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小世界(三)(h)

小说:【西幻】侍魔(SM、剧情H、重口黑暗向) 作者:拉格朗曰

    松软的蛋糕在托盘的带动下不断旋转,堆积其上的奶油被抹刀均匀地抹开,渐渐形成一个光洁的柱面。
    妮娜靠在桌上用手撑着腮帮,目不转睛地看着朱利安用娴熟的手法用奶油给蛋糕加上漂亮的装饰。
    她来这里已经有了两个多月时间,整个人肉眼可见地丰满了起来,略显稚气的脸带上了点婴儿肥,嘴唇抿紧时脸上会印上两个小酒窝。
    朱利安已经正式成为了后勤部的一员,平时负责教廷的食品采购,妮娜作为一个不用战斗的魔女,平日里上课也没人对她提什么要求,除了理论课外的各科成绩都大大方方地垫着底。朱利安给她在教廷的图书馆找了份图书管理的工作,她白天上课以外的时间就泡在那看看书,晚上回家会有自家神官给她做好吃的,生活倒也算惬意,很快就将过去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今天好像格外隆重呢。”她看着蛋糕上那些眼花缭乱的繁复裱花,推了推眼镜。她过去视力不好,变成魔女后眼睛虽然恢复了正常,但眼镜戴久了突然摘下来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便让朱利安给她再买了一副。
    “今天是我生日。”朱利安笑道,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继续在蛋糕上装点出一朵朵精美的小雏菊,“自从进教廷后就没人再理会过我的生日,不过我每年都会给自己做个生日蛋糕。”
    “唉!你怎么不早说!”妮娜跳了起来,“我什么都没准备。”
    朱利安“噗”地笑出了声:“你准备好胃就好,今年难得有人陪,我可是铆足了劲,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那不行,你过生日,我总得做点什么。”少女东张西望了一会,视线落到那个做了一半的生日蛋糕上,“那我和你一起做蛋糕吧,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照顾我,也让我帮你做点什么。”
    朱利安纠结了一会,他为了在妮娜面前表现一下,把蛋糕设计得很复杂,不是新手能插手的,但妮娜的心意又不好拒绝。
    “那……你帮我做一下边缘的裱花吧。”他拿了一个装满奶油的裱花袋,走到妮娜旁边,从身后握住她双手放在袋子上,“像这样抓着袋子,轻轻把奶油挤出来,按你喜欢的样子均匀地挤到蛋糕周围就行,很简单吧。”
    妮娜愣愣地抓着袋子,感受着朱利安握住她的双手上传来的温度,脸颊偷偷烫了起来。他站在她身后,专注地画着花边,微微前倾的身体紧贴着她后背,温热的呼吸抚过颈侧,挠得她心里痒痒的。
    他们结契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虽然每晚都睡在一个房间里,但由于她一直没办法接受突如其来就要跟一个男人交合,朱利安也便没有强迫她。
    现在想想,朱利安人也不错,不是那种能让人印象深刻的英俊男人,但也干净爽朗,温柔体贴,关键做饭还好吃……
    正当她想入非非之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会了吗?”朱利安放开她的双手,认真地看向她的脸。
    “啊?”妮娜思绪还飘在外面,好半天才转过弯来,“会……会了……”
    虽然完全没有听到具体该怎么做,但是她自己说要帮忙的,现在朱利安还在边上看着,她不想表现得过于笨拙。
    就是把奶油挤出来嘛,看上去也没什么难的,最多花边画得难看一点,又不影响吃。她给自己打了打气,学着朱力安的样子,捏住裱花袋用力一挤。
    只听“噗叽”的一声,袋子里松软的奶油在过大的压力下喷涌而出,喷泉一样直冲向空中,很快又回落下来,坠向已经做好的那片奶油花丛。
    “噫!”眼看着朱利安的心血就要毁于一旦,妮娜脸都吓白了,猛地往前一探伸出手试图接住掉下来的奶油,却在慌乱中,另一只手重重按在了蛋糕下方边缘悬空的旋转托拖盘上。
    托盘瞬间被按得翘了起来,放置其上的蛋糕整个被掀飞,直接扣在了她胸口。
    “………………”
    朱利安目瞪口呆地僵立在那里,呆呆看着蛋糕从妮娜的身上滑落下来,在地上摔得稀碎。
    “对不起…………”闯了祸的少女缩着脖子,一脸愧疚地低着头,“我负责把掉了的吃掉……”
    朱利安盯着地上粉身碎骨的蛋糕愣了一会,苦笑了一声:“地上的已经弄脏了,会吃坏肚子的。”他拉住妮娜沾满奶油的手指,“这里的倒是还能吃。”
    妮娜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指就被包裹进一个温热的口腔里。
    柔软的舌尖卷了上来,细细沿着手指的轮廓舔舐,专注地将上面的奶油一点点舔净,化入口中。
    “朱利安……”妮娜觉得自己的脸快熟了,烫得快要烧起来。手指在人体内部被舔弄吮吸的湿软触感让她酥得双腿发软,全身直打激灵,寒毛都竖了起来,想抽回手指,却使不出力气。
    “就这么吃也挺甜的,你也尝尝。”朱利安抽出那两根沾满暧昧津液的手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一手摘下她的眼镜放到了一边,一手握住她手腕将她往前一拉,顺势吻上了她的嘴唇。
    妮娜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地僵在那里,任由少年的舌头侵入了她的口中。
    浓浓的奶香味在味蕾间扩散开,香甜,美味,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和那根湿软的舌头一起,轻轻扫过她整个口腔,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少女的鼻子里忍不住泄出细碎的轻哼,甜甜软软的,渐渐带上了一丝黏腻的情欲。
    朱利安轻垂着眼眸看着妮娜有些失神的迷离双眼,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她好可爱,又香又软,像是蛋糕上最甜美的奶油,美好得能让人忘掉一切的不愉快。生日蛋糕没了,但他现在有更美味的东西。
    他将有些站立不稳的少女揽进怀里,嘴唇一路向下,将沾在脖颈上的奶油轻轻舔净。
    妮娜已经软成了一滩融化的奶酪,呼吸急促地高昂起头,手指无力地拽着朱利安的肩膀,也不知道是推拒还是迎接。
    这个姿势让她的胸口不自觉向前挺起,已经微微硬挺起来的小巧乳珠隔着衣服,被含入少年口中。
    “唔——”过电般的酥麻感让少女闷哼一声,全身一颤,一股淫水涌出,浸湿了内裤。
    胸口的布料沾上了奶油,又被口水打湿,被嘴唇包裹着在乳尖处磨擦。已经微微肿胀起来的薄嫩皮肤敏感至极,让那些柔软的纤维都显得粗糙得难以忍受,每一次蹭动吮吸都像是重重刮在心里,微疼中带着难以言说的愉悦。
    朱利安的呼吸声也重了起来,双腿间的分身精神地将裤子顶得老高,他抱着妮娜坐到了床边,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伸手解开她背后的绑带,将那身碍事的裙子从她身上剥了下来。
    赤裸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人前让妮娜紧张得屏住了呼吸,她大腿被托住轻轻抬起,湿哒哒的肉缝抵在了一个粗壮的硬物上。
    炙热的温度烫得她穴肉一缩,晶莹的淫水被挤了出来,浇在身下的肉棒上,顺着柱身滑落。
    “别怕,不会太疼的。”朱利安禁锢住她的身体防止她逃走,一边扶着她的腰轻轻下压一边吻上了颤抖的惨白双唇。
    “嗯……”身体被异物入侵的惊叫声被那个火热的吻堵在了喉咙里,化作一声暧昧的呻吟。
    窄小的甬道被远超容纳限度的肉棒挤压变形,富有弹性的软肉被撑开到极致,紧紧箍在那根肉柱上。
    羞涩的肉壁将阴茎咬得太紧,哪怕有足够的润滑,也进入得十分艰难,仅仅进入了一个头部就被绞得生疼,再难前进半分。
    还是太紧张了。朱利安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放弃了强行破开妮娜身体的想法,一边亲吻撩拨她的敏感点一边用肉棒在穴口浅浅地抽插,用圆润的龟头按揉着那些紧缩的褶皱,帮助她放松。
    “妮娜,我喜欢你。”他轻舔着少女的耳垂在她耳边低语。
    “朱利安……”妮娜觉得脑子里晕乎乎的,她身下还在被操干着,每失神一点,就会被插入得更深一些。肉棒律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湿热的媚肉被搅得“咕叽咕叽”直响,蠕动着吐着淫水。
    朱利安朝她笑了笑,估摸着时机差不多了,将身上的少女用力向下按去,同时分身向上一顶,整根一捅到底。
    “啊!!”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妮娜尖叫起来,强烈的酸胀感几乎让她当场虚脱。火热的硬物撑满了她的整个小穴,每一次紧张地收缩都能感受到那强烈的存在感。
    在完全插入后,后面的一切就变得顺畅起来。朱利安没有让她适应太久,抱着她放到床上,分开她双腿便开始操弄起来。
    “啊!不要了……太多了……身体好奇怪……”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少女语无伦次地哭叫着。朱利安没有实鉴过,理论课却是没少上,一边在花穴中抽插一边轮番按揉舔弄着敏感的乳头和阴蒂。
    “快停下!我要尿出来了!”妮娜的脚趾在连绵不断的快感中蜷成一团,四肢不知所措地胡乱挣扎着。电击般的快感在全身蹿动,让她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在花穴中驰骋的肉刃不断压迫着肉壁,搅动着腹部的器官,快感和尿意混杂在一起,逼得她快要发疯。
    “想尿就尿出来吧,不用抵抗,顺应身体的反应,尽情享受就好。”朱利安没有放慢速度,依然将她牢牢按在身下,肉棒整根抽出,再狠狠项入,大幅度肏干着那已经被逼到极致的小穴。
    “呜……不要……”妮娜满脸是泪地抽泣着,意识稍一放松便再也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快感,被卷入极乐的狂潮中。
    她尖叫一声,全身一颤,温热的淫水失禁般喷涌而出,抽搐着被送入了高潮。与此同时,朱利安也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畅快淋漓地释放在了她体内。
    高潮过后的虚脱感让两人疲惫地抱在一起,喘息着没有动弹。
    过了许久,妮娜才缓过气来,感受着下身那一片狼藉的液体,声音里带着一丝委屈:“你欺负我……”
    朱利安轻笑一声,抱着她的身体亲昵地揉了揉:“舒服吗?”
    “舒服……”少女闷声闷气地老实回答。
    朱利安吻了吻她湿淋淋的额头,低头凝视着他的小侍魔:“我曾经后悔过加入教廷这个决定,不过我现在很庆幸我当初这样做了。人生有很多不一样的选择,正确的,不正确的,但正是这些选择加在一起,才让我遇见了你。”
    过于缠绵的话让妮娜红着脸缩进少年怀里,有些不自在地转移了话题:“我肚子还饿着呢……”她想到那个没吃到口的蛋糕,忍不住收缩了下下体,却清晰地感受到仍然插在里面的肉物在挤压下跳动着又胀大起来。
    “放心,上下都会喂饱你的。”朱利安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深深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