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变

小说:与花眠 作者:番茄炒蛋不加水

    皇帝病重。
    清河王和清河王世子连夜赶往宫内。
    绵绵也想跟去凑热闹,奈何她是个狐狸,皇宫内天明道人必然早布好了阵法,又被林飞煜劝住,只能呆在府内等他回来。
    绵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皇帝禁军与王府亲卫将皇宫围了好几层,第二日才依稀传来消息。
    皇帝驾崩了。
    太子殿下继承了皇位。
    只是太子尚且年幼,皇帝命清河王与天明道人及太子太傅叁人共同辅佐新皇。
    直到第二日傍晚,才看到桃哥哥回来。
    天明道人与清河王及裴大人还都被留在宫中商议国事。
    清河王亲卫还守在宫外,新皇允许清河王世子可先回府。
    绵绵不懂那些弯弯绕绕,只问桃哥哥那新皇帝是不是要杀桃哥哥的父亲?
    林飞煜沉思许久,见绵绵是真的在担忧,他摸了摸绵绵的头,对着她摇了摇头。
    “不必担心,万事有我。”
    夜晚,听闻天明道人与裴大人都出了宫,只是清河王却迟迟不见踪影。
    宫中传出信来,清河王议事时急症发作,宫中御医正在诊治。
    清河王向来身体硬朗,如何说病就病了?
    这消息不知真假,同在场的几人又立场不同。
    林飞煜眉头紧皱。
    绵绵却说道:“我替你去宫中探探。”
    被林飞煜一把拉住,“不许。”
    “那老道士都出来了,我没什么可怕的,若是你父亲真的病了,我还能救他。”
    绵绵拧身便化作一只小狐狸从他的钳制中挣脱开来。
    “桃哥哥的事也是我的事,你放心,你给我留了一截桃枝,我会先保全自己的。”
    她说着话便往前跑着,小狐狸灵活,不过一瞬便不见了踪影。
    林飞煜赶紧唤来下人,准备进宫面圣。
    有客卿正好赶往这里,听闻林飞煜的吩咐立即大呼:“世子不可!”
    “王府亲卫与世子在宫外,新皇有所忌惮不敢对王爷怎样,能放世子出宫已是不易,王爷千算万算都为保全世子,世子万万不可功亏一篑!”
    道理他如何不懂,只是那小狐狸却为他挺身走险,他如何能不管不顾。
    裴大人自小看管太子长大,裴如琪又是太子一党,自然立场不同,想来想去也只能从天明道人处探探虚实。
    “备马,去天明道馆。”
    绵绵与林飞煜没少交合,近日术法精进,一路赶去飞天遁地,凡人自然没人能见得到她的原型。
    她没怎么见过清河王,只是看过他不少春宫,进了宫就到处嗅来嗅去,也能依稀辨认出方位来。
    一路贴在地上闻过来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宫殿。
    此处人来人往,好多医官背着药箱进进出出的,绵绵躲在假山后悄悄看着,趁着人一个错眼就蹿了进去。
    外间是好多医官在讨论清河王的病情,里间却清净许多,床上只躺着一个人,她闻着味道从地上嗅到床上,确定了床上这个人的确是清河王了......
    小狐狸扒在床头歪着头看来看去,只见他脸色苍白,唇色乌黑,不知道他究竟得了什么病,“嘭”一下化成了人形,从脖子上掏出一截树枝状的碧玉,正是桃哥哥当初送她的那截本体。
    她从桌上倒了一杯水,用碧玉泡了泡,就喂给清河王喝下去。
    眼见他脸色红润了些,门外又响起脚步声。
    绵绵慌忙化作狐狸躲在了床下,缩着身子竖起耳朵警惕地看着外边。
    好像是个大夫,那大夫上前把了把脉,“咦?”了一声,又仔细把了把脉。
    他叫了外间的大夫门一起进来。
    “这毒竟然解了?”
    毒?
    小狐狸晃着耳朵,恨不得贴在床板上听。
    “快去禀报陛下!”  那些人出去了。
    绵绵也趁乱跑了出去。
    这下桃哥哥的父亲应该没事了。
    绵绵贴着墙根想出宫去,她尽量不适用妖法,用着原身就是怕触动宫内天明道人的阵法,可是在刚看到殿门时,绵绵就踩中了阵法,被悬空锁了起来。
    这阵法怎么这么霸道?
    绵绵想起她刚刚动用术法幻了人形,许是令这阵法察觉到了妖气......
    小狐狸蹬着四只腿都没法挣脱,那边却传来脚步声。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小狐狸垂着头默念着。
    却听到这人的脚步声停了。
    小狐狸悄咪咪抬头看了一眼。
    吓!
    竟然好死不死是那太子!
    林炆曦已经换上了龙袍,依旧是身形瘦削的少年,只是神色依旧冷冽,浑身似是缠着阴郁之气,比之前见他时多了些威严,他死死盯着面前的这只小狐狸。
    “妖?”
    小狐狸浑身一颤,咧开嘴似是露出一个讨好的笑,竟口吐人言:“我说我是人,你信吗?”
    说完,小狐狸念了一段咒语,用了个桃哥哥曾教她的傀儡术将她换到了不远处的树梢上。
    这术法必然是用身上什么东西化成了她......
    阵法里有什么东西跌落在地。
    绵绵顾不上管,只趁着机会赶紧逃命。
    林炆曦弯下腰,拾起了地上那截碧色玉枝......
    ……………………
    我说我一直登不上来,你们信吗?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