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美人局

小说:【综穿】美人局 作者:roka

    又是这种感觉。
    萤几紧紧闭着眼,皱着眉头消化着脑内的一阵晕眩。
    好在这一次她并没有被迫接受过多的记忆,仅仅是头部受到重击创伤造成了晕眩而已。
    “萤几?你没事吧?”眼前的银发少年朝她关切地问道。
    萤几艰难地睁开眼,扫视着眼前的两人——戴猫形面具的旗木卡卡西,还有戴狐狸形面具的…松野小松。
    面具之下,她勾起了一丝笑容。
    她赌对了。
    每一次在一个世界完成任务之后,她都会在24小时内自杀以让黑猫传送回原本的世界。若任务没有完成,她是否又会被传送呢?她不得而知,但有一赌的必要。她已经自杀无数次了,可不会惧怕区区死亡。
    因此就在刚刚,她在卡卡西震惊的眼神下用苦无贯穿了自己的喉咙。
    如今,她如同没事一样躺在树木前,眼前的是她毫发无伤的队友。
    她一瞥夜空上的月亮,方向与角度和她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
    “你刚才突然摔下来了,吓我一跳。”小松说道。
    “非常抱歉,我刚刚不小心踩到了树上的苔藓,滑了一下……”萤几叹了口气,站起了身,“继续前进吧,卡卡西,还有…小松哥哥。”
    真是奇怪的感觉。几小时前在她眼前死去的人,如今可以好好地站在这里。
    萤几瞥了一眼松野小松,追上了卡卡西率先启程的脚步。
    如同上一次一样,他们很快抵达了村落之外。卡卡西正要摘下面具,装作路过的忍者进去的时候,萤几拦住了他。
    “我们应该谨慎一点。”萤几说道。
    卡卡西眨了眨眼。“说说你的想法。”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们的敌人不止叁个人呢?情报很少失误,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总之,我们得想出一个更优秀的计划。”
    卡卡西犹豫着:“…虽然情报上显示我们的敌人只是叁名中忍,不过,谨慎一些还是好的。你有什么打算吗?萤几。”
    “我先进去打探一下。”萤几说道。
    作为再一次重生的人,她已经记住了那叁名忍者的样子,一下子就能把他们揪出来。但是她所知的隐藏的一名忍者却始终没有现身中,他拥有的幻术与未知的能力是他们的隐患,即便是一点点让人起疑的点,都不能在那个人的视线中暴露。
    “等一下,”小松立即说道,“那不如让我先去。萤几的能力更适合暗杀,如果出什么意外了,还能及时救援。”
    “柔弱的女人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心,没错吧?卡卡西,”她不给小松继续反驳的机会,而是直接看向他们的分队长卡卡西,接着将一个巨大的石块交给了他,“别犹豫了,来帮我一下。”
    卡卡西愣了一下,就见萤几摘下了面具与方便行动的白色背带,在两个男人的眼前,她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从行囊中取出了一件连衣裙。
    卡卡西脸红着移开了视线,虽然萤几穿着内衣内裤,并没有暴露什么,但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然而萤几刚套上连衣裙,又一狠心将连衣裙的一角撕开,露出了细嫩的大腿。接着又在别的地方撕破了边边角角,制造出破烂不堪的样子。做完这些,她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抹了些尘土在身上。
    这样一来,她瞬间褪去了身上坚毅的气质,真像一个落魄无助的女人。
    望着这样的萤几,卡卡西突然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但一想到还在任务中,他很快抛开了那些非分之想,刚想问萤几给他这个石块是要做什么,就见萤几提起了长裙,指着脚踝说道:
    “朝这砸,卡卡西。”
    卡卡西与小松都一怔,很快就猜出了萤几的意图。
    小松率先开口说道:“你这次谨慎的有点不像你,萤几。”
    在他们叁人之中,会想出对策与计谋的向来都是卡卡西。
    “毕竟…我再完成几次高级任务就能成为正式上忍了啊,”萤几随意扯了一个事实来作为谎言,接着抬眼看向卡卡西,“来吧。”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在萤几脚踝上留下的,就只剩几近断开的骨头与高高肿起的伤痕。
    在两人的注视下,她步履蹒跚、一瘸一拐地走向了村落。
    她要引出那叁个忍者的出现,还有那个她从没见过的忍者。
    “哈啊……请问有人吗……可不可以来帮帮我……”萤几拖着疲惫的身躯,有气无力地一边走一边对着村庄喊道。
    在这个世界,她是个突破无数次险境活下来的忍者,但她的演技也是奥斯卡级别的。皎洁的月光为她镀了一层银白色的边,将她照的更为楚楚可怜。
    在这个不大的村落,仅仅晚上七点,街道上就已经空无一人了,不过依旧有一些店铺亮着灯光。萤几一边呼救一边走过那些灯亮着的店铺,正想着这个计划会不会失败的时候,一家老旧药店中走出了一个男人,向她走来。
    “这位小姐,您没事吧?”男人一边温文尔雅地问道,一边搀扶着萤几。他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颇有上个世纪的文艺青年气息。
    萤几立即抬头看去,手装作不经意地握向男人的臂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野兽袭击了我家…除了我之外,我的家人都死了,我…我…”她放声哭泣,不停地抹着眼泪,“求求你,这位先生,给我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好吗?我什么都可以做…”
    破碎的连衣裙将她细嫩的皮肤隐隐约约露了出来,男人向她看去,一下子就能看见她的乳沟。他红了红脸,随后又做出正经的表情,将萤几邀进了他的药店内。
    “那请随我来吧,小姐。”
    男人名叫南川雅史,在这间小小村落里担任着医生一角。看起来,他的药店不仅仅是药店,还是一家小小的诊所。雅史将萤几领进了诊所内,随后走向了一扇门前,一打开门,里面呈现出的是一个硕大的房间,房内有四张病床和一张桌子,桌旁有叁个男人正在喝酒。
    那叁个男人,正是萤几在重生之前所见过的叁名忍者。
    萤几不自觉握紧了拳,没想到这叁名叛忍就这么一窝蜂的藏在这家诊所内。这么说的话,这个名叫南川雅史的男人显然就是故意将他们藏在这里的。
    很有可能,他就是之前施展幻术的那名忍者。
    “很抱歉,萤几小姐,我这只有如此破旧的居所了,”雅史平和地说道,露出了一丝并不和善的笑容,“不知道您是否介意呢?”
    “我…”萤几故作慌乱地看了看眼前的叁人,红了红脸,“…不介意。”
    雅史笑了笑,随后关上了门,将萤几留在了房内。
    屋内的那叁名忍者立即就以审视猎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萤几。色情、恶心、如泥土一样黏着的眼神,令萤几全身汗毛倒立。
    其中一个男人最先站起了身,将萤几推到了床铺上,其他两个男人很快也有了动作,撕碎了她身上本就破碎不堪的连衣裙。她的内衣被粗暴的扒下,男人充满汗臭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腰部,继而向上移。
    就在这时,一抹银色破窗而入,并一脚踹开了伏在萤几身上的男人。这一次敌人在明而卡卡西在暗,即使敌人是叁名中忍,对于上忍的卡卡西来说,本身就占据时机优势的他,就是一场压倒性的杀戮。
    他没有一点手下留情,苦无直接穿过敌方的心脏,紧接着手上冰蓝色的雷光迸现,贯穿了又一名敌方的身体。一名离萤几较近的忍者正准备挟持萤几来作为威胁,后者却突然抓住他的后脑勺,狠狠撞向墙壁,并趁着他昏迷之际,让卡卡西了结了他。
    他们并不需要留下活口进行情报交流,他们收到的命令就只是毁尸灭迹而已。
    收拾完这叁名中忍,卡卡西立即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披风,甩在了萤几身上。
    萤几收下了这份好意。她的连衣裙被撕碎,就只能穿上内衣。卡卡西宽松的披风带着令人安心的的体温包裹住了她的全身,只是冷风会时不时从脚底窜上来。
    “谢谢。”萤几说道。
    忽然,一股比披风更加温暖的体温拥了上来。
    卡卡西用没有染血的那只手紧紧抱着她,带着微微的颤抖。
    萤几愣了愣。他们早已共同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了,卡卡西从没像这样失去安全感过。不过,她还是回应了他的拥抱,双手抚上了他的背,轻轻地。
    门外是小松与南川雅史的打斗声,不过听声音,一切顺利。
    他们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直到小松打开了门。
    开门的声响使两人的身体下意识地迅速分开。萤几后知后觉的红了脸,她可不如卡卡西能那么淡然,毕竟卡卡西的脸上还戴着他的猫形面具。
    松野小松拖着南川雅史的尸体走了进来。“就像萤几所说的那样,还真有别的忍者在,”他提了提手上的尸体,“我从这家伙的柜子里找到了许多奇怪的符咒,大概是施展大型幻术用的。”
    “看起来你立了大功,萤几。”卡卡西说道。
    “那是当然,你们得相信我的直觉,”萤几笑了笑。
    任务成功了。