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风穴秘境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可饶是杀杀手跳跳舞一口气用剑甲在同一处地方刺击了数百下,那封路白光也只是微微往内凹了一点,随着剑甲的停止攻击,白光又慢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便又复本还原,仿佛其自亘古以来便一直没有改变过一般。
    须知杀杀手跳跳舞的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超一流高手的行列,无论剑术操控还是技能等级都非同小可,光那十枚剑甲联手所能爆发出的攻击力就绝对还在若水三剑齐飞,全力发动的威力之上,没想到居然也丝毫奈何不得这封路白光,因此非但赤神与天堑一众人等相顾骇然,就连若水见了也不禁为之惊叹。
    “不行,我这剑甲也是庚金属性为主,和这封路禁法属性上重复了,威力发挥不出来啊!”倒是杀杀手跳跳舞自己一脸的平静,他自家人知自家事,对此情况的出现倒也有过心理准备,只是眼中那一丝焦虑之色抹之不去,“要不你们再用什么强力攻击技能试试?”
    “你说的倒轻松,我们还能有什么技能攻击力能超过你的?”赤神苦笑了一下,却不得不试试看,当下强行运起法力,变化成一头独角花皮的通天花纹犀,往那白光上一头撞去。只是赤神变化的这种犀牛肉体力量虽然恐怖之极,独角也有裂波分岩之能,但撞上这白光以后却仿佛撞上了一堵数丈厚的钢铁之墙一样,立刻便被自己撞击的力量和反震之力弹飞了出去,结果弄得头破血流、眼冒金星不说,还差点把昨天的早饭都撞吐出来了。
    四大高层中最后的一人,禅宗弟子白金时代所发的大智胜慧海佛光对这该死的封锁法术依旧丝毫不起作用,其他的人虽然也各施手段上来试了试,还有几人连手攻击的,不过都没见有什么效果,杀杀手跳跳舞手摸下巴无奈地看了他们半天才道:“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我看这白光法术的品阶起码也得是镇山级别的超级技能,施展之人也是超级高手,绝对有地仙以上的修为,要我说,还得从属性相克上着手,不然就算是我们三十多个人一起出手,也是打不破它的。”
    若水不禁在心中一笑,要说这杀杀手跳跳舞也是,不就是之前有所龌龊么,有话居然还不好意思当面说,谁不知道五行之中以火克金,自己刚刚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了一手惊世骇俗的丙火法术,想让自己出手帮忙么直说就ok了,干嘛非要拐弯抹角说这么几句出来。他却没想想天堑一众人等一开始自信满满的来做这个任务,没想到一路上若没有若水的帮忙,恐怕连此处都到不了,这会儿若水累得筋疲力尽却还得要人家出手才能解决问题,以这些人的自尊心,实在是难以说出口,杀杀手跳跳舞做出如此婉转的暗示,已经是为了顾全大局狠心拉下脸来的行为了。
    若水听到杀杀手跳跳舞的话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表示呢,那些巡游使者之中有个人便站了出来道:“照跳舞堂主你这样说的话,我手头有一件六阶的飞炎盾,乃是纯粹的丙火属性法宝,威力不俗,要不我来试一试吧。”
    杀杀手跳跳舞见自家有人出头,自然没话说,赤神则坐在一边揉着脑袋说道:“光靠一件六阶的法宝恐怕威力不足吧?”
    “恩,所以我打算自爆法宝,看看能不能起点作用。”
    赤神点点头,自爆法宝的话,就算是六阶法宝,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力也是相当不小的,按照五行生克的理论,应该会对这封路白光起一些作用的。
    那个自愿牺牲六阶法宝的家伙说干就干,吞了两颗药丸以后便将一面树叶大小的火焰盾牌祭在空中,迎风变作车轮太小,忽忽悠悠地飞到白光之上,随着宝主人的心意一动,这火焰盾牌便“砰”得一声骤然自爆开来,化成一片炽热之极的朱红色火焰,喷到了那片白光之上。
    这一下果然有了奇效,刚才众人施展了那么多厉害的攻击手段,比这火焰盾牌自爆所产生的威力更大的也不是没有,可都拿这白光没有办法,但是这面飞炎盾自爆所产生的火焰一冲之下,封路白光竟然立刻萎缩了不少,往后退了有两三寸之多,可见火焰之威对其确实有特别强烈的效果。可惜的是区区一件六阶法宝自爆的威力毕竟有其极限,那片朱红色火焰一明即灭,随着火焰力量的消失,本来已经退后不少的白光竟然又涨了回去,再次回复了原状,那名巡游使者的牺牲顿时便成为了无用功。
    众人齐齐哎了一声,惋惜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却不是心疼那件六阶法宝,而是因为大伙儿刚刚生出的那一丝希望再次落空了。
    “让我来试一下吧。”若水见天堑众人连法宝都自爆了,但却仍然失败,终于还是捋了捋袖子站到了白光的前面。由于之前施展法术时精神消耗极大,若水一直到现在都还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所以他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不太想自己动手来破解这个禁制。不过天堑这次来的众人中偏巧没有一个擅长火系技能的,故此虽然精神依旧不济,但若水也只好亲自动手了。
    只见若水也不作势也不呼啸,身上骤然有一层紫色的剑光微微一闪,然后便扣指弹出了三点紫色的火星,正是紫炎行天剑上附带的那种专破禁制之火,南离勾腾真火。此火一出,便如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般飞到了白光之上,猛地燃烧了起来。这专克禁制之法效果毕竟不凡,那本来顽固无比的白光被这火星撞中灼烧之下,竟然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往后直缩,不过片刻的功夫便退后了三尺还多,而且在火星熄灭以后竟然也没有反弹之势,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看得天堑众人不禁欢呼起来。
    不过这南离勾腾真火乃是紫炎行天剑上所发之火,若是用来破解禁制的话,须得若水专心致志的将其凝聚精纯,才能发挥作用,刚才虽然仅仅发了三点火星,却已经让如今的若水头疼加重了几分,虽然想要再接再厉,却是不免有心无力了。
    “靠,要不是俺没力了,今天倒要好好和这禁制较量较量,哎,没办法了,只好用最后一招了。”若水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状态也着实无奈,见火系攻击对那白光禁制确实能起作用,当下犹豫了半响,终于还是长叹一声,对杀杀手跳跳舞说道:“跳舞你过来下,俺借你件法宝用,看看能不能破解掉这个禁制。”说罢,若水便忍痛将自己的那件七阶至宝阳磁天火镜设置成了租借状态,交易给了走过来的杀杀手跳跳舞。
    杀杀手跳跳舞一见阳磁天火镜的属性品阶眼光不禁暴涨,“好东西,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身上还有这么厉害的宝贝!”
    若不是到了眼下这般进退两难的地步,若水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底牌之一暴露出来,不过眼下大家毕竟是在同一条船上,花费了无数代价才算来到这个地方,可以说九十九拜都拜过了,总不能在这最后一哆嗦上掉链子啊。故此听了杀杀手跳跳舞的话若水也就微笑了一下说道:“运气好而已,比起你用自己的努力升级出十枚七阶剑甲来就差远了。”
    “哼,别人也就算了,我自己还能不知道这剑甲的局限么……”杀杀手跳跳舞摇了摇头,没有把下面的话继续说出来,而是手持宝镜,走到了那白光的跟前,法力一催便将宝镜的威力激发了出来。
    杀杀手跳跳舞虽然不是此宝原主,所修炼的心法也和法宝属性不符,不过毕竟是散仙级别的高手,修成元婴之后法力远比普通的剑仙高手雄厚的多,因此倒也能将阳磁天火镜的威力发挥出几分来,随着杀杀手跳跳舞法力的催动,只见那面宝镜的镜面上涌出了一大片汹涌之极的烈火与七彩光线,径直烧向了那封路白光。
    若水对自己的法宝威力知之甚深,据他自己想来,这阳磁天火镜威力虽然极为强大,不过论起破解禁制来却还不如南离勾腾真火好使,要不是自己这时无力催动南离勾腾真火,而紫炎行天这口心血相合的宝剑别人又没有办法发挥剑上法术的威力,也用不着把阳磁天火镜租借给杀杀手跳跳舞,因为要破解这个白光禁制毕竟还是用南离勾腾真火比较好。没想到这个时候让他以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那厉害无比的封路白光一遇到阳磁天火镜上的烈焰真火和磁光线,便开始猛烈的抖动了起来,然后突然就倒卷而下,彷佛是被人从下面抽走了一样,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露出围栏当中一个黑乎乎的通道,从正南方缺口的地方起,通过一排台阶斜入地下,此时这通道无阻无拦,往外嗖嗖冒着凉气,并还传出阵阵轻微的异啸之声。
    “哇,水水老大你这法宝是什么东西,未免也太厉害了点吧,我看看……靠,原来七阶法宝啊,你从那弄来的?”赤神见杀杀手跳跳舞从若水那交易过来一面宝镜,顷刻间便将白光击破,当真吃了一大惊,连忙凑过来查看这宝贝的属性,正所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赤神一见这宝镜竟然是七阶的东西,忍不住便大声的叫了起来。
    “就算是七阶的法宝也用不着这么大声的叫吧。”若水鄙视的扫了一眼赤神,从杀杀手跳跳舞手中接过阳磁天火镜,收回到自己的法宝囊里,心里却是着实有些疑惑。他自己也不是没有用过阳磁天火镜和南离勾腾真火来破解过禁制一类的法术,不过向来是南离勾腾真火比较合用,阳磁天火镜则在直接攻击力和伤害元婴元神上效果比较好,但为什么刚才那道白光遇到南离勾腾真火也只是退缩,但一遇到阳磁天火镜便立刻就消失无踪了呢?难不成是阳磁天火镜对这种白光法术又特别的克制能力?真是奇哉怪哉啊。
    “七阶法宝还不值得叫?你知道现在大道中一共才有多少件七阶法宝在玩家手中么,你知道一件七阶法宝现在市价多少么?你知道就你手上这面镜子如果想卖的话,我们天堑会出多少钱来买么……”赤神忍不住絮叨道,直到看见若水直接把耳朵堵了起来,才悻悻的住了口,不再耽误时间,而是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依旧由现如今战斗力最强的杀杀手跳跳舞来领头,带着一大帮人慢慢往下走去。
    这台阶比大家预计的要长的多,不过和想象中的危机重重完全不一样的是,众人在这台阶上一路走来的这七八分钟时间里,虽然满怀戒备,但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和危险,就这样顺顺利利穿过了通道,来到一处远比上一层大的多的空间当中,估计这通道上的禁制和封锁法术都和刚才那道白光一样,因为一个不知名的原因消失了。
    一进到这个新的空间当中站定,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便是一个占地约有数十亩地之广的小湖,湖中满是青碧之水,粘稠的仿佛是碧色的糖浆一般,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微微荡漾不休。在湖心正当中的位置上有一处亩许大的漩涡缓缓转动,漩涡中心黑不隆冬,深不见底,而湖面上空则悬停着一片黑色的怪云,当中也有一个漩涡,和湖面中心的漩涡遥遥相对,却是要比水中的漩涡大的多了。极目看去,一股手臂粗细的黑色气流正不停地自那水中漩涡的中心处升腾而起,在空中渐渐变大,刚离开湖面数丈之时还只有水桶粗细,再往上升有数十丈之后竟然变成了粗有数抱的黑色龙卷风,简直有如怒龙一般矫矢蟠动,浑身雷电隐隐,无数白亮的风刃闪动,扭动着咆哮着,径直投入到黑云里的漩涡中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被那诡异的黑云吞噬了呢,还是被引去了别的什么地方。
    小湖的周围则被一大片金光所化奇异符文所环绕着,静静旋转不休,不时有碧色的湖水在荡漾之时漫上岸来,但是一触到这金光符文上便会立刻引发出五色电流,滋滋作响,打得水花四溅,碧烟滚滚,这些碧水虽然没有生命,但似乎仍然对五色电流极为畏惧一般,一被打中水势便会立刻乖乖退去,端的是诡异异常。
    “这里难道就是前古风穴的内部?看起来也很一般么,真不知道哪位前古仙人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居然花那么大的功夫把这里封锁起来,害得我们花费了无数功夫才能进来。”又是幻阵,又是石碑奇阵,又是风生兽迷宫和封路白光,原本以为在这样重重封锁下的风穴必定是个难以想象的凶险之地,结果现在却只发现这样平静怪异的景象,见识过四海归墟、地心火穴等地无边奇景的若水不由的对这个所谓的前古风穴嗤之以鼻,心中着实有些失望。
    殊不知这前古风穴就算比不上四海归墟、地心火穴这类地方,也是亘古难遇的险地。原来这黑风山地下极深处快要沟通地肺的地方,不知道在何年何月竟然自行衍生出一处天然阵势来,此阵天生天产,威力莫测,专一能从附近数十万里范围内的地脉之中抽取乙木精华之气汇聚到此,然后再全数化为宛如天柱一般的巨型龙卷风直上九天之上。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天地之间万物皆有益处,也皆有害处,并非是多多益善,此正是天地之间循环大道。这前古风穴中的天生阵势,便是专一将地脉之中多余的乙木之气抽取出来,然后将其送入亿万里之上的虚空中化作天风,再融入甘霖中落回大地以调和万物,论起来倒和四海归墟的作用颇为相像,不过比起归墟来这风穴的作用和规模都要小的多,只是天地之道自行运转的产物而已,和归墟这样脱离了天地之道的神奇地方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这风穴之下的阵法毕竟乃是天然生成,运转之时并不是十分妥帖稳定,又因为要将汇聚起来的乙木之气化成飓风送入九天之上,故此刚刚形成之时所喷出的风柱粗有千里,远比山岳还大,难免会产生一些连锁反应,进而引发天灾,涂炭世间。要不是一位法力通天的前古仙人发下宏愿,以数重阵法以及难以想象的超级法术将这个风穴连同黑风山地下千里之地镇压住,又用抽丝剥茧之法减缓了天生阵法运行时过于狂暴的效果,令其威力通过小小的黑风山口徐徐发出,这附近之地早就成为洪荒乱世,那里还容得人类繁衍。
    此时若水不明所以,随口说了两句不好听的,就听得那湖水之中突然有人说话道:“那里来的狂徒,擅闯风穴禁地不说,居然还敢肆意诋毁前辈仙人,我老人家非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不知所谓的狂徒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