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常羊老怪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什么人在说话?”赤神原本也想反驳若水的话,却不想突然自碧湖之中传来这一阵嗓音极为苍老的说话之声,虽然吃了一惊,却不慌乱,一个眼神之下天堑众人已经全都严阵以待,杀杀手跳跳舞更是带了几个人把如今几乎没有动手能力的若水围住,直到见众人准备妥当,赤神这才放心的出声问询道。
    “哼,人,这风穴里怎么会有人呢?”那苍老的声音回道,同时大家就见那碧湖之中靠近大家站立处水花一阵翻涌,仿佛是那碧绿的湖水开了锅一般,随后水波竟自那水花翻涌的最厉害的地方一分为二,一股碧绿的浪头冲天而起,顶着个模样稀奇古怪的怪物飞了出来,直飞到三丈多高的空中,然后就此停在那处不动,宛如喷泉一般将那个怪物托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若水等人。
    这怪物高才三尺,长着一颗羊脑袋,只是顶上没有长角,反倒戴着个宛如帝王的九龙珠冠,一只独眼中神光闪烁,下巴上挂着一撮小胡子,神情肃然,穿一件上绘山川流云、日月群星的奇古长袍,赤着一双手臂,咋一看去倒和人手差不多,不过只生着四指,而且遍体生着寸许长的白毛,散发着丝丝毫光,长袍下只有一腿独立,踩在浪头之上稳如泰山,看去倒像是个穿着衣裳,畸形人立的成精山羊。
    这老怪物见众人全都严阵以待的看着自己,一张羊脸不由露出几分讥笑的神情,口吐人言道:“我老人家还当是什么人敢随便闯进这前古风穴之中呢,原来却是些乳臭未干的小鬼头,难怪不知道其中的厉害,犹自敢出言不逊了。”
    怪物中能口吐人言的虽然不多,但是大家都是久经考验的游戏战士,也就见怪不怪了。不过当若水习惯性的一个鉴定朝老怪物拍过去了以后,脸色却立刻变的铁青一片。
    常羊:????……
    若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个鉴定拍过去,居然只鉴定出了这老怪物的名字和一连串的问号,这种事情若水记得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过了,上一次鉴定失败,好像还是遇到东海吞天兽的时候吧?想到这里,若水不由偷偷咽了口口水,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赤神和杀杀手跳跳舞等几个人,不出意外的发现他们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估计也都得到了这古怪的鉴定结果吧?
    不过从这老怪物的言谈举止看来,似乎它对大家暂时还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也并非是看守风穴的boss,倒比较像是个特殊的npc。即使如此,赤神还是偷偷给所有人都发了信息,让大家提高警惕,把法宝飞剑机关人什么的都扣在手边,只要这怪物一露出恶意,或者有什么异动的话,立刻便全力出手,万万不能疏忽大意。
    “你们这些人都是何门何派,何人弟子,为什么要闯进这风穴中来,还不快快向我老人家从实招来。还有,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呢,出来让我老人家看看他究竟有何惊人的本事,居然如此目中无人,不把前辈先贤放在眼中?”大伙这边正全神戒备着准备大战一场呢,这山羊精似的老怪物却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把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大大咧咧的问起话来了。
    赤神和杀杀手跳跳舞、白金时代等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往前一步,朝那老怪物拱手为礼道:“我等所学并非一脉所传,也非一门一派,只是性情相投,故此才会聚在一起,此番耗费千辛万苦来此前古风穴,乃是为了求取万年木魂真精以为后用,不知前辈在此,有扰清修,还望前辈赎罪。”
    赤神这番话非但恭敬有礼,而且实诚的很,把自己这些人的身份和目的都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反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话语之中却轻轻巧巧的把若水刚才满嘴里跑舌头的事摘了出去。
    “嘿,原来却是来找木魂真精的,难怪会往这里来了……你这小子一口一个前辈,叫得倒亲热,不过看你年纪,只怕连我老人家的来历都不知,怎么就敢随便和我乱拉关系?”老怪物听赤神叫的恭敬,一只羊眼都乐得咪了起来,跟吃了蜜蜂屎一样,不过嘴巴所说的却和脸上的表情完全不搭调。
    “这个,我等后学晚进,孤陋寡闻,实在不知前辈是何来历,又为什么会存身在这前古风穴之中,只是觉得这风穴既然为前古仙人阵法镇压,前辈却又身居在此修身养性,修道岁月定然远在我等之上了,我等尊一声前辈也是该当的。”赤神之前见这老怪物只为若水随口两句闲话便气冲冲的从湖中钻出来,极有可能和那布置此间阵法的前古仙人相识,其本身又极神秘,故而才会有此一说。
    “我老人家是何身份你等自然不会知晓,也不用知晓,非是我老人家夸口,能称我一声前辈,已然是尔等造化不浅了……”那老怪物得意洋洋的点点脑袋,突然仔细看了看和自己说话的赤神,莞尔一笑道:“原来却是头四不像修称人形,啧啧,妖丹火候虽然不足,不过这变化术上的修为能到了你这般境界倒也不易啊。”
    赤神一惊,能一眼看出妖怪玩家的本相,还对自己的所学所长了如指掌,若不是有特殊的法术和能力的话,那就是绝对实力远超自己才能做到,只是不知道这常羊老怪物是有特殊能力呢,还是本身的实力超群,万一这老家伙就是万年木魂真精的守护者,却又不肯放自己这些人去取木魂真精,那等会打起来的时候恐怕……
    那老怪物并不知道赤神此时心中的纷乱思绪,只是微微朝赤神身边众人瞥了几眼,这才笑眯眯的说道:“佛道魔妖倒是都到齐了,不过难道你们这些小鬼头以为就凭现在这点本事,就能进入风穴禁地取得万年木魂真精么?啧啧,要是你们都像那个炼指甲的小子一般修成元婴,或许还有点希望,不过现在么……”说到这里,老怪物摇了摇羊脑袋,叹了口气道:“难,难,难啊!”
    “那是那是,我等自然是法力低微,道行浅薄,不知道前辈可否能指点一二,好叫我等可以取得这木魂真精,得偿所愿呢?”赤神虽然不清楚这常羊老怪物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听它的话意,似乎对大家并没有什么恶意,非但对取得万年木魂真精的途径了若指掌,并还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当下不禁大喜追问道。只是他早看出这老怪物虽然装作对礼数毫不在意,但是实际上却是在意的不得了,故此说话的时候着实恭敬,说完了还冲老怪物打了个道家的稽首,态度要多好有多好。
    “哼,你这小子倒会说话,只是我老人家为什么要指点你……咦,不对,就凭你们这些人,如何能破得外面通道上的无相庚金运化?法的?不对,不对,大大的不对!”那老怪物原本被赤神一通马屁拍得甚是舒服,不过话未说话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张羊脸上满是疑惑的神情,对赤神喝道:“你且说说,尔等刚才是怎么破解的无相庚金运化?法,须知这法术乃是一位极了不起的前辈古仙亲手布置,别说你们这些小鬼头了,便是我老人家也奈何它不得,你们究竟是如何闯过那通道的?”
    赤神一怔,正想编造点瞎话把这老怪物的问询搪塞过去,那老怪物已经从那浪头上跳将下来,一条腿跳啊跳的,居然临空步虚,跳到了金光的边缘处,瞪着那只神光湛然的独眼朝众人身上仔细地扫来扫去。它这会和刚才在空中那随便瞥了几眼不同,看的着实仔细,因此刚才便一直躲在别人身后的若水可就躲不过去了,他才刚想着是不是要再往后退几步呢,就被那老怪物瞧了个正着。
    “哼,没想到居然还有个小鬼头也修成了元婴,咦,不对,还有古怪,我说人群里面那个穿黄的小子,休要往后挨挨挤挤的,出来让我老人家好好看看!”
    若水见躲不过,只好苦笑的从杀杀手跳跳舞的背后走了出来,那老怪物面色严峻,眼光自若水从头到脚上下巡弋了好几遭,面上露出恍然之色,随即又化成激动和懊恼掺杂在一起的神色,嘴巴动了几下,无声嘟囔了几句什么,这才缓缓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便难怪了,这便难怪了……”
    若水正奇怪这老家伙怎么光看一眼,就知道那外面的白光是被自己的法宝破掉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别看这老怪物就生了一只眼,这眼力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而且刚才它还对是何人破解的外面封路法术十分的在意,但是现在看了自己几眼以后却是面色古怪之极,口中不停的说什么这便难怪了,心下着实有些好奇,忍不住便问道:“到底是什么难怪了?”
    那老怪物一听若水说话,似乎认出他便是一开始口出妄言之人,顿时把羊脸一板,把独眼一瞪道:“原来刚才就是你这个小娃娃在胡言乱语,我老人家正找你呢,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若水顿时大悔,心说我费得那门子话啊,没得给自己惹麻烦,而杀杀手跳跳舞他们这些人生怕老怪物翻脸不认人,知道若水现在没有自保之力,立刻便又将他围住,亮出飞剑法宝等物守护一旁,赤神则拦到一人一怪之间,恭敬的朝那老怪物又行了一礼,说道:“前辈勿怪,我这朋友也只是无意妄语,老前辈高人雅量,何必要和他一般见识呢?”
    “哼,要是别人如此说倒也罢了,这个小鬼头如此胡言却是大大的不该!”老怪物气哼哼的看了若水几眼,突然挥了挥手道:“也罢,我老人家在这风穴之中待了无数岁月,着实的寂寞了,看在你们这些小子陪我老人家聊了几句的份上,就不为难你们了,乖乖给我老人家滚回去,别再妄想打那木魂真精的主意了……不过,那穿黄小子得留下来,我老人家还有帐要跟他算。”
    “那不成,我们既然是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还不等若水开口,赤神就斩钉截铁的说道:“恕我不能答应前辈此言,而且,我等是为那万年木魂真精而来,在没有得到此物之前,我等也不会轻易回去的。”
    “哈哈哈哈,小辈无知,狂妄!我常羊独自守护这风穴愈千年时光,也曾遇到过几个仗着法力高强闯进过风穴的妄人,不过却从没有人能在这禁地之中将风穴孕育的诸般天材地宝取走,没想到今日居然会遇到这么些个无知大胆的小鬼,非但不听我老人家好心劝告,反而故意装腔作势,说些什么肝胆相照、不咸不淡的话儿,须知这风穴之中的凶险可不是你们这类小鬼头可以抵御的,还是听我老人家一句劝,乖乖离开此处,别把那点花花肠子和些微本事在我老人家面前卖弄的好。”
    “既然常羊前辈身为守护风穴之人,又坚持不许我等去取那万年木魂真精,那晚辈等人虽然法力低微,说不得也只能拼死一战了!”常羊老怪说得颇为诚恳,但赤神却无法后退一步,当下朗声说道,言语之时无比严肃,丝毫没有半分吊儿郎当的样子。若水在后面听了不禁暗自点了点头,这赤神真不愧是天堑的副会长,非但手上功夫颇有两把刷子,待人处事老道圆滑,脑子转的也是真快,这一番话说得软硬兼施,即点出自己这些人晚辈的身份,又暗示对万年木魂真精志在必得,于情于理上都占足了便宜,实在是厉害。
    老怪物常羊闻言也是一怔,随即笑道:“我老人家只是守卫这镇压风穴阵势不被人破坏而已,风穴当中的那些天才地宝饥不能食,渴不能饮,我留它们有何用处?只是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心肠也软了,见不得人平白送命,这才好言相劝让你们离去而已,若是不听老人劝诫之言,非要坚持去取那万年木魂真精,那也由得你们自己去,只是死于非命之后须怪不得我。”说罢,竟然双手往身后一背,掉头就走,那空中的浪头也似有生命似的,自空中弯下来,仿佛一道拱桥一般,让常羊老怪跳在其上,慢慢地往湖中行去。
    原本大家按照常理推想,都以为这个常羊老怪就是看守风穴,阻止大家取得万年木魂真精的boss或者任务npc,却没想到它会说出这一袭话来,然后掉头就走,把众人撇到一旁,当下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赤神。
    若水走过去拉了赤神衣角一下,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扬声说道:“常羊前辈留步,晚辈若水,乃是刚才口出妄言之人,虽然在下方才话语乃是出于无心,不过毕竟出言孟浪,有失修道之人的本色,老前辈既然要我留下,想必是要教训在下一二,晚辈自该聆听前辈教诲才是。”
    赤神被若水扯了一下衣角,只好闭口不言,那老怪物装模作样的似乎要走,不过注意力其实还在若水身上,此时听他如此说,立刻便扭过身来,换了一张笑脸道:“这才像话,小鬼头正该尊,恩,尊重前辈才是,既然你愿意留下接受我老人家的教诲,便叫你那些朋友离去吧,我老人家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可以破例放开一部分阵法,送他们直接离开黑风山,不用再去上面的迷宫乱撞一气,这样岂不是大大的方便?”
    “这可不行。”若水立刻便把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说道:“刚才这位赤神老兄的话前辈你也听见了,我等乃是为了万年木魂真精而来,若是得不到此物,定然不能轻易离开,您看……”若水轻轻一脚,便又把皮球踢到了常羊老怪的脚下。
    这老东西虽然套了个高智力模板,不过少和人接触,智商有余机变不足,论起耍心眼来确实和玩家差了一筹,刚才居然还装成对众人毫不关注,想一走了之的样子。殊不知它之前的几番对话外加做派,早就让若水看出这老怪物对自己极有兴趣,大概是想和自己打什么秘密交道,又不想有别人在场,故此才会撺掇着赤神等人离开此地,并借口自己之前出言不逊而把自己强留在此,而那一走了之的作为,不过是欲擒故纵的花招而已。
    这老怪物常羊身份神秘,又存身在这风穴之中,众人朝思暮想的万年木魂真精怕是要着落在它身上才能到手,若水既然弄明白了这家伙的目的,自然要耍点心眼玩点花招,把它重新引回来套住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