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水仙避劫入归墟,太火凝液复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四海之大,不知万亿里,浩瀚无穷尽,虽九洲万川归之,却不盈不溢,生无尽云霜雨雪,却不亏不虚,何也?盖天下间有水处必有水眼,与归墟者相通,能于玄虚间移转水脉、疏通四海,故调和化一,虽经年云雨不长一分,数季久旱不减一分。
    传说,在四海尽头,天地玄黄之外,有一处神秘无比的归墟,这里乃是一个无底的巨大深渊,连接着天地之外的世界同时也是四海之水最终的归宿。天地之水汇于四海,四海之水汇于归墟,归墟之水不知往何处去,最终形成天地间一个奥秘难解的奇异规律。
    但是在大道这个游戏世界里,归墟被赋予了另一个功能,无论东南西北四海,还是所有江水河水湖水涧水乃至泉水井水之中,都生有海眼水眼一类的地方,或大似山岳,或细如笔杆,直通着这个神秘莫测的归墟。不过却不再是只进不出,当天下之水汇聚到此处之后,不会流失到不知名的地方,而是通过归墟中的神秘力量,再将无量之水平均分配,送归天下,如某处水已满盈,彼处之水便被送往亏虚少水之处,又有某处水中结有玄阴至寒之冰,便会由归墟转流酷热炎燥之境,从而暗合天地循环,阴阳调和之道。
    那归墟吞吐天下之水,乃是利用天地间自然生成的旋涡之力,就像是个抽水机一样,一旦经过冥冥中某种力量的牵引以后,就自海眼之中生出一种无边巨力来,在海中凭空造出一个无形的巨大旋涡,吸取大量的水进入归墟。而且这归墟取水既没有固定的位置也没有固定的时间,乃是随机出现在海中任何一处的,有的时候出现在无尽大洋的最深处,也有的时候就出现在离岸边不知道数里的海面之上。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归墟取水的时候,难免就会把一些刚巧出现在旋涡附近的东西全都卷进来,这些倒霉的东西通常只有两个下场,运气好的,被无数大大小小的旋涡撕成碎末,然后再被送到一个未知的水域。运气不好的,则会被吞进归墟最中央的无尽深渊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若水之前追杀猪婆龙的时候,刚巧赶上这归墟自南海之中取水,故此才会被海水无意中卷进这个归墟之中,若不是被南辛子和化牢真人刚好用水镜观形之法看见,施展法力将他救来这个洞穴,若水肯定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本来若水只是在游戏背景中隐隐约约看到过一些关于归墟的资料,只是秉承游戏公司一贯抠门的态度,这资料里关于归墟具体的情况说的很模糊。这会儿刚好南辛子和化牢真人见若水对归墟这个地方不甚了解,故此你一言我一句的解释起来,才让若水对这个神秘地方更深入的了解——这不是就大道世界的下水道枢纽么!而且还是全自动电脑控制的,哎,你说要是现实中也有个归墟的话,俺家的下水道至于三天两头就被堵住么?
    南辛子和若水说了一会儿归墟的事情,突然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哎,化牢道友,我与你二人自从入这归墟躲那四九重劫,已历千年之久。今日这位小友虽然无意中被卷入这凶险玄奥的归墟,但是想要出去却也不难,我二人被四九重劫逼入此地,恐怕终究是没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呀。”
    化牢真人的性格最为直爽,听见这话就忍不住说道:“你这话就不对了,他若是想出去,自然有办法,但若是我们有这小子身上那样东西,不也一样会有躲过四九重劫,二次出世的那一天吗?”
    “得,来了吧,就知道说了半天归墟的事,终究还是要回到我身上。”若水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个化牢真人倒还罢了,是个属大炮的,别人装药他就放。可那南辛子却着实是个精明人,先告诉自己是他们俩救自己一命,然后絮叨了一会归墟的危险,最后再轻轻松松地把话题转移到找自己要东西这个方面来,并且隐隐点出知道让自己出去的方法,一丝一丝环环相扣,相当厉害。若水虽然有房契和飞火神符在手,但是此处一来应该是属于特殊的任务地点,二来整个洞穴好象又被什么法术控制住了,恐怕这两样东西也难救已经出去。说不得,想要离开这见鬼的归墟,肯定还是要靠这个一身双神的家伙,恩,尤其是这个南辛子,别看身体枯坐在那里,这脑子可是一点没有僵化的痕迹,不可小看,得要小心应付才是。
    虽然有救命之恩,但是若水可没打算让这个南辛子牵着自己的鼻子走,略想了想便有了主意,于是先不理二人的话茬,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四九重劫?晚辈虽然修道年浅,却也知道这四九重劫乃是修道之人避过三灾(渡过三次天劫),还未成就天仙位业之前经受的重劫,比之前三次天劫要厉害的多。无论有多高法力,只要未成天仙,便不能避免,若躲得过,便能享一段时间的地仙清福,躲不过,轻者转世重修,重者永世沉沦,乃我道家最最厉害的劫数之一,难道二位前辈竟是为躲这四九重劫,方才来这归墟的么?”
    若水这一番话,乃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的,他知道,这四九重劫比前三次劫数要厉害的多,虽然没有固定的时间和次数,随着玩家或者npc在一百八十级到两百五十级之间停留的时间长短,而决定其将要遭受的四九重劫威力与次数,真真乃是所有避过三灾,却还没有踏足两百五十级以上境界之人的噩梦。在大道中,不知道有多少npc已经避过了前三次天劫,现在却都卡在这个点上,每日每夜都在考虑要如何应付四九重劫这个悬在自家头顶的利剑,无心他事,要不然,这个世界上早就被那些厉害无比却无所事事的npc闹个翻天覆地了,那里还轮得上玩家们搅风搅雨?不过,玩家们现在虽然蹦的欢快,但是终究还是会有直接面对四九重劫的这一天的,虽然以玩家们的升级速度来看,那一天离现在还很遥远。
    要说这电脑程序毕竟是电脑程序,虽然很狡猾,法力什么的也比若水强的多,但是终究还有是缺陷的,很轻易的就被若水探到了一些虚实。这四九重劫是对修道者何等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若水却从之前两个npc说的话中,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上是有一样东西,对这二人有极大的吸引力,甚至关系到他们俩能否平安渡过四九重劫。明白到这一点以后,虽然死活猜不出来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了这两个人,但还是让若水有了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因此,他有意绕开南辛子的话,却轻轻点出自己对四九重劫也是十分的了解,其用意不外乎是说:三爷我可不是傻冒,你们要用来对抗四九重劫的东西在我这儿,但是要想拿走,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若水这番话的意思,南辛子自然明白,但是化牢真人却听不明白,只是顺着若水的话说道:“哎,你这小子说的也对也不对,不过我们倒真是被四九重劫逼进这归墟里来的。小子,你恐怕还不知道这四九重劫的真正厉害吧?想当年我和南老道便是被一次四九重劫弄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要不然,以我二人的法力,又如何会躲在归墟之中千年不敢出世?”
    如果不是自己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个化牢真人,若水简直都要以为他是自己安排下的卧底了,这家伙嘴上还真是缺少个把门的,一下就把所有话都秃噜了出来,估计也就是南辛子身体不能动,要是能动的话,早就跳起来捂住他的嘴了。不过,这对若水来说,倒是件好事情,起码自己知道了这些以后,对摸清南辛子的底线十分有帮助。
    “南辛前辈,难道这四九天劫真的如此厉害?”若水故意问道。南辛子苦笑了两声,终于还是开口说道:“不错,不过当时我正和化牢道友印证法术,突为四九重劫所袭,化牢道友法身全毁,只剩元神化身,我却是元神被毁了一半,肉身虽然还在,但是却法力尽丧。眼看着就要形神俱灭,永不超生,我二人不得不暂时共居一体,我以肉身上几样法宝暂时挡住天雷,化牢道友则以元神化虹将我肉身带入海中。”
    “本来以那四九重劫的威力,便是我二人躲入极幽海底也难逃一劫。但上天有好生之德,于绝境处犹自留有一线生机。我二人刚刚入海,便赶上这归墟自东海之中取水,总算我等是久居海上,修成水仙之位,对这归墟也略有了解,这才顺势而入,躲进这归墟之内。此地不属天地之内,存于宇宙洪荒之外,便是四九重劫也不能至,这才让我二人苟延残喘到如今。”
    “不对呀,照您这么说,那四九重劫不是早就过去了么?”感情这两位当年是打架的时候被雷劈的半死不活,才搞成现在这付样子的。若水心中觉的好笑,这两位性格截然相反,而且之前肯定又闹过矛盾,现在居然沦落到两个元神住一个残破的身体,也不知道他们这一千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难道是靠着吵架打发时间?唔,很有可能呀!
    化牢真人叹道:“小子,若是如此便能躲过灾劫去,这四九重劫还能被称为道家最厉害的劫数之一么?休看我二人在归墟之中已有千年,但这要一出此地,那四九重劫必定再次降临,到时候我二人恐怕连想保住残魂都不可得了。”
    “那也不对,两位前辈在此千年时间想必不是白过的,就算一出归墟就有四九重劫,以二位千年法力,难道还抵御不了一次四九重劫吗?”
    这回连化牢真人都是苦笑连连,说不出话来了,还是南辛子给出了一个合适的解释,“小友,我与化牢道友虽是两个不同的人,却是居于一体,我这肉身全身经脉皆被上次天劫所毁,只管还有一身法力,几样法宝,却是半点也使不出来;化牢道友之元神化身虽然法力仍强,但是若以区区元神硬抗四九重劫,无异于以卵击石,故此,我二人现在能施展的不过相当于原本一人之力而已。况且这一千年来,我与化牢道友气机纠缠,极难分开,在归墟之中时倒还罢了,但若一出此地,被天劫察觉了气息,降下的天劫却是同时针对我二人的……”说到这里,南辛子也是说不下去了。
    这两个倒霉蛋呀,分又分不开,合在一起又只能当一个人来用,面对的天劫却是双份的……渡劫渡到他们俩这个悲惨地步,恐怕还真是大道里独一份的。
    化牢真人这个时候突然自那水云之上立起身来,晃动着矮胖的身体朝若水打了个稽手,道:“小子,不,小友,我与南老道在这归墟之中枯坐千年,尽管各自都有所得,但此身若不复原,却难有再见天日之时。今天你既然能来到此处,可见是我和南老道的机缘到了,我便不再和你拐弯抹角,干脆直言相告好了。小友你身上那一团地心太焰毒火,正是我与南老道能否恢复法力,凝聚法身的关键,只是不知道小友可愿惠赠我等,以解我二人灾厄?”
    “弄了半天,原来他们是想要三爷我的地心太焰毒火呀!”若水还真没想到自己身上让这两个人垂涎已久的东西,居然是地心太焰毒火,他原本还以为是阳磁天火镜、太昊转土鼎这些东西呢。不过,他们俩不是说自己乃是水仙么,要这个地心太焰毒火有什么用?不会是在晃点我吧?
    看到若水一付不相信的样子,南辛子连忙解释,反正化牢真人这个话痨嘴巴里什么事情都存不住,于是他干脆来了个竹桶倒豆子,“小友有所不知,化牢道友当年被四九重劫所伤,法身不存,若要恢复原本能力,需得有天材地宝一类的东西为他再造法身,或者以固元凝魄的仙丹助他将元神凝练到与真人无异才行。但这归墟之中,我等又如何能找到这些东西?我当日则是全身经脉尽毁,肉身虚弱无比,元神道力被打掉一半,虽然历时千年也不曾好转,空有法力与法宝在身,若不恢复元神、重续经脉,也不过是个废人而已。”
    “小友你这地心太焰毒火,实是一样天地奇珍。它本是元始以前一团玄阴之气,因质重浊不能飞升天宇,故此在开辟之前,天地归于混沌之时便被包入地肺之中,又经无数年岁月,为地心热力所炼,早已经脱去重浊之质,化成纯阴之火。此火之阴寒之力,比之最纯粹的癸水元阴也不逊色,若是以此火本质中的阴寒之力转化我等于千年之中收集的无量癸水灵气,定能炼成上古水仙密传之法中的玄极天阴真液。此真液妙用无穷,虽不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但是对于修炼上古水仙流传法术的我二人来说,比之九天仙丹也不逊色,既可以用此液为化牢道友再造一个不亚原本身体的新法身,也能使我浑身经脉复原,并可修补残破之元神。到时我与化牢道友便可尽复旧观,凭着千年修为与这玄极天阴真液,我二人又何惧那四九重劫厉害!”
    “哇,听起来很牛呀!那要是我喝了这什么什么真液呢?”若水忍不住问道。
    化牢真人摇头一笑道:“若是你喝了这玄极天阴真液,其中天地间至寒至阴之气爆发,你又不似我等有水仙密法疏导,恐怕得要化成一具亿万年不腐的冰尸了。”
    “那这么说,这个玄极天阴真液对我就是没用的东西喽?”若水轻飘飘的丢了一句,那化牢真人一愣,南辛子却立刻反应过来道:“此言差矣,玄极天阴真液为天地至珍之物,上古水仙密法炼制,极为罕有,虽然无法用之对敌取胜,却最能修补癸水法宝,又可化合诸般药物,怎能说是无用?”
    “我是三昧宫离火一脉的弟子,要修补癸水法宝干什么?再说,我也不擅长练药啊,所以这玄极天阴真液就算再稀少再珍贵,对我也没有用处呀。”若水又特意加重了用处这两个字的语气,这下就连化牢真人这直人也听出来了,这是若水在讨要好处呢。不过化牢真人倒没有生气,本来么,这地心太焰毒火可不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这小子若不是离火一脉的弟子,那里会有如此宝贵之物?(误会了。)毕竟要真论起来,太焰毒火比之玄极天阴真液也是不差的,更何况这小子本身就是个玩火行家,换做是他化牢真人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也会不太情愿的。
    不过这地心太焰毒火对他二人来说毕竟关系重大,化牢真人怕若水舍不得太火,于是连忙说道:“小……友,小友,这玄极天阴真液与你用处也许不大,不过我等虽然困居此处千年,毕竟还能略有所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