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节

小说:和主神结仇后[快穿] 作者:浮白曲

    晏昭不知真相,也就不知只要解冻6666世界回收气运就能复活容与,而是将化解恨和给予爱的方法都一个个试过去。为了复燃容与的魂灯,又必然会在一个个小世界里与容与相遇,回到6666世界的最初去爱那个不懂情爱的魔王,从而违反契约,受到天罚,在九百七十二个沧海桑田的绝望之后,看到容与魂灯复燃的希望。
    兜兜转转这么一圈,似乎是毫无必要的折腾,可逆天而行的路途,本就不会一帆风顺。
    容与一共有两段缘,一段良缘,一段孽缘。
    良缘是魔王和天族公主,属于上天安排,天造地设,这是一条笔直坦荡的康庄大道。法则说,他们相爱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孽缘是魔王和万神之主,他们是在上天意料之外。这条路九曲十八弯,充满荆棘磨难。法则说,他们相爱的概率是零,可双方逆天都要执意奔向彼此,法则只能说,他们相爱的概率远低于亿万分之一。
    那也正是容与魂灯复燃的概率。
    这一刻,百分百的概率失灵,远低于亿万分之一赢。
    他们相爱不是上天安排,是他们自己安排。
    _
    晏昭预备解开6666世界的封印,将气运收回容与的魂灯里。
    神之法则:“住手!你是在毁灭这个世界!”
    晏昭不为所动:“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个反派。”
    神之法则觉得主神现在和堕神毫无区别,可能九百七十二个沧海桑田的惩罚让他失心疯了。它当即动用契约之力,试图阻止晏昭的行为。
    然而契约之力却失效了,不仅如此,它甚至感到自己才是被压制的那个。
    神之法则第一次有了愕然:“这是——”
    “你以为我招祁夜他们两个过来,真就只是代理办事的?既然知道这是一场轮回,知道你会从中作梗,我怎么会毫无准备。”晏昭淡淡道。
    世界法则约束芸芸众生,神之法则约束万千神明。主神实力自然强于众神,但想真正令所有神明臣服,还是要掌握法则之力。
    主神和神之法则力量相当,平起平坐,所以会签订契约互相制衡。神之法则认可晏昭为万神之主,将法则之力通过契约共享给他,同时晏昭受契约桎梏,也无法反抗法则。
    但现在多了两个例外——邪神祁夜和雪神戚白茶同为主神境,且没和神之法则结下契约,不受神之法则影响。这也是即便有他们两个代班,神之法则也只认晏昭为万神之主的原因。它只能牵制一个主神,多几个力不从心。法则即天道,天道定命运,不喜欢超出掌控的东西。
    祁夜和戚白茶是新晋主神,实力没有晏昭强,神之法则本不在意他们。然而晏昭在进入6666世界前,便料到自己干扰气运之子命运,会违背契约,惹来天罚。法则若要惩罚他,势必要压制他全部神力。他们本势均力敌,谁也压不过谁,有契约在,法则才可以完全压制他,但法则将全部心力放在他身上,本身也会陷入最易攻破的状态。
    于是,在神之法则动用全部力量困了晏昭九百七十二个沧海桑田时,邪神和雪神也拥有充足时间对神之法则展开攻击,将它击至虚弱状态。
    法则就算想及时停手也不能够了,违约惩罚自动生效,它也决定不了,撤离不开。只能一边用全部力量压制晏昭,一边被动挨打。
    晏昭受了九百七十二个沧海桑田的反噬之苦,天罚结束后,就是他反噬法则时。
    他算计好一切,唯独没算计到自己所受的惩罚竟会让容与跟着一并
    痛苦。
    这当真是他最后悔的一件事。
    “法则,现在不是你契约我,是我契约你。”
    “大千世界不可无法则,我不会抹杀你。”
    尽管那个天罚让他很想把法则碎尸万段,但万神之主不能这么做。
    晏昭忍了忍,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一言堂够久了,是该换换位置。”
    “法理不外乎人情,我会让你看到,被我真正掌管的大千世界会更好。”
    神之法则:“……”
    晏昭彻底掌控了法则之力,它无话可说。
    “说完了没?”另一道声音懒洋洋道。
    晏昭抬头:“谢了。”
    他顿了顿,难得有一丝真挚:“祁夜,我认你这个兄弟。”
    “不谢,既然是兄弟,轮班换成你我各十五天就行。”祁夜毫不犹豫地开始讨价还价,“茶茶为了帮你对付这法则都神力消耗过度了,我准备带他下界去玩玩儿,放松一下。你赶紧来接班。”
    晏昭:“……”他现在就想兄弟反目。
    _
    将神之法则变成打工小弟,送走祁夜和戚白茶后,晏昭深吸一口气,继续之前的举动。
    解封6666世界,收集容与气运。
    将天地间的气运全都吸收回魂灯中,晏昭也在6666世界里洒下一道本源之力。
    这道本源之力会以太阳东升西落的形式存在,代替容与,支撑起6666世界的气运。
    晏昭始终记得,容与曾满世界寻找太阳,在东海长久无望地等待。那是个没有太阳的世界。
    他将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带走了,就送他们一轮太阳。
    这当然是有代价的,他的实力会直接降到祁夜那地步。神之法则跃跃欲试地想要反抗,掌握了法则之力的晏昭当即书写一条法则:法则不可违背主神。
    神之法则:“……”用它自己的力量压制自己,好狠!
    它和晏昭结契时,写过主神不可违背法则的法则。那是建立在他们旗鼓相当的前提下。晏昭若强于它,则能反噬法则。
    可若是拿法则之力压制法则,那它永远不能强过自己,也永远无法反噬主人晏昭。
    就很气。
    晏昭不管它气不气,6666世界的气运已经收集完毕,他正屏息凝神,紧张又期待地望着眼前的魂灯。
    少顷,魂灯旁显出一名青年,红衣墨发,瑰姿艳逸,缓缓抬起眼眸。艳丽容色,如血泪痣,眉间绽开一朵尽态极妍的红莲。
    晏昭望着这张注视了九百七十二个沧海桑田的熟悉面容,有千言万语,一句未能出。
    他哑然半晌,将赤金化为一只血玉镯,忐忑递出:“小莲花,这是我的伴生神器,也是送你的定情信物。我想告诉你……”
    “我从未离开,我一直爱你。不求你原谅我,你想怎么罚我都……”
    容与伸出一只细白的手腕,下颔微扬,打断他的话。
    “给我戴上。”
    编号6666世界,气运之子容与,找到真爱,第六盏灯点亮。
    首-发:lamei4.com(ωo𝕆1⒏ ν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