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皇上请用

小说:汁水丰沛 (古言 1V1  H) 作者:小米米

    沉柔水跪在下头,抬头看了看这位新君。
    初次见他时,只觉得这位太子异常俊朗,病归病,但身子骨并不弱,隐隐还能瞧见你手臂上蓄势待发的肌肉。他的目光总是寒冷而锐利,像是能看透人心。
    不过自从给他喂过奶后,太子似乎对她少了许多防备,看她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还会叫她一声“柔儿”。
    “柔儿。”
    他又开了口,缓缓站起,走到了她面前,沉柔水只能看到面前一双金色绣着五爪金龙的靴子,还有他微微躬下身,摊开在自己面前的宽大手掌。
    他说:“起来吧,地上凉。”
    沉柔水咬住唇,忍住内心的气愤,沉声问道:“皇上,我父亲是否非死不可?”
    “也不尽然。”
    慕容煜微微勾唇,俯下身一把抱起了她直接去了内室。
    养心殿的内室自然是要比太子府更加富丽堂皇,床榻上铺着厚厚的锦被,她被轻轻放上去的时候,只觉得身下十分柔软。
    更柔软的,是太子的手指。
    微凉的指尖在她的侧脸上勾勒着轮廓,然后慢慢下滑,滑过纤长莹白的脖颈,直到最后被小衫的领口所阻挡。
    他轻笑了一声,一边慵懒地解开她小衫上的盘扣,一粒,又一粒,动作轻柔,声音蛊惑:“想要救你父亲并不难,端看沉姑娘如何表现了。”
    沉柔水的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的伸手按住了他的,脸上血色尽失:“皇上……要我如何?”
    “朕说了,朕口渴。”
    慕容煜轻轻挣开了她的手,继续慢吞吞地解那些繁复的盘扣,轻声道:“柔儿,你既然都想到了要柳翰那个大胖子,为何不想想朕呢?”
    沉柔水摇头:“民女不敢。”
    “为何不敢?”
    “皇上是天潢贵胄,民女只是一介浮萍,况且已经是不洁之身,民女不配。”
    慕容煜用手轻轻勾起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你没有不洁。”
    “民女……”
    “柔儿,朕问你,倘若朕帮你找到了那日在青檀寺与你有过鱼水之情的男子,你当如何?”
    沉柔水一想到那一夜,立刻浑身发起抖来,咬牙切齿道:“自然是杀了他!”
    “……然后呢?”
    “皇上能帮民女找到他吗?”
    “可以,还有你父亲,朕一样可以赦免,”慕容煜轻声道:“等找到了那人,朕就把她给你处置,好不好?”
    沉柔水深吸了一口气,面上出现坚毅的神色:“皇上这话可当真?”
    “君无戏言。”
    “好!”沉柔水道:“只要能救下爹爹,能把那无耻之徒千刀万剐,皇上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慕容煜看她小脸儿都皱了起来,伸手去抚平:“不要紧绷绷的,朕也不会要你如何。你之前想要对柳翰做什么,如今对朕做什么,如此便够了。”
    沉柔水脸色微微一红,有些担忧地看向外头:“可是……”
    “养心殿并没有伺候的下人,只有一个常公公,他是我父皇的心腹,如今是我的。你无需担忧,眼下他应当去办其他事了。”
    那就是说养心殿内并无其他人了。
    沉柔水怯生生地抬了抬眼,方才被他剥掉小衫的时候,羞的她根本不敢抬头,如今才敢近距离看他一眼,不过皇上的目光似乎有些烫,她只看了一眼就赶紧别开了脸去。
    沉沉吐出一口气后,自己伸手解开了最里面的亵衣,然后是肚兜,就如同从前在太子府一般。
    “皇、皇上……”
    他的声音慵懒而轻佻,像一只等待猎物自动走进嘴里的虎:“嗯?”
    “请、请皇上躺下。”
    “好。”
    慕容煜很配合的拖了靴子,在床榻上平躺了下来,半眯着眼睛看她。
    沉柔水已经把上身的衣服全都脱了个光,如玉般的身子虽然瘦,但胜在骨架纤小,并不会太过骨瘦嶙峋,反而隐隐还有些肉,尤其是胸前,那一对有些不合尺寸的乳儿沉甸甸地挂着。
    她似乎是正在涨奶,伸手去把床帏放下来的时候,动作很轻也很小心,生怕牵连带了胸前那一对白面包子似的软肉,偶尔不小心碰到一下,痛的她微微皱眉。
    沉柔水到底还是有些惶恐的,直到床帏放下来了才觉得好些。
    再回头时,发现慕容煜一直噙着笑在看她,她便更加羞恼了,原本就是跪在床上的,此时便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挪,“皇上……”
    “嗯。”
    “原先皇上病还没好,都是躺着的,所以民女不得不俯扒在皇上上头……民女知道,这是大不敬的,如今皇上已然好了许多,不知……”
    不知他想要什么姿势,想要她怎么喂。
    慕容煜的目光闪了闪,“柔儿,襦裙为何没褪?”
    “喂奶,不需褪襦裙的。”
    “柔儿,你去找那柳翰,也想只喂奶了事吗?”
    沉柔水知道他是故意揶揄自己,想要捉弄她看她局促的样子,不过人家到底是皇上,手里还握着父亲的命,她也不能怎么样。
    顿了顿后,还是轻手轻脚地把襦裙也退掉了。
    “还有亵裤。”躺着的人指挥道。
    她没办法,最后只有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局促地跪着。
    “现下……可以了吗?”
    “柔儿,”慕容煜终于动了,伸手握住她的,往自己的方向拉:“上来。”
    沉柔水吓坏了:“民女不敢!大楚律例第叁卷第五十七条,嫔妃侍寝时决不能……”
    “决不能什么?”
    “决不能……”她咬唇:“冒犯皇上天威。天在上,妃在下,此为伦纲,否则以大不敬论处。”
    慕容煜笑出了声:“你还真是你爹爹的好女儿,大楚律例背的滚瓜烂熟,朕也是从未想到,有一日与你在床榻上缠绵时,还给自己请了个女夫子。”
    沉柔水也有点不好意思,脸更红了:“要不……皇上坐起来吧?大楚律例里没说,嫔妃与皇上不能相对而坐。”
    慕容煜无奈的失笑摇头:“编写大楚律例的人,也总不能把男女床榻之间的姿势都规定一遍吧?那恐怕就是禁书了。”
    如此说着,他还是听话的坐了起来,催促道:“柔儿,快些。”
    沉柔水心一横,双腿分开跪在了他的腿两侧。
    原先躺着还不觉得,此时坐了起来,便更显得两人身量差异太大。
    同样都半身,她跪着慕容煜坐着,她的头顶才堪堪到他下巴。
    如此,她便只能一手托着一团洁白细腻的胸乳,一手轻轻勾在他的颈后,努力向上挺起,如墨般的黑发披散,像是在空中撒开了一面黑色的瀑布,丝丝缕缕的垂落在床榻上,随着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沉柔水闭上眼睛,颤声道:“皇上……请、请用奶水。”
    =============
    沉柔水:皇上,我父亲是否facebook(非死不可)?
    慕容煜:也不尽然,也可微信qq,实在不行微博抖音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