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

小说:我成了皇帝的小心肝 作者:祭望月

    乾德帝跟尹璁吃了早膳,就要去上朝了,出门的时候跟昨天下午一样,尹璁亦步亦趋地跟到殿门口,已然变成乾德帝的小尾巴那样,乖巧粘人极了。
    可惜他身上还是只穿着乾德帝的里衣,外面太冷,不被允许出去,只能送乾德帝到门口,然后眼巴巴目送乾德帝出门。
    他这个样子实在可怜得可爱,乾德帝倒是想把他揣进袖子里带去朝阳殿上朝,不过尹璁总归是个半大孩子,塞不进袖子里,只好作罢。
    尹璁见乾德帝要走了,也笨拙地学着宫人们的样子,弯腰低头说恭送陛下。
    乾德帝爱怜地摸摸他的脑袋,跟他说:“乖乖呆在寝宫里等朕回来,知道吗?”
    尹璁顺从地给他摸头,乖乖应好。
    乾德帝又吩咐宫人们好好伺候小公子,这才转身上了去朝阳殿的软轿。
    这本只是普通的道别,却被有心的宫人夸大其词,传到后宫里去,一时间关于承光殿里那个小公子受宠的事迹传得沸沸扬扬,都快成了宫妃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承光殿那位很是受宠呢,都在承光殿住了两天了,陛下还舍不得放人走。”
    “那位一定夜夜承受陛下的恩宠吧,不知道陛下多久才会腻。”
    “你是没看到,早上陛下去上朝的时候,那位小公子黏在陛下身后,身上还穿着陛下的贴身衣物,一副离不开陛下的样子,啧啧,腻歪。”
    “陛下把人放在自己寝殿里,不会是想金屋藏娇吧?”
    “难说哦,之前都传陛下不近美色,现在看来,陛下哪里像是不近美色,恐怕是后宫里的妃子不够美罢了。”
    “承光殿里头那位真有那么美?”
    “可不是嘛,娇小玲珑,天真烂漫,单纯可爱,陛下那样强势的男子,最喜欢这一款了。”
    “唉,早知道陛下喜欢男子,我当初就不死活闹着要进宫了。”
    “那位听说是尹昭仪娘家送进来的,照这样得宠的架势,尹家怕是又要盛极一时了。”
    “我之前怎么没听说过尹家送了个男孩子进来?”
    “去年夏天送进来的吧好像是,那会儿才十六岁,说不定更水嫩一点。不过被贵妃知道了,连陛下都没见到,就被打发去了冷宫。”
    “十六岁啊,真年轻呢,想我进宫那会,也才十五六岁,现在都人老珠黄了,还没得到过陛下的宠幸,这辈子怕是就这样咯,唉。”
    “哈哈,这样说来,贵妃还是很了解陛下喜好的,知道陛下一定会喜欢这样的男孩子,就先下手为强除掉了。”
    “除掉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去了陛下跟前,也不知道尹昭仪用了什么办法把人送过去的,贵妃这段时间气得天天在寝殿里砸东西呢。”
    “尹昭仪有了承光殿那位做筹码,以后在后宫说不定更加张扬了,她跟贵妃之间,我看是要争个你死我活。”
    “别说,本朝还没册封男子为妃的例子,要是承光殿那位真的得宠,陛下给不了他名分,说不定会补偿到尹昭仪那里。现在后宫就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在尹昭仪之上,四妃还缺了三个位置,到时候承光殿那位对陛下吹吹枕边风,尹昭仪四妃的位置还有得跑?”
    “唉,我娘家要是也有像承光殿那位那么好看的儿子,我也让他进宫来帮我争宠。”
    ……
    承光殿里什么情况,尹昭仪自然也是知道的,虽然这两天已经有不少妃子来她宫里走动,跟她打听乾德帝和尹璁的事,顺便恭维她一番,让她在后宫的风头一时盖过了沐贵妃。她在人前虽然表现得高高兴兴的,但心里头还是不太踏实,觉得事情不会像后宫里说得那么顺利。
    尹璁在承光殿里再怎么受宠,她至今都没踏进承光殿一步,不说去乾德帝面前邀宠,连尹璁那边是什么态度她都无从知晓,怕到时候尹璁并没有想象中的维护她,她的晋升也依旧是希望渺茫。
    她对尹璁并不了解,她进宫早,那会儿尹璁还没出生呢。只知道他是自己亲哥哥的一个庶出的儿子,是她嫂嫂陪嫁的丫鬟所生,随他娘长得有几分姿色,才被她哥哥送进宫来帮她争宠。
    进宫后她也没来得及了解和拉拢这个侄子,就被沐贵妃横插一手,此后尹璁进了冷宫,她权力不如沐贵妃,对此束手无策。眼看着尹璁还没发挥作用,就失去了利用的可能性,渐渐的她跟尹家都把这个微不足道的庶子忘在了脑后。
    如果不是几天前突然听说乾德帝抱了个男孩回寝宫,沐贵妃又去闹了闹,她都不知道她那个侄子居然这么能耐,能瞒过沐贵妃从冷宫跑到乾德帝面前,还引起了乾德帝的兴趣。她知道这个消息后又惊又喜,以为自己机会来了,盛装打扮借着看侄子的理由去了承光殿,没想到还是被拒在门外。
    虽然说是因为乾德帝在午睡,才没有让她进去,但是她也进宫二十载了,她能在后宫坐稳昭仪这个位置这么久,还能跟比她高一品的沐贵妃斗,自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她去承光殿的时候,真的是因为乾德帝在午睡,才没有让她进去的吗?
    乾德帝真的像后宫里说的那样宠爱尹璁吗?那为什么她作为尹璁在宫里唯一的亲人,知道她去探望尹璁,却不让她进去呢?还是尹璁因为之前的种种事情,对她怀恨在心,压根就不待见她,也就没在乾德帝面前提起过她,知道她在殿外,也没说要见一见她?如果乾德帝真的宠尹璁,尹璁也还记得她这位姑母,那只要他跟乾德帝说他想见姑母了,乾德帝还不会让他见吗?
    尹昭仪这两天就被这些疑问缠着,表面看起来风光,实际上她也跟沐贵妃一样疑神疑鬼,过得并不安宁。
    她自己一个人思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只好派人给尹府送信,让娘家帮她想想办法,拉拢尹璁。
    尹璁就这样在承光殿住了下来,每天雷打不动地五更爬起来,守在内殿门口等乾德帝起床出来,比承光殿里头的小太监还要积极。荣华好几次请他进内殿等,他都拘谨地表示在外面等就好了,表面上看起来他是怕打扰到乾德帝洗漱更衣,实际上他就是还没做好真正进入乾德帝地盘的准备。乾德帝睡觉的内殿对他来说,就像老虎的嘴巴,进去了就会被吃掉。可他也不想想,整个皇宫,甚至整个天下都是乾德帝的地盘,他现在住在乾德帝的寝宫里,早就已经是乾德帝的圈起来的猎物了。
    他每天等乾德帝起床,再一起用早膳,送乾德帝出门上朝。乾德帝不在寝宫的时候,他也按着乾德帝的要求安静地乖乖地待在寝宫里哪里都不去,直到乾德帝下朝回来,他才恢复生气,又围着乾德帝转,仿佛他就是为了乾德帝才存在的。
    乾德帝虽然很受用,但是听影卫和宫人说他不在寝殿的时候,尹璁就跟没了灵魂的娃娃一样,什么也不做,话也很少,经常对着一个地方就能发半天的呆。叶姑娘为此很是担忧,怕长久下去,人被关傻了,还趁尹璁不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去乾德帝面前进谏,让乾德帝多关注一点小公子。
    虽然乾德帝知道尹璁发呆的一部分原因并不是因为被关在承光殿里哪里都不许去,平时也没人跟他说话,没有东西玩,而是因为他在思考怎么报复尹家,但也觉得他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他还只是个孩子,太子在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个无忧无虑意气风发的半大孩子呢,他却死气沉沉得不像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人,心里装的都是仇恨,想的都是怎么报仇,实在太不应该了。
    尹家的仇他会帮他报,天塌下来了也有他帮顶着。在乾德帝看来,尹璁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他只需做好一件事,那就是像个恃宠而骄的孩子一样,每天想着法子撒娇讨好自己就行了。
    为了让尹璁过得开心一点,乾德帝这段时间让人找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搬进承光殿里给尹璁玩。给尹璁玩的东西有些是从民间搜罗来的,有些是直接去皇子公主们还没成年出宫以前住在宫里的寝殿找来的旧玩具,也有些是周围小国进贡的奇珍异宝,放得承光殿哪里都是,恨不得让承光殿里那个小东西每走一步都能有东西可以玩。
    刚开始的时候,尹璁对这些玩具还是很感兴趣的。这些东西很多他都从来没有见过,深深地吸引着他,一时倒也分了些心思在玩上面,没有之前那么阴郁了。有时候乾德帝下朝回寝宫,还看到他坐在宫殿的地毯上,手里拿着些小玩意玩得专注,殿里乱七八糟都是他玩剩下的东西,宫人们见乾德帝回来了,才忙着帮他收拾起来。
    尹璁手里拿着颗拳头大小的多彩琉璃珠,这是西域附属国进宫的东西,在中原十分罕见,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宫里也就只有这么一颗,乾德帝都舍得拿出来给他玩了。偏偏他不知道这玩意值钱,放在地毯上滚来滚去,又拿在手里抛来抛去,让伺候他的宫人看得心惊胆战的,生怕他一不小心把这颗珠子摔坏了,乾德帝那里不好交代。
    然而乾德帝见他这样对待一件宝物,也不生气,反而还蹲在他面前问好不好玩。尹璁点了点头,脸上终于有了些真实的笑容。
    于是乾德帝更加纵容他了,送进宫来给他玩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才玩了几天,尹璁对那些东西就失去了兴趣,他心里始终还挂记着其他事,整个人郁郁寡欢的。
    ※※※※※※※※※※※※※※※※※※※※
    葱儿:再关下去,宝宝要抑郁了!摔球!
    老皇帝:抑郁什么呢,朕不是陪着你吗,还好吃好喝好玩地养着你。
    沉迷吸可爱的葱葱,不能自拔_(:3」∠)_
    感谢在2020-05-24 11:38:30~2020-05-25 11:37: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赤仔、w、杏仁包子杏仁包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星的? 10瓶;禁止吸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