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三道难关 返虚镜术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一群小鬼,好生不知进退!”常羊老怪听得若水一席话,不由嗤笑一声道:“那万年木魂真精乃是乙木之灵,天地之精,就算你等真的情愿一死也难闯进风穴禁地见上其一面,还是听我老人家的劝,乖乖回去吧。”
    “我与众位兄弟情同手足,为求万年木魂真精,我等甘愿赴死,便是为此耽误了聆听前辈教诲的机会,也说不得了。”若水老神在在的说道,既然掌握了对方的弱点,如何挤兑着这老家伙答应帮忙,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这一下果然击中了老怪物的要害之处,常羊阴沉着脸,在水桥上来回踱了两步,方才回道:“你这小鬼头好生狡猾,差点便让你唬了过去,可惜在我老人家面前耍这心机却是白费。实话跟你说吧,并非是我老人家不知道尔等如此做派是想求我指点一下取得万年木魂真精的途径,不过我老人家虽然心地良善,又喜提携后进,可你们这些小鬼头们却没那个本事,便是我肯指点一二,你们想要取那木魂真精也是难如登天,却又何必妄自去送了性命呢。”
    此言一出,若水和赤神都听出老怪物的口风已然有些松动,两人连忙上前敲砖钉脚,一个威之以胁,口口声声就是说愿意赴死,一个卑言恭词,动之以礼,一口一个晚辈后进,望能得到前辈提携。毕竟两人都已经看出这常羊老怪久居风穴之中,风穴之密其定然全部知晓,虽然诡异神秘,却不似什么凶恶狠毒之人,而且神通广大之极,法力比之众人远高,故此才存了求其帮助的念头。正好它似乎对若水非常的有兴趣,不借这个机会求其帮忙或者指点迷津,那岂不是傻子了?
    常羊老怪终于经不住两人的轮番轰炸,不耐烦地摆手说道:“休要再在我老人家面前呱噪了,既然你等甘愿一死也要去取那木魂真精,我老人家也用不着再做那滥好人苦苦相劝,这等关乎生死的大事,还是凭你等自行决断吧!”
    “那前辈是愿意指点我等前去取那万年木魂真精喽?”赤神高兴的问道,常羊老怪横了他一眼,“我老人家与你等非亲非故,为何要平白指点你们?”
    “这……”赤神顿时傻了眼,本来还以为老怪物终于愿意指点一二了,没想到它居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平白平白,难道这家伙是像要点好处不成?要是它和若水一样是喜欢真金白银倒好办,万一它是想让自己找些人来给它吃……
    幸好常羊老怪很快便又说道:“这样吧,我老人家出你们出几道难题,算是立下三道难关,你等要能闯过三关,休说指点一二,便是襄助你等去取那漩涡之中的木魂真精也无不可。”
    “既然如此,还请老前辈将难题示下,我等晚辈自当尽心竭力,闯过前辈三关。”赤神略略思忖了一下老怪物的话,虽然觉得常羊老怪也许会弄些出人意料的超级难关出来,不过它竟然愿意在自己这些人破解了三道难关后亲自动手帮忙,这可就大出自己预计之外了,如此好事,由不得赤神他不开口答应。
    “不过我老人家丑话可说在前头,你等若是无法解开我这三道难题,便不得再生事端,乖乖将那黄衣小子留下自行离去,若是再敢纠缠,哼哼,可就莫怪我老人家……嗯?”
    “这个自然,若是如此,晚辈自当留此聆听前辈教诲。”这个问题赤神不好替若水做主,还是若水自己点头答应了,说实话,他也很想知道这存身前古风穴之中,神秘无比的常羊老怪到底想找自己干啥。至于危险不危险的若水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就算遇到最坏的情形也不过就是一死而已,对于玩家来说不算大事,而且看常羊老怪对自己的古怪态度,自己也许能从它身上捞点什么好处也说不定呢,那样的话可就发达了。
    “如此还算你这小子知趣。”常羊老怪满意的点点头,心道这次定要想三个最最困难的题目出来,好让这些小鬼头知难而退,乖乖留下黄衣小子来。免得还要自己耗费元气,助他们取那木魂真精,岂不是大大的麻烦?恩,倒是事后如何和这黄衣小子打交道比较麻烦,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当年天刑真人所说的那个人啊……
    一边想着心思,常羊老怪一边慢慢跳到金光的边缘,用手一指,湖中碧波之上立刻水花翻涌,一股水波聚成荷叶摸样自水中缓缓升起,老怪物跳将上去盘腿坐下,这才对众人说道:“我老人家也不愿意为难你们,这第一个难题么……”说到这里,常羊老怪伸手在虚空之中划了个圆,其手到处,空中立刻显现出一个尺许大小,彷佛凸透镜一样的圆形光幕,彷佛水晶一般晶莹通透,然后又见老怪物口中念念有词,伸手往这光幕之中打了几道法诀进去,这才扣指一弹,把这光幕弹出了金光的范围之外,飘到了赤神与若水等人的面前。
    常羊老怪这时才继续说道,“我这法术名为返虚镜,乃是前古妙法,只消你们当中能找出一人来,在一个时辰内将我老人家这返虚镜儿打破,便算你们过了第一道难关,如何,不算为难你们吧?”
    听起来倒是不太困难,不过赤神可不相信常羊老怪会这么好心肠,如此说来,这所谓的返虚镜必定有其特异之处。他仔细看了看那尺许方圆的返虚镜,又低头想了想,才开口问道:“敢问前辈,那是否限定必须同一人来破这返虚镜呢?”
    “不拘是何人,总之出手破镜之时是一个人便可,哪怕你们这些小鬼头轮番上阵,只要在一个时辰内能打破返虚镜,也可以算是破解了我老人家的第一道难题。”常羊老怪对自己这返虚镜的法术深具信心,当下异常大度的回道。
    “那好,还请前辈稍待,我等商议一二后便会着人破镜。”说罢,赤神等几个人便往后退了几步,聚集到一起商量了一下破解这第一关难题的人选。
    论起个人的实力来,这次来做任务的众人当中自然是以若水和杀杀手跳跳舞两人为其中的翘楚,赤神位居次席,白金时代和夜之狼又次之,至于巡游使者中虽然也不乏高手,不过那是相对于普通玩家来说的,和若水他们这些顶尖人物相比,巡游使者便要差上好一些了。这常羊老怪神秘异常,所发法术既然被其称之为难题,自然是非同小可,因此破解此法的担子,难免就要落到五大高手的身上了。
    本来若水极为擅长五行法术,法宝也都奇绝,正是破解这返虚镜法术的绝佳人选,只可惜他刚才为了探查那处方圆足有百里的迷宫地穴,所消耗的心力简直难以想象,故此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全部实力的一半,首先便被排除在破法人选之外了。余下的几人中,夜之狼是南方魔教高手,擅长的自然是蛊术和毒术,白金时代佛法高深,赤神更是精通部分变化的顶尖妖怪高手,虽然他们三人的实力比起身为剑魔传人的杀杀手跳跳舞来又要差着一截,不过考虑到那返虚镜法术威力未明,反正有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用来破阵,于是众人便决定将杀杀手跳跳舞暂时雪藏,让赤神他们三个先上去试试,好看看这名为返虚镜的法术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虽然之前受了点小伤,但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再借助丹药之力,夜之狼的实力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当下便抢先站了出来,袍袖一抖,飞出两道黑烟来,正是南方魔教嫡传的百毒飞烟剑,宛如两道墨龙也似的往那小小的返虚镜上刺了过去。
    这种百毒飞烟剑乃是采五金之精混合百毒烟岚之气混在一处炼制,须先由有形之剑炼到无形境界,最后炼到飞剑能在有无形之间自由变化,才算大功告成。他南方魔教虽然并不擅长剑术,剑诀上的威力加成不高,不过夜之狼毕竟有一百多级的等级,这两口六阶飞剑又已经炼到了无形境界,距离大成也只有几步之遥而已,故此这两剑刺出,威力可着实不小。
    只是那双飞剑堪堪要刺到才尺许大小,宛如水晶制成的返虚镜上时,那镜光之中竟然飞出十余道雷霆来,刚刚好打在两口飞剑之上。须知雷霆之力至宏至大,正是夜之狼这类毒物飞剑的克星之一,故此这十余道雷霆一出,立刻便将夜之狼的飞剑击退不说,并还伤了那两口飞剑的元气,非等日后花上十多天的苦功回炉重炼一次,否则很难还本如初。
    甫一出击便又损了两口飞剑,夜之狼极为不忿,当下又一拍腰间所悬的两个革囊,偷偷放出了百多条铁头寒蜈,嗡嗡地往那返虚镜上飞了过去。这铁头寒蜈是毒中异种,长才寸许,肋生双翅,飞遁之速比飞剑更快,更兼有变色之能,极为擅长藏踪敛迹,而且性情凶猛,别看个头小,却是钢牙铁齿,一但咬中敌人,比挨上一记飞剑还厉害,并还附有极厉害的寒毒,乃是夜之狼平日里pk偷袭,无往不利之异宝。想那返虚镜不过是法术凝聚而成的,就算能放出雷霆护身,想必也抵挡不住这么多条厉害无比的毒物咬噬吧?
    没想到这回那返虚镜竟然没有放出雷霆,而是自镜中飞出一头黄羽金喙鹄来,夜之狼一见之下直吓的魂不附体,别人不知,他这南方魔教之中的高手自然清楚,这种黄羽金喙鹄生性喜食毒虫,正是铁头寒蜈的克星,别说眼下就百余只蜈蚣,便是毒虫的数量再多一倍,也不够这怪鸟一顿吃的。那铁头寒蜈培养着实不易,夜之狼自然舍不得用它们喂鸟,忙不迭的又一拍革囊,将这些蜈蚣收了回去,只可惜饶是他收的快,也还是有七八只铁头寒蜈被黄羽金喙鹄吞了下去,损失不小。
    “我靠,怎么这么厉害,居然还能召唤出怪物来,这是什么类型的法术?”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那返虚镜竟然如此厉害,放出那么多厉害的雷霆不说,居然还能对症下药,弄出一头专克毒物的怪鸟来对付夜之狼,这种奇怪的法术,大家当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下面换我来试试吧!”白金时代见此情形,默默盘算了一下,这才把光头拍了两拍,脑后现出一只佛光大手来。此类金刚手、擒拿掌的法术乃是和尚们最最喜欢玩弄的佛门对敌法术之一,威力甚大不说,施展速度也快,尤其白金时代乃是破百级的高手,凝聚出来的佛光大手更是厉害,足有三丈大小,凝练无比,带着呼啸的风声一掌就往那小小的返虚镜上拍了过去。这一下若是拍中了,再加上佛门法术恐怖之极的力量加成,恐怕这返虚镜就要变成返虚饼,返虚渣了。
    大道佛魔道妖四门当中,佛门法术可谓没有天敌,便是令人闻之色变,魔教中最最厉害的黄泉血污之法,也不过和佛门法术互相克制而已。白金时代满心以为自己这用大智胜慧海佛光凝聚出来的佛光大手既然不会像刚才夜之狼那样遇到克星,那么必定能有所建树,却没想到那返虚镜之中也自却飞出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泡来,一个个悄无声息的炸开,爆出一阵阵凛冽之极的寒光和更多的水泡来,越炸数量越多,没一会功夫就把白金时代的佛光大手整个震碎了――佛门法术是没有天敌,不过也架不住无数癸水阴雷连续不断的狂轰滥炸吧?
    紧跟在白金时候后面上去的赤神也很快就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回来,无论他变化成什么厉害的怪物,那返虚镜都会立刻变化出那种怪物的天敌出来,等到赤神使用部分变化术的时候,返虚镜中干脆就飞出一只西方白虎来,要不是赤神逃的快,说不定就被那白虎按倒在地啃成一堆骨头了。
    “靠,这老怪物的法术未免也太变态了点吧?”赤神眼光不善的看了一眼犹自金光中捻须微笑,仿佛在看戏一样的常羊老怪物,没好气的说道:“照这样打下去,就是换一百个人也没办法打破那该死的返虚镜啊!”
    “是啊是啊,怎么赖皮的法术,威力偏生还这么大,那该死的老怪物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不为难咱们,我看根本就是有意刁难嘛!”夜之狼气哼哼的说道。
    “还是我去试试吧,毕竟我有十枚七阶剑甲,就算我上去的时候那镜子放出什么厉害法术,我应该也能抵挡的住。说不定还可以趁机分出几枚剑甲,偷袭一下,把那镜子打破呢。”杀杀手跳跳舞在一旁看了半天,手早就痒了,当下忍不住开口说道。
    “跳舞兄说的有理,我看那返虚镜本身应该并没有什么太强的防御能力,全靠着变化万千,克制我们这边的攻击技能,若是真能偷袭一下的话,嘿嘿!”若水在一旁眼珠转个不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杀杀手跳跳舞的话,立刻便随声附和。
    “只怕跳舞你未必能分出力来偷袭那返虚镜啊,毕竟这鬼镜子放出的攻击可也是相当厉害的。”
    “诸位兄弟,我这里倒有一计,虽然取巧了些,不过若是和跳舞兄配合得当的话,说不定可以收到奇效哦!”
    “水水老大,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赤神惊喜的问道,若水微微一笑,低声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这样行吗?”夜之狼疑惑的回道:“会不会犯规了啊?再说,万一把那老怪物惹怒了,他坚决不肯算我们过关怎么办?”
    “我看行,虽然取巧,不过并没有违反规则啊!”赤神则是两眼放光的说道:“只要跳舞和若水配合的好,我们再用话挤兑下那好虚荣的老怪物,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们也觉得没有问题。”杀杀手跳跳舞和白金时代也投了赞成票,尤其是杀杀手跳跳舞,作为现在唯一的攻击主力,他原本也没有把握一定能搞定返虚镜,而如果照若水这个计划来行动的话,打破返虚镜的可能性起码要大的多,他自然不会舍易取难了。
    拿定了主意,五人又在细节上斟酌了一番,这才定下计来。当下便由杀杀手跳跳舞先行出手,只见他往前走了几步,长吸一口气,十指贴在腿上微微弹动了几下,将十枚剑甲悄无声息的放了出来,有如十根白玉笋子一般浮在他的身前,伸指一弹,立刻便铮然作响,其声比剑鸣还要清越。
    常羊老怪隔着老远看了看这些白光闪烁的剑甲,微微摇了摇头道:“咋一看倒挺像那么回事的,可惜火候未足啊,想靠着这些指甲来破我老人家的返虚镜法术,啧啧,那句话叫什么来着?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