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勇闯九重塔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铁臂阿封天赋异禀,又曾得过族中巫师的传授,一双铁臂当真有如钢铁铸就的一般坚韧,挥动之间的威力绝不在手持真实兵刃之下,而且在十八头目之中臂力向称第一,实在是三仙峒中除了三大峒主之外有数的高手。不过这小子手臂虽然像铁铸的一般,胆子却不是铁铸的,在身边所有的手下都被那些闯入三仙峒大开杀戒之人干掉以后,铁臂阿封极为理智的选择了当逃兵。
    身为一个以力称雄的蛮人头目,并不代表阿封的脑子里就只有肌肉块,只会不要命的蛮干,眼见那些杀神明显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抵挡得了的,阿封可不想平白送掉性命,给不知道从那里招惹了三个绝世凶人,又躲在三仙峒九重塔里死不出头的拓拔兄弟陪葬。所以逃跑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以阿封的本事,如果不想杀敌光想着逃跑,逃出若水等三人的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内问题并不算太大,更何况刚才三仙峒里乱得要死,若水、老无和常羊老怪也根本顾不得去找一个刻意逃跑之人的麻烦,因此还真就让这小子顺顺利利的从峒子里最混乱的战场里逃了出来。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铁臂阿封一路东躲西藏,好不容易赶到了三仙峒的峒关之前,眼看着就能逃出关去,从此龙游大海,任意纵横去了,结果就在他庆幸自己保住性命、逃出生天的时候,若水他们三个居然也正好打算离开,恰恰经过了此处。本来铁臂阿封已经及时闪躲进残破峒关的阴影当中,幸运的避开了若水和常羊老怪的视线,但最终还是被落在后面正东张西望的无非如此看在了眼里,随手发出数道剑气,就把那小子逼得现了形。
    “水水,这里还有条漏网之鱼啊!”老无借着月光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用一双手臂狼狈挡下自己的剑气的铁臂阿封,“看不出来还有点实力,啧啧,瞧这服饰,应该是个蛮人头目呢!”
    “蛮人头目?那正好问问他知不知道拓拔兄弟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若水闻言立刻心中一动,之前只顾着战斗没注意抓个活口问问,等想起来的时候那些蛮人都已经挂得差不多了,此时老寨主又挂了,自己三人立刻抓了瞎,如果真能抓到了蛮人头目,说不定就可以从他口中知道拓拔兄弟的下落了。
    若水想的甚好,不过一回头却看到老无又是几道剑气朝敌人射了过去,威力甚大,那个蛮人头目抵挡得颇是吃力,要不是老无根本就是在耍着玩,恐怕早就被剑气捅出十七八个血窟窿了。若水生怕这个漏网之鱼又重蹈了之前野人寨老寨主的覆辙被老无干掉,连忙倒飞回来,先天五行九转玉枢妙法使出,数根宛如铁链一般坚实的木藤破土而出,立刻将刚刚躲开剑气的铁臂阿封捆了个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三人落回地面,看着地上这个运气背到了极点的家伙,脸上不由露出了几丝笑意,眼看着就要像丧家之犬一样夹着尾巴走了,事情却又有了转机,三人能不笑么?
    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若水决定一个人来逼供。在水水那连番的纯阳真火与散发着刺骨寒意的冰水混合夹攻之下,铁臂阿封很快就抵挡不住,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三仙峒和拓拔兄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招供了出来。当然,这个家伙虽然是三仙峒十八头目之一,却并不知道拓拔兄弟匆匆炼制法宝,抵御魔教高手和若水等人寻仇的具体事情,只是告诉若水,拓拔兄弟其实早就回到了三仙峒中,此时正在九重塔中不知道忙些什么东西,把守卫三仙峒的事项全部交给了十八头目,而且还封锁了九重塔,让信息无法传入传出,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整个三仙峒都被灭了身为峒主的拓拔兄弟却死不出头。
    一听到拓拔兄弟其实就在三仙峒中的消息,几人的眼睛不由一亮,若水一把揪住铁臂阿封的衣服,追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拓拔兄弟就在峒子里头?他们早就回来了?”
    铁臂阿封刚才被若水折腾的不轻,此时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闭着眼睛在那里喘着粗气,对于若水的问话他也只能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了。
    “胡说,你说拓拔兄弟就在三仙峒的九重塔里,可那峒子里的建筑几乎全被夷为平地,却那里有什么九重塔!我老人家法眼如炬,就算那什么九重塔上施了障眼法儿也瞒我不过,可见必定是你在说谎,说,你那三个峒主到底身在何处!”常羊老怪眼中凶光一闪,不信的逼问道。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那九重塔乃是倒建而成,又深入地下,就连本峒中人也多不知道具体在何处,只有三位峒主和我们十八头目才知道其位置所在,不信,我这带你们过去看看,三位峒主真的一回来就进去了……只是,只是那塔有重重禁制,我法力低微,虽然知道地点,那九重塔我却是进不去的。”铁臂阿封是见过常羊老怪恐怖实力的,当下连忙鼓起余力,可怜巴巴的说道,生怕若水他们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干掉了。
    倒建的宝塔?那岂不是第一层在地面上,第九层却深入地下?照这样说来,若水等三人当时处在混战当中,又是一直飞空御剑四下来来回回,倒真有可能没有注意到这种怪异的建筑。若水、老无和常羊老怪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决定暂时相信这个名叫阿封的蛮人一次,再往三仙峒的废墟中一行。
    当下由常羊老怪的元神法身拎着铁臂阿封当先而行,三人再一次回转三仙峒。很快,在阿封的指点下,若水等人就在一片废墟之中找到了一个直径不过三尺的黑色大石球,据铁臂阿封说,这石球就是那九重塔的入口。
    石球就是入口?若水和老无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石球被淹没在建筑物倒塌的废墟当中,看去浑不起眼,居然是九重塔的入口?若水运力于腿,往石球上踹了一脚,结果那力道足有上百斤的一脚丝毫没有踹动这石头,反而是若水被石球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震得倒退了几步,而那石球之上,也荡漾出了一丝丝黑色的毫光。
    果然并非是普通的石头球,若水他们不禁都点了点头,铁臂阿封指着这石球畏畏缩缩的说道:“这石球真就是九重塔的入口,居说乃是三位峒主的师尊停留峒中的时候所建的,里面共有九层,除了最下面一层是专供三位峒主闭关练功炼宝的地方以外,其他各层分别是藏宝室、兽笼、蛇穴、虿坑、蛊瓮等地方,整座塔机关重重、禁制极多,三仙峒里除了三位峒主有资格、有法力能进去外,就连我们十八头目都没有见过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听了铁臂阿封的介绍,老无不禁有些怀疑起来,“听起来还蛮危险的,这小子不会是想把我们三个晃点下去送死的吧?大道里可有不少地方危机重重,就算是拥有天仙的实力,一不小心也很容易挂在里面的。”
    “哼,就算有这样的地方,也绝不会出现在区区一个蛮人峒子里,再说,有我老人家在,何惧一个小小的九重塔?”常羊老怪不屑的说道。
    若水一想也是,风穴那么危险的地方常羊老怪都护着自己顺利闯过来了,就算这九重塔真的危险重重也没什么好畏惧的,再说了,看铁臂阿封的胆子,也不像是那种有心计借险地陷害自己的人,实在不行,还可以带着他下去,相信为了他自己的小命,这家伙也不会闹什么幺蛾子出来的。
    果然,一听到若水说下去的时候必须要带上自己,铁臂阿封的一张脸虽然立刻耷拉了下来,不过却是不敢不从,当下点了点头,搜肠刮肚的将自己对九重塔仅有的一点认识都说了出来,还把那些平时聊天时候听过的关于九重塔的传说也一字不漏的复述了出来,生怕三人因为不了解情况受困塔中,把自己这条小命也搭了进去。
    不过铁臂阿封所知毕竟有限的很,比如说如何开启九重塔的塔门,进去这稀奇古怪的建筑中去的方法,他就一无所知。不过这也难不倒常羊老怪,虽然老常对这些蛮人的法术并不了解,不过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以老山羊在法术上的造诣,在已经找到了关键点以后,想破解个蛮族长老所布置的出入禁法那是一点困难都没有的。
    只见常羊老怪收回了元神法身与血莲,绕着那黑色的石头球走了两圈,这才点了点头,运起魔功,轻轻弹出一团清光来,射在那黑色石球之上。待那团清光完全融进了石头里之后,这石球便立刻颤动起来,从球体内部发出一道道乌蒙蒙的光来,把个黑色的石球照成了半透明状,随后一头狮子不像狮子,貔貅不像貔貅,螭虎不像螭虎的怪兽从半透明的石球中跳了出来,见风即长,待得它抖了抖身上的鬃毛,发出一阵无声的咆哮之后,已然化成了一尊高有丈许的石头雕像,而那怪兽张得老大的一张巨口中,却喷出一阵淡黄色的烟雾,在雕像前形成了一个烟雾组成的圆圈。
    “这就是入口了,哼,不过略懂一些挪移之法,又借了山川之力掩饰而已,若不是我老人家之前没有注意,又怎么会找不到这所谓的九重塔之入口?”常羊老怪见出入的通道已现,当下拍了拍手,为自己之前没有发现这石球的古怪而解释道。实际上这的确不能怪老常,毕竟若水他们战斗的时候基本都是在空中,法宝、法术等发出的声光效果也是极为惊人的,又有好几千蛮人要应付,在这种情况之下,发现不了这个被山川之力笼罩住,基本上和一个普通的石球没什么两样的九重塔门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啧啧,到底还是老常你靠得住呀,连蛮人的法术都能解开,你真牛,不像某人,完全靠不住,只会坏事!”若水赞了常羊老怪两声后,便放出一百一十一口断空锋芒剑来,将其化成一片连绵不绝,仿佛水流一样的白光护在身外,缓步走入那团烟雾之中。
    原来断空锋芒剑虽然当初单口飞剑的品质不过是五阶顶峰,但是一旦凑成了套,威力就能得到极大的提升,甚至连飞剑都提升了一个档次,变成一整套六阶的飞剑。而且在使用的时候还能自剑刃之中幻化出两道形状大小与飞剑本体类似,威力相当于飞剑本体三分之一的风之利刃,一名断空,一名锋芒,此套飞剑也因此得名。像这样一来的话,这一百一十口剑在御使的时候其实就等于变成了三百三十三口威力不等的飞剑,无论是攻敌还是防身都威力极大。若水曾经和老无在西昆仑山中找怪物实验过,这套飞剑的攻击频率快,攻击点多,攻击面广,威力仅在若水那两口七阶飞剑全力发挥时之下,而且聚集起来以后的防御能力甚至能超过六阶法宝,达到略逊于七阶防御法宝的效果,着实无愧于其六阶成套飞剑的品质。比悲伤逆流成河那套用门派贡献换来的成套飞剑强多了。
    而若水现在之所以选择用这套断空锋芒剑护身,也是因为他不清楚这烟雾组成的出入口后面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故此才会运起新学到不久的镇山级别技能丙焰纯阳剑诀,来御使这防御能力极强的成套飞剑护住身体,免得自己骤然闯入,一个不小心被九重塔里的禁制所伤,甚至被拓拔兄弟暗中偷袭,那可就成了笑话了。
    没想到穿越那烟雾通道之后,若水却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只见烟雾之后的这个空间极为庞大,明明被称为塔,却像是又一个世界一样,诺大的空间正中是一大片湖泊,湖岸边有花有草,有树有石,一条蜿蜒的小河汇入湖中,湖边是茂密的树林,远处山峦起伏,甚至头顶之上还挂着一轮红日,完全就和外面世界一模一样。要不是若水进来的时候天上明明是皓月当空,此时时间又正值深夜,水水同学简直都要以为自己穿过了那烟雾通道之后,其实又回到了外面的世界里。
    紧随他进来的老无和铁臂阿封也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铁臂阿封,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九重塔里的情形,不过眼下这个真正的九重塔,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只有常羊老怪见到这塔里的景象以后冷冷的哼了一声,道:“镜中花、水中月尔,比起我老人家当年在谷中布置的天魔幻象,这里可就差远了。”
    知道常羊老怪见到什么都喜欢评头论足、借机贬低一番,所以老无和若水直接无视了他的这段话,四下略一打量,便迈步往湖边走去。铁臂阿封本来也想四下看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趁势溜走的,不过老常那只独眼的余光却一直盯着他,这家伙见此情形,自知不可能逃出老山羊的手掌心,当下便不敢再乱动,乖乖的留在常羊老怪身边,只用眼睛去观察这闻名已久的九重塔世界了。
    若水和老无并不是打算去湖边玩的,他们刚才只是略微打量了下四周,就敏锐的发现了那中心的湖泊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游动,而且水光怪异,照两人猜想,这湖泊十有八九就是前往九重塔下一层的通道了,因此才会过去查看。
    果然,当两人来到湖边往下看去,立刻就透过湖水,见到了湖心深处那隐隐露出的黄色雾气组成的通道。不过,想要到达那个地方,若水和老无恐怕还得先解决一个小小的问题,那就是——先把湖水里游来游去的毒蛇干掉。
    以若水和老无的本事,一条两条蛇当然不会放在他们的眼里,就算来个百十来条也不算可怕,可是如果是上千条、上万条呢?
    “靠,在这湖里养蛇的人一定是变态,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恶心的场景呢,这那是湖啊,简直就是蛇窝嘛!”老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脚都有点软了,那湖水中波光粼粼,却不是风吹动湖水,而是湖中那万千毒蛇来回窜动造成的结果,这也就是在游戏里了,要是换成在现实里,估计老无早就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跑了。
    若水心有戚戚的表示同感,要不是有老无在旁边,若水差点恶心的吐了出来,好几万条毒蛇搅在湖水里啊!简直就像是一锅没煮熟的蛇羹,这是何等,呃,壮观的场面啊!
    不过既然前往下一层塔的通道在这湖里面,就算再恶心、再恐怖,他们也只能着手想办法干掉这些毒蛇,好扫荡出一条能顺利通往黄雾通道的道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