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败露(H)

小说: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作者:挽月

    叁天后
    女孩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屋内传出,男人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张开着。
    “十一。”他扶着对方的腰,好让她坐在他身上,缓缓地将肉棒塞入身体,“你真是贪心。”
    肉棒进入身体后,姜十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她的小手无力地放在对方结实的腹肌上,随后自己抬着屁股,上下摆动起来。
    陆之淮温柔地亲吻着她细长的脖颈,肌肤因为长时间的欢爱而渗出汗水,他轻轻地舔舐掉水珠,又引得姜十一的身体一震颤抖。
    “啊——陆哥哥,我,我......”姜十一卖力的摆动着自己的屁股,肉棒在小穴里一进一出,交欢的淫液早已流到了陆之淮的腿上,她面颊潮红,淫荡地叫喊着。
    “你太坏了。”陆之淮见状,握住她的柳腰,用力插了几下,姜十一兴奋地呻吟出来。
    “就是这里,我,我还要,啊——”
    “哥哥太厉害了——”
    “我不行了,啊啊啊——”
    从下午开始,姜十一的房门就一直是紧闭状态,一直到了晚上,才被陆之淮推开。
    自从尝过了一次甜头之后,姜十一的性欲就好像彻底被激发一般,用各种手段勾引陆之淮和她做爱,就连陆之淮睡着的时候,也会被她舔自己的肉棒舔醒,从而抱起她狠狠地来一次。
    少女脸上还残留着欢爱的痕迹,陆之淮小心翼翼地抱起她,随后替她穿好衣服,一脸宠溺地说:
    “先起来吃点东西。”
    “你缠着我做了一下午。”他轻轻刮了一下姜十一的鼻子,“以后不许这样胡闹,哥哥还有事情要做的。”
    “什么事比我还重要?”姜十一翻过身看着她,漂亮的乳房像水滴一样压在床上,“明明我只让哥哥和我做一次,是你一发不可收拾的。”
    “都怪你,原本下午的会议都错过了。”陆之淮笑了笑,在她娇嫩的嘴唇上吻了一口,“好了,去把饭吃了,明天我再来找你。”
    “不嘛。”姜十一拉着他的手,撒娇道,“今晚也要。”
    “今晚不行。”他摇摇头,“公司的季度会议我不能错过。”
    看着姜十一嘟起嘴,他无可奈何地笑道:“十一,就一晚上而已。”
    “以后被我上的日子还多着。”他系好领带,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离开了。
    陆之淮离开后,姜十一先是好好洗了把澡,然后乖乖把饭吃了,心里却落寞起来。
    前几天和陆之淮日夜缠绵,她都觉得无时不刻都要黏着对方,现在陆之淮才离开一会儿,就有些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她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去他房间帮他整理衣物,然后等他明天回来的时候,故意穿上他的衬衫躺在床上,这样陆之淮又要忍不住和她上床。
    说做就做,她进入房间,一股薄荷的熟悉气息传来,她把对方的衣服全数拿出,一件件迭好。这个男人真是的,衣服除了黑白灰就是蓝色卡其,太单调了,下次逛街,自己一定要拖着他买一件情侣装。
    她哼着小曲,愉快地忙活着手里的事情,忽然,一件白色衬衫里掉落了一把钥匙。
    她记得家里的门都是电子锁,技术如此发达的现代,谁还用这么古老的黄铜钥匙?她顺着房间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衣柜后的暗门。
    这个衣柜,居然可以推开,而且墙上的钥匙孔,就是用来放这把钥匙的吧。
    她将钥匙插进去后一转动,门自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狭长的暗道。
    看着里面黑黢黢的什么都没有,姜十一不禁有些害怕,但既然来都来了,好奇心驱使下,她打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一步步向下走去。
    迈过一排阴暗的台阶,姜十一来到了一件空旷的水泥房间里,这里除了一张桌子以外什么都没有,吊灯摇摇欲坠,发出阵阵微弱的光。
    这是......这间房子自带的地下室?看着桌上有一些信件和照片,姜十一好奇地拿着照片看了起来,透过手机的光,照片上的人令她毛骨悚然。
    这张相片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家人。
    而这张相片,是她十五岁,家里出事之前拍的全家福,而自己的脸上,还被画了一个红色的圈。
    姜十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屏住呼吸继续在桌子上翻了下去,看见了一迭厚厚的银行流水账单,而这些账单正是叁年前,她父亲公司的营利账单。
    出事之前,公司最后这笔上亿的资产,统统汇入了一个陌生账号里,这个账号主人的名字,就是陆之淮。
    姜十一继续往下看,发现了很多笔千万投资的金融项目书,落款的签字虽然写的是父亲姜望的名字,但姜十一知道,这是陆之淮的字迹。
    她跟了他叁年,早已对他的笔迹了如指掌,这么明显的痕迹,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到这里,她忽然想起来十四岁那年,父亲曾提起公司的财务总监是个年仅19岁的金融天才,19岁就已经拿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士学位,同时继续攻读硕博学位。
    而陆之淮......正好比她大五岁。
    想到这里,她的手一抖,资料悉数散落在了地上,纵使她刚刚成年,她也明白了为何当年父母会无端入狱,找不到任何证据。
    这一切......都是陆之淮安排好的,而前不久,自己还在他的膝下承欢,还在想着要做他的新娘。
    姜十一的胃里瞬间翻江倒海。
    =======
    下一章仍然是剧情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