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海上生活多美好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果然是好大一条鱼,就在右侧船舷处约莫十七八丈的地方游过,身体大部分都隐藏在海水之中,只是露出水面的背脊,就黑乎乎足有丈许宽,三四十丈长,海水哗哗地从那背脊两边流过,溅起无数白色的浪花,证明这鱼隐藏在水下的部分,比起水面上的还要大的多,估计若是水下的那部分也都显露出来的话,肯定要比整条穿浪巨舟还要大上许多。
    海中生灵,果然都是千奇百怪,而且个头都大的出奇,若水拍了个鉴定上去,发现这大家伙居然不是精怪,而是普通一条大海鱼,等级也不过才五十多级,只是生命高的可怕,不愧其巨大无朋的体型。众人见了都是啧啧称奇,似这般长大的怪物居然只是五十多级的怪,大家可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若是换了在陆地江河之上,这样的鱼儿怎么也得是一百级朝上的悍怪啊。
    四周曾出不穷的大鱼海怪证明了船只早已经驶入了真正的大海,不过由于还属于近海,而且又是海面的最上层,所以怪的等级还只是维持在五六十级之间。众人被这巨大的海鱼引发了兴致,又见附近怪物极多,等级也不太高,于是纷纷提出要在附近练级的建议。魈龙欲雪拗不过大家的热情,于是自己带着四五个四海堂里等级高点的玩家留守在船上,让雪无晴带着余下一群人组成个练级小队,在船只附近打怪练级,也好提升点实力应对将来的任务。只是再三叮嘱说,大家一定不能离船太远,千万要注意安全,遇到危险就赶快撤回来。
    众人于是欢呼一声,一起升到了空中,雪无晴乃是崆峒高手,在四海堂中法宝最多,当下祭出了件形如丝帐的法宝,在空中化成一片百十丈的雾气,把四海堂那些去练级的人罩在其中,然后大家一起发动剑光,飞到离海船里许远的地方,找了个鱼群较多的地方大杀起来。四海堂这些人都是五十多级的玩家,这里怪等级正合适,数量又多,在雪无晴法宝的保护之下也不怕被攻击,只管疯狂的放出各色剑光宝光大肆攻击,少数几个家伙还丢出不少雷火,仿照渔民炸鱼的情景,好好享受了一把善功的盛宴。
    若水他们这些来帮忙的自然也不会放弃练级的大好时机,只是他们自然不好去和那帮五十来的级的小弟弟小妹妹抢善功。桃子三人组早就驾起云朵飞到船的另一边,烟花般的寂寞使出常自在妙谛,冲入海中深处,然后从水中倒冲上来,凭借着佛门大法超强的力量属性,硬是把十来条鱼虾龟蟹之类的精怪赶到水面上来。这些东西各自喷吐些丹气水柱之类的想要逃命,却那里能逃的了,桃子和小小然的四口飞剑早化成四道十来丈长的剑光,只管在海面之中疯狂穿刺切削,根本视那些丹气水柱如无物,加上有烟花般的寂寞的常自在妙谛在海中当网,她们也根本不担心这些怪逃跑,杀起来尤为轻松,不一会儿就打到了两件低阶的法宝和一堆材料,外加一小堆的善功。
    不过,这两拨人加在一起,杀怪的效率也赶不上若水和老无两个变态。pk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但是到了练级的时候,这两人的本事立刻就显现了出来,大范围攻击手段简直是多不胜数,对上这些等级差点的怪物,已经不能说是杀怪,而是收割了。
    这两人也是杀的兴起,平时虽然也常常练级,但是陆地上一来是人多,他们也不好太过嚣张,怕引起一些麻烦,二来陆地上又那里找这么多怪让他们放手去杀?也就是这大海之中,既少有人来清怪,本身怪物也比较多,才让他们过了把瘾。老无还算比较收敛,只是不停的将无穷的剑气一遍一遍的在水面附近犁田一般犁来犁去,他那剑气的杀伤力恐怖的吓人,只杀得那些水怪鱼妖们哭爹喊娘,纷纷化光而去,留下一大堆废铜烂铁和过头之类的东西,被老无随手放出的飞剑剑光一兜,就都收到了手中,他看也不看,直接往法宝囊里一丢,就又继续寻找下一块海面了。
    若水就比较夸张了,他仗着法术高明,先是将火云舞放开,直接冲入水中,无数的蓝焰立刻就将那些水中的鱼儿煮成了鱼羹。后来又觉得这样有时候会误伤到普通生灵,反而会被扣走一些善功,不太划算,于是又收了火云,转而使了风雷三变的变化之法,幻化出两条风蛇雷蟒潜进水中搅浪翻波,自行绞杀一些大型的水怪,自己则在海面上掠来掠去,将千丝万缠上的五蓬蛛丝放将了出来,犹如五只怪手一般,往往在水面上一捞,就能捞出条水怪海鲛之类的怪来,也不用再加攻击,只需要把一些法力注入到那些蛛丝之上,自然就会生发五行法术的威力,将那被抓住的可怜虫轻松绞杀,只余下几段残尸和掉落的东西落回海上,再被蛛丝一卷,就收回到了若水手中。
    其他人,包括桃子三人组的眼睛都看的直了,心想这两人平时就像两个白痴一样喜欢乱搞和废话,但是pk的时候就体现出其超强的实力,没想到打怪的时候更是凶残异常、凶性大发、目露凶光、凶神恶煞……十足的两个人型绞肉机,看来,平时还是少随便招惹他们点的好,不然万一两人突然来个恶魔变身,把大家当怪一样虐杀了,那就不好玩了。
    如此闹了一会儿,若水只觉得不太过瘾,他也许久没有好好练过级了,这会儿被勾起了兴致,飞过去拉住无非如此,跟他说道:“老无,这海面上的怪等级太低,打起来实在没什么意思,不如我们下海去瞧瞧如何?反正只要和老板他们保持联系就可以了,以我们俩的速度,就算和大队人马跑散了,只要有坐标,重新回到船上也不过就几分钟的事情。”
    无非如此杀了半天小怪,也正觉得无趣,听了若水的建议以后不说二话,直接就一个猛子扎进了海里,若水马上也跟着扎了下去,不过下海之后还是发了个消息给魈龙欲雪,告诉他自己俩人去海里玩玩,不用担心,一会儿就回来。
    这处海域已经属于东海的范畴了,只是还处于东海的边缘,海水虽然也极深,但是里面的怪反而不像长江深处那样大怪云集,若水和老无见怪杀怪,遇妖屠妖,潜下去将近千米,遇到的怪最高也就八十来级,虽然个顶个的凶猛嗜血,但是也不是两个更凶猛嗜血的人型怪兽的对手,除了乖乖上缴自己保存的法宝材料之类的东西以外,再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
    再往下潜的话,老无就有些坚持不住了,他没有学过水中活动的法术,抵受不了太高的水压,灵活性上也打了不少折扣,于是两人也就不再冒险往下,而是就近找了个八十四级大怪多目龙龟聚集的水域,疯狂的刷了四个多小时的大乌龟,收集了不少龟甲、龟珠一类的材料,另外还加上几件法宝,这才兴尽而归。
    按照魈龙欲雪给的方位飞回到船上,其他的人早就已经在船上休息了。大家各有收获,大部分人等级都有所提升,还各自得了些法宝之类的东西。若水过去交流了一番,用自己打到的三四阶法宝换了不少的材料回来,连同自己身上要处理卖钱的东西,统统用飞剑寄给了臭臭那奸商。
    这一日下来大家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反倒各有收获,把一趟远航之旅变成了练级之旅。不过既然没出什么问题,魈龙欲雪也乐得让大家提升实力,没有加以阻拦,于是大家说好明天继续如此练级。
    如是三天,大家除了练级就是杀怪,居然一直没有遇到大风浪,真可谓幸运之极。虽然中途也颇撞上了几只大型海怪,不过都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有六个剑仙高手外加一帮如狼似虎的帮凶,这些大家伙尽管也都有八九十级之高,却也只好做了众人剑下之鬼。只有一次遇到一只超级厉害的鳌鱼捕食,从深海处将数头鲸鲛赶上海面,幸好若水他们飞的高看的远,见机的快,让魈龙欲雪赶紧把船停下让过这些招惹不起的老大们,才避免了一场船毁人亡的恶性事故。
    大伙这几天都是喜笑颜开,魈龙欲雪更是直呼以后要经常到组织人到海上练级,帮里众人的实力一定涨的飞快。若水也获益良多,收获的海量善功虽然没用在升级上,却让各种主要技能都提升了不少,尤其是刚学的天地神锋这门法术,竟然一气冲到了七十多级可以运用的地步,也亏得若水有天心值善功的加成,和老无在一起刷怪的时候更是把高级怪当菜打,不然的话,他那一身的精妙法术,想多升级几种足堪使用的法术,势必要多花去无数的时间。
    此外就是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若水在打那几只大型海兽的时候无意中弄到了几件文房用品,虽然都不如上次打剑蛛boss时掉落的砚台好,但是也比秃笔草纸之流强出无数倍,刚好凑起了一套文房四宝,使得若水终于可以使用丹青术的技能了。
    这丹青术乃是学习丹青玉录后得到的技能,为了它,若水被那白云洞的怪老头足足坑了一万两黄金,这下终于能一窥其中的奥妙,若水突然发现,那老头子的钱,拿的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丹青术原来不是普通的法术,而是介于生活技能和攻击法术之间的一种特殊技能,兼具制造类和攻击类两种技能的奥妙。按照不同的文房用品搭配,可以使用不同的画法画技,绘制出各种各样的图画来,每一张都有其特别的效用。有些画法可以使图画生发出幻术来,有些画法可以使图画直接发动攻击,有些画法可以使图画变化成奇物,生成特殊的用途,最高的境界居然是可以用之来制造高阶法宝,或者是布置极厉害的阵法,当真是变化无穷,妙用万端。只是这些画法画技不是靠堆积熟练度,而是得靠着千百种文房用品相互搭配,产生一种类似配方的效果来,由于没有丹青术的人是打不出文房用品的,所以若水马上就为自己要如何收集到足够的笔墨纸砚而发愁了。
    若水手头凑齐的这四样笔墨纸砚,分别是金星砚、云墨、镇湖纸和排空笔,配合起来,刚好可以制造一些不大的小玩意。若水这天一时兴起,跑到船舱里把纸铺开,对照丹青术上的介绍看了又看,终于选定了目标。
    运起玉阳心法,将一碇云墨在金星砚磨出些许墨汁,以虎爪手抓起排空笔,指运擒拿之力,轻蘸点着点点金星的墨汁,对照舱中一物,全神贯注的在雪白的镇湖纸刷刷点点,运笔如使长枪大戟,银勾铁划,其线条既似北宗李思训的斧劈皴,又似南宗王摩洁的披麻皴,兼得两家之笔意,实在是非同小可。
    不一时若水就绘成一物,仔细端详了一下,觉得与实物颇为相似,不由志得意满,长吁了一口气,将文房四宝收将起来,把那画好的东西按丹青术里祭炼之法好好的祭炼了一番,闹了约莫有半个小时,这才大功告成,弄出一卷画轴来。
    “老无,来看看,看看老子弄的这件好东西!”若水展开看看这画轴,越看越是满意,忍不住跑上甲板,扯着嗓子把无非如此喊将过来,来见识见识自己的墨宝。
    “让我看什么啊?”无非如此一步三摇的走了过来,最近他正在挖空心思找一只既拉风,又厉害,最好还能水陆空三用的怪来当宠物,只是寻了许久也没遇到满意的目标,于是颇有些着急上火。此时见若水双手将画轴张开,亮出画上之物,不由大惊失色,“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