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失足成千古恨

小说:网游之大道无形 作者:袁舜

    “喂,小家伙,再不收点心的话,这火焰可就要把我老人家的胡子烧了啊!”老头子手里拿着一块千年赤松木,看到若水正在走神,火焰一下子摇摆不定起来,顿时很不满地对他说道。
    “啊,忘了,老前辈,不好意思啊。”若水连忙收起纷乱的思绪,没想到这老头子看起来不怎么地,可是随口几句话,就显示出本事来,肚子里还真是有料啊。原本若水还以为要传授什么法术或者技能之类的才叫指点,但是没有想到只是听了他几句话,实力就有所提升,看来大道这个游戏里的奥妙,还真是非常之多,真不是那种完全限制死,让玩家去迎合系统设定的游戏。
    “记住,一定要保持稳定和火力,我老人家来烧制木炭的时候,可是要全神贯注的,要是你这火出了毛病,糟蹋了我这宝贝木头,可别怪老头子翻脸不认人。”
    若水满脸堆笑的点点头,心里却暗暗说道:“切,这木头还是我弄来的呢,现在扭脸你就不认人了,老头子的记性也太差点了吧?”
    不提若水的腹诽,光看老头子烧制这松炭,不得不说,老家伙手上还是很有功夫的,居然是用御使飞剑的法门来操纵小小的木块在若水发出的火焰附近穿梭,这块千年松木在老家伙的控制下,飞行角度变幻莫测,速度更是忽快忽慢,飘忽不定,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只可惜若水必须全力维持火焰,不然的话,估计还能从这老头子的御剑手法中学到不少东西,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但是,现在的若水可不会去想这些事情,他现在唯一在心中想的就是:拜托让这苦难的日子快点结束吧,这烧火帅哥的差事……实在是不好做啊。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老头子足足在火边烤了一个时辰的木头,才轻轻说了一声“好了”,然后爱不释手的捧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翻来覆去的看。倒是若水在听到老头子说好了以后,立刻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累的气喘吁吁,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着丹药。要知道,就算是普通的火焰,连续维持一个时辰所消耗的法力也是恐怖的,何况若水放火的时候,既需要强大法力的支持,又要全神贯注的压缩、汇聚火焰本身的威力,这一把火放的,比打五个六七十级的boss都累,真是不人干的活。
    “这样就不行了?我这可还有一块古松木等着炼呢。”老头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若水,又掏出块木头抛啊抛地,让若水差点没后悔的一头撞死:“我干嘛非要给他两块木头,一块也能交任务啊!失败,非常之失败!”
    “不过,你这放火的本事还是差的远,这块古松木就不糟蹋在你手上了。”虽然是在贬他,但是若水听了老头子的话,还是无比的高兴,因为这代表自己当苦力的日子算是到头了,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小子,你也算帮了我老人家不少的忙了,有什么要求,开口提吧。”
    “真的?”若水喜出望外,本来以为指点法术就算是好处了,没想到老头子倒挺大方,居然还要给他点好处,这一个时辰放火的苦,总算是没白捱。
    “哼,自然是真的。不过,小家伙你可别得寸进尺,提那太过分的要求,老头子心情是不错,但可不是傻子。要是惹得我老人家不高兴跑路了,料想你也追不上。”
    我靠,这老npc还真是牛啊,连赖帐逃跑都会?若水只好眼巴巴的看着这老家伙,心里琢磨着该提个什么要求好。直接提升自己的等级?开玩笑,系统肯定不干,一个普通npc也没那个本事;送两件超级法宝?应该不可能,这老家伙身上轻飘飘的,也不像有什么家产的人;传授两门特别的技能?这倒可以考虑考虑,貌似老家伙们都是有些本事的。对了,上次还听他说自己能修复八阶的法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学到这个修复法宝的本事也不错啊……
    考虑了半天,若水也没决定到底要提个什么要求才好。第一,若水实在不想放过这大好的机会。第二,他对老头子的虚实没什么了解,不知道他究竟有些什么本事。所以,这样一来,就很难做出决断了。
    “这实在是太难选了,我又不是系统老大,怎么会知道这样才能把利益最大化呢?”若水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很苦恼的想着。
    “等等,我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啊!”若水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于是立刻开口说道:“老前辈,您老人家本事高强,修道的年月比我活在世上的时间的偶久,只要稍微传授点什么东西,小子就受用不尽了,只是小子修道年浅,若是坠了你老人家的威名就不好了。”
    “小滑头!”老头子笑骂了若水一声,这样一来,自己不拿出点好东西,看来是搪塞不过去了,只是嘴却还一直硬着。“你又不知道我是谁,我也没什么名头,怕坠什么威名?”
    “不过,”老头子突然话风一转,道:“我也总不能让小家伙吃了亏去,也罢,就便宜你了。小家伙,你可知道,我老人家一生之中,除了苦修天道之外,就是喜欢这琴棋书画四艺。只是这四艺的每一项都是博大精深,老夫花了数百年时间,也只是略通些皮毛而已。”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子连口气都有所改变,我老人家也换成了老夫,由此可知这琴棋书画四艺在他的心中地位的确是相当的高。
    不过他说自己只是略懂些皮毛这点若水倒是很同意,别的不说,就是围棋一道,若水就断定老头子棋道上的修为差的很,连区区千金谱都解不了,放在现实社会里,大概也就一业余五段的水平,算不上什么高手。至于他如此重视这个什么猿笔松墨之类的东西,若水更是心中暗笑,就算是他这个现代人,也知道书画之道,虽然也很讲究用纸笔墨之类,但是过于关注这些东西的,是永远也无法写画出真正的好作品的。
    那老头子也不管若水已经走神走到十万八千里以外了,只管滔滔不绝的继续讲了下去,“虽然与这四艺老夫也只是略窥门径,但是毕竟在上面花了数百年的心血,虽然在四艺上的造诣难入方家的法眼,但是若论起将法术与琴棋书画结合起来的本事,恐怕天下还没有谁能比我老人家更强半分的。”
    戏肉来了!原本已经听得走神的若水立刻精神大振,故意一脸惊异的说道:“天下间难道还真有这种将琴棋书画四艺和法术结合到一起的法门?果然是神奇之至啊,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这记马屁拍得力道大轻不重,方位又准确,刚好搔中了老头子的痒处,顿时就让老家伙仰天笑了起来,“那是自然,我这四艺法术当真是天下罕有,今天难得高兴,又遇上你这个伶俐鬼,就传你一项吧!说,琴、棋、书、画,你想学那项?”
    闹了半天,只让学一项啊?也罢,一项就一项,估计这玩意也不是大路货色,学了总没有坏处。只是,选那项比较好呢?这老家伙,刚刚就让自己费脑筋选,现在居然又玩这一手。
    琴、棋、书、画,光凭名字来判断的话,可不知道那项最好,还是先问下再选比较合适。只是这次老头子却把嘴巴管得严严实实,任凭若水怎么问,都只是笑着让他选,分毫也不肯透露这四项技能都有些什么内容。
    “算了,我选画好了!”若水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主儿,终于下决心选了画艺。理由嘛也很简单,上次这老头子不是说要帮想飞修复那把扇子么,听那口气应该和绘画之道有关系,若水想着,这画艺在老头子手里既然能修复八阶法宝,应该不会差到那里去吧?
    见若水有了决断,老头子微笑的点点头,从怀里摸出颗指头大的玉珠子来,塞到若水的手里。“喏,拿去,老头子这些年画艺上的心得都在里面了,回去可得好好琢磨琢磨,用你的话说,万不可坠了我老人家的名头。”
    说完这话,老头子就身化一道金光逍遥而去,若水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老头子就又杳如黄鹤,不知所踪了。
    “居然还跑的如此之潇洒,老家伙年轻时候看来也是个喜欢耍酷的酷哥啊。”若水自言自语道,不过,既然知道那老头子在这一带混,下次有什么事情再来找他的话也应该不算太难,所以若水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回到那颗玉珠子上,仔细的看了看它的属性。
    丹青玉录:奇物,记载前辈高人所精研之丹青妙法,可恃之学得仙家丹青妙术。
    原来是个类似道书一样的东西啊,不知道里面记载的这个什么丹青妙术,到底是怎么样的玄妙。“要是有无非如此那剑气功夫那么牛比就好了。”若水贪心的想道。
    虽然对这个丹青玉录里的技能十分之好奇,只是眼下这个地方实在不是个学习技能的好所在,若水想了想,决定还是回城之后找个安静地方再学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
    这白云洞里虽然怪物不少,但是连超过七十级的都很少,诱惑力实在太低,自然不会让在现在的若水眼里。而且既然回了金陵,不去看看臭臭,找小光头他们玩玩的话,似乎也不太合适,所以若水随手把在附近徘徊的几只小怪宰了,一路悠然的朝洞外走去。
    走着走着,若水可就想起刚刚老头子丢给自己的那幅人物立轴了。这样东西算是奇物,虽然不进行品阶的评定,但是奇物也是分高下的,这个人物立轴,从属性上看,估计着也是个高级奇物,不比五阶的法宝差到那里去。而且,这个根据自填资料进行变化形象,十有八九就是伪装易容之类的技能,那可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极品,牛比到不得了的变态属性。
    想到这里,若水忍不住把这个人物立轴掏了出来,打算展开研究一下,看看这玩意到底是如何使用的,效果又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只是他掏画的时候顺便看到自己金钱数量的时候,却立刻目瞪口呆,惊得魂也没了。
    “他母个金戒指的,老子的钱那去了?”若水看着自己的钱袋,真是欲哭无泪啊,上次从舞阳城那里弄到的一万多两金子,若水一直带在身上,加上他本来手头的钱,足有一万七八千两,也算是身家不菲了。可是现在若水一看,这一万七千多两金子,居然只剩下了七千多两的零头,那一万两金子,居然不翼而飞鸟!
    “大道里没有小偷盗贼这一说吧?系统老大,我冤哪!”若水眼泪汪汪的把钱袋上的数字数了一遍又一遍,只可惜任凭他再数,那一个大大的一字,也是回不来了。
    “对了,系统日志上肯定有记载!”既然念叨起系统老大,若水就突然想起,一般来说,游戏里的日志记载了游戏里绝大部分的信息,自然也会有那钱为什么会消失的信息,于是若水立刻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打开系统日志,翻查起来。
    只见系统日志上高书两行大字:玩家若水获得神秘老者之丹青玉录,学习费用自玩家帐户扣出,共记黄金一万两!
    “mlgbd!难怪那老鬼跑的比飞还快,实在太奸诈、太奸诈了,一个破珠子居然要我拿一万两黄金来换!”若水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奸诈,什么叫阴险,什么叫无耻......
    虽然若水调集了自己知道的所有的贬义词破口大骂这个无情无义兼无耻的贱老头,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老头子的人品。这一点,是他气得一把把人物立轴完全展开以后才完全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