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七阶至宝初显威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哎,人太多了,有点不好弄呀,看来不先解决他是不行了。”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攻击,若水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将小玄微挪移遁法展动,把自己从天龙教帮众的攻击圈中挪移到了三月九日的身后。
    三月九日刚才已经见过若水小玄微挪移遁法的妙用,所以早在他身形刚刚消失的时候就撤回了飞剑护在身旁。果然不出其所料,他那对飞剑的剑光才刚刚展开便能感觉到一股大力从后面撞了上来,回头一看,正是若水双剑齐发,一同砍在了他护身的紫金剑光之上。这回若水剑上的威力比刚才大了很多,但还在三月九日的意料范围之内,他也不硬挡,而是将剑光一收一兜一送,浑不着力似的将若水剑上携带着的无匹巨力卸开,然后双剑一搭,剑光绵绵而上,反而将若水的两口飞剑给缠住了。
    若水眼光一闪,三月九日这小子剑术倒真不错,比起出海前的自己来恐怕也不遑多让,不过……对于现在的若水来说,像这种程度的剑术可就有点不够看了。他也不着急将剑收回来,而是任由三月九日的紫金剑缠住自己的飞剑,等到四剑完全纠缠到了一起之后才突然发威,法力狂催之下,若水那两口飞剑突然化成两道长约十余丈的剑虹,澎湃的剑气一举震开灵蛇一般的紫金剑,然后兵分两路,忽隐忽现,从容躲开三月九日双剑回环袭来的三记拦截追斩,星斗寒斜切三月九日左肋,紫炎行天自当中疾劈而下,直欲将对手一分两半。
    三月九日冷笑一声,身上升起一道寒月也似的光轮,迎头托住若水自当中砍下的紫炎行天,然后双手剑诀连掐,只见那两口紫金飞剑忽而化成百多道金丝一般交织在自己面前,若水从旁斜切而至的星斗寒剑,被这金丝剑网所阻,难以再前进一步。这一招乃是他自峨眉剑法残卷中学到的防御剑法,连正宗的峨眉弟子都没几个会的,用来防御他人飞剑极为严密,若水的星斗寒虽利,却也突破不了剑网的防御。至于那寒月光轮,乃是三月九日的一件防身法宝,乃是五阶中的极品,同样不是一剑可破的法宝。
    若水眉头一皱,三月九日则是得意洋洋的扫了他一眼,觉得眼下是个不错的机会,可以立刻发动反攻,等若水专心防备自己这两口六阶飞剑的时候,再趁他措不及防的时候发出军荼利明王八臂印法,一定能让这家伙吃上大亏,就是一击把若水搞定也是很有可能的。
    三月九日是密宗伏波寺弟子,伏波寺的上师(掌门)赤日上人身为密宗四大法王之一,寺中之人修炼的法诀又是以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与金刚夜叉明王这密宗五大如来化身,护法明王为名,其威力自然甚是厉害。三月九日所学的这一门军荼利明王八臂印法,是以军荼利明王的护法威力加持到佛法之上,以佛光凝练数十上百间介与虚实之间的降魔法器,连珠般的打将出去,和老无动不动手是上百道剑气的玄枢日月剑煞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三月九日已经将这门印法练到了十指一掐,即可显化六臂,发出无量佛宗降魔法术的地步,若是真让他从容将这奇法使了出来,就算伤不了若水,也能让他头疼万分。
    原来二人适才斗剑之事虽然说起来挺麻烦,但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这三月九日将若水两口飞剑的攻势尽皆拦下之后便企图反攻若水,只是他刚想施展军荼利明王八臂印法的时候,天龙教的其他人也发现了若水的行踪。这些人前两次远程攻击都告失败后也学了乖,除了有十来个擅使飞剑的玩家继续留在原地远攻之外,余下的人一边呼喝大骂,一边全都身化剑光遁光飞了过来,想要跟若水拉近距离打近战。这些人当中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分别在若水和洗洗就睡手下各死一次的暗夜无眠。
    “靠,不能再玩下去了。”若水见到众人大举压上,尤其是那个暗夜无眠,看自己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知道若是被这些人靠近了,再加上三月九日的纠缠,那自己今天十有八九是要交代在这儿了。当下不敢再留力,立时将乾元火灵剑决的威力全数加持到了紫炎行天的剑身之上,与此同时,三月九日也是一口真气喷在紫金双剑上,双剑忽而合壁,汇成一道璀璨的紫色剑虹,朝若水疾冲了过去。
    三月九日将双剑合壁之后便在暗中吞了几颗药丸补充法力,正准备伺机施展军荼利明王八臂印法偷袭抵御双剑合壁的若水,却见二人之间又是一道紫色的火光冲天而起,那原本只是一道紫巍巍剑光的紫炎行天突然自剑身上燃起了熊熊火焰,火浪一卷间,化成了一只从头自尾足有三丈长,散发着恐怖热量的巨大火鸟。其阔翅长身、细颈利喙,头上生着紫色火冠,又七根长尾,每根尾羽之上又有七点炽热明亮之极的火星,周身覆盖着紫色神火,看去竟和以前若水入火海所遇借朱雀之形显化身体的先天火精一般无二,只是火焰的颜色换成了紫色而已。
    原来若水当日炼制紫炎行天的时候,曾将先天火精与首山之铜融合共同作为此剑的主体,那先天火精生有一丝灵智,故此熔进飞剑之后便成了剑中的剑灵,只要若水将紫炎行天的威力催发到一定程度以后,这些灵智便会借剑上无边法力与真火再现朱雀法身。要知道此才是真正的飞剑剑灵,比之魔影天龙上的蜈蚣妖魂更要厉害得多,朱雀剑灵一出,这口紫炎行天的威力自然就会被发挥的淋漓尽致,绝非一般人所能够抵挡的,那三月九日的双剑合壁虽然威力不亚于一般的七阶飞剑,但是此时现出剑灵的紫炎行天威力比之一般的七阶飞剑却又大出不少,两两相较,谁胜谁负自然不言而喻。只见那朱雀剑灵双翅一抖,十三团紫色火球流星般自其翅膀中飞出,连珠介的撞在那合壁的紫金剑上。而紫金剑虹初时还能击散拦截的火球继续前进,等到了第十枚火球的时候便已经再无力前进一寸了,等到最后三团紫色火球一拥而上时,爆炸的威力已经生生将合壁的双剑震散,激射着倒飞而回了。
    三月九日心中一疼,知道合壁状态下的飞剑若是被强行分开的话,飞剑本身肯定要受重创,因此颇为心痛。不过此时却不是收拾飞剑的时候,他心下一横,双臂就要前伸,想动指掐诀,发出暴风骤雨一般的佛宗降魔法术攻击若水。但是还没等他出手呢,那朱雀剑灵就从口中喷出一股红、紫、白三色的火柱来,正是由先天灵焰真火、南离勾腾真火与后天纯阳真火攒成的三昧之火,虽然不如真正的三昧真火那般厉害,但三火合一之下确也是非同小可,只是和三月九日头顶那轮寒月宝光稍微一触,便将其压得只剩下薄薄一层,眼瞧着再有一秒不到的功夫就能突破这件防身之宝,直接攻击到三月九日的本身。
    三月九日看到三色火柱如此厉害,脸色立刻就白了,提聚起的法力差点都被吓散,匆忙之际也不及再向若水下手,连忙将手一抬,十指连弹,数十道青色佛光凝成的金刚杵、宝轮、三叉戟等法器连珠射出,迎向了头顶上压下来的火柱,同时勉力引动被震回来的飞剑,连那寒月似的法宝也不要了,撒腿往回就跑。却不想朱雀剑灵将那七条长尾一甩,火光一闪间一连飞出五道火星,自佛光法器的空隙中闪过,自三月九日身后爆开来,直接将其连人带剑一起炸飞了出去。饶是三月九日逃得快,也被这巨大的爆炸之力震得口吐鲜血,要不是他刚才当机立断舍弃了那轮寒月似的法宝,后退时又用飞剑稍微挡开了一些爆炸之力,恐怕现在已然被火星炸得性命不保了。
    而那数十件以佛门法力、明王印法凝成的降魔法器,和朱雀剑灵口中所吐之三色神火撞到一起之后,立刻引动震天大爆,猛雷也似连响了数十声,狂暴的爆炸气流四逸而出。那朱雀剑灵在爆炸的火光与气流中引颈长嗥,音如玉磬金鸣一般,长嗥才毕,整个身体已经合身飞出,化成一道流光自爆炸气流中穿了过去,直追三月九日而来。天龙教众人适才为爆炸之威所慑,一时呆住,此时见火鸟化光直刺三月九日,不由全都大呼提醒,却不想提醒的声音才刚出口,那火鸟所化剑光竟然已经后发先至,带着一道残影自口吐鲜血的三月九日胸前穿过。三月九日还在惊诧为何自己突然控制不了身体的时候,一阵紫炎已经自其身上燃起,顷刻间,便将这个实力非俗的玩家高手焚化灰烬,直接送去地府等待复活了。
    若水见紫炎行天威力全开之下一举将实力颇强的三月九日干掉,心中不由暗爽,而天龙教的那些人,却是着实有些胆寒了。刚才紫炎行天头一次发威就轻易干掉搁浅的时候,还可以推说是搁浅全无防备,但是此时剑灵甫现就将成名以久,天龙教乃至在金陵一城中从无敌手的三月九日干掉,若水这口紫色飞剑威力之强悍,声势之显赫,都是天龙教这些玩家们从所未见的,爱清风以及帮中几个机灵点的人心中都是一紧:难道这能化形成紫色火鸟的飞剑竟是七阶的吗?那这么说,若水岂不是……
    爱清风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一边又追了个信息给十字,让他快点带人过来,一边气急败坏对附近的手下大吼道:“快上啊,别怕,这小子刚才发了一次大招,现在法力肯定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大家一起围上去一定能干掉他!”
    爱清风这一提醒,天龙教众人才如梦方醒一般的涌上去,想要围住若水。其实刚才若水能当着他们的面干掉三月九日也不能怪他们动作太慢,委实是若水和三月九日的实力超过他们太多,战斗得也太快大激烈了,相形之下就显得这帮人处处慢了一拍。而且他们的等级大多都在六十以上、七十五级以下,看起来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和若水这个百级高手等级差距实在太大,所以虽然在爱清风的指挥下这些人撒开了个大圈子把若水围在当中,却还没能够给若水带来多大的压力。
    若水早就看明白了三月九日的重要性,那爱清风虽然是天龙教的教主,但在眼下这场战斗中的作用却还不及三月九日,所以打从一开始,若水想要擒的“王”就是三月九日而非爱清风。因此他先假装要杀爱清风,但是其实却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三月九日的身上,等他过来救援爱清风的时候,便示敌以弱,假装受到其他人的牵制而和三月九日打成平手,然后伺机发难,将大五行生化玄微真法、乾元火灵剑决、诸天运化剑道大法三项技能同时开到最大,最终一举把实力相当不弱的三月九日斩于紫炎行天之下。天龙教里少了这个足以牵制自己的高手,剩下的人虽然多,却不过都是些乌合之众而已,对自己的威胁实在是微乎其微。
    经过一番算计后成功的把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三月九日干掉,若水这才终于可以大展拳脚,给天龙教的这些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见天龙教这些人畏惧自己,包围圈到现在还稀稀拉拉,若水心中狂笑,身随剑起,犹如一条紫色火龙般的朝爱清风的方向直扑而去——三月九日一挂,剩下的这么多人当中,教主大人自然就是最具有被杀价值的那个人了。
    爱清风见若水又朝自己这边杀过来了,脸色一变,碍于教主的面子不好不打就跑,只好立刻招呼护在自己身前的四个手下一起帮忙抵挡。照他想来,连自己一起五个人对付若水一个,怎么得也能坚持到其他手下赶回来帮忙了呀。
    若水飞身而至,见那几个天龙教玩家手指的飞出八道颜色不同的剑光朝自己袭而,而爱清风则用剑光宝光把自己包得跟个乌龟仿佛,于是左手一伸,自掌心中飞出一尊小鼎来。这鼎高不到一尺,宽只有半尺余,似鼎非鼎,似炉非炉,通体纯青,上面密布着符录花纹,鼎腹上犹有三层环环相套的明黄色光焰,看去迥非凡俗。若水法力一催,一股黄气自那小鼎的鼎口中源源不绝的涌将出来,闪电般的将迎面而来的八道剑光裹住三道,那三道剑光的主人顿时大惊,只觉得飞剑已经自己的感应瞬间便被切断,无论怎么催动法力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宝贝飞剑被吸进了鼎里。
    余下几道剑光的主人见状忙不迭的收剑,生怕自己的余下宝贝步了前三剑的后尘,若水便乘机又欺近了数丈,收起小鼎,转而抄起一面铜镜来,那镜在若水手上才晃得一晃,便发出数十丈的火光,夹杂着无数七彩细丝,怒龙也似的直冲爱清风,镜光还未至,已经将爱清风以及身边四人映得须发皆赤。。
    这爱清风本事不大,但是身为一教教主,身家还是颇为丰厚的,两口飞剑一口六阶一口五阶,护身的除了一样六阶的防御法宝以外,其它的也都是五阶中的极品。只是若水这面阳磁天火镜乃是七阶的奇珍,威力实在太大,爱清风自己也着实不争气,这镜中的数十丈的烈焰真火一出,立刻就把他的防御冲得七零八落,如入无人之境般的照到了爱清风的身上。这镜光中夹杂的太阳玄磁光线专伤修道人元神,极为阴损,那爱清风现在不过才七十多级,连元婴都没修成,如何能抵御这太阳玄磁光线的威力?刚一被这些七彩细丝照上,便惨呼一声,只觉得头痛如裂,浑身酸麻,差点就脚一软坐倒在地上了。
    附近几个天龙教的玩家见势不好,连忙将数件法宝祭起,暂时将镜光与爱清风隔开,这才算是救了他一条小命。爱清风这才知道太阳玄磁光线的厉害,见自己手下几样法宝的宝光和镜光一触便有不支之势,生怕再被照中,当下强忍痛楚御剑往后飞起,想要躲开这个可怕的家伙和他手中恐怖的法宝。
    然而,他才刚刚飞起不过数丈高,就觉得顶上光线一暗,一只七八丈方圆的五色大手掌挟风雷之势,迎头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