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出于欲望(h)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他们将这几名叛忍的尸体销毁,不留一丝痕迹。只有房间里的血迹能证明他们在此屠杀过。
    萤几从松野小松那取回了自己的行囊,她从行囊中拿出自己之前换下的紧身衣与白色背带衣,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准备换回这方便行动的衣装。
    忽然,淡淡的青草味在她的鼻尖环绕。
    萤几疑惑地看了她的衣物一眼。青草味是她信息素的味道,即使再怎么浓烈,应该也不会在衣服上留下太多才对。
    紧接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在四周发散,本身还环绕着血腥味的房间瞬间被青草味所覆盖,与满是血迹的景象成为鲜明对比。
    不…等等,为什么是在这里…
    萤几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双腿发软到直接跪到在了床边。她的下身又热又痒,在欲望的驱使下不停的紧缩着。即使不去碰,萤几也知道那里湿的不行。
    “萤几,你没事吧?”门外的松野小松敲了敲门,但并没有进来,“你的信息素好像很不对劲的样子。”
    是很不对劲。萤几咬着牙暗暗想道。再这么发散下去,周围的村民怕是都要被这信息素给吸引过来。
    无奈之下,她起身开了门。
    门外的卡卡西与松野小松同时向她看了过去,带着疑惑的眼神。
    “我得告诉你们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萤几心虚地移开了视线,“……我发情期来了。”
    她讨厌这个毫无预兆又足以扰乱她一切计划的东西,比经期还要讨厌。
    “……发情期……?”松野小松愣了愣,这个词似乎足以让他消化很久。
    “……萤几,你是omega?”卡卡西问道。
    “啊,嗯。”萤几支支吾吾地答道。作为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好友,她对他们隐瞒了这个事实。
    omega是不能成为忍者的。
    这个群体的不定性因素太多,比如在战场上就可能毫无征兆的发情,甚至被某个alpha无意之间散发的过于强烈的信息素强制性的弄到发情。并且大多数omega身材纤细、力气弱小,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不适合成为忍者的群体。但他们有着同样“神圣”的使命,那就是生育。
    在这个世界,本身就稀少的omega被迫成为了蜂后一样的存在,明明掌握着大量的政府补贴,却几乎只能一辈子待在家里,一半时间在生育,另一半时间则是恢复被生育所伤害的身体。
    作为omega的萤几从小开始就无法接受这样的命运,总之,她做了各种各样的手脚,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beta,最终得以成为忍者。在她的忍者生涯中,生理问题也是必须要征服的一大问题之一。
    “抑制剂呢?”关键时刻,还是卡卡西比较冷静。
    毕竟这个时候纠结她为何要隐瞒自己是omega的事情也没用,解决当下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我对抑制剂有抗性…”萤几说道,“虽然有用,但是会让我发烧一个星期。”
    她的视线在眼前的两人扫视,他们都是alpha,不管哪个也好,都能帮她解决一下眼下的问题。
    “卡卡西,你去帮她解决一下。”
    最终是松野小松率先提出了解决方案。
    他比萤几和卡卡西都大两岁,虽然在任务中向来是卡卡西作为队长领导,但叁人在私下里,他一向是掌握了主导权的那一个。
    卡卡西意外地看向小松。“小松?”
    小松却将他推进了屋内。“快去吧,”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叹了一口气,“尽量快一点。”
    他紧紧关上了门。
    萤几抿了抿嘴。虽然她与松野小松的关系停留在了上一个世界,但能被松野小松拱手让给别人,还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么,该解决一下眼下的问题了。
    飞池萤几看向卡卡西,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卡卡西却像是触了电一样,立刻转移了。
    “卡卡西,”萤几感觉自己说句话都带着磅礴热气,“你知道怎么临时性标记吗?”
    “…我不知道。”他说。但他应该会通过本能来完成。
    萤几没有说话,而是在卡卡西惊讶的眼神中将他推到了床上。她身上穿的还是卡卡西的披风,被风一吹就能看到里面白嫩的大腿与黑色蕾丝内裤。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跨坐在了卡卡西的身上,用不着衣物的双腿紧紧禁锢住他的腰间,用柔软湿热的下身隔着内裤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性器。
    “让我来教你。”
    话音刚落,她俯下身摘下了卡卡西的面罩,吻上了卡卡西的唇。
    卡卡西的唇瓣冰冷又干燥,而在萤几的亲吻舔舐中,他变得与萤几一样滚烫。不知何时,他被萤几用舌撬开了双唇,被她迫切索取着。风信子味的信息素很快也散发出来,与这浓烈的青草味开始融合。
    良久,他才被萤几放开。他从亲吻中回过神来。“萤几,你…”
    “你是喜欢我的吧?卡卡西。”萤几舔着嘴角的津液,直接问道。
    卡卡西一愣,既然被说中了心思,他也没打算反驳。“嗯,”他答道,“喜欢。”
    他看向飞池萤几。后者银白色的眼中满是欲望与捕食的冲动,不知何时她身上的披风已经脱下扔到了一旁,直接在昏黄的灯光下露出了性感的肉体与黑色的内衣内裤,她雪白的皮肤透着粉嫩,全身都写满了性欲。
    “那就让我尽兴一点。”
    这一句话就像危险的毒药,让卡卡西听得兴奋到咽了口水。
    萤几迫不及待地脱下了她的内裤,紧接着就扒下了卡卡西的裤子。卡卡西早就已经硬了,内裤一脱,紧实硕大的性器立即就弹了出来,立在了空中。萤几舔了舔唇,干脆坐了上去,却没有插入,而是坐在了性器的外壁,用阴蒂与潮湿的穴口磨蹭着那里。
    卡卡西从没有想过,同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同时也是他暗恋许久的人,如今在他身上性感的扭动着腰。她粘腻的淫液将卡卡西的性器全部沾湿,然而由于这堪比润滑剂的淫液的存在,她能更用更快的速度蹭着她的阴蒂,犹如在使用一根自慰棒。
    “哈啊…卡卡西…”萤几几乎没了力气,她上半身伏在卡卡西怀中,腰却仍在扭动个不停,“嗯…我要到了……啊!”
    卡卡西终究是也没忍耐住自己的欲望。
    他可不甘于让萤几就这么靠着揉蹭阴蒂到了高潮,他的性器从始至终都硬着,在萤几脱了衣服的那一刹那就想深深插入她的体内。
    现在,他终于这么做了。
    在萤几差点登上顶峰的时候,他将自己的性器对准了她的穴,再扶着她的腰按了下去。萤几湿润的穴几乎没有任何阻碍,让他狠狠插入到了她的最深处。
    “呀啊…!别…嗯啊…!”萤几没想到卡卡西会突然进入,那突然直抵深处的感觉让她全身一颤。卡卡西还没抽插,她居然就已经一咬牙,迎来了高潮。
    感受到萤几的花穴骤然紧缩,卡卡西往他们的交合处瞥了一眼,大量的花液从她的花穴流淌而出,将床单染湿。而造成一切的始作俑者本人如同一滩水一样趴在他身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卡卡西一个起身,将他身上无力的女人拥在了怀中。然而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能令他的性器在她穴内搅动了一下,让他怀中还在高潮余韵的女人咬着唇呜咽。
    “这就结束了?”卡卡西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舔舐她嘴角没有来得及吞下的津液,“不是要尽兴一些吗?”
    “呜…我…”萤几几乎没了力气,意识倒是清醒的很,“我还要…再给我多一点,卡卡西…”
    卡卡西眉头一皱,挺身顶向她的深处。
    “好。”
    他喜欢飞池萤几。
    好喜欢好喜欢。
    他喜欢她不管被击倒多少次都能再次站起来的顽固,他喜欢她的坚强、她的美、她的一切。
    然而忍者的感情总是长久又脆弱。忍者手册上的那条“忍者不能带有感情”其实不无道理,有了感情便有了羁绊,会影响着自己所做的决定,让卡卡西连告白都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如果萤几拒绝了,他们该怎么在任务时面对彼此;如果萤几接受了,卡卡西却有一天在任务中意外死亡了呢?
    但在此时,他觉得他之前多虑了。
    他触碰着他的暗恋者的身体,并在她体内尽情地为所欲为。
    仿佛一切的情动都是为了这一刻一样。
    “啊…卡卡西…太、太快了…啊…”萤几放声尖叫着,不知何时他们已经完全变换了姿势,由萤几在卡卡西的下身。她紧紧抓着卡卡西宽阔的肩膀,被卡卡西搭在肩上的双腿伸得笔直,脚趾却蜷缩着。
    卡卡西每一次都顶向她的最深处,粗暴的不讲道理。偏偏她的生殖腔在发情期会松动着,为了防止怀孕,她还不得不分散注意力去关闭自己的生殖腔。可一旦将注意力转移向自己的下身,卡卡西每一次顶入她的感觉却更真实的传入她的大脑,让她乱了心神,产生一种卡卡西即将要在她体内成结的错觉。
    “嗯…卡卡西、不能在体内标记哦…啊…”萤几硬撑着自己本不多的意识,勉强说道。
    “嗯。”卡卡西点头,却在她体内加速了抽插。他的性器每次都顶向她的最深处,他当然知道她始终倔强地紧闭着,不给他一点标记受精的机会。
    他能理解,萤几不想怀孕,她不想成为关在笼子里的鸟,也不甘于成为某一个alpha专属的omega。她始终望向远方、向往着自由,否则也不会隐瞒omega的身份这么多年。
    他能理解。但他还是有点生气。
    “呀啊…慢、慢点…”萤几被突然加速的抽插弄得不知所措,“太快的话、我要…啊…!”
    她话还没说完,身下花穴一紧,透明的淫液顿时喷涌而出。卡卡西一怔,也没再留余力,在她体内深深释放着。
    高潮完的男女紧拥着彼此温热的身体。卡卡西掰过了萤几的脖颈,在她脖颈后方的腺体上咬下,通过本能传输自己的信息素进去。
    风信子花与青草味的信息素,在这满是暧昧气息的房间内默默地融合在了一起。
    追-更:blwenben.com(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