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晕车

小说:欲海英伦 作者:看毛

    周家树关上自己的车门,用手向下抚了抚黑色六扣枪驳领的西装外套。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套装,里面配了一件深棕色的高领针织衫,四个可扣的扣子里松了左下方的一颗,脚下一双光可鉴人的黑皮鞋。身上没有一点花哨,因为他的身材高挑有型,配上剪裁合身的西服,全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一种贵公子的气息。只见他绕过车头,站到副驾驶门前,一只手架着车顶,越过车身露齿微笑的看着唐宸。
    唐宸的心跳又漏拍了,觉得周家树是卖车的男车模吗?该死的!怎么所有东西在他身边都看起来都这么高端大气上档(高、大、上)。暗暗庆幸今天自己有用心打扮。
    唐宸走近副驾驶位置时,周家树已经把车门打开了。车子内部以红黑配色,从门内侧到内部的座椅都是红色,银色和黑色勾勒着门上的功能部件。唐宸抬眼看了看周家树,心里暗道:“闷骚”。
    唐宸俯身入座时,周家树伸手帮唐宸遮了遮门框,似乎担心唐宸撞头。在周家树温柔有礼的帮唐宸关车门前,他低头在唐宸脸旁说了句:“你好美。”
    车子的底盘比唐宸想象中要低,感觉自己坐在车子里都看不到前面的路了,她不禁直了一下身子。车子内部弥漫着一股真皮座椅特有的味道,不刺鼻但是刚进车里能闻得到。车内没有任何多余的杂物,只有倒后镜下方挂着一瓶小小的汽车香水。唐宸绑好安全带,坐在座椅处的后背和屁股隐隐发烫,她很好奇是什么便拧着身子观察起身后的椅子起来。只见真皮座椅的椅背和座椅处有一排排的小孔,把手放在上面能隐隐的感觉到暖气从小孔里向外冒。唐宸见周家树准备开门上车,便立马一本正经的端坐了起来。
    周家树上车后没有急着开车,而是旋转着换档杆下方的一个圆形圆盘选择地址。地址选择好后屏幕里并没有如唐宸预期的显示着行车路线,而是切换成了时间和歌曲界面。唐宸正疑惑着这个车子的GPS导航在哪里,就忽然在周家树手握方向盘的前方挡风玻璃上看到了,唐宸隐隐的觉得这车子里的配置很高。
    汽车开动后,四周缓缓升起环绕立体声的音乐。唐宸本来以为在车外听到的轰隆引擎声会多少透进车里,没想到除了触感上能感受到引擎的震动,耳朵里什么引擎声都听不到。音乐里透出的是一副有力而特别的女声,配着轻快的乐点。听到第一句歌词,唐宸就知道乐曲的名字和歌手,那是一名唐宸非常非常喜欢的英国爵士乐女歌手。歌词里委婉动人的叙说着作曲人对前女友的思念。唐宸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家树,开口道:“Amy  Winehouse,  Valerie”。
    周家树没有看唐宸,注视着前方的路况:“嗯,你喜欢她?”
    周家树的皮肤黝黑,他的五官不算精致但是结合起来却很有男人味。周家树的肤色身材和五官互相搭配,身上散发着一种不羁的美感。唐宸对美的定义广泛,特别能欣赏各种类型的美男。唐宸的视线还停留在周家树性感的下颚线上,听到周家树的反问。唐宸收回视线闭着眼,专心听车里的环绕立体女声。
    唐宸:“嗯,很喜欢她。”  “来英国前她就去世了,没能在现场听她的歌。不过她去世前的几年,状态已经很差了。”“真的很可惜。”
    周家树没有接话,唐宸自顾自的惋惜起这位女歌手短暂的一生:“她真的好有才华。可能天才都有自毁倾向吧。”  唐宸有点自嘲的笑了一下:“我都活过了她的年纪。”
    周家树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宸,正过头看着车前方,语气轻松的问道:“那你肯定去Camden  Market  看过她的雕像,去过她家门前吗?看过她的记录片吗?”
    唐宸:“嗯,都去过了,只差没给她扫墓了。。。。。纪录片看的好难受。”
    周家树:“那你在她的纪录片里看到了什么?”
    唐宸沉默了很久:“我看到了一个缺爱的女孩,和她那些只爱钱的家人。”
    这次轮到周家树沉默了。两人沉默不语的在车里听着歌。
    周家树的车马力太大了,遇上伦敦市内的交通,来来回回的一停一动,摇的唐宸头晕。她抬手抓住了门框上的把手,尝试着把自己稳住。周家树看在眼里,轻声安慰道:“很快就到了,我开慢一点。下次我开我爸的车,坐着比较舒服。”
    周家树把车停在了一片住宅区的小道里,唐宸知道他们所处的位置非常市中心。不远处就是伦敦桥,唐宸抬头看了看车顶的天窗,想着说在这里不知道能看到多少烟花。便往椅子上后靠了一下,又往上提了提羽绒大衣的拉链。周家树见唐宸没有要起身下车的意思,以为她要他帮忙解安全带,便伸长上半身靠近唐宸的耳畔有意的压低声音说道:“这么想和我独处?”  ,转手按开了唐宸的安全带。
    唐宸耳根一热,安全带快速的从胸口划过,顺带着心跳也提速了。周家树利落的下了车,穿上了后座上的长外套。唐宸来回琢磨着刚才周家树的那句话,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下车。周家树打开了唐宸的车门,礼貌的伸出了手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唐宸顺着手上的劲,被周家树提了起来。这次周家树没有让唐宸抽手,而是握紧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周家树的手大而且厚实,手心温暖,感觉很有力量。他手上没有其他的动作就这么握着唐宸的小手,很自然的放进了自己大衣的口袋里。唐宸看着周家树的侧身,心里有点异样的情愫。
    周家树抬头开口道:“我们去那里看烟花。”  唐宸顺着周家树的目光,看见一栋如锥形的大厦高耸入云,大厦的外墙都是透明玻璃,没有关灯的楼层透出一格一格的黄白灯光,中间穿插着红色和蓝色的信号灯,大厦有很多切面,像是一片片玻璃片搭靠拼凑起来的尖堆,楼顶亮着白黄色的灯光。四周因该是有云,光照在云里像是棉花糖一样白棉棉的晕了一圈。正是伦敦地标之一,碎片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