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节

小说: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作者:小胖柑

    “嚯,这么小就决定方向了啊?”
    苏翎给郑茜投了五百万,她的营销深得纪冠宇的的精髓,纪冠宇那个是切中男人的隐晦心里,她这个则是切入女人的痛点。男人要肾好,女人要肝好。
    在江城的街道上苏翎看到了纪弘伟,他开着一辆小卡车给边上的日夜商店送货,这个年代司机倒是一个比较吃香的职业,大约也是纪冠宇留给他的唯一好处了。看见苏翎站在那里,纪弘伟匆匆上了车子,立刻开走。是生怕债主找上门吗?郑茜早就承担了债务,没有人会去找他了!
    盘桓了两三年之后,受到重创的全球股市终于复苏了,开启了新的一轮波澜壮阔的上涨,而国内股市虽然刚刚才建立,但是它一夜造富也让人疯狂。
    李致远的证券投资课在经济学院太热,还有很多社会人士过来蹭课,指望投资大牛能推荐一两个股票。
    可他讲课就是讲课,只讲案例不讲具体股
    票,不过毕业出去的学生,倒是在资本市场上颇有些心得,各家证券公司都喜欢招f大的学生,f大在投资界有了很大的名气,原因是他们的物理教授在讲投资课。
    都说股民是金鱼的记忆,血流成河犹在昨日,十年之后又是新的疯狂,东南亚的新兴国家流入了大量的热钱,包括李致远和micheal一起基金,国际资金超过了10%,国际游资的进入亚洲开放的资本市场,实体经济并未收益,只是推高了资产价格。房价和股价节节攀升,又到了那个可以戳破气球的临界点了。
    如八七年一样,市场一片乐观。逐利是资本的本性,“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正是此刻的写照。
    九七年寒假,在京城待了十来天,跟大领导沟通了未来资本市场的趋势,表达了对港城资本市场的担忧之后,李致远带着一家子去了曼城和tim他们汇合。
    十四岁的暖暖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没有人知道,她的账户资金已经从最开始的十万,变成了五千万,暖暖对金钱没有患得患失的心疼,以至于她在操作上,比爸爸更加凌厉。
    “今天,我们的社会当中有一种主流观念……”暖暖念出资本大鳄的发表的文章。
    这是具有哲学意义的一段话,“放任自由主义”让资本市场变得不稳定,而港城的资本市场基本上就是如此。
    各种利益纠结错综复杂,一如十年前,李致远再吼,除了增加恐慌于事无补,只能做好准备。
    晓晓显然对这个没什么兴趣,有这个空,她还不如跟着妈妈在厨房一起做些甜品。
    暖暖接过妈妈做的奶茶,一口一口喝着,坐在会议室里,听着tim和micheal,和爸爸在一起说如何狙击这个国家的货币,这将是多米诺骨牌效应。
    夫妻俩带孩子一起回到港城,带着孩子们一起拜访老朋友,跟老苏一起过年,这些年经济发展飞速,老苏从一开始的电器,现在进入新材料领域,他是个特别犟的人。有时候不能说他是一个商人,而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条道儿走到黑的那种,他已经研发出了与国际市场等效的新材。他屁颠屁颠地开始生产防护用品。
    老苏带着一家子去到当年的边境,七九年的两月份,他从这里
    越过国境线进入战场,在这个战场上倒下了他的战友。
    在他战友的墓碑前,他摆上了自己工厂生产的防弹衣,当年他明明手里有,战友没有,所以他没用,现在每个人都能有了。
    看着孙儿孙女们给烈士献上了鲜花,老苏跟孩子们讲起了那战火纷飞的日子,即便是老苏讲过无数遍,孩子们依然听得揪起了心。
    回家的路上,暖暖沉默着,仰头看李致远:“爸爸!”
    “我们一直说资本无国界,但是我们是有国界的对吗?”
    李致远笑着说:“是!所以,我的小战士,你准备好了吗?”
    暖暖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