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一身两神,四海归墟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咦,我怎么没挂?”
    在海水弄晕过去以后,若水就被强行踢下线了,等他再次上线之后,却奇怪的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意想当中的望乡台上。
    当若水被强行踢下线以后,他一直觉得今次是难逃一死了,因为自己先是被大海中传来的吸力困住,然后又被水的压力弄晕,不管那处海水中是有什么大怪物还是其它的什么东西,没有反抗能力的自己还不是任人鱼肉?没想到的是,等他再一次上线后,却感觉到自己正平躺在一片软绵绵的东西上,虽然从四肢百骸中传来的阵阵痛苦似乎在告诉自己若水这个人物角色身受重伤的事实,但是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他这一次居然侥幸没挂。
    心里极度好奇的若水勉力把眼睛睁开一看,入眼却是满目的深黑压抑,难道是被怪物吞进肚子里了?想象力丰富的若水立刻有了不好的联想。不过他随即又打消这个荒诞的念头,因为很快若水的眼睛就适应了四下的光线,并且发现自己身处奇怪的地方应该是一处洞穴。
    这洞穴的洞顶高约有丈许,构成洞穴的材质似金似玉,其色如凝墨,并且散发出玄色光芒,有若实质一般在洞壁附近流动,结出让人感到玄奥难言的符录似的花纹。不远处的洞口外则透进来一片金光,带着丝丝暖意,不过若水可以肯定,这决不是太阳的光辉,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
    自己居然已经不是身处大海之中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若水自己问自己,刚才明明就是被海水中的吸力吸住,最后被巨大的水压弄晕过去了才对,为什么醒来之后,却是身处在这么一个奇怪的洞穴里呢?
    试着移动了下身体,若水惊喜的发现,虽然动起来会觉得很疼,但是身体却依旧听从自己的使唤,于是便勉强用手支撑这身体,坐了起来,转动着脖子,四下打量着这个奇怪的洞穴。这里四下空空荡荡,什么都没,只有洞壁上光华依旧流动不休,那些符录似的花纹也在不断的变化,若水刚刚凝神看了几秒,就觉得头晕眼花,试着用手去触碰,却是一沾即散,然后在伸出去的手指旁边重新组合成一个与刚才迥然不同的花纹。
    再看看自己的身体,似乎除了依旧疼痛以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状态栏里显示自己的血量少了一半,法力则是全满。当若水吞了两颗补血的丹药,又运起三阳归一心法之后,顿时就觉得身体好过了一些,看来刚才的疼痛只是因为肉身受了些伤的缘故。果然,当若水试着让发动离火玄罡一焰,立刻就看到一大片火焰自身边升腾起来,说明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大碍。
    身体无碍,若水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爬了起来,心中实在是庆幸不已。只到此时他才发现,在自己身体下面那些软绵绵的东西全都是些黑色的沙子,一粒粒大小均匀,闪烁着冷森森的光,看去细润无比,在洞穴底部铺成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一头连接着透进金光的洞口,另一头则消失在曲折的洞穴之中,不知通向何处。
    若水本打算先去洞口处瞧一瞧,看看这边到底是什么地方,然后再定行止,结果他刚刚走到距离洞口一丈多远的地方,还没能看到一点点外面的景色,就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巨力挡在了身前,不让自己继续往洞外走。若水眉头一皱,随手飞起一剑,没想到断日穿云的金色剑光刚刚飞出,洞口处便生出一道黑色的光华来,玄金二色的光芒相撞之下,断日穿云立刻被震飞出去,还从剑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反冲之力,让若水不由倒退了两步,再看那黑光,只是荡漾了两下而已,等到若水将断日穿云收起来之后,就慢慢的隐于无形之中了。
    虽然没出全力,但是从这一下中若水已经可以判断出,封闭洞口的法术相当之厉害,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打穿的。正在他考虑要如何对付这个封洞法术的同时,一个声音突然自若水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小友,既然来到此处,何妨进来与我说说话呢?”
    若水一怔,这个时候又有另外一个声音道:“不错,怎么说也是我救了你小子,难道你想连个谢字都不说就走?我可还有事儿找你呢!”
    头一个声音似乎有点不高兴,说道:“施恩莫望报,修道之人救人乃是本分,你怎能贪图报偿?”
    第二个声音回道:“就你清高!有本事你就别找人家呀!”
    然后那两个声音就一同沉寂了下去,只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把若水唬得一愣一愣的,“靠,我好象没有幻听的毛病吧?还是有什么人跑到我脑海里吵架来了?不对,这地方有人!”好奇心起,于是若水便喊了一嗓子道:“喂,这里有人在么,我是收电费的!”
    “收电费的?收电费是何宗何派,为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第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紧接着第二个声音也自说道:“小子,我就在这洞穴深处,找你有些事情,你过来呀!”
    “听话意好象是在洞里面有两个npc呀,不过,能直接把声音送到人脑海里可不太容易,这不会是什么妖物鬼怪吧?”若水听完这话本来就打算往洞穴深处走一走,看看这说话的两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刚迈了一步,他就突然想起,似乎大道里有很多妖术擅能呼人姓名,或者模仿人说话,万一这是什么怪物故意想将自己引入它的巢穴企图拿自己当点心呢?现在若水可还没弄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一个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因此不得不在心中加了份小心,不敢随便就相信两个从未谋面的人说的话,心中颇有些踟躇。
    这时第二个声音突然笑了起来,道:“怎么不来?难道你小子还不相信我不成,我可不是什么坏人,而是有件事情要求你帮忙,你尽管放心大胆的过来便是,必定有你的好处。”
    第一个声音也说道:“小友莫担心我等用意,实在是有事相求,还请小友过来盘桓一二吧。”
    求我帮忙?难道是个任务?若水看了看四下里那些不断变化,有如符录一般的花纹,觉得这地方确实像有些来头的样子,在这种地方冒出几个任务npc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就是不知道这些npc是好是坏,是要拿自己填肚子呢还是想从自己身上谋取什么好处。不过若水思忖了半天以后,觉得洞口不知道被什么法术封闭住了,看样子也出不去,总待在这儿也不是事情,再说了,咱一玩家,物品都有系统保护,被吃了也不过就是挂上一级而已。倒不如往里面走一走,看看这两个说话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说不定从这洞里出去的事情,还就得着落在他们俩人身上。至于能不能接什么任务,得什么好处,若水现在倒真没太往心里去。
    顺着黑色细砂铺就的小路,若水便往洞穴的深处走了过去,除了四下洞壁上发出的黑光中渐渐渗出几丝银光来照明以外,这一路上若水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遇到,但是他还是一边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往前走,一边在暗中提神戒备,并且把几样就手的法宝飞剑都准备好了。不管等会儿会不会遇到危险,总之小心使得万年船,能保住自己小命才是第一位的。
    沿着小路七扭八拐的走了约莫有两三里路,若水才看到前方的洞穴生出了些变化,洞穴四壁上不再有黑色的花纹出现,而是现出一面隐隐透出些许清亮似水的光幕,这光幕若隐若现,连带其后的景物也看得不甚真切。若水看了半天,才分辨出大概是一间石室之类的地方,反正既然都走到这里了,法宝什么的也都准备齐全,若水便不再迟疑,信步走进了光华之中。
    越过这层清亮似水的光华,后面果然是一处约有一两百平米的石室,完全是天然形成,室顶呈半圆形穹庐状,地上则是方方正正的有块,暗合天圆地方之理,只是地上颇有些凹凸不平。在正中央的地面上,还有一汪脸盆大小的水池,深仅两指,清澈异常,而石室东北角上,则有一个破破烂烂地蒲团,上面端坐着一个骨瘦如柴,黝黑皮肤上满是松树皮般皱纹的道人。其人眼帘紧闭,灰眉灰须足有尺许长,双手叠放在丹田处,周身落满灰尘,连身上的道袍都烂的不成个样子,看那样子,也不知道多少年都没动过了。
    除这个古怪道人之外,这石室中再无第二个人,也没有其它东西了。若水瞅了瞅这个家伙,忍不住想道:“靠,这位要是去澡堂子,搓澡的就算累死也弄不干净他呀,这一身,少说也得有二十斤灰泥吧?”
    打了个寒战,若水不再去想这个恶心的问题,但是却忽然想起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刚才明明有两个人和自己说话,为什么这石室里却只有一个人呢?若水下意识朝的四下里又看了一遍,确实没有再见到有其他人在,“奇怪,难道是用什么法术隐身了不成?”
    “小朋友,可是奇怪为何只有我一人在此?”突然之间,那第一个声音又自若水脑海中响起,从这句话若水倒可以判断出,眼前这个古怪道人,应该就是刚才首先对自己说话的那个人。
    刚看到这个古怪道人的时候,若水就知道他肯定是个在坐死关,或者是身体走火入魔,不能动弹的修道之人,因此才会借法术之力将声音送入自己脑海之中。像这样的事情对大道这个世界里的npc来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故此若水也不惊讶,因此朝古怪道人的身体施了一礼道:“老前辈,晚辈有礼了。”
    第一个声音回答道:“不必多礼,我观小朋友一身火气盎然,似乎乃是专修丙火之法,未知是也不是?”
    若水点点头道:“不错,晚辈乃是空空岛三昧宫弟子,确是修行的丙火之法。”
    “原来是离火一脉弟子,怪不得,怪不得。”第一个声音赞叹了两声,第二个声音却又响了起来,插嘴道:“难怪你小子身上带了那样宝贝,原来你是从那镇压火穴的地方出来的,如此就更好了。”
    若水心中暗道:“师傅这牌子果然好用,不过这两个家伙先是说有事求我,现在又说身上带着一样宝贝,对他们有大用处,难道是想从我手上要什么东西不成?”嘴上却说:“刚才有位前辈说曾救我一命,不知道这位前辈身在何处,请现出身来,晚辈也好谢过前辈救命之恩。”
    那第二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第一个声音则说道:“既然他要见你,你便让他见上一见吧。”话音刚落,若水就见那古怪道人顶上现出三道黑气来,黑气之上又生出一片水波样的云光,一个头顶黄梁冠,身披素色云袍,身长不过五尺,笑容满面的矮道人突然现于云光之上,然后用手一指,其身下的三道黑气便聚合成一条大河模样,黑浪滚滚,将云光与矮道人稳稳地托在了空中。
    那矮道人笑声不绝,看看面露惊讶之色的若水说道:“你要见我,我便让你见上一见,不过救命一事就不要再提了,我若不是看你身上带着样我需要的东西,恐怕也是懒得伸手的。”
    “这矮道人倒是个实诚人。”若水在心中给那个矮道人下了定义,不过他还是被弄糊涂了,好歹他也是见过全羽在东海解灾时分化元神的模样,现在再看这矮道人出现的样子,分明就应该是那古怪道人的元神显化而成才对。但是从之前那些对话来看,他们又明明应该是两个不同的人,这可当真是有些古怪了。
    那矮道人一看若水的眼神,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又笑了起来,这时那第一个声音则向若水解释道:“小朋友莫要奇怪,我与他自然不是同一个人,不过现在元神却同存于一体之内,此事确实古怪,但说来话长,又牵涉到好些密闻,不方便透露,你便把我二人当成一人也就是了。”
    一个身体,两个灵魂?丫丫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双重人格、精神分裂么!不过,能让两个元神同存于一个身体之中,而且互不干扰,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像这种超级极品也能被自己赶上,若水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运气了,于是随口说道:“原来竟是如此,适才晚辈还以为这位救命的前辈乃是您的元神化身呢!”
    矮道人闻言立刻动怒,喝道:“我与他都是水仙,不过暂时居于一体之中而已,岂有上下之分?说什么元神化身,你便当我是什么人?”
    那古怪道人的声音连忙劝道:“你也莫恼,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火性不改,似如此,何日方能了缘得道?”
    那矮道人这才冷哼了一声,不说话了,若水心中暗笑,这家伙果然是个直肠子,连忙道了几句歉,安抚安抚这个家伙。
    古怪道人又向若水说道:“小友不知,我乃是东海修士,小瀛洲苊门原南辛子,与这位东海尽头浮风洋九泉洞化牢真人乃是至友,为躲天灾共同避居此处,借机精修己身已历千年。正好今日见小友被归墟吞吐海水之时吸入了海眼,神智已失,若不加以援手,即便不被归墟之中万千旋涡所害,也必将落进那归墟最中心的无底深渊之中,永世再难出来。故此行法将小友身体摄入此洞之中,后来我等又发现小友身上有一样与我等有大用之物,故此才邀小友来此一见。”
    那个矮道人化牢真人气哼哼的说道:“我可是早看出来那样东西在你身上,才会救你的,要谢你谢南辛老儿,别来烦我。”这家伙倒像是个老小孩一般,实乃是性情中人,但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若水知道,自己这一条命,倒真是他们两个人救的,就算自己是玩家,命不值钱,好歹也得谢谢人家不是?
    不过,若水刚刚想跟这两人道声谢的时候,却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不对,刚刚他们说归墟,难道这里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归墟不成?想到这里,若水脱口就道:“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归墟不成?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南辛子的声音说道:“怎么,小友不知此处,却为何会深入海眼,来到归墟之中?是了,想必是小友修道日月尚浅,适才乃是无意中被吸进海眼,方才来到此地。恩,那归墟吞吐海水之时,本来便没有固定的地方,四海之中随隐随现,小友法力尚未到能抗衡归墟巨力的地步,若是无意中撞上,被卷到此处倒也不怪。”
    化牢真人则说道:“嘿嘿,吞吐四海惊涛,平衡八荒之水,天下间除了这归墟,更有何等地方与海眼水眼相通?你这小子本事不大,运气倒还不错,要知道这地方是何等的危险,便是有天大法力,不知根底也难全身出入。若不是你甫一进来便刚好被我们两人发现,恐怕早就被这归墟吞噬,成了阴世一条无知冤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