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燃烧的夜(ωoо1⒏ υip)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萤几的脚依旧不太能方便运动,但由于有了掌仙术的治疗,恢复的很快。回程的路上她被小松和卡卡西来回背,顺便帮她回复在做爱中花掉的体力。
    现在的飞池萤几,身上存在着风信子花与青草两种味道。
    当天晚上,他们就回到了木叶。
    这次的任务他们去得快回得也快,在提交完任务拿了报酬之后也不过才八点多钟而已。叁人虽然精力都还旺盛着,但也耐不住八点钟了还没吃晚饭,便在路上准备分道扬镳。松野小松搀扶着萤几走在回他们家的路上,萤几却回过头,把还没走远的卡卡西给叫住了。
    “卡卡西,要不要来我们家喝一杯?”
    松野小松与飞池萤几的冰箱里永远不缺酒。
    小松其实不算能喝,只是习惯性的会在无聊时来一杯啤酒,很少会把自己灌到断片。萤几则是完全不能喝酒的类型,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喝上几口度数不高的果酒。要问为什么冰箱里放的全是酒的话,那大概是因为有钱乱花了。
    小松一有钱就会拿去赌博,而萤几可不一样,她从小到大都攒着钱,一根苦无都要反反复复用上好几次,攒到二十多岁这个程度了,就几乎是可以不用有后顾之忧的乱花了,毕竟忍者的薪酬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小松刚踏进屋内,便打开冰箱取出了几瓶不知何时买的罐装啤酒。卡卡西也没客气,他将刚刚叁人在路边买的烤串放在桌上,随手接过了小松递来的啤酒。萤几则是坐在桌边,一边拆着烤串包装袋一边接过小松递来的罐装饮品,她定睛一看,居然是罐装的橙汁而已。
    她挑了挑眉。“小松哥哥,我的酒呢?”
    “哈?你一个小孩子喝什么酒啊?”小松对此嗤之以鼻。
    “我已经成年六年了。”萤几据理力争。
    “萤几,你脚踝还没痊愈,最好不要喝酒。”在这方面,卡卡西倒是与小松意见一致。
    “啧。”萤几咂了咂舌,懒得听这两个人说教,干脆打开了眼前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灌了起来。
    墙上的指针指向晚上八点半,对于这叁人的夜晚,却才刚刚开始。
    当萤几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侧躺在客厅柔软的地毯上,天花板上老旧的灯不知何时已经因为钨丝坏掉而熄灭,仅有月光透过窗户洒进了屋内,照亮了客厅。
    在这平静的表面下,一个人正在她背后将手指插入了她的体内,胡乱搅动着。
    那个人一下子就插入了两根手指,指腹一下又一下地顶着她的敏感点,惹得她下身泥泞一片。
    “唔…”萤几刚想叫出声,她抬起头忽地看见了远处同样因醉酒而躺在地上的卡卡西,又将声音咽了回去。
    躺在那的是卡卡西,那在她背后的是……
    她捂着嘴,用尽全力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偏偏松野小松的手指进攻的又异常激烈,在摸清了她敏感点在哪后,奋力地顶着那一点。甚至将另一只手伸向萤几的嘴内,模仿着在体内抽插的动作在她湿滑的嘴内抽插着。
    “唔…嗯…”
    萤几被折磨地全身发颤,只能蜷缩着身子,紧紧抓着地毯上柔软的兔毛。在小松加速的抽插中,她终于泄了身。而不远处的卡卡西也在此刻翻了个身,背对着萤几与小松。
    看见卡卡西背过身去,萤几勉强撑起了身子,回头看向松野小松,压低声音对他怒吼:
    “差劲,人渣,去死!”
    “嘘…小点声啦!”小松连忙让她噤声。
    “你都对你的妹妹做了这种事情了?还怕别人发现?”萤几咬着嘴唇,眼角含泪。
    松野小松果然是松野小松,到了哪个世界都一样的好色。
    ——即使是对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也一样。
    松野小松垂下眼帘,双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他懒得再和萤几多费口舌,直接拽过她的身体用嘴堵住了她的声音,带着酒精味的舌互相舔舐,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室内显得格外响亮。
    萤几很想抵抗,却被小松紧紧按住双手。一想到卡卡西很有可能转过身来看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紧张与恐惧不自觉地涌上心头。
    然而,她所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他们接完吻分开的那一刻,卡卡西爬起身的声音传入了他们耳中。萤几一惊,回头看见卡卡西已经看了过来,连忙就想脱出松野小松的怀抱,没想到小松没有松开她的手,甚至一使力道,将萤几摔入了他的怀中。
    她看见卡卡西蹙着眉头,犹豫许久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卡卡西,你喜欢她,”松野小松拉过萤几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一吻,“我也一样。”
    萤几的嘴被松野小松捂住,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她从没想过,在战场上都没惧怕过敌人的她,会在此刻惧怕她多年的好友们。
    松野小松钳制着她的双手,整个人都发出危险的气息,烟味的信息素呛得吓人。旗木卡卡西同样也一样,月光下他的双眼如同即将捕猎的狼,在经过标记之后,他身上的信息素只要稍微释放一点,就能让被标记过的萤几强制发情。
    似乎在知道她是omega之后,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而在这样的恐惧之下,萤几同样无法原谅她下流淫荡的身体,明明身处这样的境地,却像是期待着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一样,不停地留着淫水。
    下一刻,松野小松的性器直接从她的背后进入了她的体内。
    萤几一怔,双腿瞬间变得无力,她没想到松野小松居然就这样在卡卡西的眼前与她交合。
    “啊…卡卡西、救我…”这是她最后的坚持了,“不对…别看这里…!”
    她无法想象卡卡西会露出什么表情。
    那一定是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吧。
    这个时候,她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内。
    卡卡西坐在了她的面前。他没有逃跑、也没有将萤几从小松那里拽出,而是抱住她亲吻,带有色情意味的一只手从她衣内钻入,大力地揉捏着丰满的乳房。
    与此同时,小松开始了他的抽插,他抓着萤几的腰部,不留余力地直捣她的深处,萤几的穴内经过一次高潮后变得湿的惊人,内穴却紧紧咬着他高昂的性器,仿佛在欢迎他的到来。
    “唔啊…你、你们…”
    萤几根本无法理解这两个人在想什么。
    他们喝酒喝傻了吗。
    她的身后被小松一次次的顶撞,由于是后入,而且穴内无比湿润的关系,他进入的又深又顺畅。即便是在卡卡西的眼前,他也没有保留一丝力气,撞得萤几全身直晃。
    而她被小松冲撞所造成的喘息,又一个不剩的被卡卡西全部吞去。不同于松野小松的粗暴,卡卡西缓慢轻柔地吸吮着萤几的舌尖,一次又一次的将她无法吞噬的津液舔舐吞下,双手的动作却暴露了他的欲望。萤几的t恤直接被撩起,搭在了高昂起的胸部上显得无比色情。卡卡西一边亲吻着萤几,一边揉捏着她的乳尖,随后他的舌尖一路下移,转而变成舔舐起她早已硬起的乳尖。
    “等等…你们…嗯啊…”一前一后的快感袭来,对萤几来说无比刺激。要不是松野小松扶着她的腰,她早就体力不支趴在地上了,但这也并不能证明松野小松是个体贴人的家伙,他此刻扶着萤几的腰,多半是因为方便他能更快速度的前后抽插。
    “哈啊…小松…慢、慢点……”萤几的脑袋伏在卡卡西肩上,嘴里却呼喊着小松的名字。这有些奇怪,但此刻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忽然,她看见她眼前的卡卡西脱下了裤子,高昂的性器瞬间弹在了她的脸上,叫嚣着他的欲望。
    萤几咽了咽口水,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果不其然在下一刻,卡卡西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被迫让她含住了那根性器。
    如果说做爱像在水中游泳的话,口交就像溺水。
    萤几草草舔舐过卡卡西的前端,却不断被卡卡西按着后脑勺让她更加深入的含住。然而萤几身后被小松不断顶撞,让她连呼吸的余地都没有,更别说能安稳的含住性器。
    见此情况,卡卡西干脆一直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紧紧是张着嘴含住,而自己前后动着腰,在她嘴里抽插着。
    卡卡西的性器太过巨大,而萤几的口中又太浅,即使是含到底,她连卡卡西叁分之一的长度都含不住。但卡卡西也并没有要求她深喉,仅仅用这叁分之一的湿润抚慰着自己的欲望。
    “唔嗯…嗯…”萤几的感受却并不好。她的鼻尖盈满了卡卡西男性的味道与信息素的味道,由于她被卡卡西标记过,卡卡西信息素的味道多少都会让她有些发情,让她的后穴不自觉地收缩,松野小松注意到了这一点,反而故意加重了抽插的力度,每一次都退到穴口再狠狠顶到底。
    萤几根本受不了小松这般折磨,在小松重复了几次这样的步骤,她突然一个颤抖泄了身子,与此同时,松野小松也在她的体内释放了自己,滚烫的精液将她灌得满满的,当他抽出来的时候,他性器上沾着的一些精液还将她的臀部弄脏,同时她花穴中本被小松性器阻挡住的花液与精液顿时混合着流出,弄脏了他们身下的地毯。
    注意到松野小松那边已经结束了,卡卡西松开了按着萤几后脑勺的手,将她拽入了怀中。
    “哈啊…哈啊…”萤几几乎要失去意识,只知道她再一次被人进入了身体,而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人紧紧抱着她。
    在卡卡西的性器进入萤几体内的时候,从萤几花穴中属于松野小松的精液甚至还在往外流淌着,泛着阵阵腥味。然而在这腥味之外,是青草、风信子、与香烟的味道。
    萤几一向不喜欢小松信息素的味道。香烟味又浓烈又呛人,总让萤几产生她抽二手烟的错觉。但在这一刻,她被小松从背后紧紧抱着,他的香烟味竟让她觉得充满了色情。
    “啊…嗯啊…啊…”卡卡西不停地在她体内抽插着,萤几想要放声尖叫,却被松野小松硬是掰过了脑袋,吻住了她的唇。这个下流的人渣似乎怎么也要不够的样子,刚刚射完精的性器居然又一次硬起,顶在萤几的背部。由于萤几背后并没有能让他抚慰的部位,他干脆一只手揉着她的酥胸,一只手撸动着性器。
    一帮混蛋。
    萤几在心里骂道,最终在又一次高潮之中失去了意识。
    追-更:yuwangshe.in(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