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桃子的计划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什么办法?”魈龙欲雪眼睛一亮。现在这个局面,除了御剑飞走,然后任由任务失败以外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就算玩家可以下线躲避过这场灾难,但是因为海船被毁的缘故,大家最后也肯定都难逃一死。
    因为适用于远航的穿浪巨舟上有着自己的登陆点和复活点功能,而为了每天都能在船上上线,船上的成员们都必须把登陆点和复活点暂时设在船上,这样才能在下线以后还跟着船一起移动。就算大家都下线了,如果船被摧毁了,由于登陆点最后消失在旋涡中,当大家再上线的时候,肯定会出现在旋涡的正中央……所以说,桃子刚刚的话,让正处在两难之中的魈龙欲雪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桃子笑了笑,发了个信息过去,魈龙欲雪看了以后似乎一愣,想了想以后也给桃子回了个信息,桃子看完后停了一会,不知道在干什么,不大一会功夫就又发了份资料和图样给他,这回发出去的东西让魈龙欲雪看了以后脸色立刻变得阴晴不定,再也说不出话来。
    若水见状,就知道桃子应该已经把自己的计划跟魈龙欲雪说了。不过,虽然不知道桃子出了什么主意,但是他也能看出桃子说的办法肯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要不魈龙欲雪的脸上不会是这个表情。
    获得小型洞府让四海堂一飞冲天,压过战斗精英的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能否完成任务,关系到魈龙欲雪在游戏中能否复仇,所以虽然很为难,魈龙欲雪在考虑一下以后,还是下定了决心要试一试。
    “你所说的真能办到?”魈龙欲雪下定了决心以后又郑重的问了下桃子,见她依旧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把四海堂的人都召集到一起,不知道嘀咕些什么去了。
    若水十分的好奇,却又不意思跑过去偷听,只好去问桃子,“老妹你给老板他出了什么馊主意啊,我瞧他的脸色可不太好,现在时间紧迫,我们可没功夫再在这里耗了,早做打算才是正经,你可别瞎搞,把大家都折进去了。”
    “安啦,你老妹我是什么样的高人你还不晓得吗?”桃子反问道。
    若水心里嘀咕道,就是因为太了解你,我才担心……于是问道:“你究竟和老板说了些什么啊?”
    “没什么啊,我就是告诉他,反正现在船已经没办法调头回去了,不如搏一搏,按照旋涡产生的原理,我们完全可以顺着水流斜插近旋涡里,再从旋涡中心附近借助离心力加速冲出,只要一开始把船的动力关闭,再等到船只被离心力加速的时候加上一把力,就很容易摆脱旋涡的吸引力啊。”桃子一付为人师表的样子,对提问的若水同学很不是满:“你不是号称世界上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么,怎么连离心力这点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
    “靠,我那是小时候拿来开玩笑的话啊,亏你还记得……什么!从旋涡中心附近借助离心力加速冲出去!”若水突然脸色变得煞白,“靠,逃都来不及,你还往蜃的老窝里闯,你这不是找死吗?”
    “nonono,以本小姐的智商,怎么会去做那种找死的事情了,山人自有妙计啊。”桃子笑咪咪的说道,若水无端的觉得身体一寒,总觉得桃子那张笑脸莫名的熟悉,以前在现实中,他曾经看过无数次类似的笑容,而看过这笑容的后果,似乎总是不太妙。
    “不好,这丫头肯定有诡计!”若水很想现在拔腿就跑,不过好奇心终于还是战胜了理智,若水的脚动了两下,终归还是没舍得离开。
    老无听这桃子的话也是很好奇,“老板居然肯听你的摆布?靠,这可是拿一船人的命来拼啊,而且这些人还都是他堂里的精英呀。”
    “老板对我的计划很有信心呀,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你看他这不是和属下们商量去了吗,估计是在谈挂了以后的赔偿问题吧。”桃子很没心没肺的说道。
    五大帮手中,除了桃子自己,大家都很无语,最后还是若水问道:“丫头,以你的性格,能出这种主意我觉得还是很正常的……不过,从来都是只对钱最感兴趣的你居然会好心的想方设法帮魈龙欲雪完成任务,这可不像你啊,说,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
    其他三人听了都露出了恍然的神情,桃子故意用衣袖挡住自己的脸道:“讨厌啦表哥,你不要太了解我好不好,这样人家的心事不是全都被你知道了吗?”
    “切,我就知道你这个小财迷没安好心,不过,到底你想在中间捣什么鬼我可猜不出来了,要不要说出来大家鉴定一下啊。”
    “好啊好啊,我不是前不久才知道你和老无两个人来帮忙都是收了好处的吗,可是我们三个和雪姐姐说好了是义务帮忙的,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虽然觉得吃亏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去找老板加薪,所以只好借这个机会,弄点好处喽。”桃子言语中的意思虽然很有女孩子的矜持风范,实际上却是一脸的心安理得,“我只是告诉他,只要他在任务结束以后把这条船送我玩,我就帮老板大人度过这个难关而已。”
    汗一个先,这丫头的胃口还真不小呢,一条五阶的船,外加船上一台五阶的机关弩……这个价码可不便宜啊,最少不会比若水他们两个人任何一人拿到的好处少多少。
    若水习惯性的打击自己的表妹道:“霍霍,好处听起来似乎是不少,但是你不觉得能拿到手的机会很渺茫吗,虽然利用离心力从旋涡中逃出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那是建立在旋涡中央没有怪的情况下。要知道,现在旋涡中心可是藏了一头蜃啊,那东西绝对不是我们这一船人现在能对付得了的,真要是驾船闯进了旋涡,到时候想不船毁人亡的可能性比我脑子进水,立刻宣布结婚的可能性都渺茫。”
    桃子听完若水的话以后甜甜一笑,“哼哼,这个你不用烦恼,我是很有信心滴!”
    “你有个屁信心,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诡计,最多最后被蜃发现了挂上一级而已,怕毛!”若水被她笑得毛骨悚然,再心里恨恨地想道,决定要来个舍命陪女子,看看小丫头最终出了个什么馊主意。
    这个时候四海堂的人似乎也商量好了,魈龙欲雪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朝桃子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桃子也冲他一笑,道:“老板,你就放心好了,我都安排好了!”
    魈龙欲雪点点头,走进了船舱,看来是要照桃子所说,去控制船只顺着特定的方向往旋涡里继续前进,虽然说船只的舵已经不大灵了,但是在前进中略微改动一下角度还是可以的。刚刚桃子已经给他发了一份图样过来,上面简单的标注了船应该用什么样的角度切进旋涡内部,然后在什么地方启动船只的动力冲出去,简陋的很,看来是刚才小丫头切换出游戏自己画出来的。不过,靠着这东西,魈龙欲雪觉得只要不被旋涡中心的蜃缠住,逃出旋涡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这个时候四海堂的这些人全都分散到船只的两弦,船头船尾等处,大概是防备突发事件吧。桃子大美女见虽然四海堂的这些人总是时不时偷偷摸摸望自己这里看上一眼,却也不以为意,又见魈龙欲雪已经按照自己的主意去操控船只了,于是把花花和小然喊到一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花花的脸上立刻就表现出了不忍,小小然则是看了看一边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若水和老无,嘻嘻笑了两声,然后又转回头,继续和桃子商量着什么。
    “这些丫头似乎在捣什么鬼。”若水扯了扯老无的衣服,“好象还是冲着我们俩来的,老无,看来不得不防啊!”
    老无却没有注意到若水在说什么,而是很兴奋的跟若水说道:“水水你看,刚刚花花朝我这边看了一眼耶,你说她是不是已经对我起了一丝情谊呢?”
    “靠,情谊,我看是同情还差不多,同情我们即将到来的悲惨命运……老无,不要花痴了,还是小心点为妙啊,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若水越想越不对劲,难道桃子这丫头是想……可是这是绝不可能的,自己可没那么傻,可她为什么表现得那么自信呢?若水觉得自己越来越糊涂了。
    “同情也很好啊,通常一个女孩子对你有了那么一丝同情,就已经和跟你有了爱情只剩一字之差了。”
    菜鸟级的老无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让若水很是吃惊,“你丫最近长能耐了啊,这么高深的理论你都已经学会了啊,说,是不是经过本情圣的言传身教,突然体悟出来的呀?”
    “靠,你还是一边凉快去吧。这是我老爸直接传授给我的绝招,据说他当年就是靠着这一招,俘获我老妈。”
    暴汗,若水忍不住在心里喊,“强啊,真是太强鸟!”
    若水这边还在感慨,桃子突然就笑咪咪的走了过来,一下把若水的手抓住,说道:“亲爱的表哥大人,小妹找你有点事情,可以到天上谈一谈吗?”
    “不行!我还有事……靠,别拉我胳膊啊!”警惕心已经提得极高的若水极力反对,可惜反对无效,桃子大小姐听都没听他的反对之词,直接拖着若水就飞上了天。
    由于怕直接惊动了旋涡中那头蜃,所以两人并没有飞很高就停了下来。若水不待桃子开口,就道:“我知道你想骗我去把蜃的注意引开,好让你们先逃跑,不过,你觉得以你老哥我的智商,会听你忽悠,傻乎乎的去那头悍怪那里碰个头破血流吗?”
    “别呀,表哥大人,虽然你非常非常了解我,可你这样说多伤你妹妹我的心呐。”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我还是不要顾忌到你那颗“脆弱”的心比较好。”若水立场坚定的说道。
    “哎呀哎呀,老哥你就这样不念我们的兄妹之情吗?”
    “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若水捂住耳朵耍起了无赖。
    桃子瞧了瞧若水的模样,突然换了个语气说道:“亲爱的表哥大人,别忘了,我可是天堑公会的高级成员哦!”
    “你小丫头不会想发动全体公会会员来追杀我吧?你要是敢用这个威胁我,我就立刻让我老婆杀到你学校去,直接动用满清十大酷刑,把你折磨致死!”
    “哎呀,我好怕怕呀!不过,我怎么会用那种猥琐又无耻的手段来威胁亲爱的表哥大人你呢,我可是你最最听话的妹妹哦!”桃子换上一种嗲嗲的声音说道,“对了,亲爱的表哥大人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公会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情呢!”
    “你们公会发生的事情和我怎么会知道,而且我也没兴趣知道。”
    “当然也没什么大事情啊,只不过我们搬进登仙庭以后,发现有关洞府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当时我们的公会会长和副会长就下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把那样东西找回来哦。”
    若水眼光一闪,淡淡的道:“是吗,你们公会里那么多人出入登仙庭,无论丢了什么东西,肯定都很难找到啊。”
    桃子原本就一直偷偷在盯着他,这个时候若水的眼神变化,自然全部都落入了小丫头的眼里,桃子眼珠子一转,突然又说道:“其实,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被会长那头猪派出来跑腿啦,害得我和花花小然她们满世界乱跑,背叛那头猪,连美女都敢使唤,下次回去非给他好看不可!”
    “照我说,你们会长就应该多派点活给你们,能累死你最好!”若水听了这话心里立刻就是一沉,隐隐知道自己已经上了桃子这丫头的当了,嘴上敷衍了一句,表面上却更加的神态自若。
    “其实老哥你刚刚说错了,想找到那样东西是谁拿走的也不算难,因为它是在做洞府所有权的任务时丢掉的!”桃子似乎就刚刚若水之前提出的的一个问题加以解释,但是似乎又是像在强调什么。
    “那又怎么样?”若水依旧不为所动。
    “哎呀,我只是想向你保证一下啦,虽然亲爱的表哥大人你也参加了那个获得洞府所有的权的任务,但是我真的不会怀疑你的,当然,背叛猪是很相信我滴,我说什么他就会信什么,但是我一定不会告诉他我怀疑是你干的啊!你放心吧!”
    “靠,这还叫不威胁!你知不知道你乱说话是会死人的!”若水一付我被你打败了的神情,冲着桃子怒吼,“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你老哥我还想在游戏里混呢!”
    “哎呀,老哥,我最近学习任务太重,记忆力差了很多呢,说不定因为件什么事情,突然变的心情一好,就把这事给忘了,继续到处旅游也说不定啊。”
    “你这个死丫头!”若水死死盯着桃子,道:“我可没拿你们那个破洞府的东西,别想拿这件事情来威胁我!”
    “别生气啊老哥,我也只是随便那么一说而已,你别放在心上啊,呵呵。”桃子突然话风一转道:“其实我是想说,我身为天堑的高层人员,说不定可以帮你排解一下和天龙教之间的纠纷哦!”
    “切,难道你以为以你老哥我的本事,会怕那些家伙不成?”
    “不是怕,可是如果老有一帮人不断的纠缠你,总是很麻烦的不是吗?”桃子看着若水说道。“如果你肯听我安排乖乖献身的话,天龙教的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了,而且老板大人也答应,如果你有个万一的话,他肯定会有所补偿的哦!”
    说完,她狡黠的眨眨眼睛,不等若水回答,就一纵剑光飞了下去,同时还不忘发了个信息给若水,“老哥,就这样定了啊,我再去骗老无陪你一起去!”
    这丫头,一向鬼的很,这次自己没有料到她居然是身负特别任务出来的,恐怕是着了她的道了,若水苦笑着摇了摇头,既然知道桃子加入了天堑,为什么就不多加提防呢?失策呀,真是失策!
    关于登仙庭的这件事,若水相信不可能有谁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桃子原本的用意,肯定也只是想找个办法稍微威胁自己一下,顺带对自己这个当初做任务的十人中的一人做个小小的试探。若是遇到天堑的其他人,若水肯定会有所防备,但是面对桃子的时候,自己则根本没往这件事情上想,因此咋一听到桃子提起这件事情方寸就是一乱,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马脚。
    以桃子这丫头的眼力和聪明,自己刚刚的反应肯定已经让她起了疑心。虽然没有证据,她也不能肯定就是自己干的这件事情,但是这丫头只消把这个消息略微在她们公会会长提一下,自己的游戏生涯立刻会和无穷的麻烦结下不结之缘,到时候就算自己想安安静静的打会怪,恐怕都不可得了。
    当然,桃子肯定不会真的把这件事情捅出去的,毕竟自己和她的关系肯定要胜过她公会里的那些朋友,但是有这么大一个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而且这个人还是那个令自己头疼不已的表妹,这……
    若水突然悲观的想到,恐怕这次被强派了个勾引蜃的任务还算轻的,未来可以遇见到的日子里,迎接自己的,必然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苦难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