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节

小说:小矛盾 作者:焦石头

    “之前还觉得不好意思,现在简直就是放着我来吃!”姜婉柔笑的开心,咬着猪蹄也特别香,“你预产期什么时间啊?”
    “大概就是这几天吧?”白露出声说道:“至少,我肯定不会和你一样笑到羊水破了。”
    “喂!这也不是什么不好见人的事儿吧?”
    “就是想想还挺搞笑的。”白露咬着苹果轻笑。
    姜婉柔看着白露的样子,仔细的观察了她一下,确定对方没什么问题之后,又悻悻的啃着猪蹄。
    “看我也不会和你一样的!”
    “过分过分!”
    白露现在还是哺乳期,小孩子也不大。在外面等时间长了,还是会哭闹找妈妈。
    钟亦洛虽然说是专程回来带孩子,但是还是有些头疼,之前就是被姜婉柔指派过,现在也还是手足无措。
    姜婉柔倒是不觉得怎么样,笑着出声说道:“之前我觉得我老公什么都可以,什么都行。结果发现,他也不是什么都会。”
    “都要学的吗?”
    白露又想起来江行止第一次看到江慎独的样子。
    也是手足无措,看着软趴趴的孩子,不知道该扶着哪里,还是江妈妈给了他两巴掌,再指导一下,对方才小心翼翼的上手。
    预产期来的不算是突然,因为江行止准备了很多。
    和之前一次,他基本上都在外面工作不一样。这次的江行止甚至到处报班,希望能学习一点关于孕妇生产的知识,至少能在白露生的时候帮助到她。
    所以,晚上白露开口说自己开始阵痛的时候,江行止简直是一翻身就坐起来。
    之前准备好的背包抓起来之后,就想要走。
    但是白露坐在床边上笑的开心,拽住江行止让他去洗个脸清醒一下。
    “别到时候你不清醒的开车,那不是更可怕。”
    “好好好。”江行止现在没什么主心骨,只是听着白露的话,洗了脸之后才清醒过来,站在卫生间里面看着自己半晌才露出笑容,拿着包抓着白露的胳膊,两个人一起下的楼。
    相对有些慌乱的江行止,白露就显得太淡定。
    扶着江行止的胳膊,真的像是老佛爷出宫一样,慢条斯理,一点也不着急。
    现在对于她来说,阵痛疼,但是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类。除去脸色看起来不算是很好看之外,其他的倒也还好。
    倒是江行止,脸色苍白,开车的时候还要分心看一眼白露,时不时的询问她怎么样。
    “没事。”白露靠着车窗,出声说道:“你专心开车就好。”
    “我和你说说话,会不会给你分心,至少你不会想着肚子的事儿。”
    “你说吧。”白露咬着牙,皱着眉头,看起来不算是太好。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我觉得叫怡人其实挺好听。”江行止又想了起来出声说道:“男生的话,就干脆叫君子怎么样?”
    “男孩子也太不走心了。”
    “君子慎独,这不是正好和哥哥传上了?”
    “说起来,崽崽是不是还在家里面睡觉呢?”
    “……好像是。”江行止回过神来,正好一边的手机响起来。
    白露伸手拿起来,就是江慎独的来电显示。
    强忍着肚子疼,但是现在却又忍不住笑出声,扶着自己的肚子,实在是不太舒服。
    “妈!你去哪儿了!你是不是去偷偷生孩子了!?”
    开了免提,江行止听了特别不开心,“什么叫偷偷啊,我们俩正大光明从正门走的,你睡得和死猪一样,没听到正常。”
    对面的江慎独却不高兴,哼哼唧唧撒娇,语气里面都是埋怨。
    “有时间你就骑个自行车过来,我告诉你那个医院。”
    “我就不能打车吗?”
    “随便你。”
    “果然是有了女儿就忘了儿子!你太过分了!”
    江行止还是一脸假严肃,白露在旁边笑的眼泪直流。
    他们到医院没多长时间,江慎独也跟着过来。
    对方身上就穿着睡衣,外面就罩了个棒球服出来了,头发睡得乱糟糟,但是一点都藏不住的双眼里都是光亮。
    “要生了吗要生了吗?是不是快了?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呀?”
    “现在还早呢。”白露拿着手机,时不时的皱起眉头,阵痛让她根本没办法好好躺着,“给你干妈发消息,说我已经到医院了。”
    “哦。”江慎独伸手接过白露的手机,找出姜婉柔的账号给对方发过去消息。
    现在是凌晨,对方不回复也正常。但是姜婉柔之前是唠叨过无数次,所以还是要说。
    只是没想到姜婉柔回复的超级快,说自己马上就过来,丢下钟亦洛,自己一个人就跑到了医院。
    只是到医院的时候,白露已经被推倒手术室。
    白露这边比姜婉柔倒是好不少,被推进手术室,倒是没多长时间就出来了。
    本来准备的剖腹产,结果进了手术室孩子的头就出来了,没用上。
    而一直跟着进去的江行止,手都要被掐出血。
    孩子哭出声,白露才放松下来,嘴角带着微笑,侧头看着江行止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心里面却是暖暖的。
    白露整个人像是从水里面被捞出来一样,江行止伸手帮她擦了擦汗,一时间也有些失语,鼻尖竟然有些泛酸。
    上次没有跟着白露一起进来,这次一起之后,他倒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真的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
    白露或许不想复婚也是正常,自己有的是时间,余生他都愿意配着她。
    侧头看向白露的时候,豆大的眼泪啪嗒的掉到白露的脸颊上,他低头亲了她一下,出声说道:“我爱你。”
    旁边的医生护士,谁没看过江行止的电影电视剧,都忍不住出声调侃,笑话他老婆生孩子还哭出声。
    江行止倒是不在意,笑呵呵的朝着医生说着感谢的话,都顾不得擦眼泪。
    推着人和孩子出门之后,江慎独兴奋的跑过来询问。
    “是男生还是女生。”
    白露恢复了一点点力气,和姜婉柔对视一眼,带起不怀好意的笑容,出声说道:“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