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篇第二百五十六章助人

小说:【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 作者:拉格朗曰

    银发男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浓稠的夜色中,沃德看着两人远去的方向,鄙夷地哼了一声:“虚伪,为了女人就直说,找这么多借口。男人嘛,好色一点有什么错。”他转身看向一旁的眼镜少女,头发一甩,凹了个潇洒帅气的造型:“嗨,小美人~完事后一起去喝一杯?做点有意思的事~”他俯身捏住少女的下巴,声音中带着撩人的魅惑。”
    妮娜被吓得缩成一团,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你不要过来……”
    “守卫过来了。”尤金娜淡漠的声音将他们重新拉回了战场。只见高高的围墙对面,一道暖黄的光束在向他们的方向靠近。
    两个神官手上拎着提灯,晃晃悠悠地沿着教廷边缘走了过来。
    “真是要命,巡夜这种事交给西斯本地的神官不就好了,专程把我们从圣索兰叫过来就做这种事。”一个高个神官揉着肚子抱怨着,“这鬼地方可真够大的。”
    “西斯的人和中央教廷作对了那么多年,跟我们不是一条心,谁知道会不会向着那些叛党。”另一个矮一点的神官提着灯,借着灯光扫视着四周。
    “哎呦我肚子疼,撑不住了,你等我一会,我找个地方解决下。”高个神官龇牙咧嘴地嚷道,弓着腰,急匆匆找了个靠墙角的小树丛钻了进去。
    “就你事多,跟你说别吃那么多了。”矮神官不耐烦地皱起眉,听到树丛后传来稀里哗啦的声响,仿佛鼻子里都闻到了臭气,五官厌恶地挤在一起,转身向远一些的地方走去。
    高个神官蹲在墙角,一泄千里地把肚子里的东西拉了个干净才终于舒坦点,他长舒一口气,两腿虚浮地在身上摸了半天才发现没有带手纸,只能扯着嗓子呼喊自己的同伴:“兄弟,你带纸了吗?给我送点过来。”
    片刻之后,一只拿着纸的手从树后伸了过来:“给你。”
    “谢啦。”神官接过纸,立马擦了起来。
    “不用客气。”树后的人回答。
    陌生的声音让高个神官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扒开树枝,只见一个紫色长发的俊美男人正站在他面前。
    “不是,你谁啊?”他裤子还没穿,脑子也慢了半拍,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有人入侵。
    “来人啊!有敌……”神官示警的话刚喊到一半,便被沃德一手刀敲在脖子上,白眼一翻,瘫倒在身下臭气冲天的草丛中。
    不远处的矮个神官听到喊声,兔子一样蹦了起来,迅速将手伸入怀中打算发出求援信号。
    他还没来得及摸到发信筒,只觉得身体一僵,一股冰冷的气息霎时间蔓延全身,夺取了他肌肉的控制力,让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神官的眼珠惊恐地转动着,借着月色,能看到他身上缠绕着好几根细细的丝线,丝线的另一头向上延伸,一直连接到站在围墙顶端的一个白衣女人手上。
    高挑纤细的女人白发如雪,皎洁得像是一片月光洒在墙头,出尘绝世,美得让人挪不开视线。她金色的眼眸居高临下冷冷注视着他,如同神明睥睨着世间:“你的同伴身体不舒服,一个人回去休息了,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去巡逻吧。”
    空灵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矮神官痴痴望着墙头,突然全身一颤,猛地醒过神来。
    周围一片寂静,灯光所到之处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高耸的围墙之下。他脑子里一阵恍惚,花了好半天才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好吃懒做的蠢才,又偷懒,跟他说别吃那么多了。”同伴以肚子疼为借口开溜的事在脑海中清晰起来,让他有些不忿,骂骂咧咧地提起灯,继续向远处走去。
    围墙之外,沃德背靠在墙角,面如死灰地捂着脑袋。
    “沃德你在干什么?”妮娜被他刚才的神奇举动震惊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在潜入敌营的途中专程翻墙去给敌人送手纸,任何长了脑子的生物都干不出来这种事。
    “我控制不住……一听到有人需要帮助身体就自己动了……”一向吊儿郎当的紫发男人似乎也被自己的失控行为打击到了,崩溃地抓着头发,“尤金娜,想想办法,我这个样子这可是被你搞出来的。”
    “你被洗脑得太深,再想洗回去很难。”白发少女轻描淡写地回绝了他。
    “你故意的吧!”沃德气乎乎地抱着手臂往墙上一靠:“现在好了,那一对丢下任务跑了,尤金娜不能进教廷,我又是这样的状态,现在根本没人能去取原料。等那对跳进陷阱打草惊蛇,敌人加强戒备,再想潜入教廷就更难了。”
    “那怎么办?只能这样放弃了吗?”妮娜担忧地皱着眉。
    她这句话让身旁的两人同时转过头,在一片瘆人的寂静中上下打量着她。
    “我们是不能去,这不是……还有你吗?”沃德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
    “唉!!”突然引火烧身让眼镜少女惊叫一声,一时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你魔力那么弱,根本不会触发教廷的防御,你才是最适合秘密潜入的人啊。”紫发男人兴奋地一锤手掌,在内心感叹着自己的机智过人。
    “这不可能的!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到!!”妮娜疯狂摇着头,脸色惨白地尖叫起来。
    “可以一试。”尤金娜点点头,微一抬手,一根银丝从指环上飞出,连上了少女的手腕。
    妮娜只觉得手腕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手臂一麻,丝线像活物一样钻进她的皮肤,和她的神经连在了一起。
    “这根丝线是由我的魔力凝成,能让我们共享感知。你的状况我在外面能感应得一清二楚,万一你遇到危险,我们会立刻去救你。”
    “不要!我不行的!我根本不可能办得到!!”妮娜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一个劲反复叨念着。
    这副怯懦的样子让尤金娜眉头一皱,伸出双手按住她的双肩,盯着她双眼的瞳仁燃起了亮金色:“相信自己,你做得到的,去吧。”
    如同神明旨意般的声音让妮娜绝望地闭了嘴,流着泪面如土色地转过身,面对那高高的围墙。
    无数丝线从尤金娜指环中飞出,在围墙外交织成网,同时也缠住了眼镜少女的四肢。妮娜的身体轻盈地跳了起来,脚尖轻点着丝线跃上墙头。
    缠在身上的丝线被收回后,她重新取回身体的控制权,向前一跃,身影消失在围墙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