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惨胜怪群,相逢一笑泯恩仇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被若水先天丙丁灵火莲花所化红线惊动的这一群风生兽数量比起众人第一次遇到的要稍微多一些,依旧是无影无形,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天堑的人提前把它们准备飞出的洞口给堵住了,不过这些家伙脑子却相当的聪明,居然晓得分出一部分风生兽绕过这个通道,从另外一个入口过来。幸好若水及时喊了一嗓子让赤神带人严加防备,不然肯定会被这些可恶怪物的偷袭打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不过这样一来,之前天堑所布置的封锁线不攻自破,战场却又变得混乱不堪,比起刚才的井然有序来不可同日而语。赤神让白金时代和夜之狼两个人专门保护此时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若水,自己则是身先士卒,和战友们一起拼命和蜂拥而至的风生兽搏杀着,无数璀璨的光芒在洞中闪耀,厮杀声,怒吼声,怪物的痛嘶声,飞剑法宝带起的异啸声,混合着洞窟深处响起的回声,将人怪厮杀成一锅粥的战场妆点的如有修罗地狱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找到了!靠,居然还在迷宫更下面的一层!”若水突然睁开眼睛兴奋的大喊道,但是紧接着又变色道:“不好,最后居然惊动了一大群怪,该死……赤神,它们飞的太快了,恐怕用不了五分钟就能冲到我们这里了!”
    众人闻言齐齐色变,赤神脱口问道:“从那个方向过来的?”
    “右边第四条岔路……”若水苦着脸说道:“靠,这次事情大条了,这一群怪数量起码有三百,加上咱们这边的两百多头怪,我们只怕……”
    “机关师小队,立刻用机关盾墙将所有人都护住,断天郎你受了伤,负责操纵天雷霹雳弩好了,给我把库存所有的太乙神雷珠都打出去,md,老子不过了!”赤神两眼通红的发狠道,身型陡然大了三倍有余,翅膀鳞甲什么的也都出现在了那肌肉坟起的强悍身躯之上,原来却是这小子又将通天花纹犀的身躯和肌肉给变化出来了,这种妖犀的力量是出了名的强悍,因此赤神这时的战斗力比起刚才来只怕又提升了不少,“大家立刻给我把面前这群怪解决掉,快,全力出手,不许留力!”
    赤神的脑子还是十分清楚的,如果不在三分钟内将面前这群风生兽解决掉,而让另一群风生兽和它们联手袭击自己这些人的话,那么留给大家的只会是死路一条。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当面之敌消灭掉,才能腾出手来应付下一批敌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算大家现在就把杀手锏都拿出来用掉也是毫不可惜的。故此他便以身作则,将自己最最强悍的杀手锏,可以同时进行五种部分变化的本事拿了出来,身先士卒的在怪群之中大开杀戒,播散下一天的血雨。
    若水作为引怪的罪魁祸首,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况且怪群若是汇合了,他自己也只是个死字而已,故此猛地将法力一催,双手一振,那先天丙丁灵火莲花上不再继续生发出红云红线,而是“嗖”得一声飞空而起,在空中变得有笆斗大小,在若水骈指一点之下,骤然间分化成万千红色的莲瓣,恍若天女散花一般纷纷飙射向四周,只不过天女散花的花是慢慢飘落在地上,而这些花瓣却是四射而出,比劲弓硬弩射出箭矢还快还疾,几乎在片刻之间便将附近所有的空间统统犁了一遍。
    混战中的天堑众玩家们因为和若水一样开着组队模式,自然不会被若水的火色莲瓣射中,不过风生兽们可就惨了,虽然它们能将身形隐藏在风中让人无法看清,不过毕竟也有实体,那里经得住这样拉网似的全方位火力覆盖,故此绝大多数都被莲瓣打中了。那些火色莲瓣看起来小巧可爱,不过威力却大的超乎想象,一旦打中了风生兽的身体,不拘击中什么位置,立刻“轰”得一声爆散开来,附近尺许范围之内的空间便会在一瞬间化成一片炽热的火海,温度高的能融金化铁不说,而且那火焰还会附着在风生兽的身上继续熊熊燃烧,端的是且狠且毒,让所有被打中的风生兽都痛得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并且由于浑身浴火的缘故,它们的行踪也再一次的被暴露了出来。
    如此的大好时机,天堑众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立刻全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疯狂的杀戮着那些风生兽,天雷霹雳弩也再次轰鸣起来。不过若论起杀怪的利落与凶狠,众人中还是要以杀杀手跳跳舞为最,只见他长啸一声,十道原本组成剑网在身边来回横扫的剑甲骤然四散分开,各自带起一道剑虹对风生兽们开始了疯狂的打击。
    由于刚才一直看不见这些该死的怪,让走技巧型剑术路子的杀杀手跳跳舞只能用剑网这种打击范围比较大的技能来增加击中风生兽的几率。可是现在则不同了,浑身上都烧着了火的风生兽简直就跟一个个满空飞舞的火炬一样,目标是在太过明显,让杀杀手跳跳舞得以尽展其技术精绝的剑术,操纵四根剑甲为主,余下六根剑甲用电脑操控辅助,如同白电横空一般,专从刁钻无比的角度或者风生兽羽翼照顾不到的后腹、小腿等部位下手,杀得不少风生兽如同下饺子一样扑通扑通往下直掉,将散仙高手的风采完全展露无虞――他一个人干掉的风生兽足足占到所有被杀死的风生兽数量的三分之一还多。
    不过这毕竟是一场惨烈之极混战,无论是等级还是数量,玩家们都落在了下风。要不是众人都是久经沙场考验的精英玩家,两个和尚又全都放弃攻击,极力用佛光援助大家,天堑的人估计已经有死伤了。即使这样,大家几乎也是个个带伤,尤其是冲得最猛的赤神、夜之狼、杀杀手跳跳舞等几个人,要不是嗑药嗑的及时,早不知道挂过几回了。
    若水自从发出那一击以后却坐在地上动也不动,靠着机关盾墙和身边白金时代的防护依旧闭着眼睛盘腿打坐。此时他倒不是不想出力,不过之前那一番施法探查所导致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刚才又拼命爆了那一下火莲,此刻不说是油尽灯枯,也绝对是筋疲力尽,想动手也是有心无力了。要知道这法力上的消耗还好说,若水本来法力恢复速度就很快,又可以吃丹药补充,不过这心力上的消耗就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了的。况且,后面还有一群数量接近三百五十头的风生兽即将到来,故此若水一边在拼命的修养精神,一边还在附近慢慢布置下了五火奇门阵――正五行一元太始阵若水现在这个状态是没法摆了,也就能凑合着使使五火奇门阵了,就这还得说若水真有能耐呢,换成其他人,像若水刚才查探那样消耗那么多的精神法力之后别说再布置阵法了,估计不跟死狗一样在地上趴上个个把小时都别想站起来。
    只是他虽然坐在那里不动,但四周的风生兽们却没想饶过这个可恶小子,毕竟刚才那无数莲瓣可是烧得一众风生兽焦头烂额,到现在火苗还在那些小怪物的身上羽翼上蔓延,疼的大家都惨叫连连。于是有那么三四十头被烧得特别厉害的风生兽直接认准了这个烧完自己以后还大摇大摆坐在地上的家伙,夹带着凄厉的风声一头俯冲下来,身体还没到,那锋利无比的羽翼上已经带起了道道白色的风痕,可见若水要是被这些含忿而来的小怪物们撞上了,其下场恐怕比起万剑穿心来也好不到那里去。
    几个负责这个方向上防御的机关师见状立刻调动几个机关圆盘过来防御,同时他们身边的护驾机关兽或是喷出光柱,或是射出大量带着青光的铁钉,在这批风生兽前进的路上布下了一大片充满死亡气息的火力网,想要阻止这些怪物的前进。只可惜等级上的差距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弥补的,机关师们毕竟连七十级都没有,加上这些风生兽对若水极为仇视,根本就是不顾一切的想要进攻,故此还是有半数以上,也就是大约二十头风生兽突破了这些人的层层阻截,扑到了若水的近前。
    一道大智胜慧海佛光凌空罩下,彷如一口金钟一般把若水连同白金时代自己罩了个严严实实,只看其见机之快,就知道大和尚这白虎堂副堂主之职不是白给的。不过这仓促发出的佛光毕竟也无法完全抵御二十多头风生兽的联手攻击,就算白金时代及时又放出两口佛门戒刀帮忙,但是还没顶过两秒种就被红了眼的风生兽们联手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两头体型最大,受伤最轻的风生兽马上收拢羽翼钻了进来,然后又“刷”的一声张开翅膀朝若水扑了过来。
    虽然闭着眼睛,但若水还是感觉到头顶的风声不对,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朝自己飞过来了,当下心中着实有些犯难下面的行止。无论是用小玄微挪移遁法闪开还是以法宝法术防御,以若水的实力都不至于被两头风生兽干掉,可问题是这样一来,他那刚刚只布置了一半的五火奇门阵可就必须得放弃了,这样一搞平白消耗掉大量法力不说,第二批风生兽可是已经快要赶到了,再想重新布置一次阵法,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精力上都绝对不够了,而没有阵法的帮助,后面的战斗绝对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哎……”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在早死还是晚死的问题上,若水还是选择了晚一点死,当下他猛的睁开眼睛,就准备放弃阵法,飞出飞剑拦下那两头几乎已经扑到头顶上的风生兽。没想到他甫一睁眼,便看到四道醇和之极的白光在自己面前交叉闪过,刺进两头风生兽的身体,白光上夹带的巨大力量立刻便将它们斜斜撞飞出去,虽然没有致命,不过短时间内这两个家伙却绝对没办法再威胁到若水的性命了。
    再往上看去,杀杀手跳跳舞正疯狂的舞动着余下六道剑甲白光,帮着白金时代绞杀着另外那些扑下来的风生兽,若水不禁又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竟然是这人救了自己一次,这世上的事情,果真是变幻莫测,叫人永远也无法猜测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终于,在众人的联手绞杀之下,第一群风生兽被打得七零八落,只有不到十头风生兽带伤苟且逃生去了,不过众人根本就没时间休息喘气,就不得不掉转枪口,将各式攻击如同暴雨般倾泻在了刚刚冲出岔路口的第二批风生兽。
    这些怪兴致勃勃的大老远赶过来,正准备来个大会餐呢,却被天堑众人这一顿迎头痛击打了个晕头转向,等它们好不容易重新打起精神,分兵多路从各处岔路冲进来之后,迎接它们的却又是若水五火奇门阵的烈火、杀杀手跳跳舞的剑甲大爆裂和赤神等人的舍身攻击……
    简短截说,天堑一众人等和若水足足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算击溃了这第二群风生兽,击杀了其中的绝大部分。可是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的巨大,机关师们几乎弹尽粮绝,巡游使者中七人重伤,损毁的法宝飞剑不计其数,四大高层之中夜之狼重伤,赤神脱力,半个时辰内没办法与人再动手了,白金时代一身的丹药几乎被吃了个精光,而且两口护身戒刀也自爆了一口,只有杀杀手跳跳舞已然修成剑婴,又有十指七阶剑甲护身,实力强悍非常,故此虽然杀伤风生兽极多,但除了消耗了极大的法力以外,本身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当然,要不是若水最后时刻的五火奇门阵的话,恐怕杀杀手跳跳舞现在也不会这么轻松,毕竟最后一波三百五十头左右的风生兽全部被若水大发神威困在五火奇门阵之中,其中足有一小半是直接死在阵法威力之下的,余下的才是其他人下的手。由此也可以看出阵法之道威力的强悍,远非一般剑术和法术所能比拟的,要不然就算天堑众人能打赢这一仗,死伤也必惨重之极,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幸运,居然一个人都没死。
    完全没有力气了的赤神躺在尸横遍野的地上,长叹道:“干,老子从来都没怎么累过,早知道如此打死我也不会来做这个任务,就算全队的人都是mm我也不来!”
    比起赤神来也好不到那里去的若水没好气的回道:“你就吹吧,如果真有mm,你会不来?”
    “说说而已,何必当真呢?”赤神倒是很坦白,一脸诚实的说道。
    “就知道你是这种人……对了,杀杀手跳跳舞同学,我还没有谢谢你刚才救我一命呢。”
    杀杀手跳跳舞靠在石洞的墙壁上正嗑药呢,闻言看了看若水,淡淡的说道:“就算我不出手,你也死不掉吧?”
    “话不能这么说,就算当时死不掉,没布置成阵法的话,我也活不到现在,我还是得谢谢你。”若水倒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谢谢杀杀手跳跳舞,当时那五火奇门阵如果布置不成,后来若水就没办法在天堑一众高手的帮助下硬是用五火奇门阵将所有的风生兽都困在阵内了,那样的话,后面的战况会如何发展可就难说了。
    “这样说的话,没有你的阵法,我们这些人刚才恐怕全得死在这儿,你不是又救了我一次么?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两次,我还欠你一次在。”杀杀手跳跳舞虽然傲气,但性子很直,一是一二是二,因为自觉后来又被若水的阵法救还了一次,所以坚决不肯接受若水为之前的救援而表示的感谢,不过经此一来,若水和他两人之间的芥蒂倒是彻底的化解了。
    “好了好了,大家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么,感谢个什么,你看我就说什么感谢的话,除非救我的是mm……不过我还真没看出来啊,若水你小子除了法术强悍的一塌糊涂以外,居然还懂这么厉害的阵法,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本事的?”
    “切,才一个五火奇门阵就这么吃惊,要是让你看看三爷渡劫的场景,看不嫉妒的昏死过去啊?”若水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没啥没啥,我也就是渡过二次天劫之后才能渐渐运用阵法而已,毕竟这玩意威力虽然大,但是法力消耗与威力是成正比的,用起来可着实不容易啊。”
    不过刚才这一会也让若水明白了,其实虽然阵法本身有高低之分,但是布阵者本身的实力对阵法也是有极大影响的,最少没有成为散仙前的若水,就算是用正五行一元太始阵恐怕也没有办法将这么多的怪完全控制在自己的阵法范围内,可现在他却可以借助众人的帮忙,用威力差一筹的五火奇门阵完成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阵法一道果然仍然有很多玄妙未解,看来自己在这们特殊技能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