言反对,却猛地发现自己光能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且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了,原来却是看热闹看出了麻烦,那四位护法长老中的道一子为了配合何道理的提议,特地用仙法暗地里将洗洗就睡这小子制住,叫他无法出言推脱,更没法子逃跑。
    长颠真人经验何等丰富,闻言只略一思量,便将何道理提议后面的阴谋诡计猜了个七七八八,心中不由猛的一动,心想既然他何道理不要面皮,设下这般奸计,我何不来个将计就计?若是计划得当的话,说不定还能叫这些峨眉派的无耻之人吃个大大的哑巴亏……
    在心中盘算已定,当下长颠真人便装作没有看道一子在洗洗就睡身上搞的鬼,冷哼一声道:“何师弟不是要与我印证道法么,怎么又扯到旁人身上去了,难道堂堂峨眉一派掌教,竟然要食言不成?”
    “师兄误会了,贫道只说印证道法,并没有说一定是你我亲自动手,何来食言之说?”何道理被指食言却面不改色,强词夺理的回道。
    “有无食言,你心自知,只是这以旁人代为较技之举大为不妥,以长颠之见,还是由我与师弟你亲身下场一试,才好定出这魔石圣典的归属。”
    “长颠师兄,你与贫道此时毕竟代表着昆仑与峨眉两大道门,岂能轻易动手?再说这位道友可不是旁人,晨星之人与昆仑派乃是盟友,天下皆知,由他代替长颠师兄出战又有何不妥?”
    之前长颠真人为证明自己获得魔石圣典的合理性,就曾拿晨星和昆仑派之间的关系说事,此时何道理也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长颠真人脸皮毕竟不够峨眉掌教厚,又有意要将计就计,此刻装作被他堵得无话可说,只能摇头不语,却是无力反驳。那何道理见状更是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的继续说道:“怎么,师兄为何如此推脱,难道是怕输,不愿与我打这个赌不成?”
    何道理的激将法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长颠真人把怪眼一翻,佯怒道:“赌自然是要打的,但道爷我却不是傻子,何师弟这法子一点也不公平,如何能用来决定魔典的归属问题?”
    “有何不公平之处,师兄但说无妨。”何道理怕的是长颠死活认准了要和自己打一场,他可没有把握一定能胜过这位昆仑第一长老,此时见长颠虽然一直说自己这个主意不公平,但是言语之中已经不再死死扣住要和自己比试的话头了,当真是大喜过望,立刻应声问道。
    “这小子虽然是晨星之人,但修行不过数年,如何能是峨嵋派中那么多修行数十上百年,剑术高超,法力深厚的内门弟子敌手?如此比试未免太失公道,对我昆仑派大大的不利。”
    “师兄这便有所不知了,这位玩家道友小小年纪便已然成就元婴,修成散仙,实力已然不弱,更何况能自毒龙潭魔窟之中将魔石圣典盗出,被云师弟等救来此处之前又曾在几个魔头手下坚持许久,可见无论法力修为,还是应变机智,都是上上之选,就算比我内门峨眉弟子也毫不逊色,若非如此,贫道怎么会提议让他代师兄出战,争夺这魔典的归属呢?”
    “还是不妥,就算你所言无虚,这小子也有些本事,但峨眉派中尽有比这小子强胜之人,比如你何师弟的那几位大弟子,一身本领就算比一些老辈高手也不差些,随便出动一人,这小子必然就不是敌手,如此稳输之事,岂不太不公平?不行,不行。”
    “那依师兄之意,该当如何?”何道理心想只要你肯定同意比试就行,旁的一切都好商量,只消你在峨眉山里比试,就有的是搞定你的法子,难道还怕你翻出本真人的五指山去么?
    何道理心怀鬼胎,长颠真人心中自然也是有自己盘算的,他昆仑派法术神奇,玉清仙光厉害无比,而洗洗就睡刚巧又是崆峒弟子,崆峒法术与昆仑同出一源,性质相近,他只消在洗洗就睡身体内偷偷注入一些玉清仙光,便能在短时间内让洗洗就睡实力大涨,法力源源不绝,发挥出远比真实修为强得多的本事,而且还完全不虞被人发觉。
    正因为如此,长颠才会将计就计,表面上装作对何道理的这个比试法子极度不满,不住的挑来挑去,但实际上却巴不得立刻就点头同意,因为就算何道理真的把他那几个本领高强的掌门大弟子派出来与洗洗就睡比试,得了长颠暗助的洗洗就睡也是赢面极高。
    此时他听何道理询问自己的意思,便假意琢磨了半天方才回道:“既然师弟与我皆限于身份,不便动手,让人代我二人比试一回也不是不可,但我昆仑派的人选既然是何师弟你定的,那么峨眉派谁出战,自然是要我来定才行。”
    这个提议何道理自然是不肯的,万一长颠豁出去面皮,选了个本事最低的峨眉弟子来和洗洗就睡比试,就算自己等人暗中帮助,胜负也实在难以预料,故此峨眉掌教将眉头一皱,说道:“如此行事也不妥当,既然师兄说要兼顾公平,那依贫道之见,峨眉出战之人还是由贫道与诸位长老商议之后再定,不过我等挑出的人选还须得到师兄认可,若是师兄觉得不妥,便再换一人,直到师兄认为选出的峨眉弟子和这位玩家道友修为相当,正是敌手为止,师兄意下如何?”
    长颠真人本来也没想过峨嵋派会同意让自己来选择比试的人选,此时见何道理已经让了一步,肯让自己给挑出来比试的人选把关,知道便宜已经占够了,当下也不再多言,点点头道:“如此还算公平些,好,既然如此,长颠便与何师弟赌上这一回。”
    何道理与道一子等四位峨眉护法长老全都大喜,心想你长颠要是不顾一切跑了,我们还真拿你没辙,不过你贪心太过,有了半块魔典仍嫌不够,还想要再得另外半块,今日定要叫你竹篮打水一场空,乖乖把抢走的半块魔典拱手送回来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