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母子

小说:跟着夫君去渡鬼(1v1 剧情H) 作者:乌柳

    净父净母这回都没瞧明白女儿的打算,只得私下去问女儿。
    净姝表示:“若入他门下,我与他便成了师徒关系,师父差使,我做徒弟的还能不应?日后就没有话语权了,交易关系则是不同,两厢是平等的协作交易,不存在落差,需得彼此尊重。”
    净姝只以为是做他徒弟,并不晓得他只想让她做他的师妹,只想和她拉近关系。
    听完她的解释,父亲大为赞同,见她颇有头脑,也就放心她跟着安司南那厮胡闹去了。
    净父想着既然注定与安司南有缘,不如就再信他一回,说不准这小子还真会是他未来女婿。
    汪氏虽不太赞成闺女儿跟着他出去抛头露面,但也知现如今女儿性命安全最要紧,什么清誉都只能暂时放在一边了。
    忧心着的汪氏,辗转了一夜没睡,天蒙蒙亮就起了,张罗着人将西园子布置了一番,在西园子的墙边安置了几个大花架子,另让人又送了几个花架子去隔壁安府。
    她想着女儿以后若要与他出门,便先女扮男装,翻墙过去安府,再从安府出去,只要两家人不说,外面的人也就不会知道。
    汪氏为了保全女儿的清誉可是煞费苦心,又是安置花架子又是给女儿缝制男装,忙活了一整天,亲眼瞧着女儿穿着男装顺利爬过花架子,这才彻底放了心。
    司南听见声儿,提着酒瓶子过来看,看她笨拙爬墙的样子,不由得好笑,笑声换得了净姝恼怒一瞪,赶紧闭上了嘴,坐桃花树下专心喝他的酒去了。
    净姝好不容易落地,整了整衣袍,朝他走去,问道:“你怎么这么好喝酒?”
    司南不答,反问她:“你怎么好吃糕点呢?”
    净姝一噎,得,她就不该多嘴来问。
    净姝无语转身离开,谁知刚走两步,就被他喊住了,“来都来了,就别走了,今儿就开始吧。”
    “现在?”
    司南点点头,从桃花树下站起身,走到墙边,和墙那边的汪氏说了声,便带着她走了。
    头一回来九千岁府上,净姝有些战战兢兢,九千岁传闻不太好相与,亦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是以以前书房朝向安府的窗,父亲都不让他们打开。
    司南看出她的畏缩,问道:“你怕什么?”
    “你在安府能做主吗?我往这边来,九千岁不会生气吧?”
    “他怪罪自有我顶着,你什么都不用怕。”
    司南说罢,将手中酒瓶递给她,问道:“可要喝口酒壮壮胆?”
    净姝摇了摇头,面上有些羞窘,无怪她胡思乱想,以往去哪里都有六艺和六礼陪着,虽说先前与他打过几回交道,到底还是不太熟,心中忐忑非常。
    司南停下脚步,“若还没准备好,你还是先回去吧。”
    “没事,你说你的安排就是了。”
    迟早要适应的,来都来了,不管是不是贼船都上了。
    “那我就直说了,你这扮相不行,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是女扮男装,反而更引人注目。”
    净姝默默垂头看了眼自己胸前的高高隆起,其实刚穿上她就觉得不行了,但母亲说可以,硬要她扮作男子。
    察觉她的视线,司南也跟着看去,看到那处儿高耸,微微红了脸,赶紧移开视线,他的意思说的可不是她那儿,说的是她言行举止,待嫁姑娘和出嫁妇人区别都很明显,又何况男和女。
    “依我看,你只要换种和你原先恰恰相反的女装扮相就行了。”
    “那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打死不认就是了。”
    ……也是,只要她不承认,家里人配合着,别人就算怀疑,也没法拆穿,除非是特殊情况。
    “那我这就回去换了。”
    “不必那么麻烦。”司南说罢,随手招了个丫鬟,让她拿了套自己的衣裳来给净姝换上。
    净姝对此没有异议,跟着丫鬟去客房换了套衣裳,简单用小丫鬟给的头绳梳了个发,便好了。
    “这样可行?”净姝往他面前转了一圈。
    司南点点头,看了看她的头发,扔了手上的桃木枝,笑道:“原还想着你没带发簪,不好绾发,我还特意寻了枝桃枝,想着给你对付下。”
    说完,又说:“日后在外,我便唤你司琴,只说你是我妹妹。”
    司南,司琴……原来他本名就叫司南。
    净姝想着,点了点头,而后蹲下身,拾起他扔掉的桃花枝,“既然是你特意寻的,就莫要辜负了。”
    说着,将花枝插到发上。
    司南眉眼带笑,看了看她头上娇嫩嫩的桃花,再看她娇嫩嫩的面容,心中说不出的欢喜,不由琢磨着该怎么再和她更进一步。
    两人相携出门已是申时末酉时初,今天云厚不见阳光,有变天的迹象,天色暗地早,此时已经有些暗了。
    “咱们现在去哪?”漫无目的走在街上,净姝不由问他究竟要往何处去。
    “撞鬼的是你,不是我,该是你想往哪儿去?”
    那……净姝抬头看了看天,犹豫道:“快到饭点了,那就去吃饭吧,我想去吃北大街的麻鸭面,以往常听我哥哥说好吃,我还不曾吃过。”
    司南当然应下,与她慢悠悠往北大街去。
    他们这儿离北大街有些距离,走着走着,天色渐黑,路上行人也渐渐少了,路边人家都点起了灯,瞧着黑压压的天,净姝心中恐惧滋长了起来,默默挨近了他。
    司南无声偷笑,只做不觉,又走了会儿,司南想了想,在她面前蹲下身,示意她趴上他的背,“北大街可有些距离,咱们这速度过去人家该打烊了,我背你走吧。”
    “那,那改天再去吃吧,今天吃其他的吧。”净姝下意识拒绝了,她不好意思让他背,尤其还在大街上,虽说天黑人少,但也让人挺难为情的。
    “就那家吧。”净姝有些心慌,赶紧随手指了家开着门的食肆。
    司南不可置否,与她进了那家食肆。
    此时正是饭点,食肆里里外外,楼上楼下都坐满了客,他们到时已经没有空位,掌柜只能让他们多多包涵,与别的食客拼个桌。
    净姝看了看全场,正好西南角那桌有两人吃完离开,他们应该也是拼桌的,走了两人,另还有两人在吃,看起来是母子俩,老母亲自己不吃,只看着儿子吃,一脸心疼。
    那儿子瞧着和她爹一般大年纪,一边吃一边不时的抹眼泪,想是遇见什么伤心事了,老母亲在安慰着。
    看着看着,净姝想起了自己的娘亲,心下感动,便与掌柜说:“就那桌吧。”
    掌柜很快喊小二收拾了下那桌的碗,安排他们坐下。
    对面男人又抹了把眼泪,抬头对他们友好的笑了下,随即埋头大口吃面。
    他母亲则一眼都没看他们,只是看着儿子。
    净姝要了碗油泼面,司南随她点了一样的。
    “油泼面两碗!”小二唱着菜名离去,净姝随之收回视线,谁知一转头正撞上那老太太的视线,那老太太不知何时转头看向了她,眼神有些不善。
    这是怎么了?她没做什么惹到她的事吧?
    净姝正想开口问问老太太为何,被司南先行开口打断了,司南问对面坐着的男人:“不知兄台遇见什么伤心事了?咱们相识一场也是缘分,可否与我们说道说道?”
    男人摇摇头,“没事,只是在哭我刚过世不久的母亲罢了。”
    嗯?净姝心中一惊,顿时僵直了后背,惊恐看向司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