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混天二十八宿战旗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魈龙欲雪伸出手想去推开雪无晴,最终却只触到一片白光,他惨笑着对那个飞到曾经的神身边落定,并且把一块血玉牌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个不休的人道:“后世,我没想到你也……”
    “呵呵呵呵,说实话,我以为你应该能看出来的。”后世天宇道,“我露过不少马脚,本以为隐藏不到今天的。”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一直都把你看成是最好的朋友之一,若不是有你和雪无晴的支持,我甚至都不想再进这个游戏的……”魈龙欲雪无比的低沉,看来受了不小的打击。
    “是么,不过很可惜,我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有其他的目的,所以我并没有真正把你当成是朋友,很抱歉。”
    “是吗,这样说来,抢船的时候,你就在暗中帮着曾经,后来出海以后你又借渡劫的机会毁了帮里不少好法宝,还招惹了大批人鱼,要不是遇上风暴的话,那次我们就死定了……不过,我以为那些都是巧合,只是你性格太冲动而已,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曾经的人。”
    “堂主,你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无论这个人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你,还是只相处过几天。正因为你从来都不怀疑别人,所以你注定会失败。”后世天宇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侃侃而谈,一点都不像原来那个头脑简单,脾气极冲的后世天宇了。不过,他说的话,却是那么的让人心寒。“如果不是我的话,曾经他们为什么能刚刚好赶在你们把任务做完了以后才出现呢?而且外面那么多四海堂的人一下子全被杀了,如果没有我的帮忙,曾经他们又怎么会轻易得手呢?”
    “我记得我认识你比认识曾经还早,你怎么会和他走到一起去呢?”
    曾经的神听了这话就哈哈大笑起来,特意向魈龙欲雪解释道:“后世根本就我早就认识的好兄弟,我和他在别的游戏里结识的时候,还不知道世上有你这么一号呢!”
    “原来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了。”魈龙欲雪摇了摇头,心里有一种说不清楚是轻松,还是难过的感觉。虽然被人从头耍到尾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但是知道曾经的神和后世天宇并没有拿自己当朋友,而是从一开始就在算计自己,魈龙欲雪反而有一种解脱似的轻松。
    后世天宇听了曾经的神说的话也是一笑道:“所以曾经拜托我帮这个忙,我也只好勉为其难,玩一玩这个无间道的游戏了。”说罢,他把血魔镇魂牌递给曾经的神,然后又叹道:“可惜我埋伏了那么久,三样宝贝却只拿到一个,太可惜了……这东西上有和血魔类似的花纹,应该就是那件控制血魔的法宝吧?”
    魈龙欲雪不说话,这个时候的魈龙欲雪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不过现在他的心态倒是比之前好的很多,因为别人虽然不清楚,但是魈龙欲雪自己却知道,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放不开以前和曾经的神之间的事——不过现在则不同了,曾经的神和后世天宇两个人一番话,不但没有刺激到魈龙欲雪,反而帮他解开了这个心结。
    他不说话,小小然可是忍不住了,“后世天宇!你居然是叛徒,还杀了雪姐!”
    “nonono,我可不是叛徒,严格说来,我是个卧底才对。至于雪无晴,她人不错,我本来也不想杀她的,可惜呀,谁让她身上有我们要的东西呢。”
    桃子此时早就已经停了手,将神将和飞剑都收回到佛光之中,此时她看着后世天宇这个一脸平静的家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都说人心险恶,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看来还是钱好啊,最起码钱不会背叛我。”
    “好了好了,我没时间听你们感慨,还是把魔宝都交出来吧,我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大局已定,曾经的神不耐烦的说道:“还有两件东西在谁手里?”
    后世天宇一指碧焰魔火说道:“这个叫若水的家伙手里应该有三分之二的嵬垩幡才对。”然后又一指无非如此,“还有三分之一在他手里。至于余下一件,我就不太清楚了。”
    曾经的神点点头,回头吩咐道:“一刀兄,麻烦你去帮不高兴解决那个若水,血剑兄和飞机兄,那个无非如此也逍遥的久了,让他消停消停吧。”
    这三人都是他重金请来的帮手,闻言全都点点头。尤其是一刀九段和若水还有一段梁子没解,此时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一纵乌光冲天而起,直奔若水而去。血剑天下和打飞机就是帮四个和尚护法的那两个人,此时对看了一眼,打飞机留下来继续保护四个只会使大力金刚掌的和尚,血剑天下则飞身而起,在空中飞出两口半月形的刀光来,朝正在四个大巴掌间闪来闪去的老无砍了过去,被若水飞出几十道剑气接了下来。
    找人去对付若水和老无以后,曾经的神又把注意力转回到魈龙欲雪身上,“后世呀,你猜这最后一样魔宝,应该在谁的手上呢?”
    “呵呵,曾经你想和我玩猜谜游戏吗?自从当了卧底以后,我可是很久没有动过脑子了啊,哈哈!不过,如果我是堂主的话,那最后一样魔宝,肯定是会放在自己身上的。”
    “为什么呢?”
    “我知道他刚刚是在鬼什姥姥死了以后才赶到这里的,按理说那最后一样东西也应该是被别人收去了。不过,虽然堂主他一向很信任这些朋友,但是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来做任务,现在好不容易成功了,我想他自己总要要一件过来亲自看一看、摸一摸吧。”
    “不错,此乃是人之常情,虽然这些宝贝进了我们的手以后就变成任务物品了,但是若是不亲自看一看的话,总觉得好象是缺了点什么一样。”曾经的神大笑着抚摸手上的血魔镇魂牌,“就像你我这样,总是要亲自看一看这些东西才算放心呀。”
    魈龙欲雪心中苦笑,的确,刚刚雪无晴将万鬼屠佛珠收下来之后,他就忍不住讨过来自己亲自看看,就像曾经的神说的那样,这大概就是人之常情吧。不过,魈龙欲雪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时为什么没有把两样东西都讨过来自己保存,这样的话,雪无晴说不定就不会被后世天宇偷袭至死。好在这只是个游戏,魈龙欲雪自从上次和曾经的神那件事以后,对游戏已经算是很看的开了,要不然的话,雪无晴一死,他早就和后世天宇拼了,那里还会和他说那么多废话。
    后世天宇继续和曾经的神一搭一档的说道:“不过,就算我们知道那最后一样魔宝在那里,现在想拿到手的话也不太容易呀。”
    “哦,这话怎么说?”
    “这个金光罩子可是很难对付的呀,虽然我从里面冲出来的时候没受阻碍,但是要是外面往里面打的话,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是么?不过既然你后世这么说,那肯定就真的是了。”曾经的神就像是和后世天宇说相声一样,尽情的用言语去调侃这些即将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啊,好象还是个小尼姑发出来的呢,啧啧,厉害,厉害呀!”
    “是什么法术我不知道,不过这个小尼姑曾经发了条信息给我,告诉我说她这个罩子只能坚持五分钟不到,时间到了她就要掉五级技能,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的呀。”
    听后世天宇这么说,烟花般的寂寞心里苦笑一下,刚才自己没事干嘛多此一举发什么信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大家还不会拼命想办法吗?反倒是让对手一下子知道了自己这边的虚实,哎,还是经验不足呀!
    “要掉五级技能呀?那太可惜了,到了六十级以上,技能升级需要的善功可是越来越多了呀。”
    “不错,为了几个必死之人,浪费了这么多善功,实在是太可惜了。”后世天宇摇了摇头,故意很大声的感慨道。
    烟花般的寂寞听了以后只得淡淡的回答道:“我愿意。”
    曾经的神耸耸肩,装作无奈的说道:“这下没办法了,咱们是好心好意,可惜人家不领情……不过对待女士和老朋友,咱们可得有点绅士风度呀,我看还是早点解决了的好,免得他们再遭活罪,咱们也于心不忍不是么。”
    “呵呵呵呵,曾经你还是这么好心肠呀。”
    桃子三人组都忍不住骂了一声无耻,曾经的神得意的一笑,“三位美女,要是你们愿意加入我们战斗精英的话,我还是很欢迎的,何必跟四海堂这种不入流的帮会后面混呢?”
    桃子心说我要把帮会名字报给你的话还不把你吓死,不过桃子大小姐心高气傲,被人围上了就借帮会名气吓人的事她是干不出来滴。于是只是很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有本事你来呀。”
    “我没那个本事,这金罩子我打不开。”曾经的神这会儿显得很谦虚,“不过我这次出来做任务,为了安全起见,带了样好东西来,现在正好有了空,那就请你们大家欣赏欣赏吧。”说罢他似乎是发了个信息给天上他那些帮众,只见那四十来个玩家在空中散了开来,其中有二十多个人各自抖开了一面大旗,旗高一丈八尺,按红白青黑四色,每色各有七面,旗上各自绘了些奇形的怪兽,还有星辰之相,在空中迎风招展。
    桃子三人组虽然是第一帮会天堑公会的人,却对帮会事务一点兴趣都没有,见了这些旗子,只知道应该是个组合型的法宝,但是魈龙欲雪看了,却一下子喊了出来,“混天二十八宿战旗!你居然连这种帮会战法宝都弄到手了!”
    “还是老雪你见多识广啊,不错,这正是混天二十八宿战旗!”
    魈龙欲雪本来还想着若水老无他们能冲出来,大家一起拼命,说不定还能多杀几个敌人,捞点本钱回来,此时却是真的绝望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桃子,这次真是害死你们了,对不起,等会死了以后,选择回内陆复活吧。”
    桃子眼睛一瞪,“老板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赶快把话给我收回去,不然小心我扁你啊——正好你现在打不过我了。”
    “就是就是。”小小然也跟着说道:“不就是挂一次吗,大不了掉点技能,身上的装备少几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烟花般的寂寞则问道:“混天二十八宿战旗是什么法宝,很厉害吗?”
    魈龙欲雪点点头道“这种旗子是四阶法宝,如果凑不成一套的话,那就是垃圾中的垃圾,不过要是按二十八宿凑起来的话……曾经,做混天二十八宿战旗的任务要花不少钱啊,没想到你居然肯花了这么多心血和时间搞这个东西。不过就算你有这个心思,你又哪来那么多钱的?”连魈龙欲雪这个富家子弟都说做这个旗子的任务要花不少钱,可见收集这东西消耗的金钱绝非一般。
    “呵呵,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然有来钱的道,不过你说的没错,这些破旗子可是花了我不少心血呢,还差点就真的让战斗精英破产了……不过我运气不错,才重复了十三面就被我凑齐了一整套呢,哈哈哈哈。”曾经的神笑的得意无比,不过也不怪他如此张狂,这混天二十八宿战旗中的日月宿旗出的比较少,极难以凑齐,不过一旦凑成一套以后,发出的二十八宿神光真是厉害无比,堪比七阶法宝,绝对是帮会战的利器。在现在这个阶段里,就算是像老无那个等级的玩家,如果不全力防守的话挨上一下也是铁挂,至于一般人,在这旗子面前根本就是炮灰。
    不过这旗子组成一套后使用时法力消耗大的吓死人,而且只要少了一面,其他二十七面也立刻变成垃圾,属于那种用的好就可以改变战局,用不好就纯属摆设的东东。
    说话间,那些手持混天二十八宿战旗的人已经按五行日月的方位站好,各自将战旗招动,只见那旗上全都腾起一团宝光,在玩家们的头顶上凝成亢金龙、尾火虎、井木犴诸般异兽的形象,仰天咆哮不已。曾经的神拉着后世天宇退了两步,笑着说道:“刚刚要不是顾忌着伤到后世,我们早就用混天二十八宿战旗把你们全轰掉了,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正好拿你们这个乌龟壳来试试我这套战旗的厉害。”
    魈龙欲雪勉见状强动了一下身体,放出两口飞剑,在众人身前化成防御用的剑幕。他断了一臂,生命和法力不停的下降,全靠着吃药顶着在,此时又勉强发动飞剑,还没等到对方发动攻击,就又是一口血狂喷出来,但他吐完血以后却依旧咬着牙支撑着飞剑,看来是铁了心要打到最后了。而桃子三姐妹现在也都报定了必死的觉悟,丝毫不惧的看着那边咆哮着的二十八宿异兽。
    曾经的神将手负在身后,仿佛是在散步一样轻松,和后世天宇有说有笑的指指点点。他的头顶上,那二十八宿异兽或是张开血盆大口,或是将翅膀狂扇,或是将顶上犄角一晃,按着青红白黑四色放出二十八道强光来,汇聚到了一起,幻化成了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方神兽之态,全都是身高数丈,威猛无比,或长鸣,或号叫,或盘踞,或怒吼,将四方神兽的威势展露无余。待四方神兽凝聚完成以后,那二十八个持旗的玩家将旗子用力一挥,四兽立刻动了起来,浑身带着四色火焰状的宝光,有如四色流星一般朝四人头顶上常自在妙谛凝成的金罩上疾冲而来。
    这混天二十八宿战旗幻化的四方神兽袭来的声势震天动地,烟花般的寂寞只看了一眼就脸色苍白,知道无论如何也是抵挡不住了,其他人也全是都心丧若死。却不想此时他们眼前突然金光一闪,一面巨大无比的金墙突然凭空出现,竖在了四方神兽和金罩之间,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那四方神兽化成的流星全都一头撞在了金墙之上。
    这一下只撞得是四色光焰腾空而起,金墙附近五行逆乱,元气混乱不堪,爆炸之声连绵不绝,但是那金墙却自巍然不动,反而是虚化的四方神兽全被震散成了元气状态,只管在附近不住的炸开,却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不可能!”曾经的神脸色大变,后世天宇也是面如土色,要知道混天二十八宿战旗发出的这一记攻击威力强大无比,两人自忖就算是魈龙欲雪他们四人一仗没打,状态完全正常,也绝对挡不住这四方神兽联手一击。没想到如此威力的一击,居然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两人不禁发愣,把目光全部集中到那面突然出现的金墙之上。
    此时仔细一看,这那里是什么金墙,明明就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色螃蟹,用坚胜金钢的背甲硬扛了这一下攻击。不过看背甲上乌黑的一片,估计四神联攻,给它带来的伤害也自不小。
    “不好,赶快给我往死里轰它!”曾经的神只扫了那螃蟹一眼就知道大事不妙,那螃蟹足有一百二十级之高,而且看那一身的甲壳,估计低于五阶的法宝根本连在壳上刻出点花纹的资格都没有,知道是个超级盾牌,于是立刻指挥二十八宿战旗再一次发动攻击,要赶在这头超级大怪发威之前,将它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