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节

小说:黑化反派心尖宠[修仙] 作者:奥利奥冰冰乐

    可能仅仅一个在山门外洒扫的灰衣小弟子,也有可能便是一名金丹大能。
    真没有人可以想到,修心宗居然可以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而随着修心宗越来越壮大,若叶大陆也在其的维持之下,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世上也再无妖魔横行。
    几十年前的那些恐怖景象,早已似一场噩梦一般烟消云散。
    “是、是寂沉仙尊诶!”
    为表诚心与重视,闽二当家请来了辈分极高的仙门宗主为主婚人,还有一起同伴他来迎亲的,也都是修为大能,他们在山门站定,便要让弟子通传。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便倏然出现在了山门之内。
    “是寂沉仙尊!”
    “见过寂沉仙尊!”
    众人齐声高呼。
    寂沉仙尊,墨发披肩,只用一根木簪别住。
    一身月白衣衫,被夜风吹鼓,好似随时会乘风归去一般。
    和光同尘,清隽俊秀,温润如玉、宛若谪仙。
    “没想到居然是寂沉仙尊来迎接,我闽二真是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啊!”
    闽二当家一骨碌的就从高头大马上滚落了下来。
    在其身后的其他人也是受宠若惊,与有荣焉。
    当年,修心宗的小师弟失去了踪影,大师兄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他一边不断增加自身修为,成为了当世修为最为高强的寂沉仙尊——无人知其修为境界到底已经到了何种地步,一边走遍了若叶大陆的角角落落。
    日月星辰,东升西落。山川江河,奔流不息。
    他循着当年她的足迹,看着她当年看过的风景,也体会着那一份寂寞。
    若是神明,是否就应该是无悲无喜、无欲无求,高高在上、睥睨众生。
    大师兄昂起头,看着漆黑之中闪烁的星辰,他收集这她的点点滴滴,她是否知晓?
    他即使已经完全觉醒了黑龙血脉,足以破碎虚空,翱翔九霄。
    但是,他还是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他总觉得她从未曾离去。
    有时,他会觉得她就在他的身边,偷偷摸摸的观察着他,带着一点好奇。
    有时,他又会觉得她离他那么那么的远,简直遥不可及。
    但是,他又预感,她一定会回来的。
    毕竟这里有她爱的一切。
    寂沉仙尊季星泽抬手向众人致意,随即,便广袖一挥,众人便立时来到了修心宗掌门大殿之中。
    朝晖峰峰主秦宓真出嫁,其又是东海青璃宫之独女,身份高贵,自然非比寻常。连掌门辛天隐都出来主持。
    其实,闽瑞瑞有些想不明白,一般修士结为道侣,都是举行道侣大典。鲜少有修士会选择如何凡人一般的八抬大轿、十里红妆。
    她总觉得二叔如此行事,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是那秦宓真作死做活、古里古怪。
    可随即,她却又听见寂沉仙尊悄悄的谢过了二叔,愿意举行如此的婚礼,似乎是为了引出什么人来。
    到底是什么人呢?!
    正在闽瑞瑞苦思冥想之际,只听得一阵环佩叮当,是新娘子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这凡人新娘的新娘服可真是好看。
    闽瑞瑞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新娘子看,忽而视线一转,在新娘子之后,她似乎见到了一道窈窕又熟悉的人影。
    那人影娇小漂亮,惊鸿一瞥之下,还能见到其眉心处一朵微微绽放的芙蕖。
    她、她是谁?!
    “咣当——”
    闽瑞瑞手中的茶盏落地,再急急看去,那人影却早已失去了踪迹。
    难道是她眼花了?!
    可是,她、她、她明明见到了那个人!
    闽瑞瑞魂不守舍,她不停向四处张望,这时,她也奇怪的发现,那寂沉仙尊也突然不见了踪影。
    她、她、她不会就是……?!
    ***
    “悦儿,新娘子好看吗?”
    修心宗的星辰阁中,一名掌心大的小孩儿,闪动着透明的翅膀,喋喋不休的跟在一名绝色少女的身边。
    少女面容精致无匹,犹如冰雪一般白皙,又长着如同林间小鹿一般水润漆黑的大眼睛。
    她是那般美好、纤细,只怕人说话声稍大一些,她就会似雪花一般,被热气吹得融化了。
    此时,少女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用一支黑漆漆的笔,在上面勾勾画画:
    “原来结婚应该是这样子的啊。看一次修士成亲,get!”
    黑笔在画册上打上了一个勾勾。
    “接下来该去干什么呢?”
    少女无聊的把画册跟笔都藏进了自己的空间里,随手又拿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把玩了起来。
    小孩儿一看到那个珠子,就忍不住悄咪咪的离它远了一点。
    “悦儿,你好变态啊。你知道你在玩的是什么?”
    悦儿跟他扮了个鬼脸:“我怎么知道,你又不肯告诉我。”
    每次都这样,每次说她变态,让她不要玩那颗黑珠子,可每次问他为什么,他又不说。
    不止是这株玉红草玉琅,那黑漆漆的黑龙骨也是,一看她把玩这个,就恨不得用四个翅膀,把自己的小脑袋给包裹起来。
    悦儿却很是喜欢这颗黑珠子,她抱着他,总会看到一些很是奇特的画面。让她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而这颗黑珠子也有神奇的作用,能让她破碎的魂魄逐渐变得完整起来。
    “既然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那我们就走吧。”
    悦儿看了那星辰阁半晌,收起了黑珠子,便要离开。
    这时,那已经藏进了她兜兜里的黑珠子,突然就凌空飞了起来。
    “诶!?”
    悦儿心急,转头就去抢。
    而后,微风骤然吹起,有大片大片的花瓣落下。光影迷离,氤氲成一滩一滩绚烂的光芒。而在那片光芒之中,有一人悄悄行来。
    他皮肤苍白如雪,眼眉却是漆黑如墨,单薄猩红的唇紧抿着,似乎一开口就会泄露出他激动的情绪。
    所以,此时他只能抿紧了唇,而那黑珠子更是被他紧紧攥在了手中。
    林悦一见他,心里忍不住就咯噔了一下。
    这犹如深藏在古墓之中的艳鬼……
    但是,她好喜欢他的长相啊,哪哪哪都是按照她的喜好长的,完全就是她的菜!
    嘿嘿!
    林悦坏笑着,突然对玉琅道:“我决定不走了,我要留这里了。”
    玉琅:“……”
    随即,他就见到他的小主人悦儿,忽而原地就显出了身形,并且,朝着向他们走过来的男人伸出了手去:
    “喂,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